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四章 寿数

姓易的2018-12-08 11:32:4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也不知道那天是怎么睡过去的,只觉得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之后的一切就完全记不清了。

    但是我记清楚了某个部分,那就是我做的梦。

    没错,我晚上做梦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也就是那一个梦,让我想起来了我所有的一切,那些所有被我忽视遗忘的地方,都被我想起来了。

    在梦里,老爷子坐在我身边笑呵呵的看着我,满脸欣慰,而周雨嘉则正牵着我的手,与我一同看着前方黑暗中的怪物。

    那个怪物牛身老人脸,正是一直被我遗忘的,件。

    件一如往常的大笑着讥讽着我,幸灾乐祸的笑声让人觉得无比刺耳,但我看着它却觉得很平静,也许这是因为周雨嘉跟老爷子陪着我的缘故吧。

    “莫要哭,莫要闹。”

    “四月如春,富贵随来。”

    “大梦不醒,逍遥自在。”

    “迎阳花开,雨后失彩。”

    “虹光贯日,披孝戴白。”

    怪物一摇一摆的跑到了我们身前,老人脸上笑容满面,尾巴甩了甩,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周雨嘉好奇的看着件,问,你是什么怪物?

    听见这个问题,件哈哈大笑着摇起了头。

    “疯癫嗔痴,样样都来。”

    “以杀还杀,戾染灵台。”

    我抱紧了周雨嘉,没有出任何的声音,安静的看着这一幕。

    当时我的状态很奇怪,明知道这是一个梦而已,但却把所有的一切信以为真。

    老爷子的笑容,雨嘉身体的温暖,都在告诉我一个事实。

    他们还在,还没有消失。

    “老天无眼,大道深埋。”

    “命数已定,绝路不开。”

    “常有善举,却无善报。”

    “前程莫问,心被己埋,哈哈哈哈!!!”

    件的头颅缓缓靠近了我,老人脸上的笑容无比诡异,就那么死死的盯着我,仿佛是在看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东西一般,它的那种笑容很刺眼。

    “我当了半辈子的好人,结果确实是没好报啊”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迷茫的看着件,问它:“我该怎么办?”

    周雨嘉忽然握了握我的手,侧过头对我笑了笑。

    “易哥,你是好人。”

    “啊?”

    “你不要变成坏人,你只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然后”

    之后的一切我就记得很模糊了,好像件也跟我说了很多话,老爷子也是,雨嘉也是。

    在剧烈的头疼折磨中,我醒了过来。

    准确的说,我是被小佛爷推醒了。

    “你还好吧?”

    小佛爷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在我醒过来的同时,他就退开几步跟我拉开了距离,似乎是怕我忽然袭击他似的。

    “你有病?”我揉着太阳穴反问道,心说这人啊可真是变化无常,昨天还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造型今儿咋就

    小佛爷皱着眉头没说话,半响后,他指了指四周:“你看看这是哪儿。”

    我抬头一看,只见我现在所处的房间并不是昨天的宾馆,而是另外一家宾馆,床头柜上摆着的名片写着的“特_殊_服_务138XXXXXXXX”几个字烁烁生辉。

    “昨天吧,你忽然就发疯了。”小佛爷一副欲杀我而后快的表情,龇着牙花子说:“我就问了一句你怎么了,然后吧,你朝着我的脑袋开了三枪,要不是老子躲得及时非得被你”

    我摸着头上被绑得异常杂乱的绷带,忽然发现头上多了几道伤口,似乎是被钝器砸伤的,不经意的一按下去那感觉

    “你下手够狠的。”我无奈的说道。

    “不狠点制不住你啊,你瞅瞅,老子都被你一枪破了相了。”小佛爷愤怒的指着自己脸上的一道浅浅的伤口,正要继续对我进行口诛笔伐,但被我打断了他的话茬。

    我疑惑的问他:“我昨天为什么要开枪打你?”

    “你问我是不是八号当铺的人,我说是,你就开枪了。”小佛爷说话的语气那叫一个委屈,堪比六月飞雪的窦娥,其实他委屈也在情理之中。

    我说的是实话,而且你也知道这个事实,为毛要问了我一遍还开枪打我?

    这种心理活动肯定在他内心深处此起彼伏。

    “昨天你怎么了?”

    听见他问我,我愣了愣,答道:“没睡好的后遗症。”

    “我草,你不去写小说真是屈才了。”小佛爷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思索了一下,然后从腰间拔出了手枪,递给了我。

    “防身,弄人,这家伙确实好使,但你以后别拿枪口对着老子。”

    我接过手枪,好奇的问了句:“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一直都爱用五连发?”

    “使出感情了。”

    这是我听过小佛爷最不靠谱回答中的一个,听起来这个答案的水分高达百分之九十,但很久后的事实告诉我,他说的是真话。

    靠在床上,我找小佛爷要了支烟,点燃后抽着,自顾自的发起了呆。

    接下来的一切都得好好计划计划。

    湘西这边儿的事搞定了,很快就是雨嘉的头七了,我得赶回去办件事。

    忽然我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这事要是不好好解决解决,恐怕我这心里还真不踏实。

    我熟悉的打开关了好几天的手机,没在乎那些杂乱的短信,打着哈欠在电话薄里找到了陈三的电话,没多想便拨通了过去。

    响了两声后,陈三那边接通了电话。

    “小易啊,你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叔,我这儿有点急事,想找您帮帮忙。”我客气的说道。

    陈三没有过多的思索,很直接的就问我:“什么事?给叔说,叔帮你!”

    “您认不认识能给人测寿数的高人?”我揉着通红的眼睛,感觉太阳穴里隐隐有种刺痛的感觉,一突一突的很难受。

    在我的记忆中,能准确测算他人寿命的高人,除去胖叔之外貌似就没了。

    当然,我说的都是我认识的人,某些老前辈不在这范围里,毕竟我跟他们不熟,也不认识。

    胖叔现在是重度昏迷,我想测算一下自己折了多少年的寿数,这种高技术含量工作明显昏迷的胖叔不能胜任,只能找其他的人。

    陈三虽然是个玩蛊的,但他多多少少也在行当里认识过不少人,指不定他那儿就有能给我算寿数的人选。

    “有是有,但是那人跟我也不是很熟,让他办这种事”陈三犹豫了一下,随即就答应了下来,说是现在就帮我联系那个人。

    “您打个电话给他,就说是帮我算个寿数,让他发短信给我结果,算好了就是十万,算不好也是十万,我的生辰八字是”

    之后我也没跟陈三继续多聊,毕竟言多必失,有的事儿我不想让陈三知道,他是局外人,不该被我牵扯进来。

    拿到我的生辰八字之后,陈三就挂断电话去找了那人,而我则是跟小佛爷聊了起来。

    “我要回贵阳了。”

    “我跟你一起,免得中途你又出差错还得麻烦,等到时候出了贵阳,我就直接带你去我们那儿。”

    “谢谢了。”

    话说回来,生辰八字本来是不能随便给别人的,但那时的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更何况那人是个算命的,平常过了他眼的生辰八字起码有几百个,他无冤无仇的能单独针对我这一个客户?

    最主要的我想要知道自己折了多少寿数这个答案对于我很重要

    如果折的少,那么以后的路就好走多了,如果折得多

    安静的等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一条短信的发送到了我的手机里。

    按照陈三先前的嘱咐,这条短信就应该是算命的那人给我发过来的了,不得不说他技术确实过硬,才不过这么一会儿就

    “路头心发狠,天怒谴其本,九五不见踪,余留七十整。”

    “好自为之。”

    吗的为什么会折寿折这么多?难道是因为我弄死的都是中国人?

    老太爷弄死的人比我多,真可能因为那群孙子是小日本,所以折的寿数就没我多,看来老天爷是在教育我要爱国。

    我无奈的看着短信,没有对其中的内容产生其他的情绪。

    这么说来,我九十五的寿数现在就只有七十了,杀了那群孙子我折了二十五年,这可是赔本的买卖啊以后不能做了。

    抽着烟,我拨通了花圈店的座机。

    “喂?鸟人?”

    在电话被接通的的第一时间我就扯开了话题:“我在外面散心呢,过几天就回去,别担心我了。”

    “你”

    “很快就回来了,别担心我,注意照顾自己就行,挂了。”

    “小佛,你等我一下。”

    我整理了一下脏兮兮的衣服,也没打算换,随意在洗手间擦了把脸,叫上小佛后我们就离开了宾馆,直奔小佛安排的某个地方,准备从那儿坐车回贵阳。

    客车,火车,飞机,我们不敢坐,就怕被某些眼线给认出来,别还没到贵阳半路就让人给办了。

    在此时的情况下,黑车是第一选择。

    上车前,我照着短信里的银行卡号给那人打了十万块过去,随后又给他发了个短信,里面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谢谢。

    “对了小佛,你安排一下,让人帮我找一个东西。”

    “啥玩意儿?”

    “八足金眼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