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七章 逃命

姓易的2018-12-08 11:35: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承认我当时的脑子有点迷糊,因为我总是感觉有人在不停的跟我说话,可是任由我再怎么仔细的去听,却都听不清它说的是什么。

    可能它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反反复复的说着先前我听见的两句话。

    不管怎么说,我心里很不舒服,很烦,总感觉堵得慌。

    如果这里是小佛爷他们所在的城市,那么或许我就已经拔枪了。

    “挺疼的。”我一边听着台上的姑娘唱歌,一边用餐巾纸擦着脑袋,还好这伤口不算太深,否则我今儿就算是交代在这儿了。

    一生所爱这首歌我听了很多遍,可以说都快倒背如流了,但我还是觉得没有听厌,好像是怎么都听不够似的。

    每当听见这首歌的时候我都会安静下来,不是普通的安静,而是彻彻底底的安静,就感觉这世界都没了声音,只有耳边的歌声在不紧不慢的响着

    “这几天我爸没给我多少零花钱,我缺钱了。”我看着台上的姑娘,笑呵呵的对身旁的人说道。

    “你是想”

    “我脑袋这一下子也不能白挨吧?”我侧过了头,轻轻拍了拍小猫的脑袋,对那中年混子说道:“你混多少年了?”

    中年男人没有回答我,眼里惊疑不定的神色越发明显。

    “我觉得你这岁数的人,就两条路好走。”我点了支烟抽着,说道:“第一条,顺着大道好好走,别招惹不该惹的人,第二条就简单多了,直接走死路,别的都不用想了。”

    “哥们儿,您父亲是?”中年人对于我的称呼摸不准,犹豫了好半天还是用哥们来称呼我,但他自己也似乎觉得这样称呼我不太合适,但也没改口:“省公安厅我也认识一些人,敢问您的父亲是?”

    “别插嘴,听完这首歌,我打电话叫我爸的人过来,到时候你看看就知道我爸是谁了。”我缓缓说道,猫很配合我的叫了一声,我自动翻译为“易哥说得没错你他吗一会死定了!”

    听见我的回答,中年人脸上的冷汗更多了。

    到了现在依旧没有人报警,我真不知道是该对现在的世道无奈,还是该谢谢他们。

    如果有人报警,警察也来了现场,那么我就死定了。

    要么被警察搞定。

    要么被这群畜生搞定。

    这两个结果都不是我想要看见的,我需要的,是真正的安全。

    简单来说就是我还不想死得这么年轻。

    就在这时候,台上的姑娘唱完了一生所爱的最后一句歌词,害怕的看着台下的我们,礼貌性的鞠了一躬,转身就要往台下走,但被我及时叫住了。

    “钱拿走,学生出来做兼职不容易。”我笑着,指了指摆放着台子边缘的钞票。

    那小姑娘迟疑了好半响,最终还是在别人的催促下才跑过来拿走钱,只不过她只拿走了一张钞票,剩下的都被她下台递了回来。

    “哥我拿一张就够了你”

    “没事,你带着你们同学先回去吧,以后别来酒吧搞这些兼职了,不安全。”我也没再多跟她墨迹,接过钱后,嘱咐了她几句:“要去就去市中心的音乐吧或者是你们大学城那边的酒吧,别来这种地方接活儿了,出事了你家里人肯定得伤心得不行。”

    “谢谢哥”她感激的点点头,在我催促下,她带着几个同学从大门走了出去,而先前受伤的那个年轻人也被她们搀扶了出去,在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年轻人咬着牙对我说了声谢谢。

    四周的混混渐渐围了过来,似乎是有人这么指使他们一样,但谁都没有动手,似乎是在断我逃跑的后路。

    我感觉那中年混子也没彻底相信我的话,只是在半信半疑。

    也就因为如此,他既没有放走我的举动,也没有动手的迹象,他也是在等。

    “你们先坐着,都别急着走,咱们等一会儿人来了慢慢解决这事儿。”

    我说着,并拿出手机,拨通了小佛爷的电话。

    “喂?”

    “怎么了啊?”小佛爷那边很安静,应该是在店里没出去,我听见大牙跟师爷的声音了。

    “我爸呢?”我说道,打了个哈欠:“我这儿出了点小事儿,有一些不长眼的要办我,你给我爸说一声,让他先别急着去开会,安排点人过来。”

    一边说我一边笑了起来,看着脸色难看的中年混子,说道:“再不过来我就得被人卸腿了,赶紧的吧。”

    “你在哪儿?”小佛爷可不是傻逼,听见我这么说之后,他立马就反应过来,我这儿是出大事了,而且很可能这事儿会要了我的命,否则我可不会这么跟他说这些东西。

    “我在东X(和谐)街这边的十字路口的那个酒吧里,赶紧的吧。”我说着,随即挂断了电话,拍了拍裤子:“走,去外面等着,三分钟就来了。”

    正当我起身要往外走的时候,忽然间,大街上冷不丁的响起了一阵警笛声。

    “我草,麻烦了。”我皱了皱眉头,没别的反应,依旧有条不紊的往外走着,其他的混子也是没注意到我细微的变化,在中年混子的带领下,跟着我走了出去。

    当时我放在兜里的左手已经死死捏住了小木板,只要情况不对,我立马就要拼着命捏碎它,然后找机会逃命。

    这玩意儿就是当初我用来搞定棺材老爷的七震局,虽然用过之后有很大的可能会折寿,但怎么说都比现在被人砍死强得多吧?

    我暗暗琢磨着,出了门后左右一看,只见警车正停在那边的路口,几个警察正下车在往我这边儿走过来。

    那时候我心里也是纳闷,心说,是哪个孙子这么雷锋帮我报警啊?!这他吗不是害我吗?!

    “他们之中距离我最近的人是在我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不对应该是一米多点”

    “警察距离我还有二十来米”

    “如果这么跑的话很可能会被后面的孙子们抓住那么就只有”

    我咬了咬牙,打算搏一搏。

    要是这次成功了,我回去就写一本《论装逼的重要性》。

    要是失败了,我就在下面写一本《论装逼的害人之处》,或者写本《当雷锋的后果》。

    “对了,你名字叫什么来着?”我转过了头,冷不丁的向那中年男人问了一句,见我脚步顿住了,其他人也就没再继续走,而那中年人则是一愣,回答我:“我是”

    就那么一瞬间,我做出了生平速度最快的举动。

    在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抱着猫从另外一边窜了出去,速度之快那叫一个令人发指,后面的孙子们刚抬脚要追我,却发现我已经跑出去五六米了。

    “草他吗的!!!给我逮住他!!!老子要卸了他的腿!!!”

    “别跑!!!草你吗的!!!”

    我不敢回头,只能拼命的奔跑着,窜进一个又一个的巷子,在祈祷这不是死路的同时,我也在寻找一条能让我活着跑出去的生路。

    忽然,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向着我飞过来一样,我背上的汗毛霎时间都竖了起来,直觉告诉我不躲开就死定了。

    不得不说,在我情绪失控的那段时间里,我的直觉救过了我很多次,哪怕这次也不例外。

    当我本能的往右侧一闪后,便窜进了右边的巷道,随后就几乎是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

    在见到砸在地上的砍刀时,我心里忍不住一阵后怕。

    要是让这玩意儿砸在我身上

    我草。

    在狂奔之中,我也在想该怎么甩脱后面的孙子们,当时我并没有得到答案,但在跑过第二个巷道的转角时,我不光是有了答案,还马上实施了。

    “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就躲在这儿了”

    等我躲藏好,用手轻轻捂住了猫的嘴,只听外面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还有骂街的声音。

    “吗的!!继续追!!!快点!!!”

    “这狗犊子竟然敢玩儿我们?!!草他妈!!老子今天非得剁了他!!!”

    待脚步声渐渐远去之后,听外面没了声音,我便轻手轻脚的推开垃圾箱的门钻了出去,接连不断的干呕了起来。

    看着安静的巷道,我松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另外一边的路。

    手机响了两声,被我接通了。

    “小佛?”

    “我草?还以为你死了呢!老子刚安排人去救你!马上就到了!”

    “这边是财神爷的地盘,不能闹大了,你给我安排两个伙计过来就行。”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狼狈样不由得笑了笑。

    “我要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