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九章 谋略 【二合一福利章节】

姓易的2018-12-08 11:35:2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事实证明,单枪难敌十几只手。

    事实还证明,有钱人真他吗难对付。

    不说别的,就说沈国民的这几个保镖,那是真不怕死啊。

    见到我拿出枪的时候他们只是愣了一下,随即二话不说就扑向了我,在我开枪后的下一秒,我发现我已经被人围着踹了。

    当初我记得也被人这么踹过,那还是在湘西,被一群当铺的伙计踹,那时候我可觉得疼得要死不活的,但今天我才开了眼界。

    吗的这些混黑道的下手可真黑,第一脚踹过来的时候我肋骨差点就折了,之后要不是我拼命护住了要害,估计我能被打死在这儿。

    “别打了,干脆点,带上楼扔下去。”沈国民说道,一脸的疲倦,似乎是困了似的,揉了揉眼睛:“五楼,应该能摔死,摔不死你们下去一人给他们一刀。”

    “我草?!”小佛爷有点惊讶,但却没害怕的意思。

    我在听见沈国民这话的时候就愣住了,感情我今儿是得交代在这儿?!

    吗的我还有那么多事儿没做完呢!!!

    “你别动,要不然我现在就崩了你。”一个老混子拿五连发的枪口抵住了我的脑门,嬉笑着说:“跟沈老板作对,你们不是找死么?”

    “要不咱们商量商量,换个收拾我们的方式?”我看着枪口,心里琢磨着要怎么解开这个死局,但我思来想去都还是三个字。

    死定了。

    沈国民走了过来,蹲在我面前,困意十足的问我:“你想怎么商量?”

    “要不然我们现在就走,你们放我们一条路呗?”我笑呵呵的问道,然后换来的是沈国民的哈哈大笑外带一巴掌。

    “带上楼,扔下去。”

    六月份的天气还是挺热的,有脑子的人都穿着T恤短袖啥的,没脑子的

    哦对了,沈国民是个异类,他是属于有脑子但又基因里自带降温系统的人,很牛逼。

    我光是看他那一身的西装就觉得闹不住了,看得我直冒汗,诶不对,我现在是不是注意力放错了地方?

    “我草,掉下去死定了。”我往下面看了一眼,脑门立马见汗了,这可不是开玩笑啊,下面就是大马路,掉下去不被摔死也得被车碾死。

    说实话,我还不想死这么早。

    由于我先前的那一枪将某个混子打成了重伤,于是就很荣幸的登上了沈国民小弟他们的仇恨榜,毫无疑问的被推选成为了第一个即将摔死的人。

    小佛爷对此表示喜闻乐见,甚至还一边笑呵呵的说“看见没你丫运气比我差多了”。

    就他这表现,我觉得有两层意思。

    第一层,他有底牌,但还没拿出来,只要拿出来了我们都没事。

    第二层意思吧,就是

    事后我问了他,小佛爷不好意思的承认了,他当时的冷静是第二层意思,纯属是在装逼,就是打算借此来拖延拖延时间,以求师爷的支援。

    晚风很大,呼呼的往我耳边吹着,那种感觉很舒服,但现在明显不是让我享受的时间。

    “能不推我下去么?”我最后问了一次,无奈的语气很有渲染力,简直就是临死之前最后的"shen yin",只可惜那群孙子没被我感动,反而还把我往前推了一步。

    我是被他们死死拽着的,想反抗是没机会了,手还在后面被别着呢,看这情况貌似就只能等死了。

    “吗的今儿怎么就没带防身的东西呢”

    别看我表现得挺冷静的,实际上我心里比小佛爷都还急,吗的,雨嘉还在等我复活她呢要是我现在就死了

    想到这里我也是一阵后悔,早知道今儿这么危险,我就把那些东西给带上了

    《道记》里牛逼且害人快捷的东西不少,这段时间我可是弄了好几个下来,最让我觉得靠谱的就是某张特殊的符咒。

    人吃了这符咒,死后就会魂飞魄散,这点是我觉得最靠谱的一点。

    要知道,按照《道记》上的记载来看,使用这种术法是不会折寿的,因为它不是害死人的东西,而是害死魂的东西。

    也就是说,想让一个人死后魂飞魄散,就是那么的简单。

    “我又天马行空了我草”我使劲儿眨了眨眼睛,勉强让自己冷静了些许。

    “推下去。”沈国民开了口。

    随即,几个混子猛的就把我往前一推,上半身霎时就往前倾了出去

    “姓沈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被人从楼道口推了出来,那人是个坐在轮椅上的瘸子,还是个能让我激动得泪流满面的人。

    师爷来了,我草,这孙子可算是来了!

    “楼建得不错,要是没电梯,我估计我也上不来。”师爷笑得很开心,仿佛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儿一样:“你们这儿生意不错啊,看样子我以后也得开个夜总会玩玩了。”

    “师爷,你来了啊。”沈国民笑了笑,仿佛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皱紧了眉头:“你也是来找我玩儿的?”

    “没,我就是特地来带他们回去吃饭而已。”师爷笑道:“老沈,你可不能随便拽着我弟弟他们去玩儿啊,家里的饭可刚做好呢,这人不吃饭可不行。”

    沈国民点点头:“对,不吃饭就得饿死,当然了,就算是吃了饭也不一定不会死,指不定哪天就死在大街上了,你说对吗?”

    师爷耸了耸肩,对小佛爷招了招手。

    “放开他。”沈国民说道,随即就笑了:“反正今儿也没打算弄死你,只是打你几下脸落落你面子而已,你可别记仇啊。”

    “不会啊,话说你可得小心点,指不定啥时候你就被杀全家了。”小佛爷笑呵呵的说道。

    沈国民哈哈大笑着说,你可真幽默,然后对我身边的混子挥了挥手。

    “扔下去。”

    “我觉得你还是别动他比较好。”师爷由衷的说:“你动了他吧,咱们恐怕就得往死里玩一次了。”

    “威胁我?”沈国民指了指自己。

    “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小佛爷揉着手,向着沈国民走了过去。

    见到小佛爷走向自己,沈国民皱了皱眉头,没往后退,而是故作淡定的站在了原地,双眼冷冷的盯着小佛。

    “前面是老子故意被抓的,还以为你个孙子不敢动手,结果你还真想动手,吗的不说那些了,我就问你一句。”

    “什么?”

    “你弄死他,我就弄死你,你觉得我敢不敢?”小佛爷笑得很自信,而沈国民的眼神则明显是闪烁了一下。

    在这个距离,没有人能躲开小佛爷的攻击。

    沈国民可是知道小佛爷身手的,被他全力来那么一下子,基本上就告别下半生的幸福了,如果这一下子是朝着下面来的,那么他也就基本上告别下半身的性福了。

    “你人太少。”沈国民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摇摇头:“要是你动我,你们谁都下不了这栋楼。”

    “但是你也会死。”师爷插了句嘴,和气的说:“要不然啊,咱们就各退一步,今儿的事就算了吧?”

    “小佛,回来。”师爷首先打破了僵局,笑着对小佛爷招了招手,然后又向沈国民说道:“那人是我们朋友,你也玩得差不多了,放他回来,这对你没坏处,反正杀了他也对你没好处不是?”

    就在这时,沈国民的手机响了,接通后他听了几句,猛然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沈国民沉默了好一会儿,脸上是愤怒还是别的什么,我分不清,因为他那时候的表情太复杂了。

    事后我才明白过来,或许他那时候的表情,是一种极为复杂的害怕。

    沈国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师爷他们。

    “放了他,让他们滚。”

    那晚上发生的事儿很多。

    沈国民在夜总会被小佛爷落了面子。

    然后我跟小佛爷栽了。

    最后

    “他刚才为什么不动手?”我感觉脑袋有点蒙:“他完全可以早早动手的,在你们上来的时候他开枪就好了,他又不是傻逼,我”

    “今天的事儿很简单,他抓了小佛,确实也只是为了给小佛个教训,而不是要他的命。”师爷无奈的摊了摊手:“说白了,在这个地方,谁也杀不了谁,只要谁敢先弄死对方,估计麻烦就来了,白道的神仙不允许啊。”

    “那么咱们吃亏了。”我皱着眉头说,丝毫没注意我把互相之间的称呼,变成了咱们。

    小佛爷笑着眨了眨眼睛:“也不算是吃亏。”

    “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儿办的事挺傻逼的?”小佛爷无奈的摊了摊手:“又被揍又被收拾,感觉我的智商下降了不少吧?”

    我皱了皱眉头:“你不是一直都挺傻逼的吗”

    “我草。”小佛爷显然是想给我一巴掌,但还是没伸手,只是缓缓给我说起了某些被我忽略的事情。

    跟小佛爷打交道久了,我经常都会有一个感觉。

    这孙子脑子不够用,有时候就觉得他挺蠢的,在这条道上混早就不知道该得死多少次了。

    但是小佛爷却依旧好好的活到现在,生意上也是顺风顺水,这是为什么?

    就我几年后看来,得出了一个结论。

    一般认为小佛爷是傻逼的人,都是傻逼。

    “按照我的脾气来看,被人袭击之后,肯定是气得不行想要弄死几个人泄泄气。”小佛爷抽着烟,笑容里隐隐有着稳操胜券的意思:“我敢说除了我哥之外,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哪怕是沈国民这个畜生。”

    这话是实话,除了师爷之外,貌似还真没一个人知道这事。

    无论小佛爷是处于暴怒还是别的什么状态,他的头脑永远是最冷静的,仅次于师爷。

    当外人或是自己人觉得小佛爷傻逼了,或是因为某些事而情绪化陷入了不清醒的状态,没脑子只会用枪崩人,那么外人就进小佛爷的圈套了。

    就如我从某人口中听说的那句话说的那样。

    千万不要把敌人当成傻逼,如果他没脑子的话,怎么会活到现在?

    “我被袭击了,生气了,去砸场子了,顺理成章,对吗?”小佛爷笑道,紧接着问我:“说真的,你觉得我这事儿吃亏了没?”

    “被揍了一顿不吃亏?”

    “不吃亏。”小佛爷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深谋远虑:“比起我被他们揍一顿来说,沈国民可亏大了。”

    “他对我动手,在场的就那么几个人看见。”小佛爷缓缓道:“我对他的人动手,指着他鼻子跟他较劲儿,有多少个人看见?”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活得好好的,没啥大事就大摇大摆的从大门里走出来了。”小佛爷的话让我有点迷糊,但仔细一想后,我好像明白了很多东西。

    从一开始来说。

    在他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沈国民的人出手后,甚至是达到了砸场子的地步,最后还指着沈国民跟他较劲儿,那么在场的人必然会觉得“我草这人牛逼啊,但他死定了。”

    当我们被沈国民带上楼上包间之后,在场的人就更加肯定了这种观点,知道小佛爷身份的人也会觉得我们不死也得脱层皮。

    可是现在我们却好好的出来了,虽然我有点被收拾的迹象,但小佛爷明显没有,这就跟他前面去厕所洗了个脸有关,脸上沾着的血迹都被洗干净了,打眼一看还真看不出破绽来。

    这点就让那些先前见小佛爷砸场的人意外了。

    “这人牛逼啊,这么逼沈国民,沈国民都不敢动他?!”恐怕不少人都是这个观点。

    在这一点上,小佛爷就赢了沈国民一局,其实这局棋里只有一个破局的机会,那就是沈国民让一堆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动手收拾我们,可惜他没有这么做。

    准确的说,他是摸不清小佛爷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是想来讨个面子拿点消火费,还是

    “就像是我哥说的,在这个城市里,一切都维持着平衡,无论是谁都不能打破这个平衡,破坏了白道人制定的规矩,那么就是死。”小佛爷语气有些冰冷,眼神里满是回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过去的事:“我跟我哥一样也不能打破这个规矩,沈国民更不用说了,他打破这规矩就是死,所以”

    “跟我哥说的一样,在这里,谁也杀不了谁。”小佛爷忽然笑了起来:“沈国民不敢杀我,也不能杀我,最多就是揍我一顿丢丢我的面子,然后再给我制造点小痛苦消消气,要是往常他一定会选择当着许多人的面上揍我,但今天他失算了,加上我哥的因素,他彻底失算了,聪明反被聪明误。”

    “对,他失算了。”我忍不住露出了佩服的表情,拍了拍小佛爷的肩:“牛逼,真的,如果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布置的,那么你就比我想象的牛逼太多了。”

    沈国民如果是正常的沈国民,那么必然是很冷静很有脑子的,毕竟坐在这位子上,没点脑子早就被人给弄死了,可他现在却依旧活得好好的,这就是他牛逼的证据。

    但在今天,他看见小佛爷怒气冲冲当着许多人打他脸的时候,他会愤怒,但依旧冷静。

    冷静之余他只会想到一件事。

    师爷在这局棋里充当的是什么角色,他在谋算些什么东西,既然能放任小佛爷过来撒野,那么他肯定有后手,这一招后手到底是什么?

    就因为如此,他没有选择直截了当的当着许多人打小佛的脸,只是把他请了上去。

    “他会这么想,既然我都能想到破局的方法,那么我哥肯定会想到这一点。”小佛爷笑得越来越开心了:“如果没有防止他破这个局的法子,我哥是不会放任我过去撒野的,但是我就是去了,聪明反被聪明误,说白了就是沈国民想多了,他不敢选择这种破局的办法,只能把我叫上去,打算从他眼里的这个傻逼,额,也就是我嘴里套出一些东西。”

    “我在他眼里就是个傻逼,估计是认为能从我身上察言观色的看出什么,但他不知道,我就是在拖延时间。”

    “如果他选了当众打你脸呢?或者是试一试?”

    “他不敢赌,因为这些年来我跟他斗过不少次,大多都是我在赢,其余的就是平局,我从来没有输过。”

    坐在轮椅上的师爷满脸微笑,似乎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对于输赢这两个字,他仿佛毫不在意,或是,没必要在意这种小小的输赢。

    “沈国民算是个什么东西?比起我们原来遇见的那些个畜生,他太傻逼了。”小佛爷哈哈大笑着把烟头吐到了地上,继续说着:“他以为最大的一局棋,就是用我做棋子来砸场的这局棋,但他错了,真正的后手是在距离这儿十几公里外的港口。”

    “我昨天临时得到了一个消息,听说沈国民的一个白面(毒品)仓库搬到了港口那边。”师爷的笑容很干净,丝毫跟他所说的事儿联系不上:“然后我就花钱雇人去把那儿给炸了,帮我们动手的人已经被大牙他们扔下海了,也就是说,这事可跟咱们没关系了。”

    “我们就听这消息乐呵乐呵就行。”师爷哈哈大笑道。

    我打了个冷颤,似乎是害怕,心里隐隐有种畏惧。

    看着一脸笑容的师爷,第一次感觉夏夜的风有点凉

    招惹谁都千万不要招惹一个聪明人,他能玩死你,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你动手的时间应该是你在沈国民面前出现不久后吧?”我问。

    师爷显得很意外,点点头:“你怎么知道呢?”

    “你说过,沈国民的关系网很大,如果你明着去扫他的货仓,让他赔一笔大买卖,不光他要找你麻烦,白道的人也得找你麻烦。”我看着师爷说道:“但这事却跟你没关系,就算是有关系,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拿出证据来,我相信你都把尾巴扫干净了,更何况你还来了这里,保自己弟弟回家,理所当然。”

    “至于你来这里接我们的目的就两个”我还想继续说下去,但被师爷跟小佛爷打断了。

    “没错,第一,我哥想让我们少受点苦,尽量把咱们早点接回去,既然我哥都来了,沈国民必然会觉得这里有后手,所以他就更不敢对我们动手了,只能选择把我们放了。”

    “第二,我得把沈国民的注意力都放在我这里,他跟我说话的时候不敢分心,因为他怕进我的圈套。”师爷笑得很自信:“我是我,他是他,他的脑子只能专心对付我一个人,绝不可能分心出去想别的后招。”

    “其实还有第三个目的。”师爷的话出乎了我的意料,似乎也出乎了小佛爷的意料。

    只见师爷脸上隐隐有着愤怒,但却仍然笑着:“他动了小佛,所以我就得让他以后不敢再随便动小佛。”

    “我得在他知道那消息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我必须让他清清楚楚的明白,敢跟我玩儿这些阴的,他就是找死”

    看着师爷,我冷不丁的想起了一句话。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

    千万别说我懒了,我还是很勤奋的!!!

    大家记住投票,记住投票啊有木有!!!

    还有啊,那群打赏我的小伙伴们,我这里有小名单记住你们的,到时候一个接着一个的感谢啊有木有!!!

    好了,睡觉去,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