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七章 谈心

姓易的2018-12-08 11:35: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就咱俩去?”

    “废话,沈国民就是个傻逼,给脸不要脸,老子们今儿就是去打他脸的。”

    “你确定咱们能活着回去?”

    “是啊。”小佛爷一脸的自信,让我有了给他一巴掌的冲动:“人多有屁用,在外省我不敢这么说,毕竟老子没名没号,但在这里”

    话落,小佛爷侧着脸看了看我,笑着:“我敢说有脑子的人,没有不怕我的。”

    当时我就毫不犹豫的拆了他的台,嘲讽模式全开,话里话外都没给他留脸。

    “陈老虎不就打你脸了么?”

    “所以他成不了事儿。”小佛爷没有恼羞成怒,笑呵呵的点上烟,开着车向城中心的夜总会行驶而去。

    今天是办了兰明回来的第三天,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我却被小佛爷抓了出来当苦力,是挺郁闷的。

    一开始我是没打算掺合这趟浑水的,可小佛爷怎么说也是个对我有恩的傻逼,不帮不太好。

    大不了一会儿打起来我在后面给他呐喊助威得了呗。

    话说回来,在这座城市,真正有名号且有后台的人,只有三个人。

    其他两个暂且不说,第三个就是陈老虎当初的顶头大哥,也就是受了陈老虎香堂的人,沈老板。

    这人真名沈国民,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做了不少大事,挣到钱第一时间就搞了投资,现在生意是风生水起,不光有权,还有钱。

    当然,这里所说的权,是一种黑色的权力。

    城里黑道三分,最大的一条道就是沈老板的道儿,白面(毒品)跟红灯街的生意都是他搞得最大,白道的达官贵人也大多是他的保护伞。

    可以这么说,在这座城市里,他是不折不扣的土霸王。

    他本来是有个外号的,但后来都没人敢叫了,大多都叫他沈老板,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他外号的来历太非凡。

    沈国民,没错,他原来就是个剃头的,只不过后来跟人起冲突的时候一刀抹了人的脖子,这才打出的名号。

    估计也是他命好,一来二去还真被他拼出了一条大道,活得好不滋润。

    (番外话:沈国民是化名,于2009年,被省公安厅下达的文件点名,是这座城里第一个死去的黑道大哥,真名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今天我跟小佛爷要去办的事儿就是砸场子,很简单的任务,为的就是把沈国民叫出来谈谈心。

    小佛爷被陈老虎袭击,虽陈老虎被弄死了,但师爷可没忘记这事儿,于当夜就给沈国民打了个电话,说是要好好聊聊这事,可沈国民却说完全不知情,让师爷自己看着办。

    “既然是叫我们看着办,那么你们就去把他场子给砸了,他不敢动你们。”

    “为什么不敢动?”

    “记住,老佛爷才是一个真正不可动摇的保护伞,他在白道的关系”师爷的这话没有说完,满脸都是胜券在握的意味,但眼底的凝重却没逃脱我的眼睛。

    或许老佛爷的背景对于师爷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的一面,可以完美的保护他跟小佛爷。

    坏的一面,我以后如果要办老佛爷会很困难。

    等车停下的时候,毫不夸张的说我都快睡着了,一看手机,时间显示的是晚上十二点三十五分,正是夜总会人多的时候。

    “把枪扔车里,进去别带枪。”小佛爷拉开门下车的时候给我说了声:“咱们是去打脸外加找人谈心的,不是奔着弄死人去的。”

    “你最近是脑子搭线了?怎么觉得你说话怪怪的?”我疑惑的看着他,心想这孙子平常可都是喊打喊杀的主儿,怎么可能

    “吗的,要不是我哥下了这个死命令,老子今儿就崩了沈国民那畜生。”小佛爷骂骂咧咧的向大门走去,我瞬间了然。

    对嘛,这他吗才是小佛爷。

    小佛爷熟悉的带我进了夜总会,又熟悉的进了大厅,然后熟悉的走向了正在又唱又跳的舞台边上。

    哦,他是想唱歌了,我当时这么想着,一心都在琢磨小佛爷是什么时候有的艺术细胞。

    在下一秒,我懂了他是去干嘛的。

    “哥们,你让开一下,我在这儿办点事。”小佛爷在吵闹的人群中挤了过去,拍了拍DJ的肩膀笑道,言语之中充满着客气。

    DJ戴着个耳麦估计是没听见小佛爷的话,见有人找自己,他便抬头看了小佛爷一眼,取下耳麦后骂骂咧咧的问,你他吗找谁?

    “我说,你让开一下呗。”小佛爷笑呵呵的说道。

    听见这话后,DJ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说:“滚一边去,别碍着我办正事,我”

    就我高深的文化水平来看这件事,DJ说的话,其实是一个病句,我这个字后面,应该还有一些主要的谩骂内容,但他却没说出来,这就表现出了没文化的一点。

    但说实在的,没文化,那是真可怕啊。

    可能就是因为他说了个病句,小佛爷二话不说就把他的头按在了旁边的墙上,使劲一砸。

    那孙子一声没吭就软瘫瘫的倒了下去,无比配合。

    相信很多看到这里的人都有了想法,没错,回去好好学习吧,起码能保住自己不被揍不是?

    我估摸着小佛爷也是不懂DJ玩的那些高科技设备,琢磨了半天,只能采取了最直接的方式停止这些吵人的音乐。

    拔插头,砸机器,双管齐下。

    果不其然,在下一秒,整个舞厅里就安静多了。

    吵吵闹闹的人群里忽然间窜出了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而大部分来夜总会玩的人也都看向了DJ这个方向,可以说小佛爷是成了众多人的敌对目标,基本上是死定了。

    “你是来闹事的?”领头的保安这么问道,这人脖子上的纹身异常显眼,说话的语气也是很有匪气,与其说他是保安,不如说他是个混子。

    说白了他就是个看场的。

    “你是跟沈国民的还是跟谁的?”

    “吗的怎么说话呢?!敢这么叫沈老板?!”保安把随身携带的甩棍拿了出来,异常熟练的一甩,霎时间武器进化完成,二话不说,临头就对着小佛爷的脑门敲了一棍子。

    可惜的是这棍子没砸在小佛爷的脑门上,而是被小佛爷用右手死死的抓住了。

    我不知道这棍子带的力度有多大,但我感觉,这棍子要是抽在别人的身上,那必然是筋断骨折的下场,但就是那么轻轻松松的被小佛爷给抓住了。

    或许是我很久没见他动手的缘故,我差点都忘了。

    小佛爷最擅长的不是拿枪办人,而是空手办人

    “跟老子动手?”小佛爷呵呵笑着,仿佛是没用力气一样,抬起了右手一拳头便砸在了那保安的脸上,那瞬间我清楚看见保安的鼻子平了。

    鼻梁骨严重骨折,这结果绝逼没跑。

    来夜总会玩的人十分之八九都属于爱看热闹的群众,见到有人敢在沈国民的场子里打保安,几近是尖叫着就围了过来,跟看拳击比赛似的,在看见保安被小佛爷一拳头砸到在地之后,众人又齐齐发出了惊呼声,哦对了,还有感叹声。

    惊呼的是:我草这孙子够能打的啊看起来不魁梧但是能一拳放倒保安!

    感叹的是:我草这孙子死定了敢在沈国民的地方打人!

    沈国民,说他是这个海滨城市与市长一般出名的人物毫不夸张。

    在这城市里,你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会从普通百姓或是一些混混听到他的名字,就如其他城市的一些大混子一样,许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城市的大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却听过他各种各样的传说。

    总而言之,沈国民确实是个出名的人物。

    随之而来的一切就让我想骂娘了,我是万万没想到啊,小佛爷这孙子办事的方式竟然这么直接,见场子里安静了许多,他扯着嗓子就喊了一句。

    “沈国民,你给老子出来,老子来找你谈心了!”

    ******

    下一章是题外话,不收费,愿意看看的可以看看,只是我闲得蛋疼发发牢骚而已。

    这章的沙发我就不抢了,忽然间良心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