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二章 笑话

姓易的2018-12-08 11:32: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棺材老爷被我弄死之后,我当时只有惊讶,而没有太多的后怕或是别的什么。

    按照常理来看,普通人弄死个人肯定得怕,心惊后怕都是常事,但我显然没有,这肯定不是说明我不是普通人,而是我在动手的时候就已经有预感了,这孙子得被我弄死。

    当然,有预感了我也没打算停手,因为在我看来,棺材老爷是真的该死。

    “你没事吧?”小佛爷走了过来,见我愣愣的坐在地上,他摇摇头陪我坐下:“你刚才是疯了啊?叫你半天你都不带停手的。”

    “小佛,他挖了我爷爷的坟,我弄死他,不过分吧?”

    “不过分啊。”

    “他想帮老佛爷抓我,我反击弄死他,也不过分吧?”

    “这也不过分啊。”

    我点点头,把上衣全脱了下来,用破烂的衣服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期待的看着小佛:“我弄死棺材老爷了,你们是不是能帮我了?”

    小佛爷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我会在这时候,问他这话。

    半响后他点了点头:“帮你。”

    听见这话我终于松了口气,开心的笑了笑,完全没在意小佛爷奇怪的眼神,只是随口问了一句,然后就点了支烟抽了起来。

    “看我干什么?”

    “你不像是你原来的你了。”小佛爷很认真的对我说。

    我扫了一眼棺材老爷的尸首,手忍不住颤抖了几下,最后把眼神移开。

    “人总是会变的。”

    闻言,小佛爷很理解的笑了,然后说了一句我这辈子都没忘过的话。

    “现在的中国就是个人吃人的社会,无论是哪一行都是如此,如果你无法改变现实,那么你就只有改变自己去接受这一切。”小佛爷说着貌似跑题的话:“要么,与这个现实同流合污,要么,跟这个社会狼狈为奸。”

    “如果你还是像原来那样,我真觉得你说不准哪天就死了。”

    “谢了。”我揉了揉充满疲倦的双眼,重复的说:“谢谢了。”

    “既然踏进了这潭浑水里,想要安身立命,那就必然得心狠手辣。”小佛爷孜孜不倦的教导着我,一心想将我引上光明大道,但我压根就没想搭理他,说的尽是废话。

    见我不太想说话,小佛爷也无趣的耸耸肩,拿着五连发站了起来。

    “你干嘛?”

    “收尾工作要做好,这事儿传出去可就麻烦了。”小佛爷叼着烟走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伙计身前,也没管那人是不是在昏迷,抬手就是一枪。

    随着枪响,那伙计身上被子弹打中的地方霎时就是血肉模糊,本来还有点气息来着,挨了这一枪后彻底就没气儿了。

    看着小佛爷一个个的给他们补枪子,我抽了口烟,感觉脑袋有点发晕。

    这次用术法害人然后自己补刀子,实在是无奈外加情绪不受控制才做出来的举动,可以说是很不理智。

    这样搞貌似是要折寿的,但那时候也顾不了这么多啊,小佛爷那傻逼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尸首掐死了,他一死我也就死定了,哪怕我不死,我的东西必然也得被他们弄走。

    如果那些东西都没了,我拿什么去复活雨嘉?!

    事后想想,我那时候貌似是脑子有点迷糊,没想明白这事,如果多想想,我也不会折那么多的寿数。

    其实我完全可以把他们弄晕而不弄死,等他们自己醒过来之后,再弄死他们。

    因为这样的话,折寿就不会折太多,但那时候

    或许是我真的忍不住心里的愤怒了,我想要在场所有的人死,真的,我不想看见他们活着。

    “爷爷对不起”我蹲下身抱起了尸首,这具漆黑烧焦的尸首很轻,也许是没有了水分的缘故,轻得让我有点心凉。

    也不知是为了什么,在看见棺材老爷尸首的一刻,我终于明白了。

    软弱,永远不会有好的下场,如小佛爷所说,想要好好的活下去,想要保护好自己所觉得美好的一切,那就得

    要么,与这个现实同流合污。

    要么,跟这个社会狼狈为奸。

    “小佛,你先去”

    给小佛说了我住宾馆的地址后,我抱着老爷子的尸首,提着一个工兵铲,孤零零的向着山后走去。

    老爷子得入土为安,我不想让他被这些破事闹得心烦,他该好好歇息歇息

    脚下的这条山道在我小的时候,我走了无数次,路边还是花香依旧,只不过我很清楚,现在我看见的花已经不是我当初看见的花了。

    可能它也是在告诉我,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什么都在变化,无论是人,还是事。

    吗的,雨嘉肯定是不会变的,老爷子

    忽然间,我猛的想起了什么,霎时就如同被雷击了一般呆立在了原地。

    老爷子的尸首被烧了那么他就没有复活的可能了也就是说他永远都不可能

    “老天爷是在告诉我死人是不可能挽回了吗虽然老爷子过了一个月的时限可我还是想试试的但现在”我紧紧的抱着老爷子的尸骸,眼神无比呆滞:“爷爷对不起”

    我抱着老爷子随地坐在了一块石头上,呆愣的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好半天都没有动作。

    最近貌似哭得有点多了,现在我有抱头痛哭的冲动,但我发现自己却已经哭不出来了。

    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坐着安安静静的理一下思绪

    “爷爷,我觉得自己可真够倒霉的,要是你在就好了。”我捂住了隐隐发痛的眼睛,可能是最近哭太多了吧,总感觉眼里的血丝有点增多的迹象,而且老是发疼,跟被人用辣椒油敷眼睛上了似的,疼得我想哭。

    “你知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儿很多啊?”

    “第一,你孙子,也就是我,找到了很多很多宝贝,还赚了大钱。”

    尸首上散发的焦臭让人不禁有想吐的冲动,但对于我来说,闻着这些味道,却就跟呼吸着普普通通的空气没什么两样。

    “第二呢,雨嘉答应跟我在一起了,她是我老婆了。”

    “第三”我点了支烟抽着,又帮老爷子点了一支烟,放在了他手指之间。

    “我在易家待不下去了,所以我自逐家门了,以后我这个易,就不是那个易了。”我被烟呛得咳嗽了几下,揉着眼睛站了起来:“爷爷诶,你好好休息,等”

    我话没有说完,而是陷入了思索,半响后才给出答案。

    “要是最近我办事顺利呢,那估计就是几十年之后咱们再聚了,要是不顺利呢,我说不准就得早早的下去见你了。”

    “爷爷”

    等我跟老爷子聊完并让他入土为安之后,天都快黑了,要不是我凑巧遇见了一辆黑车,恐怕我真得留在坟山上过夜了。

    其实我还是很懂事的,跟老爷子聊天的时候没说负面的消息,跟新闻联播似的,必然得报喜不报忧。

    回到宾馆后,我敲响了隔壁屋子的门,小佛爷骂骂咧咧的就出来了。

    “我草,你裸奔回来的啊?”

    “你忘了?我今儿是被火烧的,还好火被灭得快,要不然就死定了。”我指了指自己手臂上轻微的烧伤,带着小佛进了自己的屋后,走到厕所便扭开了水龙头,借着冰凉的水冲着澡无比舒坦,半天才发现自己没脱衣服。

    门外的小佛爷似乎是有多动症,对于我带来的那些东西都很好奇,兴致勃勃的观赏着一个个宝贝。

    比如,灯座,比如

    “你这是啥玩意儿?有字天书?!”小佛爷指着左慈的《道记》激动的问我。

    “你个傻逼。”我看了他一眼,继续洗着澡。

    小佛爷也没来脾气,皱着眉头便拿着《道记》看了起来,还无比装逼的一边看一边读,但我估计他没看懂,因为他读古文的方式跟我们普通人有些不一样,经常是读字读半边,从这里就能看出来他很有文化。

    估摸着他是闲着没事干了,就是那么有文化的抱着《道记》读,而且读得错别字连篇,如果左慈听见他读的这些真得哭出血泪来。

    “敛(他能认识这个字我很惊讶)人阵,头七魂弱也,遇木则收也,七七”

    “不错啊,有文化,这次读的还挺通顺。”我夸了他一句,擦着头发走了出来,只见小佛爷拿着《道记》读得不亦乐乎,特别是听见我的夸奖之后,他更觉得自己牛逼了。

    他读的这些是《道记》的背面,大多是些害人的东西,我都没怎么琢磨,就学了个易学的七震局,至于其他的东西,我还是得慢慢研究,毕竟以后说不准就能用上了不是?

    我这么想着,坐在床上抽着烟没再说话。

    “阵以符局,墨敛为眼,收魂敛魄”

    听着小佛爷读的东西,我抽烟的动作不自然的僵住了,等烟头燃到了手指处也没反应。

    “拿过来!!!!快拿过来!!!!”我冲了过去一把夺过《道记》,焦急的问:“你读的是哪儿?!!指给我看看!!!快!!!”

    “这儿啊,我觉得认识的字儿多就读这儿了”小佛爷见我反应这么大,他便下意识的指了指读的地方,然后眉头一皱,骂骂咧咧的说:“你他吗什么态度啊?”

    我没搭理他,聚精会神的看着他指的地方,然后

    “姓易的你他吗哈哈哈哈哈哈!!!!”

    我眼神散乱的大笑了起来,疯疯癫癫的把床头柜上的台灯摔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肚子笑得不行,因为我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竟然这么的可笑。

    小佛爷担心的看着我,问了句:“你怎么了?”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是你还没玩够吗”我疯狂的看着窗外的天空,越发觉得自己的可笑。

    “难道我从一开始就只是个笑话吗”

    ********************************************************

    在下一章前说几句话吧,因为下一章是

    仔细看文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本书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千丝万缕连着的。

    哪怕有的伏笔还没有展露出来,你也要相信,那不是个坑。

    从本文一开头直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按部就班的走,顺理成章。

    有的朋友会忽然觉得书里的世界陌生了,其实不是。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它从来不会改变,就如现实。

    你只是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