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一章 我姓易

姓易的2018-12-08 11:32:5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火车,汽车,这几天我们在这两种交通工具中转换了五六次,就因为如此,弄得我对于时间的概念都模糊了起来。

    在我最为清醒能感觉到时间概念的时候,我好像是在一辆SUV上。

    “吗的,绕路绕路,绕他吗的。”小佛爷骂骂咧咧的说道:“这群眼线可盯得够紧的,要不是我哥给咱们安排好了路线,还真他吗得被人堵住。”

    “哦”

    “你还没缓过来呢?”

    “没,已经缓过来了。”我低头看了看布满血迹的衣服,笑容很是病态:“他没事吧?”

    “大动脉被你捅了一刀,差点就过去了,还好被那几个伙计及时送到了医院,否则他就死定了。”小佛爷摇摇头:“嘿,要不是老佛爷说了不能对海东青动手,我估摸着他们也不会学雷锋”

    “没事就好。”我拍了拍周雨嘉的头,笑道:“你海哥没事,他安全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得从当初我去龙山之前,跟师爷的那个电话说起。

    他很清楚告诉了我一句话,想要保住海东青,那就必须让他死。

    当然,此死非彼死。

    师爷所说的死,是要让海东青的心死。

    准确的说,就是要让海东青发自内心的,去演一场不知道自己身在其中的戏。

    “海家的事我从一些渠道了解了个大概,当初他们跟老佛爷的关系我也很清楚,就这么给你说吧,想要保住海东青让他不受你的牵连,又想要保住你自己的东西,而不被老佛爷强行用海东青逼你交出去,那就只能这样。”师爷当时的笑声很轻松:“杀人诛心。”

    没错诶,杀人诛心,我动手“杀”海东青,然后

    海东青不是天生的演员,而且老佛爷也不是傻逼,如果我事先就给海东青说了一切,让他配合我,恐怕真有可能会被老佛爷给看出来。

    我们没有失败再重来的机会,这局棋不能输,输了就是死。

    因为老佛爷的缘故,海二爷身死,海家几近被灭了满门,真说起来老佛爷心里没有愧疚那是不可能的,但在某些时候,他的愧疚并不能让他学会网开一面。

    如果海东青能够把我逼出来,恐怕老佛爷绝不会心慈手软,甚至直接把海东青手脚剁了给我送过来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是师爷的原话。

    想要让老佛爷放过海东青,必须要满足两个要素。

    第一,必须让他觉得海东青对于我来说,已经没了多大的重要性,用海东青想把我逼出来那就是白日做梦。

    第二,为了杜绝老佛爷想用海东青试一试的念头,那就必然得让海东青表现出绝望的一面,以至于让老佛爷想起当初的某些事。

    海东青失去父母,这是因为老佛爷,海家二爷身死,也是因为老佛爷。

    这么说来,老佛爷的心底没有愧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师爷给我出的计策,就是为了要把这点愧疚给勾出来。

    什么样的事能让海东青绝望?

    一,失去家人,二,失去朋友,这两点是师爷推测出来的,不得不说他算对了。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

    我已经为了自己的目标而不择手段了,跟海东青也有很大的隔阂,因为在外人看来,对于我来说,海东青就是杀了周雨嘉的凶手之一。

    更别提当街跟他闹翻动刀子的事儿了。

    是个正常人都能想明白,拿海东青想逼出来我,那就是不可能的事儿,但也不排除有些人会用海东青试探试探我。

    可现在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老佛爷要的是海东青的活口,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对海东青下手的,等他见到海东青之后或许就会彻底放弃用海东青逼我出来的想法了。

    就在昨天晚上,我在小佛爷的手机里见到了一张照片,那应该是在我离开贵阳后的第二天拍摄的,还挺高端,是用彩信传过来的。

    照片里的背景我很熟悉,是胖叔曾经住过的那个医院。

    海东青躺在病床上,衣服并没有换成病号服,而是穿着原本的衣服,上面全是他自己的血染红的痕迹,头发很乱,看起来那叫一个狼狈。

    不远处是周岩的背影,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我看不清周岩的表情,只能从姿势上来看他像是在抽烟。

    海东青安静的躺着,双眼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仿佛是在发呆一样。

    或许他是在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得这么快

    “接下来你想怎么办?”小佛爷递了支烟给我,靠在椅背上,无聊的问道。

    我没有点燃嘴里的香烟,摇摇头:“杀人,找东西。”

    “说真的诶,按照你的计划来看,指不定你哪天就惨死在大街上了。”小佛爷笑得很是幸灾乐祸:“你就不怕因为这些屁事把你自个儿毁了?”

    我愣了愣,忍不住笑了起来:“怕啊,要是我毁了,我媳妇怎么办?但如果我失败的话就不怕了,反正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最多就让人跟我一起”

    话没有说完,我神经质的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因为我感觉头又疼了。

    “一起毁掉吧顺便也毁掉我自己这差劲的一生”

    在当天的傍晚,我们到达了东北的某个海滨城市。

    下车的时候小佛爷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转过头将我拉下了车,拍着我的肩膀说。

    “他吗的,以后你就在这儿混日子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半响都没有说话。

    抬头一看,天空上灰蒙蒙的,给人的感觉很压抑,如同这个城市一般。

    在来之前小佛爷就给我介绍过了这个城市。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并不算是特别富裕的城市,但真要比起来,它也能算得上是中国的二线城市,只不过听说过这城市的人很少,而且对它的印象也多处于乡镇这一个阶级,实际上这城市的油水程度远超过所有人的想象。

    每一个城市都有每一个城市的特点,贵阳的凉爽,洛阳的古韵,沈阳的

    这城市的特点或许就只有一个黑字了吧。

    反正就这么说,在2012年由中央下达的一个关于扫黑的红头文件里,有四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了里面,他们就是曾经在这城市里搞风搞雨的黑道头子。

    城市里鱼龙混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势力划分也极其的模糊,但能叫得上口的人也就只有那么几个。

    多巧诶,小佛爷跟师爷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之所以能让人叫得上口外加记忆深刻,原因就两个。

    第一,有钱,跟黑白两道的关系千丝万缕。

    第二,心狠手辣。

    或许俩古董贩子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城市里想要立足,恐怕也就只有靠这么两点了。

    师爷为人八面玲珑,黑白两道的人基本上他都认识,而且跟谁的关系都不错,这点就足以让人称赞了,至于小佛爷

    恐怕心狠手辣就是他特属的一门安身立命的本事。

    简单来说吧,在这城市里,恨小佛爷的人不少,但真正敢跟小佛爷当面叫板指鼻子骂人的,还真没有几个。

    是黑是白的人都清楚,小佛爷这三个字代表的是什么。

    只要你不是黑白两道上那种手眼通天的人,你指着小佛爷鼻子骂一句,他就能毫不含糊的当场给你一枪子。

    “易先生,这么久没见了,别来无恙啊。”师爷坐在轮椅上,慢悠悠的被大牙推了过来,满脸都是和善的笑容。

    “你好。”我礼貌的回了一句。

    师爷身后跟着十来个中年男人,我估计那些人就是师爷手下的伙计,一个比一个壮实,光是那排场就能吓死劫道的。

    “咱们的交易从现在就算是开始了。”师爷对我伸出了手,说道。

    我沉默了一下,伸出手:“各取所需。”

    “给这群伙计一个自我介绍吧,易先生。”师爷笑了笑,低声对我说:“在我跟小佛门下的伙计很少,但都是心腹,你放心。”

    闻言,我点点头。

    “我是师爷的朋友,以后当铺里的事能帮上的我一定帮,我的本事师爷应该跟你们说过了,各位可以放心。”

    话音一落,我在那些伙计看傻逼一样的目光中笑了笑,说道。

    “我姓易,我”

    “我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