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二章 鬻孽

姓易的2018-12-08 11:35: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很久后我才知道,在那一天,小佛爷跟师爷吵了一架。

    没错,是吵架。

    “我都想不到小佛会为了这点破事来跟我吵。”师爷几年后这么跟我聊着,满脸苦笑:“你能够理解我的,对吧?”

    “在不知道那些事之前,我还是不理解你,但在知道那些事之后,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不会让我走。”我当时是这么回答他的,但随即就骂了自己一句:“麻痹的这话怎么说起来这么绕口呢”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此处暂且不提。

    承何他们所在的地址是小佛爷用短信给我发过来的,短信最后还有一句话。

    “我草你吗的你的猫又他吗挠老子”

    于第二天的清晨,我到了小佛爷所说的那个城市。

    具体的地址啥的就不多说了,反正这里也是东三省的地界,而承何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市中心的清源大厦。

    在小佛爷给我的资料里,清源大厦是财神爷在东三省的楼盘之一,共二十七层。

    楼下大多是酒吧或是KTV之类的休闲场所,七至十五楼是洗浴中心,十五楼往上一直到二十五楼属于赌场的范围,至于更上面就是承何他们所在的地方了,专门用来处理各种的珍贵文物贩卖。

    在2005年的12月,就是在这栋大厦之中,财神爷跟国内的某个矿老板做了一笔交易。

    交易额据说是九位数,别看这数字夸张,在老佛爷的八号当铺里这就只能算是稍大一点的买卖而已。

    真正的大买卖只有几个,而且他们得到的并不是钱,而是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特权。

    至于他们卖给的是谁这里就不多说了,避免和谐。

    对了,05年的买卖,财神爷卖的货是一个唐末的琉璃子母鼎,据说是古时人们用来祭祀神明,祈求上苍庇护的祭器,在鼎的四面以及底部,都刻满了道家的咒词。

    “老板,你这儿有单独的竹片卖吗?”我站在一家竹制品商铺的门口左右看着,见老板走了过来,我笑道:“我想买点竹片回家自己编着玩,家里竹椅子散了,得弄几块竹片凑上去。”

    老板也是个好说话的人,笑呵呵的点头,从一旁的柜子里抽出了五六块竹片,递给我后摆了摆手:“不用钱,这东西不值多少。”

    “客气了。”我笑着摇了摇头,弯下身拿了一个标价二十五的竹杯,扫了一眼上面刻的花纹后我满意的点头:“手艺不错啊,加上竹片我给您三十吧。”

    说着,我把钱包掏了出来,抽出一张一百的递给了老板。

    接过钱后,老板退了我七十五,死活不收竹片的钱,最终我也只能作罢。

    “谢谢您了啊。”

    随即,我拿着装着竹片跟竹杯的塑料袋,在距离清源大厦一站路的地方找了家旅店落脚,经过一番跟老板解释“老子不要大保健”之后,我才彻底的放松下来。

    在房间里,我把竹片都拿出来放在了桌上,试了试找老板借来的菜刀,我点点头。

    “左慈老前辈啊,从某种角度来说,我是不是该算您徒弟了?”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这跳槽也算是跳得快了,前段时间还跟喜神祖师混呢,这一过了几个月就跟左慈混了,要是老爷子还在世他不得抽我个生活不能自

    哦对了老爷子已经

    “为什么总感觉心有点疼呢吗的”我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拿起菜刀,小心翼翼的劈着竹片,将竹片一一分解成了类似于筷子的模样,小指宽,跟筷子一般长。

    在《道记》中记有一种特殊的术法,名叫鬻孽阵。

    (注释:鬻,是多音字,在此处读yu第四声,字义很多,有“卖”的意思,也有“使用”的意思,古还同“育”,在此的意思是养育的育。)

    准确的说,这种阵法的名字并不是左慈取的,但这阵法却是左慈由古人的阵局改造而来的。

    原本的鬻孽阵是一种强行收冤孽入阵,供术者养育冤孽用来害人的术法,可当左慈稍微改造了一下之后,这阵局的功效就只剩下了一半,当然,剩下的这一半可是加强了的。

    “以竹为局,书咒其上,引孽而迷也,阵若起需引也,孽入局则安也。”

    “孽气胜于人则局崩也,孽气败于人则孽安也,使阵之人,需三思而后行焉。”

    这是鬻孽阵其中的一段描述,大概的意思各位也应该懂了。

    利用这些竹片做局将符咒画在上面,至于这其中所说的引,则就是施法者的血液。

    与其说是冤孽被强行吸入竹片,还不如说是自己心甘情愿进去的,那句“引孽而迷也”则就是说,被“引子”弄过来的冤孽就像是被鬼迷住的活人一样,鬼迷心窍的自己就进去了。

    简单来说,在遇见冤孽的时候,只需要将自己的血液均匀的涂抹在竹片上,再用这竹片插进冤孽的身子里基本上就大功告成了。

    当然了,俗话说得好,没有白来的午餐。

    既然这种术法的使用条件这么简单,那就必然会有风险,这个风险吧挺有意思的。

    如果冤孽的气(阴气)超过人活人的阳气,那么阵局就会在冤孽碰触到竹片的时候,霎时间崩溃,施术者就会受到冤孽的反噬,要么半死不活,要么直接挺尸。

    如果冤孽的气比人的阳气弱,那么阵局就不会崩溃,冤孽将会被彻底镇压在鬻孽阵里,永世不得超生。

    或许有的人会觉得这阵较为鸡肋。

    吗的要这么说,这阵局不就只能弄那些实力弱的冤孽吗?遇见牛逼点的冤孽这阵局不就扯淡了?

    别忘了诶,我曾经学过一种易家术法,名叫借阳。

    以人血为引,以咒词通灵,可以将手里的煞器变成阳煞之器

    (在本书第二卷的奉天假陵里,第二十八章有借阳的内容。)

    我可不是说跑题了,只是举这么个例子。

    易家的术法可以借来阳气,煞化阳煞,那么左慈的毕生绝学里,难道就没点借阳这种常用的招数?

    当然有,而且不光是有,这招数还他大爷的很硬。

    六甲真阳阵。

    “六甲阳神,赫赫神威,其阳之盛也,无孽不惧也。”

    “施术之人,阳盛三刻,其后阳失,人之弱也,阴自盛也,万邪不挡。”

    “七日还阳,人亦回人,万事安焉。”

    (注释:1:六甲,是道家六位神明的称号,这六位神明分别是:甲子王文卿,甲寅明文章,甲辰孟非卿,甲申扈文长,甲午书玉卿、甲戌展子江。2:是古时的一刻等于现在的十五分钟左右,三刻也就是四十五分钟左右。)

    如上所述,六甲真阳阵借来的阳气只能持续三刻钟,过了这三刻钟,副作用可就来了。

    人的阳气会在三刻钟之后霎时间降到最低点,毫不夸张的说,用完这阵后,体内的阳气程度真的只比将死之人多那么一点。

    记得在前文中我就说过阳气对于人的重要程度。

    阴阳平衡是人之根本,无论是哪种气变少了,或是哪种气变多了,都不是好事。

    在我的猜测之中,使用六甲真阳阵的人,阳气很可能会损失百分之九十左右,按照老爷子给我说的那些常识来看,这人就死定了,可左慈却明确的写出来了,人不会死,但是我估计这人也不好过。

    那一句万邪不挡就明确的告诉我了,在失去阳气的时候,无论是什么冤孽都能够轻轻松松的搞定我,哪怕是平常连普通人都害不了的阴魂,照样能轻松的把我弄扑街。

    虽然用完这些阵局后有点麻烦,但说真的,不用这些玩命的东西,我是真没信心去对付所谓的第一掌柜刘三爷。

    “用六甲真阳阵借来阳气然后用鬻孽阵搞定冤孽”我嘀咕着,把刻画着七震局的木板子拿出来检查了一下,我这才松了口气。

    只要把一切都准备好那就可以

    “雨嘉,你好好看着。”我拿出玉佩,轻轻的亲了一下,满脸温柔的说道:“乖乖的看着,看你易哥怎么给你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