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章 开枪

姓易的2018-12-08 11:35: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佛爷是个运气不好的孙子,这点我深有体会。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小佛今天开的SUV不是防弹的那一辆,而是普普通通的那一辆。

    只要对面开一枪,子弹霎时间就会穿破挡风玻璃,然后准确无误的击中小佛爷的脑袋。

    脑浆迸裂就是那么轻松的事儿。

    “小佛诶,你这次可够倒霉的。”我忍不住出声说道。

    小佛无奈的看了看我,点点头,说,我也这么觉得。

    “要不然你过几天再来弄死他吧?”我指着小佛爷的脑袋说道,一脸无奈的看着陈老虎:“我现在赶时间呢,要去办事,你”

    “你他吗是哪个孙子?”陈老虎皱着眉头看着我,打断了我的话。

    “我说,要不然你过几天”我神经质的重复着先前的话,没在意陈老虎的眼神,但却又一次被他打断了。

    陈老虎拿手枪抵住了我的脑门,手指放在了扳机上:“我问你,你是哪个孙子?”

    “行,你开枪吧。”我终于止住了先前的话,转而对他说:“没事,要死也是咱俩一起死,就他吗以为你有枪是不是?”

    因为我是贴着门边坐的,陈老虎站的位置也凑巧是我这边的外面,所以我的一些动作他是看不见的,就如我偷偷摸摸的把枪拿了出来,只要动作不大,他要是能看见才有鬼了。

    “我也不知道从这地方开一枪能不能打死你,要不然咱试试?”我好奇的用手枪往上顶了顶,枪口正对着的是陈老虎的下巴。

    陈老虎瞪眼睛都快瞪出血丝了,我估计他恨不得现在就宰了我,可惜场中的情况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再动一下,我就真敢开枪,这不是开玩笑。

    反正都是个死诶,还不如拉着这傻逼跟我一起死呢。

    虽然雨嘉吗的我还是不死比较好毕竟事儿还没办完

    “你叫你的人让开,我们也不跟你纠缠,放我们”

    “你个小犊子做梦呢?!!老子今非得”

    我讨厌他三番五次的打断我的话,这孙子太没礼貌了,真他吗让人恶心。

    这么想着,我用枪口往上顶了一下,扣动了扳机。

    在枪声响起的同时,小佛爷猛的弯下了腰,把车座下面的五连发拿进了手里。

    随即他用手按下了油门,SUV便轰鸣了起来,忽的一下猛冲了出去。

    说实在的,他真有杂技演员的天赋,吗的用手按油门开车还没撞上路边的防护栏,这真是门艺术。

    伴随着的咚的一声巨响,我们的车撞上了陈老虎用来堵住我们的丰田,小佛爷的反应最为迅速,在撞上的同时他推开门就下车了,然后就听着他手里的五连发响了几下。

    “把枪扔地上,要不然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小佛爷恼羞成怒的声音很有意思,跟被人踩了尾巴似的,平常我还真难听见他用这种语气说话。

    “我草,运气好啊,我没死。”我用袖子擦了一把脸,见袖子上有些恶心的液体,忍不住有点反胃了,闻着这刺鼻的血腥味还感觉脑袋有点晕。

    下车后我才发现,小佛爷三枪撂倒了五个人,其中两个昏迷不醒,说白了就差不多快死了,剩下的三个都捂着布满铁砂的伤口惨嚎个不停,绝逼的没战斗力了。

    至于其他的人则已经怂了,听见小佛爷的话后一个个的扔枪速度飞快,就差给小佛爷

    “妈了个逼的,都给老子跪着!!!”

    随着小佛爷的话音落下,只听扑通扑通的一声声闷响,对面的孙子就跪成了一片。

    小佛爷不愧是小佛爷,先前他开枪打人的时候还是挺有眼力见的,全打的是那种拿着火器的混混,仅剩下来的那些人手里要么就拿着片刀,要么就是空着手准备玩肉搏的,一把枪足以镇住他们了。

    见我擦着脸走了下来,小佛爷也是气得不行,差点没给我一枪子。

    “你就不怕老子被人崩了?!”

    “我他吗都不怕自己被崩,你怕个蛋呢?”我瞪了他一眼。

    有过这次的经历后,我再看美国大片或是港片时,在见到一些两人拿枪对峙,其中一人开枪而导致另外一人开枪最后两个人携手含笑九泉的情节时,我都经常嗤之以鼻,

    人的反应不会比子弹快,这是真的。

    在两人拿枪对峙的情况下,只要你开枪打中了对方的要害,那么就没必要害怕对方会开枪带你含笑九泉。

    当然,这一枪要是你没打中对方要害的话,估计你就得出点血了。

    这是个技术活,需要的技术含量很高,像是我这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高技术含量的一枪崩了陈老虎,啥事没有的活到现在,而且还活得很滋润,这就是科学的铁证如山。

    但说句不装逼的话,事后想想,我还是挺后怕的。

    如果陈老虎中枪的时候手一哆嗦扣了扳机,我不就得赔命了吗?

    小佛爷瞪着我没说话,估计是气急了,拿着枪就走到了那几个捂着伤口惨嚎个不停的混混身旁,用枪托一下接着一下的往人脑袋上砸着,力度很重,应该是下死手了。

    “快点诶,咱赶时间。”我拿出新手机看了一眼,催促道。

    “等着,老子让人来收拾他们。”小佛爷骂骂咧咧的说道,拿出手机拨通了大牙的电话,小佛爷怒吼的声音在夜晚里格外震耳:“老子被人堵了!!!草!!!”

    我见小佛爷还得发泄一会儿,也就没再多催他,转身便准备回车上坐着抽根烟,但走到车边时我冷不丁的看见陈老虎的尸首动了一下。

    没错,是动了一下,要么是他牛逼哄哄的诈尸了,要么就是

    “我草,你挺牛逼啊,这一枪你都能躲过去?”我走了过去,蹲在陈老虎身边看了看他,见到他脸颊上的伤口时,我真的是服了。

    这孙子是运气好还是反应快,我说不准,但刚才的一枪确实是从他口腔里穿过去的,也就是说没打中脑袋的重要部分,只是从他下巴打进去自左脸颊穿了出来而已。

    要是这样的话,这孙子先前感情是被我一枪把手里的家伙吓掉了?

    “刚才你不是拿枪威胁我吗?现在不牛逼了啊?”我用手枪的枪口拍了拍他的脸,笑呵呵的问:“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

    陈老虎侧着脸躺在地上抽搐着,眼睛死死的瞪着我,但我知道他不是硬骨头,只是在装“老子一点都不怕你”而已。

    他眼里的恐惧我很熟悉,就如我当初跟雨嘉他们在一起被袭击

    “你别这么看着我,看得我心烦。”我皱紧了眉头,疯疯癫癫的蹲坐在了路边,不停用手敲击着自己的太阳穴。

    怎么回事?!为什么一想那些事脑袋又开始疼了?!

    “有种就杀了”

    “我现在不想杀人你安静点”我声音里充满了痛苦的意味,脑袋里传来的剧痛让我有点不堪忍受。

    就在这时候,不经意间我看见了陈老虎的眼神,他还在瞪着我,似乎是在威胁还是

    “砰!!砰!!砰!!!”

    “草你吗的!!!叫你别这样看着我!!!草!!!”我愤怒的站在陈老虎身边,一脚又一脚的往他身上重重的踢着,骂了几句后,我猛的把打光子弹的手枪砸在了他脸上。

    “叫你别那么看着我!!你是不是听不懂?!!”

    其实我也记不清当时我是怎么了,但等我意识稍微清醒点的时候,已经过去十来分钟了。

    拉住我的人是大牙,而不是小佛爷,小佛爷那孙子正在那头打人泄愤呢,还没功夫来管我。

    “姓易”大牙看了看我,在见到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时,忽然顿住了话头,半响后才低声说:“易哥,这儿交给我们就行,您跟佛爷是先回去还是?”

    “我们还得办事呢,你们哥几个先忙,回来了请你们吃饭。”我轻松的笑着,擦了擦脸上跟手上的血迹,转身走向了被撞得破破烂烂的SUV。

    在那一瞬间,我隐隐约约听见大牙嘟嚷了一句。

    “吗的,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