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一章 镜子

姓易的2018-12-08 11:35: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承认我那段时间是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状,但那也不严重,最多就是自己跟自己说点话而已,基本上是影响不到我正常思维的。

    既然有了决定,那么就去做,可是这怎么做却又是一个问题了。

    或许每个术士在某些时候都会遇见这么一个难题。

    我该怎么给这老人说这事,直接说他孙女儿被冲着了?还是说他家有鬼?

    这都不科学啊,我觉得我要是这么说了,这老人指不定就得报警把我当成神棍给处理了。

    “老爷子,那是您孙女儿啊?”我试探着问道:“怎么看起来病怏怏的?”

    “她”老人皱了皱眉头,没有往下说,叹了口气:“没事”

    吗的当雷锋怎么这么麻烦呢?!

    我心里隐隐涌出了一股子不耐烦的意思,但又有点不忍心看这老人遇见危险,只能采取了我的赌博战术。

    要是成了呢,我就帮他家一把。

    要是不成呢,我就转身走人反正也不吃亏。

    “老人家,你可别怪我瞎说,我觉得您家是闹鬼了。”我没再继续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说道:“就我看来,您孙女儿是被鬼缠着了,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奇怪,要是这样继续下去您孙女儿恐怕”

    当时我已经做好了被当成神棍的准备,但事实却出乎我的意料,可能这也是老天爷给我上的一课。

    现实有时候并没有那么的复杂,直接点办事,会节省很多的时间。

    “小伙子你是怎么知道”老人欲言又止的看着我,见阳台上的那个女孩已经进了屋子,他急忙将我拉到一边,焦急的问:“你是不是看出啥来了?!”

    “您相信我的话?”我表现得很意外。

    老人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我孙女儿”

    听着他的讲述,我大概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到底那姑娘也挺可怜的。

    在这小女孩刚上初中的时候,他爸妈就离婚了,谁都不愿意带着这姑娘过日子,一来二去就丢她爷爷这儿了,也就是这个老人这儿。

    老人是她父亲的父亲,但对于她父亲来说,这个父亲貌似不是那么的重要。(这里好有绕口令的感觉我草。)

    总而言之,从某种角度来说,她算是孤儿。

    可能很多女孩子在小时候都有那么一个经历。

    在部分女孩子小的时候,她们平常无聊的在家里待着,要么就会抱着洋娃娃自言自语,要么就会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一边梳着头一边说着话,特有种文艺范儿,但实际上这一点都不文艺。

    根据古代的记载再联合上现实的一些科学依据,我觉得吧,精神是真能影响现实的。

    在几年后,也就是写到这里的一个月前,我接了一个活儿,

    某家住户说自己家里闹鬼,我去了一趟后发现这活儿挺新鲜的。

    我去的时候,是那户人家里闹鬼的第三天。

    去看之后我觉得他家没有什么阴气的存在迹象,按理来说是没鬼的,但听过那家人的讲述我却觉得有点不对劲。

    闹鬼的第一天,约莫是那晚上的十一点多的时候,那户主跟自己老婆早早就睡了,而他们的女儿则似乎是没有睡觉,反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闹个不停,嘻嘻哈哈的仿佛是在跟人玩闹一样。

    等这对夫妇前去看的时候,刚走到门外,就听见他家女儿的房间里有个老女人的笑声,可推开门进去之后却什么都没发现。

    闹鬼的第二天,情况更严重了。

    他们的女儿一天到晚就抱着个洋娃娃聊天,其实原来他们女儿也经常这么干,但是现在

    如果我说那个洋娃娃会在不见光的时候出声,各位会不会觉得我太过夸张了?

    真的,这毫不夸张,这就是事实。

    每当洋娃娃处于阴暗处的时候,嘴里都会发出一些奇怪的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第三天,他们通过张立国的关系找到了我。

    中途是怎么处理这事儿的,这里就暂且不提了,简略来说那就是一个让人害怕的故事。

    在这里就提醒各位一句。

    有时候,精神是真的能够影响到现实的,这不是开玩笑。

    闲着没事千万别老对着镜子说话,也别对着一些玩偶自言自语,大部分运气较好,没遇见邪门的事儿,但有的人就

    或许在你刚对着镜子说完话的时候,你转身回屋,但镜子里的人,却可没有转身,而是在直勾勾的盯着你。

    “我孙女儿平常在家就爱对着镜子说话,我也没在意,但就是这几天有点不对劲了。”老人颤颤巍巍的坐在了路边的石凳子上,对我说道。

    “怎么不对劲了?”我问。

    老人沉默了一下,语气里有着隐隐约约的害怕:“她前天晚上没睡觉,又跟原来一样在镜子前面自言自语的说话,然后”

    “我发现镜子里的人也在说话。”

    猫叫了一声,似乎是在好奇我们在聊什么。

    “镜子里的人说什么了?”

    “我孙女儿问,你什么时候才走。”老人脸色发白的说:“镜子里的人告诉她,说,你现在没办法逃开我,如果我玩得高兴了,也许就走了。”

    “说话的那个声音是”

    “一个年轻姑娘的声音,但绝对不是我孙女儿的。”老人摇摇头:“我怕被发现就先回屋子睡觉了,然后我就装一直不知道这事儿,其实我也在偷偷找懂行的人帮忙,可是现在的先生哪儿有这么好找,想原来我在农村的时候,找个先生太容易了”

    “您为什么不跑呢?”我疑惑的看着他:“你就不怕被那东西害了?”

    “都这岁数了,怕个啥啊。”老人担心的说:“就害怕我孙女儿出事,小伙子,你既然都看出这么多东西了,你是不是?”

    老人的话没有说完,只说到一半,眼里的期待异常明显。

    我想了想,点头说。

    “没错,我是先生。”

    左慈的东西也算是道家的玩意儿,这么算来,我貌似是跳槽了。

    从湘西一脉直接跳到了道家的门当里,这可够祖师爷一乐的。

    “你能帮帮我孙女儿吗?!”老人激动的拽住了我的手,说话的声音都不由得大了起来。

    在那时候,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正好就看见了那个女孩站在阳台上看着我们,眼睛瞪得很大,说不清那眼神是愤怒还是什么,总之很吓人。

    “您今天先别回家了,我去帮你办了这东西。”我毫无畏惧的与那个被冲身的女孩对视着,嘴里说道:“明天早上再回家,中途千万别来,我跟那东西斗的时候可没工夫保护您诶。”

    老人又是惊又是喜,连连点头:“小伙子哦不不,小先生,我孙女儿的事儿就拜托您了!”

    “走吧,我上去跟那东西聊聊。”我笑了笑。

    几分钟后,我走进了楼道,向着五楼老人他们住的地方走去。

    那只白猫还莫名其妙的跟在我后面,这现象让我有点不解。

    要知道,这畜生可是吃了东西就撒丫子跑路的类型,今儿咋就这么黏我呢?

    “喵。”

    当我们站在门外时,见我抬手要敲响房门,猫忽然叫了一声,用嘴咬着我的裤脚扯了扯。

    “你是叫我离开这儿?”我蹲下身,犹豫了一下,将它抱进了怀里。

    这次它可没用爪子收拾我,很温顺的让我抱着,嘴里叫个不停。

    “没事,就是个阴魂而已。”

    我的笑容里充满了回忆:“想当初我可是个正宗的湘西先生,在我眼里,它就是个屁。”

    估计是这一年来的经历让我有了底气,对付这些小鬼小怪的时候连点紧张的意思都没,完全就是个吃饭喝水般的随意。

    但事实告诉了我,有时候千万不能低估对手,因为这次我碰见的东西那可是

    “咔嗒。”

    就在此时,门锁忽然响了一下。

    随即,屋子大门缓缓被人从里面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