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九章: 这五年的那点事

姓易的2018-12-08 10:43: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有点楞。

刚才海东青是不是说他自己是盗墓的?我没听错吧?

不对啊,如果他是盗墓的,那么胖叔怎么会跟他混在一起?!

“帮我倒杯水,谢谢。”海东青拿着杯子在我面前晃了晃,我缓缓醒转,下意识的接过杯子,跑到饮水机旁给他倒了杯水。

“胖叔.....你们是......”我犹豫不决的想问出心里的疑惑,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难不成胖叔也跟着走盗墓这行当了?掘人古坟犹如杀人父母,这玩意儿是要遭天谴的啊!

胖叔笑呵呵的摆了摆手:“你个挂皮(傻货),想哪儿气(去)咧?饿像四(是)盗墓滴么?”

“不像。”我点点头,话里话外也没客气:“就胖叔您这样儿的体型,绝对钻不进盗洞。”

听我这么一说胖叔差点没气死,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点了支烟:“饿给你社社(说说)这几年滴四儿(事儿)吧。”

闻言,我也点了支烟抽着,满脑子雾水的听着胖叔说故事。

据胖叔所说,这些年来他的日子可谓是丰富到了极点,听着听着我都听傻了。

十年前,胖叔带着一些路费就离开了湘西,对外说是去旅游,其实是去陕西一片寻找收养他的老道士。

按常理来看,凭个人的力量去陌生的地界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可胖叔偏偏就捞到这根针了!听起来就跟电视剧的剧情似的!

靠着那些微薄的路费,再靠一些路上看相看风水得来的报酬,胖叔在陕西一片整整找了老道士五年。

用他的话来说,反正自己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跑陕西把老道士给揪出来,收拾他一顿消消火气。

当然了,他离开湘西后的第二年,打电话给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差点没被骂死爷很嚣张:王牌爱妃最新章节。

“都三十好几快四十的人了,连家都还没成,你找个jb道士?”

这是老爷子原话。

2002年五月,也就是五年前,胖叔久寻老道士无果,只能独自在陕西租了一套房,暂住在了咸阳市。

平日里就靠给人看相看风水讨日子,有闲工夫了就跑陕西的道观,四处寻找老道的踪迹。

说来也巧,就在租房子的半年后,他受到了几个客人的邀请,说是让胖叔跟着他们前往白云山,观看三月一次的祈福法会。

这几个客人都是胖叔生意的大户,受到邀请了如果不去多打人脸?

再说了,去又不是自己掏钱,还能混几顿饭吃,何乐而不为呢?

白云观这地方胖叔也去了不少次,每次去的目的都是为了打听老道士的消息,可他却没有一次得到过自己想要的消息,尽是郁郁而回。

他经常都会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跟傻逼似的不问老道士姓氏,连道号也没问过。

原来他跟老道士在一起的时候都叫老道士老头,现在他可后悔了,肠子都悔青了。

“你社(说)饿当初为撒抹油(为啥没有)尊老爱幼滴心捏?”胖叔说到这里的时候摇了摇头,无比懊悔的把烟头按进了烟灰缸里,懊悔的说道:“要四(是)饿尊老爱幼,多想想礼貌二字,有时间就问问老道士姓撒(啥),一切不都简单多咧么!”

我差点没笑出来,感情胖叔小时候也是这么的不着调啊。

“瞧你挂皮滴样儿,有种就笑出来四四(试试)。”胖叔威胁性的看着我,我把头低下了些许,不忍让他看见我充满嘲讽的笑容。

海东青看了看我们,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用手撑着头,静静的听着胖叔说故事。

据胖叔说,那天他就觉得自己左眼皮老跳,应该是有好事要发生,但他也没多想,毕竟这也可能是眼皮子痉挛了。

到了白云观后,几个客人自顾自的去观看法事,而胖叔则哈欠连天的走到了观外,在一个石坎子旁边蹲了下去抽烟。

刚抽了没两口,胖叔就觉得有人拍自己肩膀,回头一看差点没被吓死。

“你们四抹油(是没有)在现场,要不然你们也得被哈(吓)一跳。”胖叔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头看见的不是别人,正是胖叔寻找了好些年的老道士!

一样烂兮兮的道袍,一样脏兮兮的脸,几乎没有一点变化,十几年过去了仿佛他就没有衰老一般,还是当初的老样子。

“哟,胖子,好久不见咧。”老道士当时是这么跟胖叔打的招呼:“看来咱儿还四(是)有缘啊,隔咧这么些年,你还是找着饿咧!”

当时胖叔愣了很久,好一会儿都没有动作,也没说话,就是这么保持着转头的姿势看着老道士。

老道士一开始还以为胖叔要动手跟自己师父玩全武行,可他想错了篮球北斗。

等胖叔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抱着老道士痛哭流涕,跟个孩子似地在白云观外哭了好一会儿,直到老道士感动过后给他一巴掌,胖叔这才恢复正常。

“你个挂皮!你不嫌丢人饿还嫌丢人咧!”胖叔学着当时老道士的语气说道,咬牙切齿:“你们四(是)不知道饿当时滴心情,饿真滴想欺师灭祖咧。”

之后的事情则就简单多了。

胖叔带着老道回到了自己租的房子住下,然后问起了老道士把自己扔在湘西的缘由。

如果我说出了老道士把胖叔扔下的原因,估计很多人都觉得不靠谱,但现实本就是这么的不靠谱.....这是一个很戏剧的理由.....

胖叔当时长身体,吃得多,而且又懒,不肯干活。

老道士觉得养不起他了,只能一脚把他踹出门墙,自己则偷偷摸摸的回到了陕西,过上了闲云野鹤的日子。

俗话说得好,人都是逼出来的,没见胖叔被逼的都会自己找活儿干了?

没了老道士,他勤快了起来,在湘西反而过得比原来滋润。

但胖叔万万没想到,不光是他在找老道士,其实老道士也是在找他,因为老道觉得自己岁数差不多了,估摸着仙逝的日子也快到了,所以想在临死前见见自己这不靠谱的徒弟,

可造化弄人,胖叔在陕西找,老道士反而回了湘西,寻找胖叔。

这一来二去就耽误了好几年的功夫,所幸最后两人还是见着面了,可惜老道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年吧,差不多一年滴样儿,饿师父走咧。”胖叔眼睛有点发红,干咳了两声,苦笑道:“他走滴时候饿才想起来问他名字,他滴名字自己都已经忘咧,就知道道号,归藏子。”

见胖叔情绪不佳,我急忙安慰了他几句,岔开话题:“胖叔,你师父是师承哪门哪派啊?”

“他就四(是)一个四处云游滴道士,四(是)祖上传滴风水本事,哪儿有什么师承。”胖叔笑了笑,指着海东青:“然后饿就认识小海咧。”

这话才到点子上!我最想知道的就是胖叔是怎么跟这盗墓贼认识的!

“你们是咋认识的?”我问道,胖叔没说话,只是看向了海东青,眼里有点好笑的意思。

海东青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平静的看着我:“我们休息吧,请问我今天在哪儿睡?”

“嘿!别急着睡觉啊哥们!先等胖叔把这故事给说了啊!”我不怀好意的笑着,看来这里面有猫腻啊,连这面瘫的冰山帅哥都想找话题遁了,这里面能让我八卦的地方肯定不少。

胖叔可是个以拆台为爱好的男人,见机会到了,他能不开口拆台吗?

“那时候小海滴钱包被人偷咧,老可怜咧,身上抹油钱,就只能跑外面找活儿干。”胖叔嘿嘿坏笑着:“结果就找着了饿滴算命馆,说四(是)要当伙计。”

任由海东青再怎么咳嗽,胖叔还是一五一十的把当初他丢人的事儿给说了出来朱仙。

海东青是一个盗墓贼,而且是个脑子缺根弦的盗墓贼,就因为他脑子缺根弦的缘故,钱包被人给偷了。

事情是这样的。

在04年的时候,海东青孤身到了陕西踩点,打算寻一个没人盗过的古墓下下手,结果刚一下火车,他立马就傻逼了。

见到一个中年男人对自己迎了过来,那人口里还一个劲的说着,你怎么才来啊!等你半天了!

海东青当时还疑惑,这人谁啊?难道是自己人?

没给他反应过来的机会,那中年男人就大笑着揽住了他的肩膀,嘴里说着:“来陕西了咋不跟我说一声呢!我也好给你接风不是!”

就在海东青要回答他的时候,这中年男人脸色一变,用眼睛仔细看了看海东青,尴尬的说道:“认错人了。”

说完,中年男人转身就走,丝毫不带犹豫的,很有小偷该有的职业道德。

海东青也没多想,出了火车站大门,他打了辆车,直奔咸阳市郊区的一家小旅馆,上车时还没绝对有什么不对,但下车之后他就发现不对劲了,钱包不见了。

“丢人咧,太丢人咧。”胖叔摇头感叹着:“还坐咧一趟免费滴出租车,抹油(没有)等司机追哈(下)来,他直接就跑抹(没)影咧,太厉害。”

海东青脸色如常,但却走到了我身边,拍了拍我:“床在哪里?可以睡觉了吗?”

我笑得差点没上来气,好奇的问道“胖叔,这些丢人的事儿你是咋知道的?”

“小海酒量不行,上次跟饿或咧(喝了)二两,脑子一晕就把话全社(说)咧。”胖叔装作没看到海东青渐渐发黑的脸色,站起身就走进了里屋:“饿睡觉咧,包(不要)吵饿。”

什么叫做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胖叔就是!

拆完台后毫不犹豫的功成身退,这太有职业操守了,拆台专业户啊。

“睡觉吧,天也不早了。”我挠了挠头,看起来海东青也不是坏人,反正他盗墓又盗不到我头上,我管那么多干嘛?

进了里屋,我整理了一下床铺,咧了咧嘴。

屋里就两张单人床,胖叔霸占的那张床海东青是别想上去了,没位置。

左看右看,貌似就只能跟我挤一晚上,凑合着过了今晚再说。

我有点不好意思:“那啥,寒舍简陋,咱们先挤一晚上吧。”

海东青点点头,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直截了当的就把外衣裤子脱了,打着哈欠钻进了被子里,给我留了一个靠里的位置,他则是睡外面。

“怎么了?”海东青见我嘴角抽抽,他问了一句:“你不困吗?”

“没什么......”我咬着牙出了里屋,把那句“你他吗不洗脸不洗脚就钻我被子你他吗是欠抽啊”给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