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一章 清微

姓易的2018-12-08 11:35: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能害人吗?”

    “害不了。”我摇摇头,无奈道:“据我所知,他们几乎所有的术法都是帮人帮孽的,我还真没听说过害人的,但是”对于清微派的东西我不太熟悉,在这里也只能大概的给小佛介绍一下所谓的清微派。

    按老爷子给我说的故事来看。

    清微派的起源时间并不是现代大多记载里的南宋,而应该是唐末那时起来的一个新符道派,创始人应是唐末时期的广西零陵人,祖舒。

    该派的术法自称是出于清微天玉清元始天尊,故就以清微为自己派别的名号。

    清微一门起源于唐末,鼎盛于元朝至明朝初期,到了清朝已渐渐凋落,真正得到清微宗传承的人所剩无几。

    就现代的记载来看,清微派是以修行雷法为主,主张的是天人合一,以内练为基再以外练作辅。

    当然了,在老爷子说来,清微派真正的本事不在于雷法,而在于独特的术。

    “雷法这东西听起来过于玄幻,但实际上确实是有的,只不过使用这东西的条件太苛刻,而且就算是使用了,施法的人必然也得折寿还天。”老爷子说起这些事的时候还满脸的幸灾乐祸,好像是因为他一个朋友修的就是清微派雷法,平常想用又不敢用,惹得老爷子经常嘲笑他学这些鸡肋的东西干嘛?

    与能够引风雷除冤孽的术法相比,清微派的另外一些东西,则让某些能够学到这些术法的弟子稍感欣慰了。

    助孽成魂,驱怨还人。

    这八个字就是清微派另一支术法的主要内容。

    “冤孽有很多种,类似于厉鬼这些魂魄体的冤孽,都是人的魂魄所变。”我给小佛爷递了支烟,自己点上一支,靠着墙壁抽着:“魂魄变成冤孽的原因很多,有人为的,也有自然形成的。”

    “无论是人为制造出的冤孽,还是自然形成的冤孽,大多心智无明,但却有气加身,例如怨气,怒气,哀气,煞气”

    “我草,听你说这些玩意儿真他吗玄乎,继续继续。”小佛爷摆出了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坐在地上抽着烟,双眼散发着八卦的光芒,不停的催促着叫我往下继续说。

    “学了我刚才说的这本事的清微派弟子,大多都外号雷锋。”我笑着,说道:“助孽成魂,驱怨还人,这八个字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利用术法帮助冤孽变成原本的魂魄,驱除散尽冤孽身上的气,从而让它变成普通人的魂魄。”

    我话没有说完,又摇了摇头,随即就沉默了下去。

    老爷子给我介绍的清微派里确确实实是没有害人的东西,但是刘三爷既然能坐在第一掌柜的位置上,那就必然有些不同的地方。

    难道他学的东西跟普通清微派的东西不一样?

    “咱们晚上去看看。”小佛爷皱着眉:“要不然我去找我哥出谋划策去?”

    “这件事别让你哥掺合了。”我难得一次的露出了认真的表情,笑道:“沈国民的事是你们自己的私事,哪怕后面找到点蛛丝马迹也不可能弄死你哥,除非是证据确凿白道要干掉你们了,但是这次的事”

    “事你妈。”小佛爷果然还是出口成脏的小佛爷,对于国骂以及种种脏话,他已经能够彻底的运用自如了:“这次我哥早就说白了,我不能陪你去。”

    “能猜到。”我仰着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半响后,我说。

    “谢谢了,帮我准备点东西吧,把地址给我,我自己去。”

    “这次不是我不想去,也不是我不愿意去,是我”小佛爷竟然破天荒的向我解释了起来。

    “知道,是你不能去。”我笑着打断他:“这次你不要给我安排任何人手,一切都交给我自己就好,如果这事儿成了呢,我就回来找你喝酒,如果没成呢。”

    “我以后就找机会帮你办了那畜生。”小佛爷起身,一边往房外走着一边说:“刘三我不敢保证能搞定他,但承何这类的杂碎我一个接着一个的帮你送他们下去。”

    “吗的,我知道我劝不住你,反正你自己小心”

    在房门关上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一声对不起,但我很肯定是我听错了。

    小佛爷是什么人?他能给人道歉?

    绝逼不可能啊。

    “喵~~”

    猫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我身边,用头拱了拱我的手掌,乖巧的趴了下来。

    “你在这边玩着吧,我去忙几天,忙完就回来。”我轻轻的摸了摸猫的脑袋,就如是在跟自己的老朋友说话一般,语气轻松的说:“当然了,要是老子回不来了,你也别难过,以后去找那个叫小佛的孙子要肉吃就行。”

    也不知道猫听懂了没有,轻轻对我叫了一声,眯上了眼对我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说来也挺丢人的,在这城市里,能跟我好好聊上几句话的除了小佛爷就是这只猫了,有时候还真觉得自己做人挺失败,到头也没几个能说话的人,只能跟猫说话。

    不过还好,这猫挺有灵性的,跟我混熟了之后就没那么戒备我了,这点让我很是欣慰。

    “喵。”

    “好好睡一觉吧。”我拍了拍它,熟悉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纸袋子,倒了几颗安眠药出来之后,我也没用水服药,直接就放进嘴里吞了下去。

    闭上眼睛之后,我感觉这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姓易的,静一静。

    静一静。

    你会成功的,一定会,一定

    “为什么我觉得这次会”我在心里自言自语着,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我得去搞定承何这个杂碎,必须去,哪怕这次有天大的危险我也得去。

    谁知道他下次会出现在哪儿呢?如果他跑了我以后再也抓不住他了怎么办?!

    小佛爷是个很够意思的人,他这次绝对不是不愿意去,而是不能去。

    说白了,他就算能为我拼一次命,但也不能把自己哥哥搭进去啊。

    如果这事办得不好露出了马脚,死的不光是我,还有小佛爷,还有师爷,总之就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善终。

    小佛爷敢赌,但他现在输不起,如果没有刘三这个不稳定因素在那儿,那么他必然是敢跟着我去玩一次的。

    但刘三确确实实的是在那里带伙计,连我都没有把握搞定他,小佛爷跟着去又有什么用?

    简单来说,这次失败了只会死我一个,不会牵连到他们,但不对!!

    在安眠药带来的昏沉之中,我猛的清醒了过来,没错,无比的清醒。

    “师爷不会让我去的。”我双眼里渐渐有了别的意味:“他需要我干掉老佛爷,如果这次我去了那里把命丢了,谁帮他办老佛爷?!”

    “吗的,不能睡了,先走。”我这么想着,一边使劲的用拳头敲打着自己的太阳穴,强行驱赶安眠药带给我的睡意,使自己更加的清醒,一边站了起来,急匆匆的往门外走着。

    猫睁开眼看了看我,起身就要跟上来,但被我叫住了。

    “你乖乖的在这里待着,等我回来,饿了就去下面找吃的。”我摆了摆手,没有关上门,只是埋头加速往楼下走去,一刻不敢耽搁。

    走进楼下的大厅后,我一眼就见到了站在大门边的大牙。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谁都没说话。

    我咬了咬牙,低下头默默的继续走着,但当我走到门前的时候,大牙挡住了我。

    “易哥,您现在不能出去,师爷说了”

    “让开。”我直截了当的把手枪从后腰拔了出来,毫不犹豫的用枪口抵住了大牙的脑门,咬牙切齿的说:“你要是不让开,那就别怪我了。”

    大牙皱紧了眉头,并没有让路的动作。

    “我知道你身手比我厉害太多,但是”我说着,用枪口顶了顶他的脑门:“我觉得自己能在你动手前开枪,你觉得呢?”

    “我数三声,你再不让开我就崩了你。”

    我语气发狠的说道,心里隐隐有了焦急。

    “三。”

    大牙没有动作。

    “二。”

    我手已经扣紧了扳机,准备

    “吗的!!让他走!!!草!!!”

    在怒吼声响起的同时,我清清楚楚的看见大牙凭空飞了哦不对,他是被人一脚踢飞的。

    门外,小佛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师爷看着我,叹了口气,没说话。

    “吗的,你滚吧。”小佛爷无奈的摇了摇头。

    师爷还是那副笑容,没有一脸的惊讶与失望,也没有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得意,脸上除了笑容就没有别的多余表情,我并不知道他是在想什么,当然,我也没心思去知道。

    在经过小佛和师爷的时候,我脚步顿了一下,给他们留下一句话后,转身就从店铺旁的小路走了出去。

    “如果我没有机会干掉承何,我就回来。”――

    忙了一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码字更新,工作的时候实在是没有时间码字,刚更新的时候看到了某位朋友的评论,也算不上是心凉吧,顶多是无奈。真的很无奈,我想很多朋友仔细看文时应该能看出来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下面我就说三点吧。

    更新平常都是固定的,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不会延误更新,但我还是能保证每天都有更新的。

    某位朋友也不用说我粉丝多什么的,说白了我就是一俗人,跟我文的大多数人应该都知道,我得上班我也得生活,我并不是专业的作家,我不靠这个吃饭,不用把我看的太高大上,更不用拿我和三少、土豆比。你要知道在中国这样的社会,写文都是建立在有生活保障上的,如果你不懂,只能说明你太幼稚。我现在每天都在上班,如果有特殊情况,我不能保证每天都能按时更新,但我唯一能保证就是我不会水,这可能也是我这种不靠写文为生的人唯一能做的有良心的事。

    最近加班加点,等会还得熬夜码明天的字,也没精力再说什么了,能体谅我的朋友我非常感谢,不能体谅的我也给你道个歉。

    最后,我想说,感谢今天耐心的等待的朋友们,明天两更,尽量保证今晚熬夜码出来,明天午休时间更新。

    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