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八章 起尸

姓易的2018-12-08 11:35: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顶层的情形并不复杂。

    在楼道出口正对着的地方,就是一扇紧闭着的铁门,门上挂着一幅对联,没有横批。

    上联是:金童玉女走财路,福气东来。

    下联是:阴阳两道退三尺,人鬼莫近。

    位于大门的最角落,摆放着一个我所熟悉的神柜,款式跟我平常见过的神柜差不多。

    木质,雕花,点红灯。

    只不过这神柜里供奉的好像不是神仙,也不是佛家的诸位神明,而是两具尸首。

    各位没看错,是尸首。

    在不过半米长短,正正方方的神柜之中,两具枯黄干瘦的婴儿尸首正在互相紧紧的拥抱着对方,他们的眼眶里早已没了眼球,干瘪的缝隙看起来让人一阵心寒。

    说真的,我看多了真觉得有点恶心,毕竟我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子的尸首吗的

    那皮肤就跟干枯的树皮一样呈灰褐色上面全是褶皱

    形象一点说的话,这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皮肤上出现了无数条沟壑,不是皱纹,是沟壑。

    就像是有人用利器在你身上挖出了一块肉似的,那些沟壑看起来毫无规律,密密麻麻的一条连着一条,又好像是好多虫子一样聚在一起蠕动,看起来那叫一个头皮发麻

    “养鬼?”我皱紧了眉头。

    养鬼这东西老爷子曾给我说过,佛家倒是不太清楚,总之道家跟一些民间术派都是有这方面东西传承的。

    道家中,以养鬼出名的流派恐怕就是茅山宗了,至于其他为人所熟悉的术派就暂且不提了,好像就泰国的古曼童知道的人稍微多点。

    虽然我知道养鬼这东西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他吗还真不知道有人养鬼是这样养的

    神柜里的婴孩尸首明显跟其他养鬼所需要用到的尸首不太一样,起码别的养鬼术法不会把尸首搞成现在满是沟壑的恶心模样

    “蜡烛,贡香,鲤鱼,那好像是”我一边打量着神柜,一边数着上面的东西,当我看见干尸前装满铜钱的碗时,我就有点不明白了。

    这是养鬼用的?

    好像不是,我记得老爷子说的那些个养鬼的邪术里没这玩意儿啊

    很久后我跟胖叔聊起了今天的所见所闻,他给我的答案很简单。

    “其他东西都四(是)养鬼咧,但那碗铜钱可不四(是)用来养鬼咧,是用来招财滴。”胖叔给我说这答案的时候,脸上也满是惊讶:“用养滴鬼来做风水局,这可不四(是)一般人能搞出来滴东西,要知道,冤孽可不四(是)死物,没有点真滴本事,就绝对不可能保证冤孽不出风水局,要四(是)强行把冤孽镇在风水局里,又会失去了本来滴功效,所以”

    “叔,你的意思是冤孽得自己在风水局里待着?不能被困着?”我当时也有点纳闷,心说哪门子的鬼才会这么闲,就爱跑人风水局里待着当雷锋?

    “这局叫做金童玉女送财局,不光能招财,还能引福啊”

    话先回来。

    就在我对着神柜纳闷的时候,隐隐约约之中,我听见了一阵婴儿啼哭的声音。

    这声音似远似近,一会就像是在楼下传来的一般,一会儿又像是在我耳旁

    “不对劲啊这两具尸首怎么只有一双腿”在我仔细打量这两具婴儿尸体后,我忽然发现了这尸首某个不对劲的地方。

    本以为是我看错了或者是两具婴儿尸体挨的太近遮住了其中的一双腿,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到另外一双腿,也看不到类似于腿状的物体,我不禁皱着眉想再往前仔细的看一看,结果却忍不住的往后连退了好几步,本是冷静的心也不由得狂跳了起来。

    神台上供奉的

    是一个下半身连接在一起的连体婴

    “嘶”

    邪龇声并没有炸响,而是悠悠然的响着,声音很小,但听起来却很清楚。

    与此同时,我只感觉双手脉门猛的冰凉了一下,仿佛是碰触到冰块了一般,然后

    “吗的冲身?!!”

    我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心说这冤孽也是够直接的啊,不搞幻身出来吓唬人那一套,非常直接的就切入正题打算弄死我,这可真是有素质的冤孽诶。

    当然,感慨归感慨,我必要的反应也是要有的,否则我就死定了。

    在脉门冰冷的那一瞬间,我已经大踏步的跑到了神柜前,从上衣口袋里将早已备好的符纸拿了出来,丝毫没有估计干尸身上的臭气,咬着牙就将符纸贴在了干尸的肋部。

    随即抽出蚨匕,高举了起来。

    “日出东方赫赫神光”

    “六丁六甲破孽关当”

    “阴邪藏生三清扶阳”

    “天显九日符冲阳苍”

    “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开!!!”

    当我将蚨匕深深插进这具干尸中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有点不太对劲,不对,是很不对劲!

    符纸有燃烧的迹象,这说明冤孽已经被符咒给办了,可是我双手脉门上的冰冷感却在迅速的消退然后又猛冲进来这是个什么情况?!

    就当我发愣的时候,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让我不敢相信的一幕

    婴儿干尸缓缓的转过了头用早已没有了眼珠的眼眶盯着我漆黑的缝隙里满是冰冷是的,是冰冷,哪怕它们没有眼睛,一样能表现出这种不用眼睛就能表达出的眼神。

    先前它们在转动头部的时候,所发出的那种声音很像是撕扯纸张的声音,听得人一阵发麻。

    事后我也很是好奇,为什么这种没了水分的尸首还能活动自如,难道它们的身子骨就是铁钉的?

    看着眼前这俩直勾勾盯着我的冤孽,我沉默着把蚨匕从它们肋部抽了出来,迅速的往后退了几步,警惕万分的看着它们,准备见机行事。

    直觉告诉我,要是继续待在它们身边,那就纯属是在找死。

    “啊”

    两个干尸的头部都齐齐张开嘴发出了一声低嚎,布满皱褶的嘴唇似乎是要裂开了似的,但我竟然能看出来它们在笑,那是种凶狠恶毒的笑。

    犹如是看见了猎物成为盘中餐的笑容,只见那些沟壑开始不断加深,变长,看起来更加的明显与恶心,这个时候如果它再从口中滴下来几滴绿色的粘液,我想我就可以直接去拍生化危机了。

    我缓缓又往后退了好几步,却发现竟然是无路可退,想跑却是意外的跑不动,最后几乎是贴在了墙角上,说真的,当时我根本就不敢靠前跟那东西近距离接触,毕竟又不是知根知底的冤孽,要是一过去就被它办了,那得多冤枉?

    “嘶!!!!”

    这一声尖锐的邪龇与第一次的不一样,尖锐的声音差点刺破了我的耳膜,在我捂着耳朵满脸痛苦的时候,只见那具由连体婴变成的干尸猛然坐了起来,手脚并用的爬下了神柜,犹如加了小马达一般直直冲着我飞奔了过来。

    与其说它们是飞奔过来,还不如说它们像是蜘蛛一般爬动着,速度快到了让我都没反应过来的地步,等我将腰间刻着鬻孽阵的竹片抽出时,这具干尸已经死死的用手抱住了我的腿,仰头一口就咬了上去。

    一股钻心的剧痛猛然向我袭来,只感觉脑袋晕沉了一下,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跟着倒了下去。

    我不知道这干尸是怎么咬破我穿的牛仔裤的,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它们锋利的牙齿狠狠的戳破了我的肌肉组织,它们

    “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我怒吼着,高举起手中的竹片,狠狠插进了干尸右边的脖子里,结果这下子并没有对它造成实质伤害,反而像是激怒它了一般。

    只见它们的嘴狠狠咬在我的小腿上,牙齿犹如带钩一般深深的镶在我的肌肉组织里面,然后双手猛推了一下我的小腿,然后我就看见自己的腿上多了一个,哦不,是两个小孩儿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因为小腿上缺了两块肉的缘故,现在看起来就是凹进去的木有,血液争先恐后的往外涌动流淌着,剧痛也在同时接连不断的折磨着我吗的我怎么会被

    不对啊。

    在紧要关头,我冷不丁的想起来了老爷子跟我说的几句话。

    “细伢子,你知道什么样的尸首能诈尸吗?”

    “不是说尸首都能诈尸吗?”

    “不,能诈尸的尸首,无一例外体内都有多多少少的水分,看起来顶多也就是干瘪,而不会彻底的形成干尸,要是诈尸的尸首变成干尸了,那么它还诈个屁?刚起尸就得烂成一地的碎渣子!”

    我死死盯着眼前的干尸,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激动的笑容,原来是这样!!

    “吗的,你们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