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章 开车

姓易的2018-12-08 11:35: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他们已经过来了,在往我们这边儿的山道走,他们貌似没开车来。”小佛爷挂断电话,兴奋的笑道:“吗的,这群孙子够聪明的诶,消声灭迹的搞生意,太低调了。”

    我本来还在思索左广思跟那老和尚的关系,但在听见小佛爷这句话后,我霎时间清醒了过。

    毫不夸张的说,一种久违的情绪,在我心里缓缓燃烧。

    这把火或许会烧死很多人,我有这种直觉。

    “你确定是这边儿的山道?”我抬头看了一眼SUV车头正对着的方向,重复的问道:“你确定是这条路是不是?”

    “你他吗怎么这么废话呢,我说了是,那就肯定是。”小佛爷对于我的质疑很是不满,似乎是觉得我低估他智商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傻逼有智商吗?

    我点点头,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小佛爷一愣一愣的看着我,问:“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

    “没啊。”我拍了拍方向盘:“上来。”

    小佛爷见我这反应,便也没再继续多说,只是皱紧了眉头嘀嘀咕咕的念叨:“你他吗会开车吗要是不会就让我来我可不想”

    “我草!!!”

    在小佛爷车门还没关严实的时候,我已经挂上档踩下了油门,车轰鸣了一声,缓缓起步向着前方冲了出去。

    这下子可把小佛爷给吓着了,他右脚还在车外面呢。

    “你他吗要干嘛?要死可别拽着我死,我帮你处理后事可以,但老子暂时还不想陪你下去。”

    小佛爷胆战心惊的看着正在狠踩油门的我,左手紧紧的握住了车门上方的手把,随即就壮着胆伸出手,去拉上了车门,这才敢松开握住手把的手。

    我估摸着吧,他是害怕车速太快而导致自己飞出去。

    他纯属是多虑了。

    虽然我没有驾照也没开过一次车但经过这么些年哦不对

    经过这么几天小佛爷开车时的耳濡目染,我觉得我能胜任司机这个角色。

    在狠踩了一番油门后,车的速度就甭提了,跟某些恐怖分子搞自杀式袭击似的。

    “慢点慢点!!!过弯减速我草!!!”

    “别激动,死不了。”我猛的打了几下方向盘,那时候我清楚的感觉到车后面跳起来了一下,跟飘起来了似的,吓得小佛爷脸都白了。

    等车上了稍微平整点的地方,小佛爷几近是绝望的这么问我、

    “你他吗知道哪个是刹车吗”

    我故作疑惑的低下头,腾出手指了指下方的一个神奇小踏板:“这个。”

    “哥你不是又犯病了吧那是离合器”

    小佛爷是第一次喊我哥,这点我记得非常清楚,其实往远了说,在当时,如果我把车停下来让他下了车,估计这孙子叫我爷爷都有可能。

    “哦,那么这个是刹车,我记住了。”我点点头,继续开着车在山道中奔驰着。

    就在这时候,我隐隐约约看见了前方有几个人影,他们是打着手电走的路,目标很明显。

    “是不是那几个?”

    “不知道啊,咱们下车去看看?”

    “不用了。”我说道。

    随即,在小佛爷惊恐欲绝的目光下,我狠狠的踩下了油门,霎时间车便向那几个人疾驰了过去,速度很快,快到了那些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地步。

    现实总是跟电影有天差地别。

    当我们看电影的时候,见到一辆车向着某些人冲过去,并且把人撞死撞伤了,肯定会这么觉得“吗的这都躲不开活该早死。”

    实际上只要车辆行驶的速度够快,在短距离内,人是真的没办法躲开的。

    那几个人以为我过去了会减慢速度,或者是绕开他们,要么就是停下,所以并没有躲避的意思,而是继续向着我们走来。

    但是

    “嘭!!!”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小佛爷似是泪流满面的双手合十对老天爷拜了拜,以此来表达他对“我还活着”这个现实是多么的欣喜。

    我揉了揉脸,拿着枪一马当先的下了车。

    刚才撞过去应该是撞飞了两个人,我看得很清楚,剩下的貌似还有五六个,能搞定。

    “跪着,别动,别喊,要不然我崩了你们。”我说着,抬手给了正在摸手机的那人一枪,子弹打在了他肚子上,没立即要他的命。

    见那人瘫软在地之后,其他人也都反应了过来,一个接着一个的跪倒在地,当然了,他们不是怕我手里的枪,毕竟要真拼起来,我第一时间弄不死那么多的人,最多就俩。

    他们害怕的,是刚走下车的小佛爷。

    “佛佛爷”

    其中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哆嗦了起来,眼里满是畏惧:“您是”

    没等他说完,小佛爷就走了过去,笑呵呵的蹲着问他:“你认识我?”

    “小的跟财神爷去北京的时候见过您一次”那人脑门上的冷汗多了起来,估计是想起来小佛爷跟财神爷的关系了。

    他们两个的关系,水火不容。

    “你就是兰明是不是?”小佛爷拿出兜里的一张彩色照片,仔细的跟那人比对了一下,确定之后就对我点点头:“就是他了。”

    “你看着其他人吧,免得一会儿”

    我话还没说到一半,小佛爷直截了当的举起五连发,朝着最边上的那人脑袋就崩了一枪,随之又是几声枪响,这片树林彻底安静了。

    在小佛爷动手的过程中也有人想要跑,也有人想要扑上来拼命,但无一例外都被小佛爷用枪崩烂了脑袋。

    这拿五连发崩人的手艺那可真是绝了。

    “好了,你跟他聊吧,老子擦擦车去。”小佛爷打了个哈欠,一摇一摆的回到了SUV旁,拍了拍车:“要不是老子买的车质量好,刚才那一下子就得被撞坏了。”

    “别忘了还有两个,刚被撞飞出去的。”我说道。

    小佛爷哦了一声,拿着枪就继续开弄了。

    兰明还跪在地上哆嗦着,胆量比我想象中的还小,或许他就不是那种胆大的人吧。

    当然,也可能是我前面做的事吓着他了。

    我从兜里摸出了一盒烟,自己点上一支烟后,直接把烟盒往后一扔,丢给了小佛爷。

    尼古丁能够让我冷静一点。

    没错,姓易的,你现在要冷静,千万不要

    “我现在就想崩了你,但我还是得忍忍。”我蹲在地上,双眼死死的盯着他,忽然间,我笑了出来,那是种满意的笑:“总算逮住你们其中的一个了。”

    “您是?”

    “我啊,我姓易。”我笑道:“也就是你们当初去贵阳没弄死的那个人。”

    “是你?!!!”兰明瞪着眼睛看着我,又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小佛爷,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摇了摇头:“原来你跟小佛爷他们是一伙儿的,看样子我今儿是不能活着走了。”

    “看你自己吧。”我点点头,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威胁他,而是像在和自己的朋友推心置腹的聊着:“要么,我让你痛快点走,毕竟你不是带头的,要么,我就让你生不如死的慢慢走,你要是不相信,咱们就试试。”

    兰明沉默了下去,没出声。

    “我想知道的事儿你应该能猜到,那天的人,都在哪儿?”我问出了我想要知道的问题:“师爷说了,那些人跟失踪了似的,想找他们很困难,毕竟中国太大了,而且似乎是有人在保他们?”

    “你”

    “保他们的人是财神爷吧?”我笑了笑:“财神爷够讲义气的啊,保心腹还真是不留余力。”

    半响后,兰明总算是开了口。

    “反正都是死,我”兰明脸色苍白的说道,仿佛是想象到了之后他会经历的痛苦,但他的想象力确实是不够牛逼,因为我接下来说的话,让他彻底陷入了绝望。

    “你有一个老婆,还有一个女儿。”我挠了挠头:“我不是那种爱灭人满门的畜生,但是吧,要是我脾气上来了,那可就说不准了,对不对?”

    兰明颤抖了起来,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愤怒还是绝望,就在他即将要开口的时候,放在他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