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七章 红光

姓易的2018-12-08 11:35:4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毫不夸张的说,就我这段时间玩枪的经验来看,刚才那咔的一声,绝对是手枪上膛的声音。

    感情这两人巡逻还得带着枪?警惕性忒强了吧?

    “离我大概还有三层楼”我抬头看着距离我越来越近的手电亮光,左右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手电的亮光还给我带了不少的福利,起码我能模糊的看清楚四周的状况了。

    可能是我运气好的缘故,往右边扫了一眼的同时,我顿时就乐了。

    楼梯的扶手互相之间的距离很大,如果站在扶手边往下看的话,是能看见楼下一块不小面积的地方,要这么说的话

    “这可有点刺激啊”

    为了避免被那孙子听见脚步声,我只能跳上了楼梯的扶手,用着小时候玩的那一招飞快往楼下滑着,双手不停扒拉着护栏加速,那可真是甭提多刺激了。

    一边是楼梯,一边就是四五层楼高的空堂,掉下去不死也得残废,但就我小学时代的经验来办这事绝对是妥妥的。

    滑楼梯扶手是我们小学里每个男孩子都必备的技能,一到放学时分,在教学楼里的老师们就能看见一个个欢快的孩子骑着楼梯扶手驶向远方

    我草,好像跑题了。

    “咚咚咚”

    脚步声不远不近的在楼上响着,那人走路的速度似乎也放慢了,貌似还哼起了小曲儿,压根就没发现我在下面。

    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迹象了。

    只要先一步跑下去,再从原路返回最后找机会

    “好像今儿喝多了怎么觉得有点想上厕所呢”

    忽然间楼上那人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他的脚步就加快了,本来这人还跟我有个两三层楼的距离,但就是这么忽然的一加速让我措手不及了。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跑到了我楼上一层,只要过了转角就能看见我。

    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努力加速那就真不行了。

    又不能弄死他,也不能被他看见,这会儿给我憋屈得

    其实我还是有把握在他不出声的同时干掉他的,只不过干掉他之后麻烦就得来了。

    上面的那人回去了没见着他,下来一找,要么就看见这人的尸首,要么就得被我一块儿干掉。

    他们死后,肯定得有别人跑进来看看情况,毕竟这两人巡逻巡得好好的,怎么忽然人就不见了呢?半天了都不回去?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一个字,躲。

    打草惊蛇之后,必然是满盘皆输,貌似我可输不起诶。

    时间在这种时候总是过得特别的快。

    借着楼上人手电的余光,我往下一看,只见一楼入口处距离我这里已经不远了,顶多再过半分钟我就得跑到一楼,那时候可真没地方躲了

    听着离我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我忽然间想到了最重要的一点。

    对了,我能躲到那儿去啊!

    “拼速度的时候到了”

    在我从KTV那边的西走廊进了楼道时,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货物架子,那角落可有好几个这种堆在一起的货架,我只需要从边上的缝隙钻进去,躲在货架后面不就成了吗?

    反正我穿的是深色衣服,往角落一蹲露个背在外面,谁能看出是个人躲在那儿?

    更何况下面已经没有地方能供我躲藏了,要是一直这么往下走,那可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我已经停了下来。

    “看运气了。”我把手枪从背后拔了出来,听着楼上的脚步声,我轻轻的跳到了一边,落地的声响很和谐的跟楼上的脚步声重合了,这一下子他可没听见。

    随即,我踮着脚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货架旁,弯下腰从木架子的空处钻了进去,一边捂着鼻子跟嘴避免灰尘被我吸进去,一边蹲下,将枪口对准了楼道。

    当时我只露了一双眼睛跟半个枪口在外面,只要是不仔细看这个方向的话,那就绝对不可能在木质货架里看见我。

    “咚咚咚”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我前脚刚准备好应对工作,后脚就看见那人的身影从拐角走过,急匆匆的拿着手电跑了下来。

    这是个中年男人,看体型挺魁梧的,左手拿着的是手电,右手则就是拿的枪,一副全副武装的造型。

    “来了”我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心里忍不住骂着脏话。

    最初我是打算直接从入口处跑出去的,但仔细一琢磨,那开门关门的声音可特殊得很,更别提那一声跟鬼片里一样的“吱嘎”了,无论关门是关得多轻,那一声响动甭说楼上楼下的能听见,在这种安静的情形下,距离开门处五楼左右的人都能听得见。

    财神爷搞的是什么破大厦?

    妈了个大爷的,破门的缝里都不知道该打点润滑油了?看这开门关门弄得跟鬼片拍摄现场似的,真他吗

    “不行了不行了憋不住了”这人急匆匆的往下跑着,嘴里嘀咕个不停:“反正这里也没人过来吗的”

    这中年人骂了几句脏话,随后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出了让我想一枪崩了他的事。

    前面我还对他憋着尿巡逻赞不绝口,感慨这孙子实在是太敬业了,但现在我草你吗的你就在我旁边半米的地方撒尿你是逗我呢?!

    没错,这人微微转过了身,面朝另外一边的墙壁,把侧面留给了我,然后掏出凶器照着墙壁就开了洒水模式。

    他尿尿的位置距离我的背部不过半米,只要他稍微一歪,我这边就得中枪了,这点真的无可置疑。

    “吗的算你狗日的命大”我紧闭着气,连呼吸都暂时停住了,恶心之外还有点庆幸。

    这孙子尿尿的时候,手电筒是夹在他胳膊底下的,光亮处正对着楼道的角落,我刚好是处于光照的侧面,身处的角落算是这片光亮里最黑的一个地方了,多多少少都能算是安全。

    而且这孙子的眼睛也没四处乱扫,就是那样专心致志的尿着尿,还时不时的吹一声口哨,看得我那叫一个想抽他。

    “走了走了。”这人说道,提起了裤子,拿着手电往左侧一晃,顺着楼梯就走了下去。

    我安安静静的蹲着,没敢动。

    现在我等的就是他们巡逻完毕各自滚回自己的狗窝,风平浪静之后,我再一举杀上去,以避免半路又遇见几个出来巡逻的。

    当时我对时间的概念已经慢慢变模糊了。

    可能是两三分钟,或者是十分钟,也可能是二十来分钟,那人又从我面前走了过去。

    又等了一会,在楼上隐隐约约的传来吵闹声后,只听咚的一声门响,楼道总算是在黑暗中又陷入了死寂。

    “得抓紧时间办事了,那边还拖着呢”我急匆匆的爬起身向楼道跑去,在注意落脚声响的同时,我也在渐渐加快速度,只求速战速决。

    话说回来,当时我就学到了一个技能,那就是踮脚跑。

    一步跑出去,在脚落地的时候用脚尖着地,再稳稳的把脚后跟放下一点,但脚后跟可千万别落地,随即又重复以上的动作,只要熟悉了这套流程,不光声音小速度还不慢,用在此时此刻打速度战那真是无比的合适。

    时间渐渐流逝。

    我距离顶层也越来越近。

    在二十五楼的转角处,我发现了某个不对劲的地方。

    楼道之间又隐隐约约的红光,就是彩灯照出来的那种光,只不过发光处不在我的附近,而是在楼道的顶端,也就是最顶层的位置。

    抬着头,我从楼梯中的空堂往上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在这儿看不见诶,貌似得上去看看了”

    话音一落,我抬脚便继续走了上去,与先前不同,我现在已经没有跑动的意思了,只是缓步走着,小心到了极点。

    这红光很弱,怪不得我在楼下都看不见,要是这么看来,这玩意儿的光我觉得有点熟悉啊。

    难道是

    当我走到了顶层之后,看着面前散发着幽幽红光的玩意儿,心里一阵发寒。

    “还真是这东西但是这里面怎么会供着”

    *****

    今晚上跟明天加班的程度比前几天还要命,晚上实在是没法熬夜码字了,明天一更吧,希望理解,下星期应该就恢复咱们往常的正常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