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四章 躲藏

姓易的2018-12-08 11:35: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喂,醒醒。”

    “吗的吃饭去,赶紧起床我草。”

    “你不会是死了吧?”

    “大牙,给我哥打个电话,就说是姓易的死”

    在小佛爷咋咋呼呼的大喊声里,我睁开了眼睛,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坐在地上,呆滞的看着他揉了揉太阳穴:“干嘛?”

    “我草,还以为你死了。”小佛爷一副喜闻乐见的表情:“昨晚上又吃安眠药了?”

    “嗯,不吃睡不着。”我点点头,打着哈欠站了起来,伸着懒腰:“走吧,吃饭。”

    “喵~~~”

    听见猫叫,我下意识的循声看去,只见那只白色的野猫正光明正大的躺在墙边睡着,特高冷的睁开眼扫了我们这群凡人一眼,叫两声后就继续睡了过去。

    “这猫是怎么进来的?”我疑惑的问小佛爷,心说这猫也不带飞檐走壁的啊,就算能飞檐走壁,它也没穿墙的功能啊,我记得昨天它不是自个儿回家睡觉了么?!

    小佛爷耸了耸肩,直言不知。

    “昨天它是跟在你后面上来的”大牙回了我一句,一语惊醒梦中人:“你昨晚上好像是困了就没注意,它就跟在你屁股后面呢”

    “我草。”我惊讶的看着野猫。

    这小畜生不是不爱跟着我回来吗,原来还想带回来养着,但这猫刚跟我走到门口就不走了,难道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到了血浓于水哦不对,这话有点像是在骂自己。

    想着这些令人感动的事,我走了过去,把前几天没吃完的扒鸡放在了它旁边,无声之意就是:哥们吃点?

    猫睁开眼看了看袋子里的扒鸡,仿佛是觉得我在嘲弄它的智商一样,尽拿自己吃剩下的东西忽悠它,于是

    嗯,它当着所有人的面,怒吼了一声后,一爪子拍飞了装着扒鸡的快餐盒子。

    我表情无比尴尬,小佛爷他则是大笑了起来,感觉这事异常的喜闻乐见。

    半小时后。

    我,小佛爷,大牙,猫,互相对坐,在包间里吃得好不快活。

    猫坐的地方可是它自己争取来的,这点毫不夸张。

    先前它进来想跳上凳子坐着吃的时候,小佛爷没留情面,一脚就把它给踹下去了,并且骂骂咧咧的说就一只猫也想跟老子平起平坐说出去我就没面子了我草。

    我承认小佛爷有时候挺二逼的,真的。

    在他这一脚踹出去之后,不到三秒钟的样子,腿上就平添了数条伤痕,虽伤口不深但都见了血,看得大牙是一颤一颤的,直截了当的对我说,你这猫死定了。

    最终的一切谁都没想到。

    “有脾气,我喜欢。”小佛爷没有半点发火的样子,亲切的对猫说:“要不上来跟我们一起吃点?”

    之后的事情各位就知道了,我们四个很和谐的吃着喝着,不时还聊上那么几句,氛围很不错。

    “你哥呢?咋不叫着来一起吃?”

    “去北京了,今儿早上被叫去的,好像是要开会。”小佛爷不耐烦的说:“一帮子犯罪分子还搞得这么正式,开会开会开他吗了个逼的,早晚得被白道的一锅端了。”

    “你哥都去了,你咋不去呢?”我不解的问了一句。

    小佛爷摆摆手:“平常都是我哥给我动脑子,我属于行动派,听我哥的指挥就行了,开会这种事只要不是点名了必须让我去,那么平常我都是不用去的,只要我哥去了那老东西也不会说什么。”

    “怪不得。”我点点头,对老佛爷的决定很是深有感触,叫小佛爷去也是给自己添堵,说话嘲讽外加没什么礼貌还不爱动脑子,这种傻逼要是老在自己眼前晃悠,那才叫折磨。

    不对啊,这么说来,老子不就是在经受折磨吗?

    “你想什么呢,眼神怪怪的。”小佛爷疑惑的看着我。

    “没啊。”我埋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怕他看出点端倪来。

    小佛爷凑了过来,试探着问我:“你不会是在心里骂老子吧?”

    “呵呵,怎么可能。”

    “那么你那眼神为什么是我看傻逼的时候用的眼神?”

    “是你看错了。”

    “吗的给我解释清楚我草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呢!!”

    小佛爷这个人吧,真的很难琢磨透,或许除了我跟师爷,就没有几个人会真正的了解他。

    他善良,他有说错了不好意思。

    他心狠手辣,是个人见人怕的掌柜的,但在某些时候他却表现得很傻逼,这点绝不是在跟各位开玩笑。

    我曾一度认为他是傻逼加二逼的结合体。

    就在我跟小佛爷解释与被解释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间响了起来,小佛拿出一看,对我们比了个手势,示意让我们安静。

    “哥啊,咋了?”

    小佛爷问了这句话后,就沉默了下去,然后

    “我草?!他要过来?!是来送死的?!”

    “行吧,我问问他。”

    说完,小佛爷看着我,问了句我当时没想到的话。

    “老佛爷要来咱们这儿,你能搞定他吗?”

    “能吧。”我点头,但语气却有点没底,毕竟老佛爷可不是能随便搞定的人物,说真的,我很有可能搞不定他反而被他反搞定。

    “要是加上个半仙儿呢?”

    “哪个半仙儿?”我没听懂他的话。

    小佛爷说:“五掌柜,老佛爷的拜把兄弟,老半仙儿。”

    “草,搞不定。”我很直接的说道:“我他吗又不是牛逼上天的人物,你让我一次性干掉两个活祖宗,这是逗我呢?!”

    小佛爷一脸早就猜到的表情,耸了耸肩,对着电话那头的师爷说:“哥,搞不定。”

    “行吧,那么你回来的时候注意点,我今天安排他去别的地方住,顺便让那些伙计的嘴严实点。”

    挂断电话后,小佛爷点了支烟抽着,沉默了半响才对大牙问了句:“我们那酒店是不是快装修好了?”

    “酒店?”

    “是啊,忘给你说了,我前几年有点闲钱,就顺着我哥说的搞投资建了个酒店,刚建好一段时间,现在在装修呢,但估计也快装修好了。”小佛爷笑道。

    大牙摇了摇头,给了小佛爷答案:“佛爷,那里的装修还没完工呢。”

    “那么没办法了,你先去外地躲几天,我让你回来了你再回来。”小佛爷无奈的说道:“如果让那老东西知道你在这儿了,你可就”

    我皱了皱眉头,打断了他的话:“我走了,你们没事儿吧?”

    “没事。”小佛爷欣慰的说:“没想到你个孙子还挺会关心人的啊。”

    “行,那么我回去收拾一下东西,趁着中午就走,免得晚上出门被你那些个仇家放黑枪。”我说着,站了起身:“你们自己注意点。”

    “知道了滚吧。”

    两个小时后,我从小佛爷他们的店里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大包,里面装满了我绝不能丢失的东西。

    带着猫,提着行李,我找来一辆黑车,给了他五百块后,让他带我去沈阳。

    坐在车上,我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抱着猫看着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笑了笑。

    “就当是旅游了。”

    也许是现在的形势一片大好的缘故,我都不由得放松了许多。

    胖叔的身体有了好转的迹象,有时候手指头已经能动动了,比当初彻底的昏迷好得多。

    而海东青则在我离开贵阳后不久就失踪了,在失踪之前,据说他跟一些陌生人见了面,然后大吵了一架差点动手。

    在他跟那些人见面后的第二天,就彻底在贵阳消失了。

    经过周岩的调查,那些跟海东青见面的人并不是贵阳本地的人,而是一些有犯罪前科的北方人,在海东青失踪前几天才来的贵阳。

    “你现在到底想干什么?!”

    “别找我,别担心我,我一切都好,雨嘉也是,我答应你的事是一定会做到的,你千万别跟外人透露我现在的电话号码,如果我的消息被外人知道了,我很可能会死。”

    想着当初我跟周岩打电话的场景,忽然间,我发现自己有点想家了。

    “去沈阳好好散散心,现在需要的是放松,是放松。”

    我自言自语似的念叨着,猫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安安静静的趴在我腿上睡着了。

    “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