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三章 苏醒

姓易的2018-12-08 11:35:4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刘三爷的本事没几个人能说清楚。

    我曾想过直接用七震局搞定他,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这玩意儿不适合直接出击,而且杀伤力也说不准,要是刘三爷有点手段能保住自己魂魄不离体,那么七震局可就废了。

    (注释:无论是道家流派还是湘西秘术,都有关于锁住自己魂魄的术法,大多是用来应对一些特殊的情况,以保住自己三魂七魄不会被外界因素弄得脱离身子,例如茅山的锁魂符,龙虎山的定魂符等等。)

    “其他的还不太熟悉只能先用这两个凑合着了”我一边往竹片上画着符咒,一边自言自语似的念叨。

    在离开贵阳之后,我除了发呆睡觉吃饭或是跟小佛爷出去鬼混,基本上所有的时间就都放在了《道记》上。

    就我经验来说,《道记》上的东西是很容易看懂没错,但是

    这么说吧,我原来一直陷入了一个误区。

    看得懂就代表学得快,学得快就代表距离能够使用这些术法的日子就快。

    其实不然。

    画符讲究的都是一笔落一笔起,整个符咒得画得一气呵成,中途断开或是停下那都是会造成符咒失效的原因之一。

    《道记》里的东西大多跟符咒有关系,每一个符咒都复杂无比,不说别的,就说七震局这个用起来极为简捷的术法,它所需要用到的符咒就很复杂,光是画我都得画半个多小时。

    六甲真阳阵,鬻孽阵,这两个就是我这段时间以来所能够使用最牛逼的东西了。

    平常光是练习画这两个阵局的符咒我就费了不少时间,这次可算是能真材实料的搞一次了。

    就在这时候,我手机忽然间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是周岩。

    说真的,也许就只有这些老朋友给我打电话才能让我稍微激动点了。

    “周岩?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那头没有熟悉的声音,而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啊?好像是

    我猛然间想起了一个熟悉的人,鼻子一酸,眼泪莫名其妙的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怎么忍都忍不住。

    “细细伢子”

    胖叔的声音?!他好了?!!!他醒过来了!!!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情绪,那是开心,没错,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胖叔能说话了!!他没事了!!

    我张了张嘴,想要回一句,但我却发现自己已经出不了声音了,只能泪流满面的安静着,听着那熟悉的声音。

    “细伢子你快回来啊你快”胖叔的声音很嘶哑,隐隐约约还有哭腔,他并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到了后面,他自己都不受控制的剧烈了起来。

    我大大的咧着嘴,我是在笑,真的,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成这样。

    “叔”我笑着捂住了脸,身子轻轻的颤抖着,似乎连话音都在颤抖着:“你还好吗”

    “细伢子!!!你回来啊!!!你是不是不听叔的话了啊?!!”

    胖叔的怒吼声并没有让我感觉到害怕,而是让我觉得温暖,无比温暖。

    曾几何时也有人这么吼过我。

    老爷子,胖叔,他们都这么骂过我。

    吗的,我也是够心理变态的,怎么被人骂了还觉得舒服呢,真是

    “细伢子你”

    我笑着打断了胖叔的话:“叔,你陕西口音又被你切换了啊?”

    胖叔那边沉默了一下,也许是没想到我的思维会跳跃得这么快,在煽情的时候总会搞点不合时宜的幽默,这不是作死么?

    但好像我猜错了诶,胖叔没有发愣,也没有恼羞成怒的骂我,而是

    嗯,我清清楚楚的听见胖叔哭了。

    吗的!!吗的!!

    胖叔!!你是个爷们!!哭什么?!!这有什么好哭的?!

    “细伢子你赶紧回来叔陪你一起去报仇”胖叔在电话哪头嚎啕大哭着,听得我在这边也是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你走的那天我能听见你对我说的话我只是不能动你为什么就不能多等等我”

    “叔。”

    我擦了擦脸,看了看电视机里瘫坐在地的自己,不由得自嘲笑了,原来我还没有变成自己理想中的那样坚强

    “我一切都好。”我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语气轻松得一塌糊涂:“我在这边儿吃得好,睡得好,也没遇见什么危险,您就甭担心了。”

    “细伢子。”

    “怎么了叔?”

    “叔就问你一句话。”

    “您说。”

    胖叔在电话那头安静了半响,后才试探着问我。

    “细伢子你还会回来吗”

    “当然啊,我肯定得回来。”我很认真的说,顺便还点了点头,虽然胖叔他看不见。

    在这种时候,我回答他就不能出现任何迟疑,必须得表现得肯定。

    对吧,叔,我从小到大说谎你都能看出来,这次你应该看不出来了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诶,我小时候一跟你们说慌就结巴,长大了我还能结巴?开玩笑呢?

    不想想我在贵阳的时候都忽悠你多少次了?

    “真的吗?”胖叔颤抖着问我,似乎很害怕我忽然改变答案。

    “必须是真的。”

    “那么你在哪儿?”

    “我明着告诉你吧叔。”我想到了怎么安抚胖叔,这也是我当时能想到最靠谱的办法:“现在我躲在某个城里住着呢,没人能找到我,哪怕是八号当铺的人都不行。”

    “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们我在哪儿,如果我消息泄露出去了,我很可能会被他们盯上。”

    “我前段时间找到了个官家的人,帮了他一把,现在我的吃住安全都是他在负责。”我笑道:“包括那些仇人的所在,都是他给我的消息,所以您放心好了。”

    “你就告诉我你在哪儿,我不去找你。”胖叔追问道。

    我看了一眼脏兮兮的旅馆房间,叹了口气:“我也想告诉你,但你自己说,你知道了消息会不来找我?可能吗?”

    胖叔没说话了。

    “我现在只能这样保护自己,保护你们。”我笑道:“八号当铺把重点都放在我身上了,只要我躲得好好的,你们就没事,而且只要你们也好好的,我就没事。”

    “什么意思?”

    “如果你不小心被八号当铺的人抓走了,我能不去救你吗?”我无奈道:“所以你现在就好好休养身体就行,别在外面露面,我会时不时跟你们联系的,你们别再主动联系我了,有时候我不方便接电话。”

    “好。”胖叔语气放松了点,但他接下来的问题,却让我有点无法回答。

    “小海还好吗?”

    “还好,他现在被人保走了,我们暂时找不到他。”我最后还是虚伪的笑着给出了答案。

    “叔,你把电话给周岩吧,我给他说点事。”

    “好,我现在给他。”

    半响后,周岩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没等他说话,我就抢先一步问了句。

    “你没开功放吧?”

    “没。”

    “胖叔听不见吧?”

    “听不见。”

    “我知道你能找到我。”我苦笑道:“从手机通话追踪我的位置,对于官家还是挺容易的,但你记住,千万不要来找我,哪怕你知道我的位置,也不要来找我,更不能告诉胖叔。”

    周岩沉默了一下,然后说,知道了。

    “对了,还得跟你说个事。”

    “什么?”

    “谢谢了,兄弟,谢谢。”我点了支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又重复的说了一遍:“谢谢。”

    “谢我什么?”

    “谢你没把我跟海东青的事告诉胖叔,要不然他得担心死。”

    “不用了。”周岩说道,随即就要挂断电话。

    在他挂断电话之前,我听见了一句让我无比开心的话。

    “草的,你他吗在外面自己小心点。”

    话落的同时,电话断了,我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傻逼看来没那么恨我了。”

    我笑呵呵的抽着烟,转头看向了电视机。

    看着电视机里满脸胡茬的自己,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丑了点,但应该没人能认出我,这是好事。”

    随即,我又拿了一块崭新的竹片,重头画起了符咒。

    明天就得去清源大厦看看情况了,真有点激动诶。

    对吧,承何,你也激动吧?

    当初你想干掉的那个人,明天就来找你了。

    明天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