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八章 开棺

姓易的2018-12-08 11:32:5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雨淅沥沥的渐渐变小,随后缓缓停下,四周又再度充满了雨后的泥土芳香,生物学上称这似乎是放线菌的味道。

    天还是挺冷的,毕竟在一个雨后的坟地,不管是周围环境还是人的心理此刻都能透露出一股子凉意。

    可能是小佛爷带来的那群人不适应贵阳的天气,刚开始挖土没多久就打起了喷嚏,看样子是有点感冒了。

    “你他吗现在怎么跟我原来似的,动不动就拔枪!?”小佛爷递了支烟给我,自己点上一支烟后抽了口,没好气的骂道。

    我愣了愣,摇摇头:“我不知道。”

    虽然我这话像是敷衍,但确实是我的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拔枪,完全是下意识的,而且动作还那么熟练,很多时候刚反应过来,抢已经拔出来了。

    “提醒你一句,去了那边,别在我哥面前随便拔枪。”小佛爷说这话的实话我以为他是在警告我,毕竟那是他大哥,在那人面前随便拔枪不就是开嘲讽么?

    很久后我才明白,他的意思不是我想的那样,这确实是警告,但不是我想的那种警告。

    他的意思是:如果我哥觉得你有危险,会随时跟我们动手,那么他就会把你弄进某些局里,你指不定哪天就意外的死在外面了。

    其实小佛爷真的很够意思,只要他认了你这个朋友,很多时候他都会多多少少的护着你,只不过这孙子脾气有点操蛋,这是事实。

    “佛爷,见着棺盖了。”一个伙计跑了过来,给小佛爷说道。

    小佛爷没搭腔,看向了我,意思是等我安排后面的任务。

    “拿铲子把上面的土铲出来,棺材不用出土,只要能掀开棺盖就行。”我说道,随后又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记住,千万不要伤着棺材,连一点划痕你们都别给我弄出来。”

    伙计小心翼翼的点点头,说两句您放心就转身就跑回了坟头那边,继续搞着工程。

    “我哥说的是今天”

    小佛爷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提醒了我一句,但话没有说完。

    “明天,今天晚上先把我媳妇送出城,明天你们找个面生的开车接应我就行。”我皱了皱眉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小佛爷嗯了一声,叼着烟抬起了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木棺材上方的土大多都被伙计们铲了出来,边上的土也被往外挖了一部分,以免一会开棺盖的时候会被卡住开不了棺盖。

    等做完一切准备工作,伙计们喊了一声,将我跟小佛爷给叫了过去。

    “挖坟手艺不错,撬棺材钉的本事也挺厉害的,原来是下墓的吧?”我满意的看着坟上正正方方的洞口,又扫了一眼棺盖上圆润的几个洞口,笑道。

    几个伙计都点点头,说是原来都下过,但真正学过这行当本事他们之中的也就只有两个人。

    “例行公事,例行公事”我念念叨叨的把贡香拿了出来,点燃后插在了坟头的土里,双手合十的拜了拜,挥挥手:“上绳子,开棺。”

    半响后,见绳子绑好了,我便拿起贡香往手掌上拍了拍,霎时间火星四溅。

    “开棺大吉~~~”

    随着我的喊声,几个伙计拉着绳子往前走了几步,棺盖应声而开。

    与此同时,一股特殊的香味忽然从棺材里透了出来,传入了我们的鼻子里,没有一点平常尸首的味道,这似乎是檀香木的味道。

    “这是你老婆?”小佛爷好奇的看了周雨嘉一眼:“长得不错啊,身材也”

    “去你吗的,别瞎看。”我瞪着他骂道,但心里还是挺爽的,毕竟他是在表扬我女朋友啊,老子与有荣焉。

    雨嘉还是老样子,没有半点变化。

    此时她的皮肤只是略显病态的苍白,而不是死亡以后的那种苍白,这应该是归功于我们易家极其特殊的保存尸首术法。脸上虽然画着妆,但也并不浓,说白了就跟没画似的,看起来很是顺眼,如同往日的素颜一样,安静恬静,风轻轻的拂过她的脸颊,带动她的睫毛,就如同睡着了一般。

    嘴角微微上翘着,似是在对我微笑,也似是在开心我来接她回家。

    “你们下去吧,接下来交给我就行。”

    我一边说一边把兜里的小玻璃瓶拿了出来,里面装着的粉末异常醒目,颜色也各不相同。

    行里人要是见着这些粉末,大多都会觉得这是湘西那块地特有的玩意儿,俗称软尸散,但我这个可是经过改良的产品,准确的说,这是从《道记》上抄下来的东西。

    别看粉末的颜色啥的都跟湘西软尸散差不多,但内容可是天差地别。

    “辰砂三钱,雄黄一钱,无患子两钱,桃仁一钱。”

    “使符烬入药,以石碾之。”

    “火触药则燃,烟养其尸,既使其软之,如活,如阳人。”

    湘西的软尸散虽有数种,但却是大同小异,一次性用过之后,尸首变软的时间顶多只有三个月,哪怕是易家的那些东西也最多只能保持尸首半年不僵。

    但左慈弄出来的可就不一样了,一次性就搞定,只要尸首没腐烂就不会变硬,而是如活人一般没有两样。

    “嘶”

    在打火机的火苗碰触到瓶口的时候,顶端忽的一下就窜出了一缕火苗,随之,一种带着特殊中药香的气味,缓缓就传了出来。

    见白色的烟雾开始往外冒了,我便急忙往前一步踩在了坑洞的土边,弯下腰将瓶子轻轻放在了棺材里。

    这些烟雾跟有意识的活东西一样,并没有随着晚风飘散,而是慢慢的飘到了雨嘉的嘴边,随即消逝而去。

    等瓶子里的粉末燃烧完都过了半小时左右,小佛爷都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一个劲的在后面催促让我快点。

    这人啊就是没点耐性,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急。

    “雨嘉。”我弯下腰,伸手牵住了雨嘉冰冷的手掌,笑道:“易哥来接你了。”

    轻轻一拉,雨嘉的身子就被我带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丫头体重那是真轻,光是这么拉我还真感觉不到太多的重量。

    在雨嘉被我抱进怀里的时候,我笑得很开心,但周围的人却都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跟我拉开了距离。

    或许是他们觉得我有点吓人了吧。

    “你们俩挺配的,夫妻相。”小佛爷没后退,而是笑了笑,对我竖起了拇指。

    “谢谢。”

    我真心诚意的对小佛点点头:“我包里有一张黑布,你帮我拿出来一下,铺在这边儿的地上就行。”

    “对了,下面记住垫些报纸”

    “吗的没报纸,你咋这么多事儿呢。”小佛爷无奈的看着我,指了指穿着外套的两个伙计:“把衣服脱了放地上垫着。”

    几分钟后,雨嘉被我轻手轻脚的放在了黑布上,随即我又用贡香跟蜡烛围着她的身子,往地上插了一圈,每隔半尺就是一炷贡香,每隔三尺就是一根蜡烛。

    点燃这些东西之后,我把老爷子送给我的玉佩拿了出来,轻轻掰开了雨嘉的嘴,放了进去。

    “你们让开点,别挡着丫头回来。”我说道。

    几个伙计哆嗦了一下,二话不说就往边上跑,似乎是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焚香三拜神,鬼谷清幽门。”

    “桃源仙宫处,三清养其身。”

    “五宝真气重,腾云送三魂。”

    “令起阴风定,七魄还归奔。”

    在我拿着早已备好的符纸围绕着雨嘉念叨的时候,忽然之间,坟头上开始刮起了阵阵骇人的阴风,吹得在场众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天灵灵,地灵灵。”

    “玉清道祖,定其身形。”

    “上清道祖,还其本命。”

    “太清道祖,保神不离。”

    “吾奉鬼谷祖师急急如律令!!!”

    “轰!!!!”

    随着并不震耳的爆炸声响起,我手中的符纸猛的便凭空燃烧了起来,而周雨嘉的眼睛忽然一下就睁开了,本是死气沉沉的双眼此时却又有了些许的神采。

    我不敢有别的动作,更不敢靠近雨嘉,生怕破坏了这养魂的阵局。

    但我现在真的真的好想抱抱她

    她的眼神告诉我她还活着!!!她没有死!!!

    周雨嘉微微轻启的嘴唇并没有动的迹象,但她嘴里却发出了声音,只有我能听懂的声音。

    她说的,是泐睢文。

    “易哥”

    听着这类似于咳咳喘喘的声音,我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即便回答道。

    “雨嘉我在你还好吗”

    这丫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过了半响。

    “易哥我我好想你”

    *****************************************

    今天起晚了,差三分钟迟到,真他吗危险。

    老板说就算我迟到了也绝不会杀了我祭天,但我明明是看见他腰里别着的西瓜刀了,这我是不是该在临死之前考虑一下报警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