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九章 扫尾

姓易的2018-12-08 11:32: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曾经想过自己会用泐睢文跟死人说话,也曾经这么干过,但是

    能用跟死人说话的语言,去跟自己最爱的人聊天。

    这是一种悲哀吗?还是一种幸运?

    我不知道。

    我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忽然又疼了起来,那种痛苦我真的忍受不了,只能蹲下身不停用拳头敲打着自己的太阳穴,以此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易哥我想你”

    雨嘉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很像是刚学会说话的孩子,我听得很认真,而其他人则跑得远远的不敢靠近这里一步了,除了小佛爷。

    “雨嘉易哥带你走好吗”

    “我我们去哪儿”

    我眼睛通红的走到了插在地上的贡香旁,也没在意地上的泥水,随地坐了下去。

    看着满脸迷茫的雨嘉,我红着眼睛笑了笑。

    “易哥带你去一个能让你活过来的地方我们以后能在一起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雨嘉别害怕易哥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绝对不会”

    “好我们我们不分开”周雨嘉说话的声音很是迷茫:“但是但雨嘉不是死了吗”

    “你没死!!!你没死!!!”我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声音也开始大了些许:“丫头你是不会死的你知道吗?!!易哥会好好保护你!!!”

    吗的谁说雨嘉死了?!她现在不是能说话吗?!她还活得好好的!

    “易哥”

    周雨嘉的声音越来越小了,这不是个好现象,按照《道记》里的那些记载,魂魄被养魂这个阵局招回来后是不能在阳间逗留太久的,她在回到身子后不久便会被玉佩上的符咒阵局吸进去,养魂养魄,等待着重生。

    “怎么了?!”我急匆匆的问道,时间不久了,我们这几年也就只能说这几句话了,要是不珍惜点现在的时间我真他吗得后悔。

    “我们以后以后可以结婚吗”

    我听见她这话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下子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而且是笑得特开心很发自肺腑的那种。

    这丫头可够可爱的,这种时候了还

    “等时候到了,易哥就给你求婚,然后咱们一起去买房子,去”

    就在我讲述着未来的时候,一种近似于风声的那种呼呼的声音,冷不丁的在我身边响了起来。

    随之,周雨嘉的身躯忽然颤动了几下,眼里的神色再度消逝而去,没了先前的神采。

    “哦走了啊”我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自言自语似的挠了挠头,伸手过去,帮雨嘉合上了双眼:“咋这么快呢我还没跟你聊完呢”

    小佛爷见雨嘉没了动静,皱着眉头走了过来,问我。

    “姓易的,你他吗刚才是鬼上身了啊?前面你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我突然觉得有点不想说话了,默默的蹲下身子,用手指把玉佩从雨嘉嘴边夹了出来,拴上老爷子原来送给我的红绳,挂在了脖子上。

    在那瞬间,我竟然有了种大家都还在的错觉,真的,就像是几个月前大家都在的时候一样,无比的安心。

    “哥几个,麻烦你们帮帮忙,把那坟给恢复原状了。”我客气的对那些伙计说了一句,估计他们也是被我前面的表现镇住了,二话不说就点着头往坟头跑,拿着铲子就开工了。

    小佛爷一看我抱着雨嘉坐在地上发着呆,他也没话说了,只能自个儿蹲在一边抽着闷烟,满脸的不耐烦。

    “小佛。”

    听见我喊他,小佛爷便把目光移了过来,问:“怎么了?”

    “一会儿你们带雨嘉走的时候,注意点,别磕着碰着她,这丫头怕疼。”我揉了揉雨嘉的脑袋,忽然发现她的头发跟原来好像没什么两样,有股淡淡的香味:“还有啊,小佛,帮我好好照顾她,不管是谁都不许碰她。”

    小佛爷皱了皱眉头:“看你这话说得,跟谁乐意碰似的。”

    “去你吗的,我媳妇长这么漂亮,谁知道有没有人起个色心顺手揩油啥的。”我不乐意的瞪着他:“反正我就拜托你了,你”

    “知道了,嗦。”小佛爷摆摆手:“有人动她一下老子帮你剁了他的手,行不行?”

    “行,你逮住他,我亲自来剁。”我似是开玩笑的说,或许只有小佛爷才知道我说的是真心话。

    如果真出了那种情况,我绝对会把现在的话付诸于行动,毕竟我很明白。

    现在的自己,不爱开玩笑。

    夜半,一切都收拾完了,坟上也做完了扫尾工作,看起来就跟白天没什么两样。

    棺材盖子也被我们好好盖上了,棺材钉也被钉上来,光是用看的还真没人能看出来坟被人动过,不得不说这就是八号当铺的牛逼之处了。

    恢复犯罪现场的技术真是一绝。

    见后续的事儿都办完了,我也没再耽搁,跟当初出去游玩一般,将雨嘉背在了背上,一边哼着歌一边向山下走着。

    山中安静非常,一时间只剩下了零零散散的脚步声。

    小佛爷走路的速度不快,貌似是在带着伙计们看风景,表现得他自己很有格调,时不时我还能在他嘴里听见“看看这山,风水那是相当的”

    最后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只能加快脚步往山下走,以求甩开后面这不靠谱的孙子。

    几分钟后,我便走到了山下小佛爷他们的车旁,敲了敲后门。

    “哥们,麻烦你坐到前面去呗,给我媳妇让个位置。”我看着坐在后车厢的伙计说道,他一愣,并没动作。

    这人不是先前跟我们在山上的伙计,而是负责坐在车里看着风的人,他见我眼神有了不耐烦的意思,估计火气也上来了。

    “你他吗谁”

    他敢爆粗口的原因就两个。

    第一,小佛爷他们下山的速度没我快,都在后面跟着呢,就目前来看,这个看风的伙计是看不见小佛爷一行人的。

    这点就说明了,看风景能害死人,特别是小佛爷这种不着调的孙子。

    下个坟山还左看右看的跟赏景似的,这他吗是得多闲才能干出来这事儿?

    第二,我看起来脏兮兮的就跟个乞丐没两样,背上还背着个女人,一看就知道是标准的战斗力不足五的渣子,也就是这点才给了他小宇宙爆发的心。

    “滚下去。”我没跟先前一样发脾气,毕竟雨嘉还在我背上背着呢,我可不想脏了她的眼睛。

    “哟,这逼让你装得,你个犊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人伸手在车座下面拿了把五连发出来,刚想抬起枪口对着我,却发现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已经抵在了他脑门上。

    我不耐烦的看着他:“要不是我老婆在这儿,我他吗现在就一枪崩了你,给你个机会,滚下去坐前面,别跟我老婆抢位置坐。”

    “你”

    “砰!!”

    “我说话你是不是听不懂?”我感觉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起来,脑袋又他吗开始疼了。

    这伙计捂住流血的耳朵拉开门就跳了下车,满脸的惊慌失措,我估摸着他也没想到我有枪,也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的就扣扳机了。

    其实那一枪没打中他要命的地方,只是崩了他小半个耳朵而已。

    “我草!你干嘛呢?!”

    小佛爷带着众人从后面急匆匆的追了上来,见我拿着手枪立马就急了,左看右看的没看见那伙计,似乎是觉得我把那孙子崩了一样,虽然我是崩了他,但没崩死啊,此崩非彼崩不是?

    一边骂骂咧咧的走着,小佛爷皱着眉头过来就拽住了我的衣领:“姓易的,你他吗是不是跟我找乐子呢?!下来就他吗动”

    “他骂我。”我给的理由很有信服感,起码小佛爷是信了。

    “他骂你啥了?”

    “他骂我犊子。”

    小佛爷哦了一声,然后就见着了躲在车后捂着耳朵的伙计,二话不说上去就朝着那人的肚子踹了一脚,一边踹还一边骂。

    “我他吗还以为你死了呢?!!你躲后面干嘛?!!开车去!!”

    有些时候其实我也挺费解的。

    小佛爷跟我的关系有时候是水火不容,恨不得一枪崩了对方,但有些时候又像是朋友似的,能聊上很多东西。

    可能这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点吧,当然,就目前来看我跟他的共同点很隐晦,起码我没找到。

    我感觉吧:就这傻逼能跟我有什么共同点?

    他很久后也这么跟我说,他当时是这么觉得的:就这傻逼能跟我有什么共同点?

    不得不说,有时候我们都挺傻逼的,或许这才是我们唯一的共同点。

    “小佛,帮我好好照顾你嫂子,我回去了,明儿”

    “草你吗,你他吗是我哥啊?还嫂子?”

    “走了。”

    我摆摆手,向着一旁的山道走了去,拨通了海东青的电话。

    “鸟人啊,来接我吧。”

    *************

    (PS:以下的内容是没算钱的,所以请一些朋友别担心了。)

    见有朋友对我周末一更的事儿提出了疑问,觉得我没重视读者啥的,我在这里解释一下吧。

    曾经我说过我不是专业作者,更不是专业写手,各位可以把我当成一个闲来没事跑网站说故事的上班族。

    周一至周五我天天都得上班,晚上回家码字得码到十二点甚至更晚,说真的,我挺累的。

    之所以周末休息就是因为这点,我需要休息,我不想跟一些作者似的,一天到晚的码字码字码字,然后码出一堆水得奇葩的文字。

    劳逸结合,保持平常的状态,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估计有人好奇,周末我在干什么,那么我就不装逼不扯淡的说一下吧。

    我的周末挺轻松的:起床吃饭,睡觉,码字,睡觉(这里按天气来定,天气不好就睡觉,天气好就出去钓钓鱼散散步),看球赛,睡觉。(PS:第二天继续重复,如果世界杯完结,那么看球赛这环节就直接跳过进入下一环节。)

    我只希望对看文的朋友负责,尽最大的努力让各位看正常的文,而不是一篇篇水文。

    要是有的朋友生气了,或是不满了,姓易的先在这里道个歉吧。

    对不起,请谅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