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章 承何

姓易的2018-12-08 11:35:3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佛爷,事儿办完了,人被”钱东来偷偷看了我一眼,见我正闭着眼似是在睡觉,他笑了笑:“您这哥们够厉害的啊,那人要是再被砍一会儿,估计都快被他剁成饺子馅儿了。”

    我在钱东来尴尬的目光中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笑了笑,没说话。

    “您跟他说吧。”钱东来对电话那头的小佛爷毕恭毕敬的说道,随后,把手机递给了我。

    接过手机,我第一时间就听见了小佛爷欠揍的声音。

    “我说你个狗日的玩意儿也真是够能惹事儿了啊,去哪儿都不消停是不?”

    “不怪我,是他们先动的我。”我委屈道。

    “吗的,不跟你不罗嗦了,给你说个消息。”小佛爷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并没有直接进入正题,而是特贱的说:“叫爷,爷给你说。”

    “我爷你祖宗。”我骂骂咧咧的就要挂断电话,但小佛爷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停下了动作。

    “关于海东青的。”

    我拿着手机的右手霎时冰凉,有些发颤,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血液似乎开始逆流而上一般,又有点头疼了。

    那时候我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很多事,很多我不愿意再去回想的事情。

    “瓜皮,你再不来,饿们就先吃了哈。”

    “没事的,木头,咱晚上带小安吃宵夜去。”

    我沉默了半响,忍不住开口问道:“他怎么了?”

    “今天早上老东西带着人走了,那个你下午回来吧,我安排人接你。”小佛爷答不对题的说道:“等你吃饭,你赶紧的。”

    “他到底怎么了?!!”我忍不住咆哮道。

    小佛爷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直接的告诉我,他这样直接导致我差点发疯,在我咆哮的催促下,他还是说出了某些消息。

    “海东青手被打断了,但这可不是因为老佛爷看出了别的,准确来说,他跟他爷爷现在很安全。”小佛爷停顿了一下,难得好脾气的试探着说道:“你别激动,你先稳住,继续听我往下说。”

    我咬了咬牙,强行压制住了自己心里的怒火,握紧了差点砸出去的手机,几近是咬牙切齿的说:“说清楚点,他为什么会被打断手”

    “谁知道呢,老东西也没说清楚,好像是他想对谁动手,然后被抓现场了。”小佛爷无奈的说道:“我哥说他应该是对财神爷动的手,因为那天正巧是财神爷上北京交货的日子,可能是在他被软禁的地方看见财神爷了,然后就”

    “老佛爷够狠的啊。”我不由自主的笑呵呵的说道,指甲已在不知不觉中深陷进了掌心,陈九山跟钱东来见我表情有点不对劲,都皱了皱眉头。

    “不是老东西动的手,海东青的手是财神爷身边的人保护财神爷的时候打断的。”小佛爷大概是听我语气感觉我恢复了原来的神智,语气也缓和了下来,便轻松的笑了笑,丝毫不关心海东青的死活,只是问:“那天去贵阳的人又找到了几个,但貌似不太好搞定,要不你回来看看?”

    我还没从海东青的事里缓过来,在听见又找到凶手消息的时候,我几乎是本能的醒转了过来,脸上也有隐隐的激动。

    “我现在就回来,你等我。”

    在当夜的十一点左右,黑车在小佛爷他们店铺外停了下来,我拎着包带着猫下了车,至于陈九山跟钱东来则直接去了别的地方。

    据说是回广东那边了,我也没细问。

    “我的人牛逼么?”

    小佛爷在跟我见面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而且还他吗满脸的自豪。

    “挺牛逼的,钱东来砍人的手法挺熟练啊,原来是专业杀猪的吧?”我白了他一眼,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小佛爷也没跟我来脾气,只是笑了笑,神秘的说道:“是不是杀猪的这你得问他,九山没动手活动活动筋骨?”

    “没,他就看风呢,那人好像挺不爱说话的,一直都是闷着的。”我耸耸肩,提着包熟悉的从走廊进去,回到了自己空空荡荡的房间。

    猫不声不响的也跟了进来,轻轻叫了一声,懒洋洋的走到一边趴下,似乎是要睡觉了,蓝色的眼睛微微眯着,安安静静的看着我跟小佛。

    “咱们说正题吧。”我背靠着墙壁坐在角落,头也不抬的抚摸着小猫的背部,语气里已经有了压不住的兴奋:“他们在哪儿?!”

    “打我们这儿往东北方向走个三十公里,那儿有个县城。”小佛爷说道,随地坐了下来,分了支烟给我,自己点上了一支抽着:“走高速的话去那儿倒是挺快的,但这事儿不好办,说真的,我劝你缓一缓,别急着去办他们。”

    “为什么?”我皱紧了眉头,心说小佛爷平常的表现可没这么怂,要是这么怂的话一般来说他都是有所顾忌。

    “在那儿带伙计的有两个人,一个叫承何,一个就是”

    我眼神猛的变了一下,忍不住打断了小佛爷的话,说话的声音都因为激动而颤抖了起来。

    “你你是不是说带伙计的其中一个人叫承何是不是?”

    “没错,怎么了,你认识?”

    “我何止是认识他”我笑了起来,一开始是小声的笑,但到了后来,却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那股让我拼命压制的滔天恨意在这一刻一点毫无保留的爆发了出来,身子都激动地颤抖着:“这个畜生终于让我找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承何,这人就是当初在车上,用枪托砸雨嘉,直接导致雨嘉死亡的那个畜生。

    我经常都会做同一个噩梦。

    在那个被鲜血染红的世界里,我抱着雨嘉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狂奔着,她当时脸上已满是血迹却是面带微笑,而后面则有数十个人拿着家伙在追我们,领头的人就是承何还有林五。

    很多次在梦中我都竭尽全力的向前奔跑,但是往往腿就如灌了铅一般,梦中他们一个个狰狞的拿着砍刀,枪挥向我和雨嘉,每次我都把雨嘉紧紧抱在怀中,却每次到了最后都是她反抱住我,把我挡在里面。

    等我想反抗的时候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砍刀,棍子砸在雨嘉的后背上

    每次雨嘉都会满脸是血的对我笑着

    她每次都在说

    易哥别怕

    我曾经在梦中想拿起武器反抗他们,但我每一次都会忽然间从梦里彻底的惊醒过来,哪怕我是吃了安眠药才睡着的,也毫无例外。

    “这事有点小麻烦,不是那么好办的。”小佛爷说道:“他只是在那儿带伙计的其中一个领头人而已,另外一个人是这几天才过去的,但过段时间可能就要走了,那人听说不好对付,我们可以缓一缓,等那人走”

    “我自己去。”我说着,随即就要起身带上装备出发,但小佛爷及时拉住了我,皱着眉说道:“你他吗就这么着急啊?”

    “你怂了?”我反问道。

    小佛爷瞪了我一眼:“你他吗是在找乐子是不是?我怂个JB我怂!”

    “在那里带伙计的人是大掌柜刘三!”

    前文当中我们就曾说到过,八号当铺的八位掌柜。

    老佛爷是顶头上司,不属于八个掌柜之中的人物,算是所有掌柜的领头人,这里就暂且不说了。

    其余的掌柜多多少少都介绍过,也就暂且跳过。

    现在主要说的,就是那大掌柜刘三爷。

    他的故事我了解得并不多,但就师爷给我们的形容来看,刘三爷可以说是整个当铺里最为棘手的人物。

    “他不跟任何掌柜的结仇,除了几个亲信之外,平常也不会带任何的伙计。”小佛爷皱着眉头,复述着师爷的话:“但是他去的地方,所有的伙计都得听他调遣,这点是老佛爷特许的,没有人能够例外,他现在就是在那边忙生意,忙完了就走了,咱们不用着急。”

    “他很厉害?”我问小佛。

    “何止是厉害。”小佛爷摇了摇头。

    在小佛爷给我的话里,刘三算是个本事捉摸不透的人物。

    外人大多都以为刘三爷只会掐算命理,望风断水,但实际上他的本事却远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道教是不是有个清微宗还是清微派的?”小佛爷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估计是想不起来师爷具体的话了,脸上那叫一个不耐烦,只能模模糊糊的给我说:“反正就是那个派,刘三就是打那里面出来的,挺牛逼的一人。”

    “你会说话吗?”我无奈道:“看你这话说得,跟武侠小说似的还他吗从人里面出来”

    清微派,是道家符三宗分衍出来的支派之一,真要说起来的话他们真能算上名门正派。

    之所以这么说,那可就跟他们宗派的特点有关了。

    如果说茅山与其他道家宗派重在役神驱鬼镇孽除邪的话,那么道家的清微派则就是重在

    “刘三爷学的东西,主要的特点就是助孽成魂,驱怨还人。”我点了支烟,又坐回了原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