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三章 崩溃

姓易的2018-12-08 11:32: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我读大三的时候,一切都显得很困难,包括那莫名其妙的学费。

    我实在想不明白,就那么一个毫无意义的四年,却每年都要让人交好几万。

    到底这钱交上去,是为了让学校给我们学习知识的机会,还是为了给校领导包养女学生多几个钱,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不是都说了么,不上大学的人就会提前被社会上,而上了大学的人就会发现自己被大学上了。

    我就是这感觉。

    当然,这跟我在大一刚入学的时候就想退学完全没有关系,毕竟那时候我还没有悟到这么多的东西。

    那时候,还太年轻了。

    我想退学的原因就是一个,没钱。

    想想也是,就他吗一个穷得开花圈店的家庭哪儿来那么多钱,又不是天天都有人买这些玩意儿。

    说白了,花圈纸扎都属于难得一次才用的消耗品,一年到头没那么多的人买,更何况贵阳的花圈店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装修得比我们专业的,规模比我们大的,地段比我们好的,那些都是赚钱的大户,我们刚巧就属于平常保本时不时赚上一些的小户儿。

    我们那店就开在巷子里,能有多少人找到我家的店,这是个待解之谜。

    话接上回,在我说我想退学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就是老爷子的一巴掌,那一下子真把我给弄的疼得半死。

    从小到大我被老爷子打过几次?

    屈指可数啊,我是真没想到他能为了这事儿打我。

    事后老爷子也没给我道歉,也没给我解释,但却对我好得不行,经常买些好吃的给我,似乎是忘了那事儿一般。

    等某次喝多了之后,老爷子才把原因全说出来。

    “老子为了让你成个文化人,为了让你有个文凭以后路好走,我不要这老脸跑去借了两万块钱,你他吗现在给我说不上学了?!你对得起我吗!!”

    我觉得我挺傻逼的,为什么我当时就不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呢?我为什么还特幼稚的生了好几天的气呢?

    我也觉得老爷子挺傻逼的,他为什么就不靠自己的看家本领去赚赚钱呢?那得多轻松啊?

    或许老天爷给的答案是你们都挺傻逼的。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在我读大三的时候,窘迫的情况忽然间更严重了,因为那段时间来买纸扎的人很少,基本上没有几个,连着两三个月都是这情况,太尴尬了。

    到了交学费的紧要关头,老爷子打算老规矩,去借,而我则是拼着命在外面兼职赚钱。

    我不想让老爷子低声下气的去借钱,死都不想。

    大三开学前的某一天,我正巧在鲜橙多搞活动的地方弄兼职,帮忙搬箱子搭舞台啥的,戴着个傻逼呼呼的帽子特二。

    工资是日结,一天八十,那是我在那段时间找到的工资最高的兼职了。

    就在那天我刚忙完的时候,正趁着闲工夫坐在舞台后面的小仓库门口擦汗呢,几个熟悉的身影忽然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

    是周雨嘉跟她们班的同学,全都是女的,穿得那叫一个花枝招展。

    当时我脑子里有两个选项。

    第一,埋着头装不认识她们然后跑路。

    第二,就是厚着脸皮跟她们打个招呼。

    我承认我是个最普通的男人,因为我发现我有那个年龄段普通男人的通病,爱面子。

    正当我选了第一要起身掉头跑路的时候,周雨嘉忽然喊了我一声。

    “易哥!!”

    “我草。”

    周雨嘉笑嘻嘻的跑到了我身边,看了看浑身上下脏兮兮的我,问了我一句:“易哥是在这里工作吗?”

    “是啊你怎么来了”我尴尬的笑着。

    怪不得都说这世界上贱人多呢,周雨嘉还没搭腔,她身边的某个同学就对我开嘲讽了。

    “雨嘉,你怎么认识这种人啊?”

    我看了她一眼,忍住了没一巴掌抽过去。

    这女的跟周雨嘉关系不太好,虽然她们平常也有说有笑的,但周雨嘉告诉过我,她不爱跟这女人多说话,这女的怎么说呢,就是太势利了,挺惹人讨厌的。

    “我认不认识易哥关你什么事?”周雨嘉看了看她,笑道。

    无声的啪一声,这他吗就是响亮亮的打脸,如果不是我脸皮薄外加怕被揍,我真得抱住周雨嘉狠狠的亲她一口。

    被周雨嘉这么一说,那女人脸上也挂不住了,但她明显也是知道周雨嘉身世的人,气冲冲的转脸就走了,压根没再敢多说话,至于其他的人则被周雨嘉温柔的送走了,说是她有事要跟我说,叫她们先走就行。

    “你在这儿干嘛呢?”我伸手从后面的箱子里拿了一瓶鲜橙多给她,脸色有点发红:“要不然你先走呗?我这儿还得忙呢。”

    周雨嘉比我想象中的聪明太多,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温婉的笑了笑,点点头。

    我承认我被她的笑容给KO了。

    然后,我就看着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包纸巾,递给我。

    “你留着擦擦汗吧,天气热,小心别中暑了。”

    周雨嘉红着脸说了句,话落,她对我笑了笑就走过了马路,招招手后便缓缓从我视线中消失而去。

    我正在那儿发呆呢,后脑勺猛的就被人拍了一下,转头一看,是周岩这孙子。

    “你可够神出鬼没的啊。”我一脸“没想到你这孙子会来”的表情,无奈的说道。

    周岩他身上穿着的工作服跟我一摸一样,也就是说,他闲得蛋疼来陪我解闷了。

    “我妹漂亮吧?”周岩呵呵笑着,很自豪的说道。

    “漂亮,我一看见你妹就觉得你不是你爹妈亲生的。”我的话忠言逆耳,周岩脸顿时就黑了,差点没拿手里的瓶子砸我脑门上。

    就在那时,我眼角余光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没等周岩发问,我直截了当的就窜了出去,跑过马路后在巷口看见了那人。

    “怕你个兔崽子饿,给你送点吃的。”老爷子笑着,把手里拎着的牛肉粉递给了我,意思是让我赶紧吃。

    “你咋不过去呢?”我接过后问了句。

    老爷子隐隐看了一眼自己穿着的衣服,笑着也没说什么,摆摆手就走了。

    他穿的衣服都是好几年前买的了,补丁挺多的,看起来特潮,但他貌似不这么觉得。

    “老头子还挺要面子。”我蹲在街边吃着午饭,感觉眼睛有点湿。

    老爷子是个爱面子的人,准确的说,他爱的是我的面子。

    他不爱去我的学校,就算是去也是得穿一件最体面的衣服去,说是不能给我丢人,实际上我哪儿会想那么多?

    要是我觉得老爷子给我丢人了,那我他吗的得多畜生?

    就是这么一个爱“面子”的人,却还是个穷得叮当响的花圈店老板,不得不说老天爷挺爱玩儿人的。

    也许就是那一次,让我死死的记住了我的梦想。

    以后要多赚钱,要让老爷子过上好日子,要让老爷子

    当老爷子逝世之后,一切就都变成了屁。

    我也变得跟普通子女一样,只能用纸扎花圈纸别墅给长辈献孝心,而在长辈活着的时候,却没让长辈过上好日子。

    后来好不容易听说人能复活这个游戏BUG了,刚准备开挂让老爷子活过来,结果尸首就被人给烧了,这他吗的也是够倒霉了,但这却还不是一切的结束。

    在今天,老天爷终于在我跟老爷子的故事上画上了句号。

    没错,在看见《道记》上的记载时,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阵以符局,墨敛为眼,收魂敛魄”

    “墨敛竹木,乃邪木也。”

    “头七之魂,竹自收之。”

    “魂之寿也,七七之数。”

    “术者施术,时若不过其寿,魂还世则安矣。”

    “若过其寿,魂则不还消也,是以永世不得超生哉”

    怪不得老爷子头七的时候没有回来

    原来他的魂魄

    早就被鬼谷尸经的材料墨敛竹搞得魂飞魄散了

    七七之数魂之寿也

    如果我早点发现如果我在四十九天之内救他出来或许他就不会

    我脑袋从来没有这么疼过。

    雨嘉。

    老爷子。

    胖叔。

    六叔。

    所有受到伤害的人似乎都在我的眼前,都在看着我,我

    “哈哈哈哈哈哈!!!!老天爷原来一直都是在玩我!!!!”我疯狂的笑着,眼泪早就流了出来,泪水里有着丝丝猩红:“小佛诶,你说我好笑不好笑,被玩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发现,哈哈哈哈!!!”

    小佛爷担心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老天爷啊老天爷我到底是怎么你了你他吗的这样对我”我感觉眼前的世界开始了天旋地转,所有的一切都变作了雨嘉身死时我所看见的血红,在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时,我忍不住大笑着喊了起来。

    “老天爷!!你说话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

    “我不服!!!我不服啊!!!”

    ********************************************************

    各位,陪着姓易的一起熬过去吧,一起看看那段疯狂的岁月,一起见证那最后平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