鬼谷尸经

第二十九章 破局

姓易的2018-12-08 11:35: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爬在地上的干尸冲我嘶吼着,并没有继续向我发动攻击,而是围绕着我缓缓爬动了起来,似乎是在寻找机会。

    “爷爷我总算想明白这事儿了”

    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霎时间觉得此时的情形无比可笑。

    而就在我笑声响起的同时,这只连体干尸忽然跳到了我的背上,我并没有用目光去看它,只是凭着感觉

    “真疼诶。”我感觉脖子处传来了一阵剧痛,似乎是被它又咬了一块肉下去。

    我大笑着看了看自己手中刻着鬻孽阵的竹片,随即,毫不犹豫的用竹片最锋利的地方划破了手臂,就保持着竹片划破手臂的这个姿势,我没有再动。

    从外人的角度看来,竹片应该已经被插了进去,但实际上却只是插进去了一点,对我造成的这点伤害完全不用担心。

    好歹我也学聪明了不是?

    要是像上次帮那姑娘解决冤孽一样,一刀捅进去,然后丧失战斗力,那不就扯淡了吗?

    说白了,上次我也是傻逼,插那么深干嘛呢

    “天圆地方,冤孽莫猖。”

    “魂镇鬻竹,大阴朝阳。”

    “六丁六甲,步踏斗罡。”

    “三清在上,破阴扶阳。”

    “吾奉三清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在我念咒的同时,那只连体婴所形成的干尸猛的哀嚎了起来,发疯般的开始撕咬我的脖子,我只感觉到几道利齿深深的镶嵌在我的脖子里面划来划去,每一下我都能感觉到那种皮开肉绽的滋味,血就像是开了热水龙头一样喷洒了出来,粘热混杂着浓烈的血腥味道,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大动脉划破了一样。

    强烈的疼痛感让我只能加快念咒,而那连体婴撕扯我脖子的频率却越发的快了。

    此时此刻,我所能感觉到的疼痛感更加强烈,好几次疼的我差点要把手中的竹片扔出去,但这并没有让我觉得害怕,反而让我更加的冷静了下来。

    “开!!!”

    “嘶!!!!”

    伴随着怒吼声响起,冤孽所发出的邪龇也随之响了起来,然后我就感觉脑袋一沉,仿佛是被人重击了后脑勺似的,眼前都黑了下去,但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四五秒的样子。

    等我再度恢复视觉功能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没错,都恢复了平静。

    我依旧在神柜前呆愣的站着,只不过动作变了一些,右手的竹片已经被我用来划破了手臂,除开被竹片划破的伤口外,身上再没有半点被伤害过的痕迹。那种撕心裂肺的的疼痛已经消失,就好像真的没有存在过,唯一有点疼的地方,就是那被竹片划开的手臂。

    先前干尸撕咬我所留下的伤口,仿佛全都凭空消失了一般,不对,不是消失了。

    “而是根本就不存在啊”我看着那具正在渐渐变作骨架的干尸,忍不住笑了出来,眼里全是自嘲的意味:“要不是忽然想起老爷子的话,恐怕我现在就已经”

    整件事情在想明白之后,就会变得很容易理解。

    先前我所经历的,看见的,包括那种真实强烈的疼痛感,全都是我的幻觉。

    而我开始幻觉的时间,正是我感觉双手脉门发凉的同时。

    这个冤孽的本事不小诶,可以说是一环接着一环的弄我,不得不说它已经能算是个有脑子的冤孽了。

    其实一开始就是一个选择题。

    在我用蚨匕穿透符咒死死插进干尸本尊的时候,我就已经选错了答案,理所当然的会被这出题的人所惩罚。

    各位应该知道,想要真正的伤害到魂魄状的冤孽,那就必然得伤到它的真身,如果你伤害的是它的幻身那就等于是做无用功。

    冤孽的真身在哪儿?

    这是个问题,但在某些情况下会突显出来它的真身所在。

    我所说的某些情况,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种,就是冲身。

    在前文中我就曾写到过,只有冤孽的真身才具备冲人身子的功能,也就是说,在冤孽冲身的同时你只要对着自己的身子施法作咒,那就必然会伤害到它。

    当然,在这种时候可不用害怕符咒会伤到自己的魂魄。

    无论是道家,还是佛家镇妖驱孽术法,或是湘西

    总而言之,只要不是专门用来害人的符咒,而是专用于驱邪镇孽的符咒,那么符咒的作用力都是会弄在没有阳气的魂魄上。

    活人的魂魄是属阴的,与冤孽相同,但活人的魂魄中却又有种冤孽没有的东西,那就是阳气。

    就因为如此,符咒的作用不会作用到活人的魂魄上,而是会直捣黄龙,奔着冤孽而去。

    前面我之所以会对着冤孽的身子动手,而不是对着已经被冤孽冲进的自己身子动手,这可是有原因的。

    真要仔细算起来的话,冤孽其实不光只有一个真身,而是有两个。

    一个是它的魂魄,一个就是它的肉身。

    除非它的肉身被彻底毁灭,或是火葬,或是腐烂成骨,这样的话,它的肉身的真身效用,才会彻底消失。

    我眼前的干尸明显还有冤孽真身的作用,这点毋庸置疑。

    肤不烂,骨亦坚。

    干尸都满足老爷子说的这两个条件了,那么用符咒废它的肉身,就完全等于对它的真身施法。

    说白了我也是怕疼,吗的,照着自己胳膊来一刀能不疼吗?

    要是一切都按照我原先的计划,那么这孙子的魂魄也应该是被我废了,但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办掉那个冲我身的魂魄,办掉的魂魄是连体婴其中之一的。

    这么说可能有的人会不明白,简单点讲,在这个地方,存在的魂魄可不止一个,而是两个。

    我刚开始就恰恰忽略了这一点。

    双体一身,就等于双魂双体。

    在古时候,人们大多都将生下来时样貌特殊的胎儿当做是妖孽,特别是连体婴,甚至有的术士也是这么的认为,其实这之中的原因很简单。

    人的身子里最多只能有三魂七魄,除非是被冤孽附体了,否则是不可能多出哪怕一魂一魄的。

    但连体婴身子里的魂魄可不止普通人这个数目,一个身子里,完全就是六魂十四魄。

    如果连体婴在养育的途中夭折,化作了恶鬼,那么这恶鬼的战斗力可不是普通恶鬼能比得上的。

    《云孽记》一书中就有过这种冤孽的记载。

    “双魂一体,成人则安,化孽则为灾。”

    “怨满孽心,无智无明,乃常人惧之孽也。”

    “孽食人心肝,吞人七魄,双魂索命之人,皆不可度也。”

    看到这里有的朋友就会明白了。

    符咒所能对付的只是一个魂魄,想要办掉两个魂魄,那就得有两张符,可惜我只是用了一张。

    也就是说,我之前忽略了这件事情,办掉的魂魄只是连体婴其中的一个魂魄而已,而它另外一个魂魄则就冲进了我的身子,不说别的,光是看那冲身速度就能看出这冤孽有多牛逼,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它就直接影响了我的神经,幻觉直接性的就冲我来了。

    得亏我及时想起了老爷子的话,忽然间才明白过来,吗的这就是个幻觉!

    要是再明白得晚一点,我恐怕就得死在这冤孽手上了。

    在幻觉中被冤孽杀死的话,活人就会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因为活人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幻觉。

    如我前文所说,精神,是能影响到现实的,它甚至会影响你的神经,哪怕这只是个假象幻觉,但是在你的意识里,你的精神里,这些都是真的,那么你的神经所作出的反应,照样能弄死活人。

    被幻觉弄死的人,普通来说有三种死法。

    第一,心肌梗塞。

    第二,窒息。

    第三,也是最难见到的一种,就是精神影响现实的程度太大,活人在幻觉中遭受了什么伤害,那么现实他的身体上就会出现什么伤痕,虽听起来荒诞,但却是事实。

    “幸亏你个孙子没直接控制我身体弄我,要不然我非得被你玩死不可。”我骂骂咧咧的拿出烟点上,左右看了看,见楼道里依旧安静无比,我这才松了口气。

    看样子没人注意到这里的异状,我得赶紧了。

    “小佛爷不是说顶层就是承何在的地方吗有点不对劲啊”我凑到了铁门前,轻轻用手推了推厚重的铁门,发现这门似乎是被锁上了,关得很紧,推这门就跟推墙壁似的不动分毫。

    我皱紧了眉头,转身走到了楼道口,往下张望着,心说这是不是应该去楼下的出口看看。

    那里也是一道门,但不是铁门,是锁死的木门。

    “算了,还是得下去看看。”

    说着,我抬脚就要往楼下走,但只听身后传来了咔的一声门响,随之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你可算是来了。”

    **

    天气好热,要死要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