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章 善恶

姓易的2018-12-08 11:35:1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能帮的,和尚就帮,不能帮的,和尚也帮,但是现在”老和尚看着我,言语之中意有所指:“当初我帮了海兄一把,多唠叨了几句话,结果报应就来了。”

    我一愣,连忙问是什么报应。

    “他现在是身不由己,最终是死是活都说不定了。”老和尚摇着头:“和尚我也是好心办坏事了,但也好,他过了这劫必然能长命百岁。”

    “海老爷子被抓了是因为报应?”我很不相信老和尚的这个说法,因为我感觉这种说法的水分太大了,大得离谱。

    要真按照这么说的话,那么那些作恶多端的

    老和尚无奈的叹了口气:“和尚给海兄说过,万事由天莫强求,可海兄却执意要问,和尚也是被蒙了心,见海兄如此重情重义,最后竟然忍不住告诉他了,这是和尚的错。”

    我沉默了下去,死死的盯着老和尚,心想着那事是该问还是不该问。

    “您可有五眼六通?”

    老和尚笑着,没有说话。

    “您能否看见未来的事?”

    老和尚摇摇头,直言看不见。

    “那么您是”

    “小施主想问的事,和尚不能说,说了必然不美,而且”老和尚的眼神异常干净,虽年纪上去了,但眼光却没有普通老人般的浑浊,而是似碧波湖水一样,干净透彻。

    “说了,会有报应加身。”

    我苦笑着问:“难道我会失败吗?”

    老和尚点头,又摇头,但却笑容满面。

    “小施主,我送你一些话吧。”

    “您说。”

    “在和尚看来,西天灵山之前就是无边苦海,无数比丘修佛悟禅,尝尽世间轮回之苦,才能度过那一片苦海,登上灵山。”老和尚说话的语气很严肃,但却充满了提示的意味:“而不少的信徒则是与和尚一般,吃着酒肉却敬畏真佛,只不过他们跟和尚的区别还是有的,和尚不愿上灵山极乐,而是愿意留在俗世过着俗人的日子,修善而无愧于心,他们则一心想要死后登上灵山。”

    (注释:老和尚这里所说的灵山,是印度的耆^崛山,是著名的佛陀说法之地,按照记载来看,圣人与佛陀多居住于此。(耆qi第二声,^du第一声)。)

    “他们甚至有时还会自私自利的做些不该做的事,在拜佛焚香的时候,他们祈祷上苍保佑,或者是”老和尚的话忽然停住了,摇摇头说道:“和尚又话多了,其实就是一句话。”

    “哪怕佛祖以大神通将灵山搬到你的面前,你也必须要往前踏一步,才能登上灵山。”

    “灵山是我想要的结果?”我略带期望的问道。

    老和尚笑着点头。

    “那么”

    “这一步很难,因为你现在还身处无边苦海。”老和尚说到这里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

    “您不是普通的僧人。”我看着老和尚,深深的给他鞠了一躬:“您也知道我即将要干什么,但您不劝也不说,光是这一点我就替她谢谢您。”

    “我又不是寺庙里的高僧,只是个半路出家的和尚罢了,而且还不是个称职的和尚。”老和尚站了起来,拍了拍酒坛子:“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姓和名尚是个假和尚呢?”

    听见这话我确实是笑了,这大师果然够幽默的。

    “你们在说什么呢?”小佛爷不耐烦的看着我们:“听半天了也没听懂,绕来绕去的有意思么?”

    “吗的,你个臭文盲。”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老和尚见我们笑闹着也摇了摇头,好笑的对我们摆摆手,示意让我们站远一点。

    随即,在我们好奇的目光下,老和尚将手腕上的佛珠取了下来,盘坐在地,右手拿着念珠左手也没闲着,将装在袋子里的木鱼拿出,一边敲击着木鱼,一边拨弄着念珠,对着佛像跟那一个酒坛子缓缓的念了起来。

    说是念经,还不如说是唱诵,那种经文的唱诵声很奇特,听起来雄厚庄严的同时,却又能让人感觉无比舒服,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如是我闻,南无十方佛,如是我闻,南无十方法,如是我闻,南无十方僧,如是我闻,是已见十方魔。”

    “南无释迦牟尼佛,尔时世尊,从肉髻中,涌百宝光,光中涌出,千叶宝莲,有化如来,坐宝花中,顶放十道,百宝光明”

    很久后我琢磨了一下,当天,那大师唱的内容前面我不太懂,但后面貌似是楞严咒,可听起来却又跟原来听过的楞严咒不太一样

    总而言之,那是一篇陌生的经文,我敢说没有在任何佛经里有过记载,起码我没见过。

    “如是我闻,十方僧,成百宝光,世世光明。”

    “如是我见,十方法,成真正法,摩罗成灭”

    “如是我听,十方佛,成授烂陀”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小佛爷都快等得不耐烦了,正要开口叫上我回去,老和尚猛的双手合十大喝了一声。

    “南无阿弥陀佛”

    只听咔嚓的几声脆响,摆放着佛像前的酒坛子表面忽然出现了几条明显的裂缝,就在我们把目光转过去的时候,砰地一声,酒坛子彻底碎了。

    里面并没有什么美酒佳酿,只有一只类似于水蛭的虫子,小孩胳膊粗细,二十厘米左右的长短。

    “泰国的东西太过阴毒,为了点恩恩怨怨就对普通百姓用这种东西,实在是有伤天和。”老和尚拍了拍裤子,站了起来,慢悠悠的收拾着东西,中途也没跟我们聊什么,就那么安安静静的收拾着,直到他“儿子”回来。

    那小年轻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笑眯眯的就往这边走来,喊了那老和尚一声老爹后,他便跑了过去帮老和尚收拾着家伙。

    说句题外话,这小年轻一脸机灵的样子让我想起来了一个人。

    小安。

    他完全就是个放大版的小安,只不过长相不一样罢了,这小年轻长得挺帅的,气质很阳光,应该还是个学生。

    “大师,您要回去了?”

    “和尚本来是不用来这里的,但今天我就想看看,佛陀会不会为了受苦的人转身。”老和尚的回答纯属于是答非所问,或者是太过高深而让我难以理解:“现在佛陀没有转身,或许是因为众生还没有回头吧”

    此时此刻我才发现,在那座浮雕佛像的两侧,有着一副类似于对联的东西。

    一边写的是:问佛陀缘何倒坐。

    一边写的是:叹众生不肯回头。

    “这不是南京鸡鸣寺的那对联么?”小佛爷出乎我意料的插上了嘴:“我半年前才跟我哥去那儿玩过一次,这对联我挺熟悉的,但内容好像有点出入。”

    老和尚笑着点头说:“没错,鸡鸣寺的观音殿楹联,确实跟这个不一样,那个是,问大士为何倒坐,叹众生不肯回头,但这个是”

    话没有说完,老和尚摇了摇头,问了我一句:“知道我为什么不想登上西方极乐吗?”

    我说,不知道。

    “我就想看看,现在的世道,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把好人变成坏人。”老和尚的笑容充满了疲倦,一边念叨着,一边被小年轻搀扶着远去。

    “善恶是非似虚浮,恶人本自善人出,谁人生来既是恶,滚滚红尘无善路?”

    原谅我最后一个符号没办法摸清楚,毕竟我只听了一次,只能按照当时我的感觉来添上符号。

    最后一句是问句?还是肯定句?我不知道。

    或许我这辈子都找不到答案了,但这对于我来说不重要。

    “大师,您叫什么名字?!”

    老和尚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大笑道。

    “和尚我叫罗能觉,小施主,有缘再见了。”

    就在此时,小佛爷拍了拍我肩膀,指着佛像石雕旁的石壁没说话,意思是让我去看看,似乎他是发现了什么。

    我见老和尚他们走后,也没呆站在那儿,按照小佛爷的指示走到了凹坑旁,蹲下身往里扫了一眼。

    当看见石壁上的某两行字时,我彻底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每一行字的其中都写有名号,其实与其说是留字,还不如说是两个流氓对骂的记录。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百年之后,中土无佛,罗和尚你跟我打赌你他吗输定了。”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人心本善,何来无佛之说,左广思我去你妈的别在这儿乱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