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八章 帮手

姓易的2018-12-08 11:35:3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次日。

    某宾馆,403房间。

    “易兄弟,佛爷吩咐了,我们过来全听你的指挥就行。”

    这中年人一边说着,一边把随身带来的长条布包拿了出来,里面装着三把明晃晃的砍刀还有两把五连发。

    说真的,我很好奇这两个老大叔是怎么把东西带到沈阳来的,要知道,他们来的时候坐的是飞机,据说是刚从广东那边回来。

    不得不说,我感觉他们不是北方人,虽然说的话有点北方人特有的感觉,但说话的语气却很像是广东那边儿的,这个能听出来。

    在我见过的这些个伙计里,貌似也就他们俩的口音较为特殊了。

    “小佛说你们两个是跟他最久的几个伙计之一?”

    “我们不是伙计,准确的说我们一直都不是当铺的人,后来是”回答我的是另外一个稍微健谈的中年人,但话没说完,立马就被另外一个中年大叔瞪了一眼,示意是叫他不要给我瞎说别的东西。

    “佛爷这次说了,让咱们尽量别用枪,用刀解决问题比较好。”不爱说话的中年男人把刀递给了我,意思是让我看看顺不顺手。

    “两位贵姓啊?”我才想起来问这问题,拿着刀坐在床上,自言自语似的点点头:“小佛说得没错,在这种容易被其他人发现的地方,确实是用刀比较合适,被人发现尸体了也能说是黑帮仇杀嘛。”

    “陈九山。”那个不爱说话的中年男人介绍着自己,而另外那个比较健谈的中年人则笑嘻嘻的说:“我叫钱东来。”

    当时我并不清楚他们跟小佛爷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更不知道他们的来历,所以才没有觉得半点惊讶。

    很久后我才知道。

    在1998年的四月,公安部下达的A级通缉令里就有他们两个的名号,只不过后面这通缉令被人给消了,而他们则一直都平安无事,除开坐了两年牢之外,貌似就没别的麻烦了。

    这其中的原因就跟小佛爷他们有关系,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此处就暂且不提。

    对了,他们被通缉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故意杀人,第二个就是走私贩毒。

    “那人在哪儿小佛给你们说了吗?”我问道,这种事儿就只能寄希望于小佛了,毕竟我没有所谓的关系网,想要打听点消息那就必然得找小佛爷这种孙子。

    “成豪洗浴中心,半个小时前到的,现在应该还在跟年轻姑娘调情呢。”钱东来笑呵呵的说道:“咱们隔一会儿再去呗?现在那儿人多,等那人开始办正事了,咱们再进去。”

    “正事?”我皱了皱眉头。

    钱东来点点头:“是啊,就是男女之间干的那种正事。”

    他不愧是小佛爷叫来帮我的人,果然是深藏不露,一手深厚的文学底蕴震得我眼前一亮。

    干这个字吧,平常人说出来的话,我很难分清楚是动词还是形容词或是名词,但是他这么一说外加满脸的猥琐,我秒懂了。

    吗的,是动词。

    “那人叫啥来着,小佛爷说了没?”我揉了揉血丝日渐变多的双眼,把他们带来的磨刀石放在了椅子上,用湿毛巾擦了擦磨刀石的表面,随即就将刀刃对上去磨了起来。

    “我也给忘了,好像是个叫”钱东来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睛,我估计他也是彻底忘了,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只能用别的话来搪塞我:“反正就是个老杂碎,办了他不是事儿。”

    陈九山一直都没说话,默默的与我一起磨着刀,很安静。

    倒是那个钱东来话挺多的,没一会儿就把我问得头疼了。

    这孙子问得问题大多都跟小佛爷和师爷有关,要么是“诶哥们,佛爷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要么就是“师爷的腿现在好点了没?”

    怪不得人都说相由心生,这点是真没说错。

    陈九山的长相很难让人忘记,脸庞略显消瘦,下巴上有着些许的胡渣,但人看起来是异常的干练,特别是那双目光锐利的眼睛,让人看了一次基本上就记住他的长相了。

    说实话,他跟小佛爷有一些共同的地方,就是目光一样的让人害怕。

    如果说小佛爷的眼睛里充斥的是暴戾跟焦躁,那么他的眼睛里就是平静,还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至于钱东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众脸,看一眼就给忘了。

    但他脸上随时随地都有笑容,可这笑容却跟师爷脸上经常挂着的笑容不一样,钱东来的笑容要么就是贼眉鼠眼的猥琐笑容,要么就是特精明的那种笑,总而言之看了他笑就想给他一巴掌,这不是开玩笑。

    “喵~”

    忽然间,猫叫了一声,趴在我的行李袋上伸了个懒腰,用种特妩媚的姿势撑着头看着我们磨刀,那可不是一个贱字了得。

    说来也怪,昨天我玩完命之后才发现我的包落在酒吧了,当时可差点没把我急死,也没顾忌被人发现的危险,我二话不说就绕了一条路跑了回去,然后从侧门上了二楼,抬眼一看,我的包竟然还在。

    这点就让我有点惊讶了,甚至是惊喜欲绝。

    现在的人啊素质可真是高,特别是那酒吧的服务员还有老板,有机会了我真得送他们一面锦旗。

    过了一会儿,见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没再耽搁,纷纷把家伙都放在了另外一个袋子里,掐着时间走出了宾馆坐车前往目的地。

    猫跟我的那袋子宝贝都留在了房间里,毕竟这两东西一个是死的,一个是容易死的,去了帮不上忙还得添乱,何必带上呢。

    在出租车上,陈九山闭着眼睛没说话,似乎是睡着了,而钱东来则显得精神奕奕,双眼紧盯着拿着玉佩自言自语的我,仿佛是在好奇我在干什么。

    半响后,他忍不住问了出来。

    “易兄弟,你这是?”钱东来好奇的问我。

    我笑了笑,看了一眼手中的玉佩:“跟我老婆说话呢。”

    在当天晚上的十点十五分左右,我们到达了那人所在的成豪洗浴中心。(原谅我战斗力不足五的记忆力吧,我实在是想不起那人的名字了)

    陈九山背着包先下了车,随后的是我,然后是钱东来。

    进了大厅,我们没在里面跟所谓的迎宾小姐多说半句话,都装作是这里的熟客,一边装着打哈欠用嘴捂着嘴,一边坐上了电梯直奔四楼的桑拿房。

    “摄像头差不多就这几个,进来的时候我看见了三个,下车的时候看见了两个,电梯里只有这一个。”陈九山哈欠连天的说:“别把手放下来,咱们一会弄完人就走,车已经安排好了,能不留马脚就别留。”

    “知道,咱们还在通缉令上呢,要是被逮住就麻烦了,这又不是咱们那边的城,找不着熟人啊。”钱东来乐呵呵的说道,没有半点紧张的样子。

    我一愣,忍不住夸了他们一句。

    “两个老哥还挺专业啊。”

    “肯定的,不专业早被人砍死了。”钱东来笑道。

    就在这时候,叮的一声,门开了。

    在走出电梯的同时,钱东来拿了一个口罩给我,而他们也都纷纷戴上了口罩,一边看着桑拿房外的门牌号,一边往里走着。

    当时我也没多想,但事后一琢磨,我觉得他们办事都办得挺周到。

    刚进洗浴中心的时候戴口罩是下下策,很有可能被人注意到,更会被那杂碎的一些个手下发现,所以咱们也就只能装装瘾君子,打着哈欠进去洗桑拿。

    等到了楼上,这里几乎没人在外面走,我们也就不怕戴着口罩显眼了。

    能挡住脸办坏事的口罩,这就是好口罩。

    “这里面。”陈九山抬头看了看门牌号09的房间,伸手进袋子把五连发拿了出来:“老钱,你敲门,我进去。”

    说完,陈九山拿着枪贴着门边站在了一旁,躲在了一个视觉死角里。

    “不是不用枪么?”我疑惑的问。

    “威慑力,刀不够。”陈九山摇头:“刀是用来办人的,枪是用来吓人的,一会进去用枪镇住他们,要是好解决就几刀剁了那畜生,要是不好解决就用枪。”

    “话说你们怎么不带匕首呢?那玩意儿多方便?”我又问了一个先前藏在心里的问题。

    钱东来跟陈九山对视了一眼,都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用这玩意儿习惯了,顺手。”钱东来讪讪的说,随即,敲响了房门。

    **************

    明天周五啦,老规矩,大家都懂的,连续三天一更。

    为表歉意,这两章的沙发我就不抢了,嗯

    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