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八章 撕脸

姓易的2018-12-08 11:35: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如果我是沈国民,在听见小佛爷这话之后,估计第一时间就得把他给弄死顺带着鞭尸。

    吗的这孙子说话太嘲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这样喊,那不是打人脸找抽吗?

    但不得不说一件事。

    小佛爷这一嗓子还是很有威力的,起码整个场面霎时间就被镇住了,舞厅里无比安静,连点该有的议论纷纷都没,全都不敢相信的盯着小佛爷,都在等着看他是怎么个死法。

    伴随着一阵骂街声,站在小佛爷身前的几个保安猛的就冲了上去,打算采取人海战术,将这个嘲讽的孙子拍死于掌下。

    小佛爷还是小佛爷,那身手可真是没得说的。

    只听小佛爷哈哈大笑了一声,抬起手,先是一拳头砸在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保安脸上,没等那人倒地,小佛爷又弯下腰往前冲了一小段距离,猛然直立身子,横着一肘子便敲在了某保安的太阳穴上。

    两声闷响,伴随的就是两个保安倒地。

    “你他吗滚,给我把沈国民叫下来,我知道他在这儿。”小佛爷指着最后一个保安的鼻子说道:“给他说,小佛爷找他谈心,让他速度点别跟老子磨蹭。”

    师爷跟小佛爷这两人从来没跟沈国民撕破过脸,但这次,那可是一撕到底了。

    在外人看来,或许会觉得小佛爷这次的动作是因为他被袭击的愤怒,但只有几个知"qing ren"才明白,真正导致双方撕破脸皮的,是师爷的愤怒。

    没错,师爷是最护着小佛爷这弟弟的人,在听说小佛爷被一群畜生袭击差点没被枪崩死的这事后,他顿时就觉得有火了。

    那晚上要不是我聪明及时崩了陈老虎,小佛爷早挺尸了。(原谅我的不要脸那天其实是我忍不住崩的那孙子而不是为了拯救小佛爷崩的。)

    然后吧,沈国民那个傻逼还跟个没脑子的进化型傻逼似的老挑逗他们,嘴贱外加给脸不要脸,直接就让师爷炸庙了。

    “他牛逼个JB,我草他吗的。”

    这句话是大牙给我复述的,当晚上,在师爷跟沈国民通过电话被打脸后,师爷就难得的骂了这么一句脏话。

    “你呆愣愣的站在那儿干嘛?过来坐着歇会儿啊。”小佛爷忽然对我喊了一声。

    霎时,所有人的目光又转移到了我身上,当时我可真是

    我草你吗的小佛爷,你是想祸水东引害我死无全尸是不是?!

    “抽根烟抽根烟。”小佛爷见我脸色发黑,二话不说就笑呵呵的掏出烟递给了我,帮我点上烟后,见我抽烟抽得很大口,鼻子嘴都在冒烟,他又嘴贱了。

    “姓易的诶,你这是妖孽要现原型了啊?”

    我凑近了他,问道:“你是不是这么喜欢嘲讽我?”

    “没啊我这不是无聊么,咱们是朋友啊,朋友!”小佛爷重重拍了拍我的肩:“为了咱们的友谊,你让我嘲讽几下怎么了?”

    我草。

    我难得一次发现这孙子口才挺牛逼的,说话都能说到这种不靠谱的份上,真是“whyareyousodiao”啊。(我英语十八级的功力又显现出来了,我真是太不低调了,唉)

    “小佛,你是不是觉得在这城里你牛逼了?”

    忽然间,某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幽幽在上面响了起来,抬头一看,在十来米外的上方楼梯转角处,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正看着我们,他的长相很普通,但眼里却有常人难以拥有的戾气。

    在他身后跟着的全是穿着休闲服的中年混子,看他们那大光头外加两胳膊的纹身就能看出来,连猜都不用猜了。

    “我觉得我跟你是差不多的,但我不觉得我牛逼啊。”小佛爷说话很刁钻,笑容满面的样子总让人忍不住想给他一巴掌。

    沈国民笑了笑,脸上有了客气的意思:“走吧小佛,咱们上去喝一杯。”

    “行诶。”小佛爷点点头,跟我使了个眼神,毫无畏惧的就向着沈国民走了过去。

    我跟在后面的时候心里一直在琢磨。

    我是先跑路后给小佛爷收尸,还是马上给师爷来个电话,让他一支穿云箭召唤千军万马来支援我们呢?

    人生有时候就是那么的纠结。

    在三楼的大包房里,我显得异常格格不入,又不像是混子,也不像是小佛带来的伙计,跟个路人似的看起来毫无战斗力,估计他们还以为我是跟进来看大戏的。

    “这位是?”沈国民看向了我。

    小佛爷笑道:“我朋友,跟着一起来见见世面,沈哥不介意吧?”

    闻言,沈国民立马就笑了起来,大笑着说我怎么可能介意呢。

    我见他们是有了把酒言欢的趋势,忍不住在心里恶心了一下,我草,这两孙子可是够虚伪的。

    估计他们双方都想刨了对方的祖坟,但在此时此刻,却表现得比亲兄弟还亲热,这可真是厚脸皮表现的好机会了。

    “小佛,你今天来这里玩,不会是为了闹事吧?”沈国民笑了笑。

    小佛爷抽着烟笑着:“我觉得吧,我是来找你谈心的,不是来闹事的,沈哥,要这么说的话陈老虎那事”

    “您是想按着时间给我送花圈过去呢,还是想等我死后帮我干了陈老虎报仇雪恨呢。”小佛爷一脸真挚的说:“我觉得吧,咱们是兄弟,你肯定是属于后者,对不?”

    沈国民眼角抽搐了一下,笑容僵硬了起来,没说话。

    隔了半响,沈国民把烟头掐灭,放进了烟灰缸里:“你觉得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如果你是后者,那么我今儿就是来找你玩的,顺便谈谈心说说人生理想。”小佛爷把烟头吐到了地上,一点没害怕的意思,看着沈国民身后的十几个人笑了笑:“如果你是前者呢,那么我今儿就是来找你聊聊天的。”

    “哦,聊天。”沈国民点头:“你想聊什么?”

    这话一出来,小佛爷跟我立马就明白了沈国民的立场,看样子他也是不怕撕破脸了,摆明了就是想让小佛爷死无全尸。

    他们之间的仇恨程度我也不太清楚是怎么搞起来的,就我猜测,要么就是双方生意上有点冲动引发矛盾,要么就是小佛爷太嘲讽平常不给沈国民面子,然后沈国民怀恨在心。

    “我聊你妈了个逼的。”小佛爷笑开了。

    在小佛爷话落的同时,只听咚的一声,小佛爷的头忽然被人死死的按在了桌子上,这一下的力道很重,玻璃桌面都被这一下子砸出了裂痕。

    小佛爷一开始也没反抗的意思,就那么笑呵呵的任由人动手,然后他开口了。

    “没事,你动我,我明儿就杀你全家。”小佛爷的笑声对于沈国民他们来说,异常刺耳:“姓沈的,我话就放在这儿了,你要是牛逼,你动我试试。”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混黑道的人都爱面子,但在我看来,大部分男人都爱面子。

    如果别的男人是沈国民,我估计他们立马就动手弄死小佛爷了,但是坐在这里的人可是沈国民,不是别人,他可是知道小佛爷的身世背景的。

    我觉得吧,他一定不会

    “弄死他们两个,刨坑埋郊外去。”沈国民擦了擦手,接过身旁小弟递来的砍刀,用刀身拍了拍大腿:“嘿,老子多少年没亲自操刀了,小佛,你有面子啊。”

    小佛爷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就冷静了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东西。

    很久后他跟我说了今天的事,他说是自己失算了,也许是很久没在这条道上混的缘故,他竟然把大部分黑帮分子的某些特点给忘了。

    毫不夸张的说,在混混眼里,面子比命值钱,这点并不是在说笑,而是事实。

    与其相反的就是白道,在官场上,命比面子值钱。

    “我草,失算了啊?”小佛爷忽然侧过脸,笑着问我,毫不担心自己马上就被分尸了。

    我摇摇头,见有人向我围了过来,我第一时间便将插在后腰的手枪掏了出来,用枪口对准了沈国民的脑袋。

    小佛爷就是个孙子,他叫我把枪扔车里我就真扔车里?开什么玩笑呢?

    “我觉得吧,他是被你气着了,毕竟你这口才太嘲讽。”我实事求是的说,转头看着一脸轻松的沈国民:“剪头哥,要不然你就放我们一马。”

    “要不然呢?”沈国民很有大哥风范的笑了笑。

    我耸耸肩,说,要不然我就崩了你,不信,咱试试。

    在那时候我没注意到小佛爷的眼神,如果我注意到了,恐怕我说话就不会那么有底气了。

    事后我才想明白。

    沈国民可不是一个人站在我面前,他带着的那些人啊

    “我的人都不怕死。”沈国民也耸了耸肩,说道。

    然后。

    “砰!!!”

    *******

    今天下午有点急事,所以更新晚了,大家见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