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章 如狗

姓易的2018-12-08 11:32: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海东青对于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人。

    我们有过命的交情,在危险的时候敢自己扛着让我走,很多事他都会独自解决,而不会让我们忙得手足无措。

    他是个好人,所以应该好好的活着,这辈子也应该好好的。

    “鸟人,最近你没跟家里人联系联系?”

    “有什么好联系的,我爷爷估计在全国到处玩呢,前段时间给他电话,他还在三亚。”海东青叹了口气,看样子他对于海老爷子的老顽童德行很是无奈。

    “你家老爷子身子挺硬朗的,估计得长命百岁。”

    “肯定的啊,我爷爷是个好人,好人好”海东青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停住了嘴,担心的看着我没再说话。

    我靠在床头笑着,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心里很平静。

    好人好报这句话就是个屁,简直是比房价下调这话还不靠谱。

    老爷子是好人,周雨嘉是好人,我也是好人。

    哪怕我平常也有点小市民的心思,可我敢拍着胸说我从来没有对不起过别人,我也真心诚意的帮过不少人,但是结果呢?

    件说得不错,虽然这孙子是个化外生灵不是人,但我觉得它的话很有道理。

    老天无眼,大道深埋,命数已定,绝路不开,常有善举,却无善报,前程莫问

    不对,我以后也得是个好人,雨嘉不是说了吗,我是好人

    “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海东青走过来坐在了我的床边,见我咬着牙捂着脑袋,估计是认为我生病了。

    我摇摇头,定定的看着海东青,半响没出声。

    “睡吧,不早了。”

    “嗯。”海东青点头,转身就要回到胖叔曾经睡的那张床上,而我却叫住了他。

    “挤挤呗。”

    我笑着说,原来刚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挤了一晚上,之后也是这么挤着凑合睡的。

    明天就得走了,恐怕我以后也就没机会跟他见面了诶。

    “好啊。”海东青笑道。

    那一晚上我都没睡着,至于海东青睡着了没,我也不清楚。

    在黑暗中,我睁着眼睛看着看不清的天花板,呼吸声都压低了下去,但心跳的声音却在此时异常明显。

    所有该带走的东西我都打包好了,明天直接拎着包就能走,还阳青灯那些玩意儿都在外面,明儿当着海东青的面放进包里就好。

    “鸟人?”

    我莫名其妙的喊了一声,但海东青似乎是睡着了,没有回应我。

    “以后你要好好的过日子。”

    我声音很小,他应该是听不清了,因为这话出来连我自己都听不清。

    就是这样呆滞的看着天花板,我熬了一晚上硬是没睡着,等到窗外隐隐出现亮光的时候我才发现天亮了,而师爷的短信也到了。

    “收网了,小心。”

    关掉手机,我揉了揉眼睛,穿衣起床开始整理行李。

    “你要去哪儿?”

    “出去一趟,过段时间回来。”我把还阳青灯的灯座放进了包里,拉上拉链,戴上了普普通通的医用口罩后,也没多看躺在床上的海东青,拎着包便准备出门。

    海东青猛的起身拽住了我,皱着眉头又问了一遍:“你要去哪儿?”

    “去找最后一个宝贝,顺带着报仇雪恨。”我笑道。

    现在的时间是上午九点整。

    距离我跟小佛爷他们约定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

    “我跟你一起。”海东青意外的没有阻止我,而是穿上了衣服,笑着便要跟我一同出门,连问我去哪儿都没问一句,这让我很是无奈。

    鸟人诶,你他吗就这么傻逼啊,我要是去送死你难道也跟着去?

    “用不着你,老子能搞定,你别插手了。”

    也许是因为我背着他的缘故,海东青根本就看不见我的眼神,如果他看见了可能这个计划会失败的吧?

    没办法啊,我不知道他会这样,我以为他会阻止我,然后我才能吗的!!你他吗就是个傻逼!!!

    “你怎么了?我说了我会帮你就一定会帮你!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海东青急切的说道:“你别冲动,这样下去你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说了不用你管!!!我他吗忍不下去了!!!我自己能搞定!!!”我转过头对他怒吼道,随即拎着包转身就跑出了屋子,拉开大门后便向着马路上跑去。

    海东青也怕我出事,二话不说就跟着跑了出来,冲到我身后便拽住我,但被我一手甩开了。

    “我他吗说了!!!我自己能搞定!!!你别跟着我!!!”

    “你能不能冷静点?!!”

    “滚开!!别跟着我!!”

    大街上俩大老爷们吵着架,甚至是还有动手的趋势,外人肯定是觉得有好戏看了。

    中国人的特性不就有个叫围观至上么,不到一分钟的样子,马路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围了过来,看着正与我僵持的海东青,又看了看我,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好奇。

    “我知道你发生了那事后情绪”

    “海东青。”我强忍着愧疚,露出了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你他吗告诉我,那天开车的人是不是你,这件事你有没有责任!!!”

    听见我这么说,海东青愣了一下,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木头,我”

    “都怪你!!!如果不是你胖叔也不会昏迷!!!雨嘉也不会死!!!”

    “你知不知道老子有多恨你!!如果那天你反应快点我们就不会出事了!!!”

    可能是我真的病了吧。

    我都不知道当时我表现出来的愤怒是怎么来的,简直是跟真的一样,但我很清楚自己的心理活动。

    我他吗一点都不怪海东青,我只是对不起鸟人

    “老子为什么要一个人走!!就是因为我不想让你跟着我了!!你知道吗?!”

    “我就怕哪天忍不住一刀捅死你!!草!!!”

    “雨嘉跟我是什么关系你知不知道?!!她死了!!你知道吗?!!”

    前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好不热闹,甚至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城管也在边上抽着烟看着,并没有上来劝的意思。

    海东青没有解释,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不停的说着对不起,我看他这副反应心里就更不忍了,但是现在不忍不行诶。

    “这几个就是当铺的伙计吧”我眼角余光隐隐的看见了几个站在人群中的中年男人,他们刚才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口音一听就是东北那片儿的,按照师爷的消息来看,这次来贵阳想收网干掉我的貌似都是东三省的伙计,很好认。

    他们这几天应该都安排好一切了吧,包括白道的打点还有一些吗的

    看来真像师爷说的那样,贵阳局子里还真有财神爷他们的人,我就说今儿早上出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平常的警车呢

    要知道,那些人都是张立国安排的,基本上二十四小时都在附近蹲点,但就偏偏今天不见了。

    张立国是内鬼完全不可能,就他那德行,我是内鬼他都不会是内鬼,那这么说来师爷的猜测确实有可能。

    贵阳别的地方出事了,某些局子里的内鬼就临时把人调走,然后我这里就好让人搞定了。

    “先回去好吗?”海东青拽住了我的胳膊,将我从思索的状态里拉了回来。

    “松手。”我咬紧了牙。

    海东青摇摇头,死死的抓着我,说道:“我们回去,好不好?”

    “我他吗叫你松手!!!草!!!你凭什么拦着我?!!”

    我不知道海东青被我捅了一刀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也许是不敢相信吧,又或者是愤怒,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

    “对不起对不起”我心里不停的说着,但手里的匕首却在抽出来后,又深深的捅进了海东青的大腿,那地方是大动脉,很容易死人。

    “我今天弄死你!!草!!!”

    “快逮住他!!报警!!!”

    几个东北口的伙计大声喊了起来,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他们推开人群便冲向了我。

    在看见这一幕的同时,我推开了海东青,任由他浑身浴血的倒在脏兮兮的地上,看也不看的从人群另外一边跑了出去。

    没有人拦住我,一切都很顺利。

    当时的情况现在想想可真够可笑的,在场的人不下于三十个,但除了那几个伙计,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上来阻止我。

    看样子这世道的人都挺聪明,没人愿意当雷锋了,怪不得我觉得好人没好报呢,这就足以说明我是一个多傻逼的人。

    所有人都在那么的看着,尖叫着,惊呼着,甚至是当看戏一样笑着。

    对吧,或许在他们的眼里,这就是场人间喜剧。

    “木头”

    我转头的时候,清楚的看见了海东青脸上的眼泪,他的表情里没有愤怒跟别的什么,满脸就只有迷茫。

    “吗的你哭什么你越恨我你就越安全海东青你就是个傻逼”

    我眼睛通红的往街角狂奔着,在身后的人还没追上来的时候,我便窜上了一辆停在街边的汽车,重重的拉上了门。

    “走吧。”小佛爷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说道。

    “嗯。”

    “你哭了。”

    “有吗?”我笑了笑,手不停的颤抖着。

    在听见后面人声鼎沸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车后喧哗嬉闹的人群,不由的想起了一句大话西游里的台词。

    “他好像条狗啊。”

    ***********************************

    一切的解释,一切的结束,都在下一章。

    明天就是本卷的结束,然后第八卷,丹鼎连图,正式开始。

    稍微剧透一下,在下一卷中,鬼怪的出现不会那么频繁,也没有探险夺宝的内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人,一个个局的故事。

    如果说当初的当铺里情况是水火不容各门鼎立,那么姓易的就是推翻这个局面的火星,一点火星,引燃满城大火,会烧死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