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三章 事成

姓易的2018-12-08 11:35: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人跟冤孽相比,智商最高的永远是人,这是无可争议且反对也无效的事情。

    老天爷总是公平的。

    你战斗力强悍了,那么智商必然就得贬低,换个说法,就是心智无明。

    棘手的冤孽大多都被怨气,怒气,恨意,等等负面情绪蒙蔽了心智,所以智商也就那么点。

    就因为如此,我才在那一次事件中活了下来,漂亮的一个侧转身躲过了剁骨刀。

    “你站在门边的时候能不能躲好点?非得给我反应时间再动手,你傻逼啊?”我一脸无奈的说道,右手则偷偷伸到了背后,将随身携带的蚨匕拿了出来:“你别浪费我时间,我心情不好,你要么滚犊子,要么就我送你滚犊子,你选一个。”

    吗的,我这东北口是咋出来的?!难道是小佛这畜生传染的?!

    被冲身的那姑娘并没有在意我的话,而是疯狂的挥舞着剁骨刀,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能用狰狞形容了,那是一种让人心底发毛的笑容。

    “我草。”我下意识的往地上一躺,用着特丑的动作双腿往外使劲儿一蹬,那被冲身姑娘的小腿就准确的被我蹬了一下,顺势就仰头倒在了地上。

    这一招是我的绝招之一,可以说是百试不爽的招数,无论是被人揍的时候还击,还是被冤孽收拾的时候还手,那都是妥妥的招数。

    见她倒地,我急忙爬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在上楼时就画好的符。

    红色中性笔,黄纸,那都是随身必带的物件,谁知道我会遇见啥玩意儿呢,要是被八号当铺的其他人盯上了,我好歹也能还还手不是?

    说来也怪,等我上去看的时候,那姑娘的眼睛已经紧紧闭上了,似乎是昏迷了,并没有半点动作,扒开她眼皮子一看,眼珠已恢复正常了。

    “动作挺快啊,这跑路的速度真是”我无奈的说道,转身看向了镜子:“怕我干嘛啊?有必要跑吗?”

    曾几何时,我清楚的明白,杀过人的人大多身上都有煞气跟杀气。

    而鬼最为害怕的气之中,刚好也有这两种气,所以大多的杀人犯并不会遭到阴魂的报复。

    除非阴魂是有了本事的棘手货色,否则杀人犯大多能逍遥法外,过得很是滋润。

    我记得我没杀人吧,我是好人啊,怎么可能

    “吗的吗的!!!!”

    忽然间,我仿佛是忘记了此时身处的环境似的,双手紧抱着头蹲在了地上,眼泪莫名其妙的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只感觉脑袋跟要爆炸了一样,疼得我死去活来。

    猫好像是担心我一样,轻轻的叫了一声,在我身边徘徊着。

    事后我才明白过来。

    原来在离开贵阳之后,我的情绪就再也不受我的控制。

    它们会肆意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爆发出来,或许会毁掉别人,但也可能会毁掉我自己

    不经意间,我往镜子上看了看,只见“我”正站在镜子的边缘,斜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在大面积雪白的眼球里,一颗细小的黑点看起来无比诡异。

    “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也想害我?!!”

    我情绪再度不受控制了起来,站起身跑到了镜子前,凶狠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会被你们害了知道吗?!!草!!!”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怒吼些什么,只感觉整个脑袋里充斥的都是愤怒,还有无尽的痛苦。

    “不许这么看着我!!!草你吗的!!!我说了不许这样看着我!!信不信我他吗宰了你?!!”

    在话音落下的同时,我一拳头就砸在了镜子上,血霎时就从伤口里流了出来,但疼痛感却在我看来不是那么明显。

    镜子并没有碎成一地,而是有了数不清的裂缝,慢慢在镜面蔓延,伸展

    “嘭!!!嘭!!!澎!!!”

    我用拳头一下接着一下的砸着镜子,眼神里的疯狂已经没办法压制住了。

    没错,我当时想要毁了眼前的一切,我想要宰了镜子里那个眼神冰冷的冤孽,它的眼神就像是当初那些人的眼神一样,一样的冰冷。

    虽然我没看见当初那些人的样貌,但我觉得,他们一定是这样的,一定!!

    就在此时,我双手忽然冷了一下,就跟突然碰触到冰块似的,那种感觉让我清醒了些许。

    可是清醒也只是让我清醒那么点程度,并不能彻底让我从情绪的失控中恢复过来。

    只感觉那种冰冷缓缓从我的手腕向上蔓延,速度很慢,但却没有半点停留的迹象,而是

    吗的,被冲身了。

    在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那股冰冷感已蔓延到了我的胳膊处,这绝不是个好现象。

    “你是在找死你是”我疯疯癫癫的念叨着,吃力的将手上捏着的符纸贴放在了右手小臂上,然后用左手紧握着蚨匕,缓缓举起。

    “日出东方赫赫神光六丁六甲破孽关当”

    念咒声响起的时候,那股阴气忽然间便加快了速度,很快就从胳膊处蔓延了进去。

    在这股阴冷的气息进入我身子的时候,我眼前霎时就黑了下去,跟被捂住了眼睛一模一样,完全看不见外界的景象。

    现在我只能凭着感觉继续下去,否则我百分百会被这冤孽彻底冲身。

    先前它不敢冲,那是因为我心定神稳,身上又有煞气,它不敢靠近我太多,更不敢直截了当的跟我摆明了玩命儿,只能趁我不备,借着别人的身子跟我玩儿偷袭。

    可当我失去神智情绪不受控制的时候,它可就有机会了。

    但是还好我及时清醒了过来,就因为这样它才没有像冲别人身子那般,几乎是眨眨眼就完成了所有的步骤。

    我身上有煞气,所以它不敢一下子进去,对于它来说身边围绕的煞气都是不好的东西,如果不是木已成舟恐怕它也得逃得远远的,但既然都冲进来了,那么它也胆儿大了,慢慢稳稳的继续冲着身子

    “阴邪藏生三清扶阳天显九日符冲阳苍”

    “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给老子滚!!!”

    我记得《道记》里没有这句脏话,但我却觉得很顺口。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在我怒吼出最后一句咒词的同时,蚨匕的刀尖已经彻底的穿破了符纸,不深不浅的插进了我的小臂里。

    随之而来的就是冤孽的惨嚎。

    其实我挺后悔用这种术法的,真的。

    冤孽魂飞魄散的时候,符纸就会随之燃烧,这玩意儿可是贴着我手臂放着的,它一烧起来我可不就

    “我草我草。”我疯狂的拍打着手臂,连伤口的疼痛都忽然给忘了。

    闻着空气里弥漫的烧焦味,我低下了头,看了看被火烧得半根不存汗毛的地方,一阵无奈。

    “得了,人没事,我倒是得去医院了。”我把放在梳洗台上的烟盒拿起,点了一支烟后,我抽了口止疼,走到了那小姑娘身边,蹲下身用手拍了拍她的脸。

    小姑娘眼睛颤动了几下,迷迷糊糊的睁开后,呆愣的看着我。

    “怎怎么了”

    “鬼被我搞定了,以后你们就安全了。”我说道。

    心想这次的运气还算是不错,没用那么多时间去解决问题,连两个小时都没到,这事儿就被我给办妥了,不得不说《道记》里的东西还是挺牛逼的。

    哦不对,是他吗非常的牛逼。

    “你洗洗睡觉吧,那老人家明天就回来,我就先走了。”我见事处理完了,便也没想在这儿继续耽搁,就向这姑娘告辞了,打算去医院处理伤口。

    那姑娘迷糊的点点头,估计是还没缓过来劲儿。

    之后我也没跟她再多说什么,打着哈欠起身,一步一摇的离开了屋子。

    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被我用毛巾裹住了,我觉得应该没事,捅的不深,我能受得住。

    我在楼下,见四周没人,最终还是忍不住骂了句。

    “吗的,真疼。”

    “喵~~”

    “你可真没义气,我刚被人冲身你也不说帮帮我,就知道在我身边瞎转悠!”

    “喵喵!!!”

    就那样,我一边骂着它,它一边骂着我。

    双方似乎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却依旧骂得不亦乐乎。

    在这个闷热的夜晚,整个城市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但一人一猫,却打破了这份宁静。

    他们互相大声数落着对方,吵吵闹闹的走过了无数条陌生的街道。

    似乎都忘了各自要去做的事,都在享受着这片刻的温暖。

    对吧,温暖。

    我觉得自己在这城里挺孤独的,或许它也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