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九章 沾血

姓易的2018-12-08 11:35:3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敲门之后不到十秒,一个裹着浴巾的年轻姑娘就走了过来开门,在见到我们几个大老爷们站在外面看着她的时候,这姑娘愣了一下也没害怕,而是疑惑的问:“你们是”

    “别出声。”

    陈九山打断了那姑娘的话,在说话的同时枪口已经对着那女人的脑门,我都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掏的枪,整个过程不到两秒。我估计那女的也是被吓住了,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哆哆嗦嗦的捂着嘴愣是没敢叫出声,只是拼着命的点头。

    “里面有几个人?比划手势给我看看。”陈九山轻声的问。

    那年轻姑娘迟疑了一下,但见陈九山的手已经扣上了扳机,她也怕了,急匆匆的用手比划了一下,三个手指头让我们放下了心。

    “进去,别出声,别跑,我们办完事就放你走,要是你敢乱喊乱叫不听话。”陈九山用枪口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你试试。”

    我刚开始是以为陈九山在吓唬她,但当我看见陈九山眼神的时候,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当然,我可不是害怕他,只是觉得他那眼神有点让我发冷。

    如果那姑娘不听话,陈九山真的很有可能会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这并不是我在夸大其词的说笑。

    在进门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毕竟这里面可没一点声音,要是那群畜生是反应过来了并且在里面玩伏击,我们还真有可能栽在这儿。

    事实证明我多虑了,或是这俩老哥太有经验了。

    他们好像是一听这姑娘的话就摸清楚里面的状况了似的,二话不说就跟了进去,特别是钱东来这老哥们,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贱啊。

    从小走廊进去后,右转,到了房间大厅。

    我当时第一眼就看见了某个小年轻正躺在床上休息,根本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而那角落的桑拿间里,则有两个人在里面吞云吐雾,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他们抽烟说笑的样子。

    其中有一个就是那晚上要弄死我的孙子。

    “是那个是不是?”钱东来指了指桑拿间里的中年人,问我。

    我点点头:“其他的两个应该是跟着他的混混。”

    钱东来哦了一声,他还没动作,陈九山就把砍刀从包里抽了一把出来,递给他。

    接下来发生的事直接就把那姑娘吓晕倒在地上了。

    拿过刀后,钱东来走了过去,看了看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年轻混混,抬手照着那人的身上就是一刀。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这一刀不冲着脖子去?

    一刀砍死那混混,连声儿的发不出,更不会让桑拿间里正吞云吐雾的两个人发现,多好。

    “啊!!!!老大!!!有人”

    “草你吗的,叫的这么难听,还好这地方隔音不错,随便你叫。”钱东来笑呵呵骂了一句,继续挥舞起了手里的砍刀,一下接着一下往那个年轻人的身上砍着,动作没有停顿也没有迟疑,就好像过年剁饺子馅一样,任那人再怎么挣扎貌似也是徒劳无功的,还没等桑拿间里的那两个孙子反应过来,这小年轻就已经没气儿了。

    两个中年人也是被吓愣住了,刚要抬腿走出桑拿间,下一秒就看见了陈九山手里的枪管子。

    “跪着。”陈九山说道。

    钱东来费力的把刀从小年轻的身上抽了出来,依旧一脸的笑容,拿着挂在边上的浴巾擦着刀走了过去,见那两个人没反应,抬手一巴掌就抽了过去,力度很大,打得挨巴掌的中年人就是一个跟头。

    “听不懂话是不是?”钱东来笑问道。

    只听两声闷响,那两个中年人霎时间就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看着我们,谁都没敢先开口说话。

    我有点无奈的挠了挠头,真心觉得很不好意思。

    妈了个逼的我就是被这种货色追得半死?!这脸可丢大了,回去绝逼得被小佛爷那畜生好好嘲讽一顿。

    “我说,你昨天不是挺牛逼的吗?”我把口罩摘了下来,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没等那两个人说话,我给陈九山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把刀给我。

    “是你?!!”昨晚上追我追得不亦乐乎的中年人似是清醒了,仔细的看了看我的长相,又看了一眼拿枪的陈九山,讪笑道:“哥哥们昨晚上的事儿是误会真是误会”

    “我也这么觉得。”我掂了掂刚到手的砍刀,满脸疲倦的走了过去,站在了那两人的面前点点头:“昨天你挺牛逼的,我一没骂你二没打你,你手下的人二话没说就拿啤酒瓶给我开了瓢,这事我也就不提了,你后面不也追我追得挺带劲儿的吗?”

    “那小畜生不懂规矩您大人有大啊!!”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一刀就砍在了他身边那中年人的肩膀上,这一下子砍得很深,我使劲拔了好几下都没拔出来。

    撕心裂肺的惨嚎声霎时间就在屋子里响了起来,比起刚才那小年轻叫两声就没气的情况,这被砍的中年人显然底气更足,叫起来就跟男高音似的,那叫一个震耳欲聋。

    就是在这种耳膜被震得极其难受的情况下,我在那人身上又补了两刀,等他没力气挣扎后照着脖子又来了一刀,见他没了气息这才停下动作。

    “刀没磨好,技术还是得练练。”钱东来嬉皮笑脸的说道。

    陈九山没说话,默默的把枪收了起来,又将钱东来的刀收了回去,拉上拉链。

    “你先办事,我们在外面等着,你抓紧时间。”陈九山点上烟,给我说了句,转身就带着钱东来出了大厅,应该是去走廊望风了。

    跪在地上的中年人没敢动弹,哪怕是见着大厅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他还是没敢动。

    “昨儿你可够狠的,要不是我跑得快还真得被你弄死。”我呵呵笑着,拿出烟盒分了支烟给他,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后,又把打火机递给了他。

    见我递打火机跟烟给自己,这人也是犹豫了,是接还是不接呢。

    “抽支烟呗,聊聊。”我说道。

    他干笑了一下,点上烟,等我进入正题。

    “你在这儿边势力挺大的吧?”我问道,一脸的若有其事:“好像白道上不少人都跟你有关系,混得不错啊。”

    “这”他只是干笑,没说别的:“兄弟,这事儿真是个误会,要不然咱们就这么算了吧?!或者你说个数,我给点消火费,您消消气?”

    我乐呵呵的看着他,心说这孙子还挺会做人的诶,雨嘉,你说这年头的人咋都这么油呢,看见自己的人被砍死了还能跟我在这儿讨价还价啊真是

    “这是”

    在我低下头跟雨嘉说话的时候,冷不丁的看见了一些我不想看见的东西。

    玉佩上好像沾上了一些吗的!!这种东西怎么会弄上去?!!

    我看着玉佩上的血迹忍不住瞳孔紧缩了起来,雨嘉最怕的就是见血了,更何况这些血还是我先前砍那人砍出来的,她一定会害怕的!!

    “雨嘉你别怕别怕”我疯狂的用衣服擦拭着玉佩,但这些血却很是顽强,就像是布满水迹的玻璃一样,第一下永远没办法擦干,只能不停的擦,不停的

    “哥们别急啊,这狗东西把你玉佩给弄脏了,我回头就买块好玉赔给您,哦不,您喜欢啥样的我都买给您怎么样?!”

    “不一样那些玉不一样”我头也不抬的说着。

    他笑了笑,似是拍马屁的说:“您这种体面人必然得买块好玉配着,我给您整块比您现在戴的要好上千倍万倍的玉”

    我动作霎时间就僵硬住了,保持着先前的表情,缓缓抬头看着他。

    “你说得对,我这块玉确实是不值钱的东西,但是吧”我笑着,高举起了砍刀,劈头盖脸的就向着他砍了下去:“草你吗的!!!这玉是最好的玉你知道吗?!!别的玉都比不上我的玉你知不知道?!!”

    “你们这群杂碎把我玉给弄脏了!!!知道吗?!!”

    “救命!!!救命啊!!!啊!!!”

    “不是要办了我吗?!!草!!!”我见他惨叫着挣扎想要爬起来,二话没说,狠狠的一脚就踩在了他的头上,疯狂的用刀砍着:“昨天要不是你们追我!!!我有必要躲在那种地方?!!要不是你们我昨天也不会把玉佩弄脏!!要是她委屈了怎么办?!!死了还得被扔在垃圾桶里?!!”

    听见我的怒吼声,钱东来他们第一时间就冲进了大厅,死死的拽住我并捂住了我的嘴。

    “能不能小声点啊?”钱东来无奈道:“吗的你吼得比他们叫得还厉害,要不是这隔音不错咱们就暴露了。”

    我剧烈的喘息了几下,见躺在地上的人没了动静,我咳嗽着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刚情绪有点激动了。”

    ***********

    忽然接到消息,下星期包括这周末都得加班,真他吗・・・・・不知道该说啥了

    下星期的更新可能会不正常,有时候一章有时候两章,我实在是不敢保证能抽出时间去稳定原来的更新,但绝对能保证每天都有更。

    姓易的先在这里道歉了,对不起……妈蛋的老板生儿子没菊花擦擦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