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一章 杀人

姓易的2018-12-08 11:32:3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细伢子,别怕,爷爷在呢。”

    “爷爷,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这不是废话么,有爷爷在,谁他吗敢欺负你?”

    “等我长大了,我就来保护爷爷!”

    “好啊,等细伢子长大了,爷爷就靠你”

    我疯狂的向正在发愣的众人狂奔着,为首的是个穿着T恤的中年男人,脸色很是苍白,深深的黑眼圈一眼就能看出来他的生活有多么的不见阳光与糜烂,身板并不是很直的站在那里,腰间别着一个跟我原来用的喜神锣差不多的铜锣。

    没有人上来拦着我,所有人只是兴致勃勃在旁边围观看我往火堆的地方狂奔,放佛是一场好戏即将上演,随即站在那中年男人身后的年轻人伸手指了指我,凑到中年男人面前说了句。

    “老爷,他是姓易的。”

    “原来就是他啊。”棺材老爷点点头,挥了挥手让众人散开,以免挡住了我的去路:“让他过去,孝孙么,得尊敬尊敬。”

    周围人嘻嘻哈哈的给我让开了路,将他们身后的火堆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看着里面已彻底被烧焦的黑尸,我眼泪霎时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那是一种很不好形容的悲痛,先前缺氧的感觉似乎又涌了上来,我大口的喘着气,在众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下我扑进了火堆里,疯狂的扑打着,想用这种徒劳的方式扑灭老爷子身上的火焰。

    “别烧死他了,要活口,拿灭火器过来,先把火灭了。”

    在棺材老爷的吩咐下,几个伙计很痛快的拿着两个灭火器冲了过来,扭开阀门,直直对我跟火焰喷射着。

    那应该是干粉灭火器,弄出来的粉末有点刺激眼睛。

    巨大的冲击力一点不落的冲在了我的身上,霎时间,整个人就已经被一层粉末所包围,害得我半天都睁不开眼,只能凭感觉死死的抱住老爷子。

    等我能睁开眼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人按住了,没有给我任何挣扎的机会。

    “小疯子,你有病啊往火里冲。”棺材老爷走了过来,蹲下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满脸玩味的说道:“要不是爷爷我怕引发山火把灭火器带来了,你个小孙子可就倒霉了。”

    我外套跟T恤都被烧烂了一部分,但没对我造成太大的伤害,或许这也得感谢棺材老爷,如果不是他叫人救我,恐怕我现在就已经被火烧上身子了,不死也得重度烧伤。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这群杂碎!!!!!你们为什么要挖我爷爷的坟?!!为什么要烧我爷爷的尸体!!!!”我竭嘶底里没有意识的冲他吼着,脸上的表情足以用狰狞来形容,那一刻我不仅仅只是想杀光在场的所有人,我还想

    吗的!!吗的!!!!

    如果不是有两三个人在按着我,我现在就能冲过去弄死棺材老爷这个畜生!!!

    老爷子的尸首没有腐坏,这是我的原因。

    在他去世的当天,我就用了一些易家特殊保存尸身的手段,这些手段大多是用来保存易家本家人的术法,为的就是能让自己家的人死后尸身不腐,如活着那般静享岁月安稳。

    如果当初我没有做这些事,那么老爷子也不会现在受这种苦,也不会

    为什么!!!这帮畜生!!!

    为什么这些畜生要把我往绝路上逼?!!!我没有伤害过他们!!!

    我只是在做我自己的事!!!为什么他们要接连不断的伤害我身边的人!!!

    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易家五门术法名震西南,当初我刚来湘西的时候就听说易家的名声了。”棺材老爷咧了咧嘴,露出了一嘴的黄牙:“可惜啊,易大喜神这么一死,你们易家可就没人了。”

    “你们为什么要烧我爷爷的尸体你们不应该这么做啊”在我吼得精疲力竭后,只剩下了嘶哑的哭嚎。

    说真的,当时我忽然哭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丢人,当着这么些畜生的面儿哭,那可就把易家的脸面丢尽了。

    但是我真的忍不住

    “原来呢,我跟易大喜神有点过节,但后来事儿一多我就给忘了,这不。”棺材老爷用手拍了拍我的脸,咳嗽了几下,笑着:“听佛爷说易家有个后辈闹腾得不行,我刚想起来这事儿,正准备找易大喜神算算账呢,结果他死了,我就只能拿他尸首出出气了。”

    我听见这话的同时,脸上不由出现了些讥讽,拼尽全身力气大吼了起来。

    “就他吗你个杂碎!!!要不是我爷爷死了你敢来找他?!!你他吗早躲得远远的了!!!”

    “不敢报仇只敢在人死后下手!!!你他吗还算不算是个东西!!!”

    棺材老爷脸皮抽动了几下,笑了笑,抬手一巴掌扇在了我脸上。

    随即,一连串犹如交响乐的巴掌声就在此处响个不停,围观的人们纷纷表示喜闻乐见,就差拍手称快了。

    装着手枪的袋子被我丢在了出租车上,现在我身上没有任何凶器,而且还被人死死的按在了地上接受交响乐的教育,想要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弄死棺材老爷,无异于是在做白日梦。

    小佛爷跟出租车早就失踪了,我估计他们是跑路了。

    也对,棺材老爷身后站着的火机少说有七八个,估摸着他们也是带了火器上来的,小佛爷就算来支援我也只是来送死而已,他不傻。

    “别打死就行。”棺材老爷揉了揉扇我耳光扇得生疼的手掌,站了起来。

    这话一出来,霎时就让那些迫不及待想要表现表现的伙计们激动了。

    有用脚踹我的。

    也有用脚踩我的。

    还有两个心狠的是直接拿木棍往我身上招呼的。

    总而言之,他们动手的方式千姿百态,只有一个共同点,都能让我在地上要死不活。

    但是不管他们再怎么动手打在我,我都不觉得疼,那一刻就好像所有的疼都已经被我遗忘了似的,只剩下麻木。

    就在这时候,只听砰地一声枪响,距离我最远的一个伙计仰头就倒在了地上,而棺材老爷的反应则是最快的,几步就窜在了众人身后,死死的躲在了后面,不敢露头。

    “哟,您是哪路神仙啊?”

    棺材老爷很客气的对那人问了句。

    虽然棺材老爷他们看不出这人的真实身份,但我能看出来,这个用外套挡住鼻子跟嘴巴的人是谁。

    小佛爷。

    “砰。”

    “砰。”

    又是两声枪响,站在外围的几个人随之倒地,胸前一片血肉模糊。

    这就是五连发的牛逼之处了,群体AOE技能伤害高,一枪过去能搞死好几个。

    当然,这是建立在双方距离不远的基础上。

    “老爷咱们的火器在车上呢现在怎么办”我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这么说,而棺材老爷则是回了一句:“你们先拖住,我来收拾他。”

    说着,我眼角的余光就看见棺材老爷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木头人,那是一个很精致的木雕,只不过上面布满的咒词则给它平添了一份诡异。

    也不知道棺材老爷是嘀咕了些什么,只见他念念叨叨的把那木头人往后一甩,很准的砸在了老爷子的尸首上。

    “起!!!!”

    伴随着一声大吼,老爷子的尸首猛然颤了一下,然后

    “我草!!!”小佛爷惊呼道。

    我敢保证小佛爷被吓坏了,这也很正常,毕竟看见一个烧焦的尸首冲自己跑了过来,正常人都得被吓得半死。

    而就在那一刻,棺材老爷也终于将我的愤怒全部释放了出来。

    没错,哪怕是折寿,我也要弄死他!!!我他吗要弄死这个杂碎!!!!

    “小佛!!!往远处跑!!!快!!!!”我嘶声大吼着,同一时间,捏断了口袋里装着的小木板,而就在那时候,一声犹如爆炸般的轰然巨响,猛的在山中回荡了起来。

    小佛爷的反应速度异于常人,在我喊出话的时候,这孙子一个转身就往山下跑了去。

    不得不说,就是他这个正确的举动救了他一命。

    “七震之局,行于七眼,使之其阳。”

    “三丈之地,魂存灵台,魄离人身,三日不归焉。”

    这是左慈《道记》上的一个术法,名叫七震局,其实就我看来,这应该就是七阳震的前身。

    使用这种术法的步骤很简单,这也是我选择它用来防身的主要原因。

    在纸或者木这些载体上,画好七个局眼的位置,再用朱砂墨将这七个局眼连接起来,最后在木板中间画上七震局的符眼,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使用的时候捏断木板,用木板锋利的地方划破自己的手指,让自己血液中的阳气变成阵局的导火索,“点燃”这个阵局

    阵局开启的第一时间,除开局者外,以开局者为中心的地界,三丈之内,所有活物的七魄都会被齐齐震出体外,魂则会留守灵台,以此保证人不会立刻死亡。

    被七震局伤着的人,只是会陷入昏迷,而不会死,不到三天的时限,或是没有人来给他们招魂引魄,那就必然是醒不过来,除非是时间到了。

    棺材老爷昏迷的同时,那具被他控制的尸首也随之倒在了地上。

    小佛爷见此情景不由一愣,他应该是没有想到为什么我能轻而易举的把这些人全部撂倒。随即便把目光移了过来,但他看见的却是我疯狂的一幕。

    “我他吗弄死你!!!!”

    我没有来得及去顾老爷子,而是顺手捡起了地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也没顾身上传来的剧痛,更没在意手臂上的烧伤,一下接着一下的往棺材老爷的脑袋上砸着,这一刻我只希望把他砸个稀巴烂。

    棺材老爷的血溅在了我的脸上,随着我一下又一下加大敲击的力量,棺材老爷体内渐渐出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又有一些白色的物质溅了出来。

    小佛爷也走了过来,想要拉住我,但我却还在继续。

    对,我还在继续,继续做着这些让我歇斯底里的一切。

    我感觉所有人都想害我,所有人都想害死我身边的人,所有的人

    “他已经死了。”

    “嘭!!嘭!!嘭!!!”

    “姓易的!!够了!!!他已经死了!!!”小佛爷一把拽住我,往旁边一甩,我顿时就在地上狼狈无比的滚了几圈,然后冷静了下来。

    看见那具脑袋被我砸得血肉模糊的尸体,我愣了愣,随即把石头丢在了一旁。

    我我杀人了?

    “吗的他死了”我笑着用手捂住了脸,剧烈的喘息着。

    原来

    报仇雪恨是这种感觉

    在我身子颤抖个不停的时候,似乎有一种东西已经开始在我心里生根发芽。

    它藏得很深,却又在不受控制的肆虐疯长。

    “报仇雪恨”

    *************************************************

    友情提示,木头现在没疯,各位可以不用乱猜了。

    (PS:荷兰队赢了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