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章 野猫

姓易的2018-12-08 11:35: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这么段时间,我感觉还是跟这儿有点格格不入,或许不是这城市的问题,而是我已经跟这个社会格格不入了。

    我好像已经不适合在人多的地方待了。

    “喵。”

    “你说明儿天气怎么样?”

    “喵。”

    “哦,要下雨是吧。”我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问了身边的野猫一句:“你说我会看见彩虹吗,就是雨嘉说的那种,充满希望颜色的彩虹。”

    “喵。”

    我点点头,把手里的肉包子递给了这只白色的野猫,见它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我不由得摇了摇头:“你觉得我会给你下毒是吧,看你这小心眼。”

    距离小佛他们店铺不远的地方,是一条枫树街,街道不长,两侧种植的全是高大的枫树。

    听说一到秋天这里就是整座城市最美的地方。

    秋风习习,满地落叶,想想那画面,确实是挺美的。

    可能是动物的欣赏水平在跟人类接近一般,附近的不少野猫野狗都爱来这里闲逛,但都不会在这里安家,只是每天的傍晚,跟人出来遛弯似的,安安静静的在这街道上走一个来回。

    我身边的这只猫就是野猫群里的其中一只,看上去就好像是被遗弃的家猫一般,一点没有流浪猫该有的样子,而且它好像不怕我,平常除了它就没别的活物敢靠近我。

    貌似我是变懒了,跟它相处这一段时间,我都还没给它起个名字,但我觉得“你”这个称呼还是满顺口的。

    想当初我跟它第一次认识的时候,那可真是腥风血雨。

    那是一个微风习习的傍晚,我拿着烤肉走在路上,一边吃一边往小佛爷他们的店走着,好不快活,压根就没想到后面会发生的危险。

    正当我警惕性放到最松的时候,一只白猫特匪气的拦住了我,喵了几声。

    我觉得吧,它是在说“给老子把肉放下要不然我打死你。”

    当时我不就不乐意了,你说这日子过得真是谁都敢踩在我的头上了,要是我给猫欺负了那以后我还怎么混啊?

    我扫了一眼它锋利的爪子还有威胁性的表情,毫无畏惧,迎面就向它走了过去。

    然后我就进医院打了狂犬疫苗。

    回到店铺后,小佛爷看了看我裹着纱布的手臂,又看了看我裹着纱布的腿,凝重的问了我一句让我无颜以对的话。

    “你这是什么情况?被仇家收拾了?”

    “没,被猫收拾了。”我无奈的说。

    从那以后,我就跟这猫结仇了,几乎天天都会走那条道,求的就是那一场久违的胜利。

    可惜我一次都没赢过,它硬是能仗着飘逸的走位外加丧心病狂的攻击力,每次都整得我生活不能自理,不过说来也怪,除了第一次这猫对我下了狠手,之后它都没有怎么收拾过我,这让我异常欣慰。

    看来这畜生还是懂得手下留情啊,不愧是抢了我八次烤肉四次扒鸡的猫,有点意思。

    打那以后,我就跟这猫成了死去活来啊不对,是感情深厚的朋友。

    跟小佛爷聊天吧,太累,总得忍住给他一巴掌的冲动,还得听他嘴贱的说一些屁话,我觉得要是跟他在一起聊多了,说不定哪天真得一刀捅死他。

    跟师爷聊天吧,更累,那人心眼太多,一不小心就得被卖了,不安全。

    至于跟其他人我跟其他人好像没什么话题能聊啊

    不过还好,这猫能跟我说说话,虽然它的话大多都是我自己翻译的,可我觉得我翻译的准确性异常之高,起码达到了翻译一百次能正确翻译半句的程度。

    “哟,又跟猫在吹牛逼啊。”小佛爷叼着烟推着师爷走了过来,我估摸着他们是来散步的,毕竟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啊,虽然师爷是个瘸子吧,可我感觉他精神上还是在走着的。

    “没,跟它聊聊最近的天气。”我说。

    师爷笑道:“你能听懂它说的话?”

    猫抬头看了他一眼,喵了一声。

    “它说啥?”小佛爷问我,我抽了口烟,缓缓道:“什么也没说,就是单纯的喵了一声。”

    “我草。”

    小佛爷觉得我是在玩弄他的智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推着师爷就走了。

    大牙带着四五个伙计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见到我也是点了点头,然后默然离去。

    看了一眼再度变得安静的街道,我打了个哈欠,一脸轻松的靠在了椅背上,仰头看着天空,感觉有点困了。

    “喵。”

    猫吃完了肉包子,熟悉的跳上长凳,趴在了我腿边,好奇无比的看着我。

    “想听歌吗?”我问,它喵了一声。

    就在我准备把雨嘉送我的MP3拿出来的时候,不经意间,我看见了一个晃晃悠悠的身影在往我们这边儿走,不对,她是在往街道的尽头走。

    走过来的是一个女孩,年纪大概是在十七八左右,应该是个高中生,还穿着校服。

    看见她的时候我也没意识到什么,但等她走进之后,我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忽然间动作就僵了一下,目光不由得也看了过去。

    在那一瞬间,我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这姑娘好像没什么特殊的啊,刚才是怎么了

    忽然,我身旁的猫猛叫了一声,毛像是全立起来了一般,高高的弓着身子。

    那女孩子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我们,随即,转回头去继续走着。

    “她好像有点不对劲。”我自言自语似的跟猫说着,随手将烟头扔在了路边,拍了拍裤子站了起来:“咱们跟上去看看,坐在这儿闲着挺无聊的。”

    也不知道猫是不是听懂了我的话,喵了一声,轻悠悠的就从凳子上蹦了下来,跟在我身后安安静静的走着。

    在这时我发现了这女孩某个不对劲的地方。

    她走路跟普通人走路不一样,而是怎么说呢

    就像是没力气一样,整个人是特废力的那种一步步拖着脚往前走,背也是佝着的。

    我感觉,她应该是被某些东西给缠上了。

    说句实在话,当时我是没想帮她,只是觉得好奇,想跟上去看看消磨时间而已。

    做好人这种事我原来已经做够了。

    二十来分钟后,我带着猫,跟着这个女孩进了一个普通的住宅区。

    等她进了某栋住宅楼后,我停下了脚步,看着漆黑的楼道没再打算跟着进去。

    “走,我带你吃烤鱼去。”

    “喵~”

    (题外话:这只死猫那不是一般的贱我草现在都还天天赖着我要吃的,不说别的就说我给它喂吃的时候为什么叫得那么欢快平常就要死不活的难道我们的感情还不如吃的?!)

    猫有些时候跟人一样,听见了自己喜欢的事儿之后,立马就飘了。

    我也不知道这畜生是不是能听懂我的话,反正在我说了烤鱼这两个字之后,它走起路来都是踮着脚特高冷的走着,一看就知道它是飘了。

    还没走出几步,我忽然感觉有人在看着我,那种看着我的目光很让我不舒服。

    我感觉,看着我的人是想杀了我,这点真没夸张。

    回头,顺着这种感觉看了过去,我皱了皱眉头。

    在五楼的阳台上,一个不算熟悉的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睛睁得很大,整个眼球的眼白大多都被露了出来,跟活生生挤出眼睛似的,看了就让人背脊一阵发凉。

    “喵。”猫叫了一声,往我身边走了几步,小心翼翼的盯着楼上那个女孩。

    “走吧,别搭理她。”我揉了揉眼睛,转身离去。

    也许是没注意的缘故,刚转过身就撞着了一个老人,如果不是他站得较稳,估计这一下子就得被我撞倒在地。

    “对不起啊老爷子,我刚没注意。”我歉然的说道。

    他也没生气的表现,笑着摆摆手:“没事没事,我走过来的时候也没注意到你,就顾埋着头走了。”

    “您没事吧?”我礼貌的问了句。

    老人点点头:“老头子身子骨还是不错的,我先走了,还得上去给孙女儿做饭”

    在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楼上幽幽传来了一声笑声。

    “爷爷,我饿了。”

    “诶,爷爷刚买完菜呢,这就上来给丫头做饭。”

    我抬头看了看那个眼睛已恢复正常的女孩,又看了眼这个老人,心里矛盾得不行。

    姓易的,做好人没好下场,回头是岸啊。

    是该回头,但是这老人

    吗的,你难道就因为老爷子的缘故不愿意见着老年人遇见危险?!你他吗去当雷锋算了。

    当什么当雷锋我草

    “我是个好人,对吧雨嘉?”我摸了一下胸前戴着的玉佩,心里喃喃道。

    *************

    今天早上爬起来看球了,唉,送别荷兰吧~~

    明天周一了,老规矩,恢复一天两更,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