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六章 理由

姓易的2018-12-08 11:35: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佛爷走了过来,一边抽着烟,一边给兰明说。

    “拿手机给我看看。”

    兰明犹豫了一下,伸手进兜,将手机拿出来递给了小佛。

    小佛爷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不禁笑了:“哟,你老婆给你打电话了。”

    听见这话的时候,兰明的脸色霎时就沉了下去,眼里的恐惧越来越明显。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能我脑子又不清醒了吧,莫名其妙的就说句:“开免提接吧,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你想清楚,说了不该说的,你家里人就得出点事儿了。”

    姓易的诶。

    你他吗是什么时候变得跟小佛爷一样了?吗的怎么这么

    我自问着自己,但却没有愧疚,因为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怎么了?”我见小佛爷奇怪的看着我:“让这孙子说点遗言呗,就跟你当初给黑子机会一样,对不对?”

    小佛爷在听见黑子这两个字的同时,脸色瞬间就变了,骂骂咧咧的站起身回了车上,继续不声不响的抽着烟。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

    说话的是个中年女人,能听出来,声音很温柔,应该是贤妻良母的类型。

    等以后我跟雨嘉结婚了,估计她也是这种类型吧。

    这么想着,我把胸前挂着的玉佩拿了出来,轻轻亲了一下,笑容满面。

    “我这两天就回来吧。”

    兰明故作轻松的说道,转开了话题:“你最近跟孩子还好吧?”

    “好呀,前几天他们考试,这孩子考得不错,就等你回来带他出去玩呢。”兰明的老婆笑得很开心,言语之中也有着无尽对自己孩子成绩的满意。

    闻言,兰明哆嗦了几下,不知道他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随即,他说话的语气变得很明显,渐渐温柔了起来。

    “老婆,我平常不该喝酒跟你吵架的。”

    “你个死鬼还好意思说,怎么忽然想到说这事儿了?”兰明的老婆笑着问他:“你是不是在外面做啥对不起我的事儿了,赶紧说。”

    兰明也不管他老婆是不是看不见,摇了摇头:“没,就是忽然良心发现了。”

    “什么良心发现?”

    “做事做人,都得往好的方向走,要不然”

    兰明看向了正拿着玉佩发愣的我:“是会有报应的。”

    “你说话怎么怪怪的?”兰明的老婆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你早点休息吧,平常多注意照顾照顾孩子,我先忙去了。”兰明说道,等那头的人说了晚安后,他挂断了电话。

    我僵硬的笑着,把手里紧握着的符咒轻轻松开,不再打算用这东西送他走。

    “聊完了?”

    “去贵阳的人里带头的有好几个,站在车上开枪的人是其中一个,叫林五,挺多人都叫他大哥的。”兰明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说起了我最感兴趣的事:“跟他一起动手的人,叫承何。”

    “哦承何就是那个拿枪托砸我媳妇的人是不是”我点点头,感觉心里又有了一种难言的揪痛感,似乎那天的场景又出现在了我眼前一样,所有事都历历在目。

    “没错,就是他。”兰明说道。

    我继续问:“他们人呢?”

    “不知道。”

    在兰明这么回答我的时候,我的枪口就抵在了他脑门上,眼中的狰狞隐隐约约露了出来,但语气还是强制保持了平静:“别跟我找乐子,我就问你一句,他们人呢?”

    “我们平常之间的联系很少,准确的说,我跟他们不属于一个部门的,我平常负责的是出货还有跟人交易。”兰明说话的时候显得小心翼翼,似乎是怕我忍不住给他一枪似的,解释得很是明白:“那天我也是临危受命”

    我不耐烦的打断了他:“其他带头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不认识。”兰明摇了摇头,说得很直接:“很少在当铺里见他们,而且我也不是他们带着去的,我是自己”

    说到这里,他好像注意到自己的失言了,脸霎时就白了。

    “你也是个带头的?”我亲切的问。

    看着我充斥着疯狂的双眼,兰明想要摇头,但可能是直觉告诉他,说谎会死,所以他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没错,我也是个带头的。”

    “小佛,你的人搞来的情报不准确啊。”我转头对小佛爷喊了一声。

    小佛爷估计还因为我刚才嘲讽他,依旧在气头上,没搭理我。

    “当初财神爷是跟你们怎么说的这事,别瞒着我,一点点说给我听,要不然后果你是明白的”我把枪口移开,没嫌地上脏,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兰明沉默了半响,缓缓开口。

    “财神爷当初给我们说得很简单,就是说,去贵阳帮他办个人,要是有人拦着或是给咱们使绊子,那就一起办了。”兰明说道:“结果没想到意外弄死个官家的”

    我拽住了他的衣领,凑了过去,死死盯着他,笑道:“她没死,要是你再说她死了,我现在就弄死你。”

    兰明估计也是吓着了,连连点头,被我放开后又才说了起来。

    “事后财神爷找官家的人保住了我们,又把我们这群人打散,分到了全国各地照看生意,打算等风平浪静之后再回去做原来的事儿。”

    “风平浪静?”

    “没错,风平浪静,这一次官家对当铺的打击很大,要是不躲那就是个死。”兰明点头道。

    我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忽然感觉有点困了,这种身体反应告诉我,你该快点解决这事儿别再拖了,迟则生变。

    再说了,早点弄完早点回去睡觉,多好。

    但是

    为什么刚才听他跟自己老婆对话的时候我想起了周雨嘉还有黑子

    对了!姓易的!你现在需要一个理由!!

    “当初财神爷叫你们去办了我,给什么奖励没?”

    “钱。”

    兰明的回答很现实,也很直接。

    好像没错,这社会本来就是一个讲钱的社会,无论是黑是白,只要跟钱沾上了边那可就

    “如果当初我落你手里,你会杀我吗?”我问出了我最后的问题,双眼平静的看着他。

    兰明迟疑了一下,摇摇头:“我”

    “砰!!!”

    枪响了。

    兰明随之也血肉模糊的倒了下去,双眼睁得很大,仿佛是没想到我会忽然开枪一样。

    如先前所说,我会找一个理由出来,一个可以说服我而又绝对不会给他机会说谎的理由。

    当初要是落在他手里,他绝对不会放过我,这点光用猜的都能猜出来。

    说真的,他的答案不重要,或许也没什么答案对于我来说重要。

    我真正需要的就是一步步杀掉当初在场的人哪怕他们没有动手在我眼里他们也是害死雨嘉的人之一

    雨嘉能复活吧,我这么问着自己,然后有了模糊的答案,但心里却还是没底。

    左慈的死一直都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没办法无视左慈重生后自杀的事实,吗的

    “想什么呢,雨嘉一定会复活的,你一定会成功的。”我拍了拍自己的脸,一边擦着脸上的血迹,一边转身往车边走去,嘴里不停重复的念叨着:“雨嘉会复活的你会成功的”

    直到小佛爷踩下油门,开车载着我离开凶杀现场,我们之间都没说话。

    好半天我才开了口。

    “我想开车。”

    “开你吗逼。”

    “小佛。”

    “怎么了?”小佛爷皱着眉头问。

    我想了想,试探着问了一句:“我是不是变了?”

    小佛爷耸耸肩,也不知道是在说“你变了”,还是在说“你没变。”

    就在那时候,我在车的后视镜里看见了当时的自己。

    当我看见自己布满血丝的眼里充斥的疯狂时,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神胜过别人给我解释的千言万语。

    在那时开始我就明白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

    我变成了另外一个小佛爷。

    一个比小佛爷更加疯狂的小佛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