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七章 上山

姓易的2018-12-08 11:32:4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今天是雨嘉死后的第七天,雨很大,挺冷的天。

    清晨六点,周家人便要将雨嘉的棺材送上山,一列车队由周家居住的地方起出,沿路直奔贵阳的凤凰山公墓,阵势极其醒目,与周家往日的低调风格完全不同。

    打头的是一辆很特殊的灵车,那车的后车厢除了顶上的天棚外便没有了遮挡的东西,外人都能清清楚楚的看见那一个桃木鎏金的棺材。

    “不过去看看?”

    “咱们跟在后面看着就好。”

    坐在租来的车上,海东青一边开着车,一边担心的看着我,似乎是害怕我想不开似的,这纯属是他多虑了。

    就我这心态怎么可能想不开呢?

    “鸟人。”

    “嗯?”

    “一会儿你先回去,我等周家人走了就去陪雨嘉说说话,到时候打电话你再来接我。”

    闻言,海东青皱紧了眉头,不放心的说:“要不然我跟你一起吧?你这样”

    “没事,放心。”

    我靠在椅背上对他笑了笑,海东青看了我一眼,摇摇头。

    “你这几天的变化很大,我能感觉出来,但是”海东青把视线从我身上转开,看着前方泥泞的道路沉默了很久,缓缓说:“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原来的木头,因为你眼底的东西从来没有变过。”

    “什么东西?”

    “善良。”

    我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感觉脑袋有点疼,忍不住闭上眼使劲的敲了敲太阳穴,牙也紧紧的咬了起来。

    善良,狗屁善良,我当了这么多年的滥好人得好报了吗?!

    我他吗当初就不该哦不对我是好人以后也是

    老爷子,胖叔,海东青,雨嘉,他们都希望我当好人,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嗯,我是好人。”我哈哈大笑着,整理起了自己崭新的休闲服,这是雨嘉前段时间给我买的,据说还挺贵,但我却没好好穿过。

    今天是大日子,必须穿上这衣服才够意思,平常穿的那脏兮兮的外套早被我扔家里了,晚上可得见见雨嘉呢,穿得跟个要饭的似的那不是太丢人了么?

    “你包里装的是什么?”

    忽然,海东青冷不丁的问了我一句,我没多想,伸手进包拿出了一叠纸钱,笑道:“天地银行的票子,也不知道在下面合不合用。”

    “你先回去吧,我晚点给你电话。”我说道,叫海东青停了下来,随即拿着雨伞背着包就下了车,向着山道口走了去。

    海东青也没多说什么,对我招了招手,将车掉头便离开了这里。

    半小时后。

    我在距离雨嘉墓地百来米的山头找到了有利位置,特专业的拿了一个望远镜,远远的看着周岩他们在坟头哭得悲痛欲绝。

    周雨嘉的父母很像是普通的中年男女,基本上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当然,这是指他们平常的状态。

    我可是见过周雨嘉他爹发飙的时候,那叫一个吓人。

    此时周雨嘉的父亲正站在坟头抹着眼泪,平常穿着的警服也换成了黑色的西装,右手的胳膊处绑着一块白布,上面黑色的奠字很显眼。

    而周雨嘉的母亲则呆愣的坐在墓碑旁,没有表情,也没有动作。

    我不知道当时我是什么感觉,总而言之不是伤心悲痛,而是一种愧疚吧。

    就在此时,我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这声音就能猜出来,来的人应该不少。

    “你真要这么干?”

    “对啊,想要让她回来,就只能这么办。”我头也不回的说道:“先坐着歇会儿吧,时间还早着呢,晚上再动手。”

    小佛爷走了过来,也没在意下着雨地上很湿,叼着烟坐在了我身边的石头上,与我一般遥遥的看着远方的坟头。

    其余的四五个伙计都没敢过来跟小佛爷平起平坐,纷纷打着伞拿着铲子,找了个边上的位置坐下歇息。

    或许有的人已经猜到我要做什么了。

    没错。

    今天我要做的招魂引魄,按照规定的程序滋养她的魂魄,因为必须要这样雨嘉最后才能活过来。

    至于挖坟盗尸目的就简单多了,为了送雨嘉进入天赐铜棺,只能这么做。

    “老爷子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刚好能派上用场了”我把上衣口袋里的一块玉佩拿了出来,这是小时候老爷子送我的礼物,品质不是顶级的那种,但对于我来说却有别的意义。

    当初我们的日子过得可不算富裕,老爷子为了送我这一块玉佩,他少说半个多月没怎么好好吃顿饭,虽然玉佩的品相只能算是一般,可里面包含的东西却太多了。

    “这上面密密麻麻的是什么东西?”小佛爷一脸好奇的指着玉佩上近似于血丝的图案。

    “符局,咒词。”

    我笑了笑,拿着玉佩在小佛爷眼前晃了晃:“怎么样,手艺不错吧?我拿刻刀一点一点刻出来的,上面红的是鸡血,是不是看着挺艺术?”

    “很他吗艺术。”小佛爷点点头。

    时间在这种时候过得总是很快。

    在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周家人开始带着人下山了,伴随着一阵鞭炮的响声,坟头的那块土地渐渐陷入了平静,再无一人。

    墓碑的左侧有一棵松树,看起来并不高大,树冠却刚好能将墓碑遮挡在树荫下,在下雨的时候这棵树可帮雨嘉的墓碑挡了不少的雨,是棵好树。

    “晚点过去,等天黑了再动手,现在山上还有人,被撞见就麻烦了。”小佛爷一边说着一边叫来后面的伙计,让他们把塑料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等我转头一看,小佛爷已经抱着个扒鸡在啃了,脚边还放着一罐啤酒,看起来他是舒坦得不行不行的。

    “吗的,你怎么这么抠门呢,我的呢?!”我瞪了他一眼。

    小佛爷耸耸肩,说,哎呀,忘了。

    “对了诶,哥几个,一会儿动手的时候大家注意点,别伤着棺材还有墓碑,我先谢谢各位了哈。”我站了起来,和善的笑着说道。

    其中有一个伙计就是那天给我们开车的司机,估计是被我那一枪给吓出后遗症了,一听我这么说,他忙不迭的就点头。

    “易哥您说话我们照办。”

    我谢了他一声,笑着坐回原位,跟小佛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马上就能见着雨嘉了,也不知道这几天她瘦了没,应该没有吧。

    也许是周岩跟他家里人都不愿意看见雨嘉画得跟个死人似的,听说给雨嘉化妆的人还是周岩特地请来的,那姑娘学画的不是死人妆,而是活人妆。

    雨嘉入棺穿的衣服也挺普通的,就是她平常最爱的那件卡其色的连衣裙。

    稍微一想,我似乎还能在脑海里看见周雨嘉的笑容。

    她好像还笑了笑,说,易哥你终于来接我了。

    “你笑什么呢?”

    小佛爷冷不丁的问了我一句,随即便让我回过了神,抬头一看,天已在不知不觉中黑了。

    “雨停了,咱们也该动手了,走吧。”我大笑着整理了一下衣服,也没跟小佛爷多说什么,转头便往山下走。

    十来分钟后,我们一行人便到了周雨嘉的坟前。

    看着那块冰冷的墓碑,我心里却有了温暖。

    “雨嘉”我蹲了下去,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中,轻轻的亲了一下墓碑:“易哥来接你了咱们一起走吧”

    “我们永远都不会再分开了”

    我疯疯癫癫的笑着,把脸缓缓贴在了墓碑上,闭着眼睛,感受着那种刺骨的冰冷,笑容越来越盛。

    “这人是不是脑子”

    没等那人说完,小佛爷一巴掌就抽在了那人脸上。

    “啪!!!”

    被打的人紧紧的捂住了脸,一脸恐惧的看着小佛爷,似乎是没想明白小佛爷为什么发火。

    其实我知道小佛爷为什么打他。

    “没错诶,我就是脑子有点不正常。”

    我笑着看了看那人,把刚拿出来的手枪插回了后腰。

    **************************************

    明天星期五了,老规矩,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一天一更,下星期一恢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