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六章 意外

姓易的2018-12-08 11:35: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给小莉她们钱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稳住她们。

    我可不想因为办事而半天不回来,她们就以为我是玩霸王餐的客户,叫上保安就四处找我,那样子我目标可就大了。

    现在我浑身酒气的样子走那条楼道的话,哪怕是被抓住了,我也能说自己是喝多了迷糊才上去的,到时候这群公主们还能帮忙解释解释,财神爷的人肯定也不会为难我,谁愿意得罪一个财神爷啊?

    当然,此财神爷非彼财神爷。

    如果我不提前拿钱稳住她们,要是一会被财神爷的人抓住了,或是被保安当成霸王餐顾客抓住了,那可就有口说不清了,起码光是解释我就得费老大的劲儿。

    指不定有人就忽然认出了我,然后麻烦就来了。

    节约解释的时间,有人帮着解释,这才是王道,也是我现在能想出来的退路之一。

    “我草,还真黑。”我抬头看着左手边的走廊,只见尽头那边是一片漆黑,照明用的灯也只是照到了这走廊的一半,剩下的包间几乎都被笼罩在了黑暗里。

    当我好好检查了一遍左右没人也没监视器后,我这才小心翼翼的往那条走廊行去,耳朵在不知不觉中都已经开启了警惕模式,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我立马就会有所反应。

    那姑娘之前说的故事我并没有忘。

    鬼?冤孽?

    我怕个JB我怕,我连人都不怕了,还怕鬼?

    鬼再厉害能有财神爷那些个畜生厉害?

    今儿我就是奔着弄死人来的,至于鬼我还真没什么害怕的意思,只是祈祷它别出来插手闹我的事,否则我还真得无奈,毕竟有个冤孽插手那也太浪费我的时间了。

    “雨嘉,刚才那些事都是逢场作戏,哦不对,是我身不由己。”我拿着玉佩,一边念叨着,一边往走廊的尽头走着,脚步看起来很慢,但走的速度却比平常慢不了多少。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我越靠近走廊尽头的时候,四周就越发冰冷,就像是慢慢走进了冷冻室似的,到了最后都冷得我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此时我才忽然间清醒过来。

    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迷迷糊糊的走到了西走廊的尽头,往身后一看,后面的亮光处距离我这儿少说都有二三十米的样子,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基本上就是彻彻底底的黑暗了。

    说来也是怪搞这栋楼装修的孙子,吗的,你弄照明灯的时候,能不能别把灯弄在天花板上对直了往下照?能不能挂在墙边搞点有格调的东西?

    你这么一弄,我这边哪怕是看得见光,但一低头却连手都看不见了。

    “她们说的地方就是这儿了吧”

    我拿着打火机照了照面前的大门,在看见上面贴着的符咒之后,我笑了笑。

    没想到这还是茅山宗的符,虽没有彻底看明白符咒的作用,但我也能模模糊糊的从符咒上的字眼里猜出一些东西来。

    “三茅镇孽罡”我看着符咒,自言自语似的念叨着,这几个字是我唯一能够看出来的字,其余的部分要么就是图案,要么就是潦草无比的字迹,真心的看不出来太多内容。

    符咒里的三茅,应该就是茅山宗的三位开山祖师,三茅真君的名号了。

    (注释:三茅真君,是三位茅山先祖的名号,分别为汉代修道成仙的茅盈、茅固、茅衷三兄弟,他们就是道教茅山派的祖师爷,后代弟子将他们三位分别称为,大茅君茅盈、中茅君茅固,三茅君茅衷。)

    至于镇孽,罡,只需要知道前面两个字就好了,后面的“罡”字是处于“符胆”位,但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必要去琢磨这地方的含义,只需看见镇孽这两个字,我就大概明白这符是用来干什么的了。

    如那些姑娘所说,这栋楼里,恐怕是真的有冤孽。

    就在此时,我冷不丁的发现这门没锁,门把手是能够轻松扭动的!

    要是这么说的话

    “吱”

    伴随着一阵让人心里发麻的开门声,楼道的大门缓缓被我给推开了,贴在门缝上的符咒自然而然的被我推门的动作扯成了两半。

    在那时候,我身子忽然僵硬了一下,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似的,打脚底板开始,一股子冷气就幽幽往上窜了上来。

    “阴气有点重啊。”我忍不住把手放在了嘴前哈着气。

    随即,转身轻轻关上了大门。

    霎时间,我眼的睛就连一点光亮都看不见了,无论是楼道还是别的地方,完全都没有一丝光亮透过来。

    我所身处的地方,就是一片让人心惧的黑暗里。

    “啪。”

    打火机被我打开了一下,火光一闪,我模糊的扫了一眼四周的情况,又把打火机的按键松开,让四周再度陷入了黑暗。

    这里跟普通大厦的楼道差不多,楼梯角落有个摆放货物的架子,只不过上面是空的,没有任何东西摆在上面。

    往上的楼梯位于我正对面,只需要扶着扶手就能一步步的往上走了

    可能是我那时候的状态跟原来我的状态不一样,在黑暗里,我感觉不到害怕,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由内而外的安静。

    对于我来说,这里真比外界那些吵吵闹闹的地方好多了。

    “雨嘉,你别怕,易哥在呢。”

    “其实就算是有鬼你也别怕,我抽它就跟抽陀螺差不多,你安心歇着就行。”

    我笑呵呵的说着,没在意自己的声音打破了楼道的死寂,一步接着一步往上走着,速度也不快,毕竟我看不见路,要是走快了被绊了一下摔死在这儿那就扯淡了。

    “啪。”

    打火机再度被我拿出来照亮,只见墙上挂着一个写着“八楼”的牌子,又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后我这才把火机的按键松开。

    可惜我今儿没带手电,也甭说手电了,就是防风的打火机也行啊,那个好歹也能在这种阴风惨惨的地方多亮一会儿。

    我现在用的打火机就是普通一块钱一个的那种,别说是因为有风不能亮太久,就是没风也亮不过一会儿,按键是塑胶做的,火冒出来没一会按键就得被烤化了

    嗯

    其实我也不是怕火机按键被烤化。

    就是怕烫着我的手而已。

    先前我可是被烫了一次,记忆犹新啊。

    “左慈祖师爷诶,今儿可是用你的东西防身啊,希望你能给点力。”我说着,从上衣后腰把藏好的布袋子解了下来,里面装着的全是我加工好的竹片,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我今天就能试试鬻孽阵这玩意儿究竟有多少的战斗力了。

    摸黑拿了一块竹片到手里,又将布袋子勒紧,放回了后腰。

    一手拿着竹片,一手扶着扶手,我继续往楼上走着。

    “咚咚咚”

    我已经尽力压低自己的脚步声了,但在这种安静无比的地方,任何一点声音都会被无限制的放大,就像是

    “咚。”

    在距离我很远的地方,隐隐约约传来了一声门响,然后我就清楚的看见距离我大概有五六层的楼上有了点光亮。

    那是白光,还在四处的晃,这应该是手电吧。

    “老三,你巡逻上面,我去下面巡一圈,没事就赶紧撤,回去打牌呢。”

    “哥,咱今儿能不能换个方向?我去下面你去”

    “吗的你咋这么墨迹呢?!滚上去,赶紧的。”这中年人骂骂咧咧的说:“就是这么点路你都懒得走了是不是?不就是比我多巡逻个十几层吗?瞧你那出息!”

    我贴着墙不敢动弹,安安静静的听着楼上人的谈话。

    正当我要做出应对措施的时候,只听楼上传来了咔的一声,然后咚咚的脚步声就在楼上响了起来,分成两边,其中的一边正在急速靠近我。

    “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