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章 坟山

姓易的2018-12-08 11:32: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二天一早,我满脸疲倦的戴上了耳机,听着早已听过无数遍的曲子,缓缓平静着自己的心。

    叫来出租车后我便直奔朝阳路,记得那儿有家包子铺,在那吃个早餐挺不错的。

    “老板,来一笼包子,一份豆浆。”

    “好嘞,您稍等啊。”

    我笑着点点头,坐在最角落的位置,透过窗户,叼着烟看着马路对面门窗紧闭的住宅楼,只觉得墙上挂的十三号路牌有点刺眼。

    就师爷给我的消息,棺材老爷跟他的伙计都在这栋楼里住着,具体是在干什么我还真猜不到,但估计就是搞搞生意卖卖古玩啥的,应该很和谐。

    随着咚的一声,一个穿着黑外套的中年男人往我桌上丢了个塑料袋,随即转身就走,还没等我看清楚他的模样人就已经消失了。

    这人是师爷给我安排的,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我送货。

    “施法杀人是要折寿的只能动手杀人杀了棺材老爷师爷他们就会帮我”我把碗里剩余的豆浆一口喝了下去,擦了擦嘴,拎着塑料袋便出了包子铺。

    姓易的,你敢杀人吗?

    不敢。

    我问过自己,也有过答案,但这不足以说明我不敢动手。

    闭上眼睛一扣扳机一切不都搞定了吗?

    说来也怪,师爷给我的消息应该是不会出错的,但棺材老爷他们住的这栋楼是三层的老式住宅楼,每一间房屋的门窗都紧关上了,里面似乎是没人,而且我刚也问过包子铺的老板了,这栋楼貌似很久都没人住过了。

    难道师爷是在晃点我?

    走到巷子里的时候,我不经意间看见了一个坐在路边要饭的老人,走过去往他碗里扔了一张钞票后,我问了句。

    “老人家,这栋楼是不是很久都没人住了?”

    “有,咋会没有。”这老人给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又说了一些我很感兴趣的话:“昨晚上我从这点走过去的时候就看见有人从楼里出来。”

    “包子铺的那老板不是说没人住吗?”

    “他收摊子收得早,我晚上才回去,他晓得个屁。”老人摇摇头:“昨晚上这里还停了几部车咧,看起来都是些有钱人。”

    “昨天你见着的有多少人?”我忍不住问道。

    老人疑惑的看了看我,没立即回答,而是在打量我这个人。

    估计他认为我是存心不良吧,毕竟闲的没事问这些东西一般都不是

    想着,我往他碗里又放了两张红钞票,老人眼睛一亮,收下钱后低声说:“起码有五六个,你要是进去撬东西可要注意点,那些人都人高马大的,怕你搞不赢他们。”

    听见这话我差点就笑场了,感情这老头儿认为我是溜门撬锁的贼啊。

    随便跟这老头子寒暄几句后,我便顺着巷子走到了住宅楼的后面,抬头一看,门窗依旧关得死紧,上楼的地方也被大铁门关死了,没钥匙就甭想上去。

    就在我头疼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拿起电话一看,打电话来的人是个我想不到的人。

    “喂?姓易的?”

    小佛爷的声音还是老样子,话里话外都充满了不耐烦的意味,跟我欠了他的钱似的。

    “怎么了?”

    “你在哪儿?”

    “龙山。”

    “我他吗是问你,你在龙山的哪儿?”小佛爷骂骂咧咧的问:“赶紧的,老子来帮你搭把手,棺材老爷这畜生跟我有矛盾,老子非得亲手弄死他不可。”

    我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问:“这是你哥给我的任务,说是我帮你们”

    “任务归任务,到时候棺材老爷死了,我照样帮你,真JB嗦。”小佛爷的话让我彻底愣住了,没明白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黑子的事儿来看,小佛爷心狠手辣,绝对不是讲情面的那种人。

    但从现在他的表现来看

    “我帮你可能是因为看你顺眼吧,嗯,应该是这样,毕竟这年头像你这样的好人少了,能活一个是一个,指不定你们这种人哪天就在中国死光了。”很久后小佛爷这么跟我说道,脸上全是笑容。

    或许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真的,也没有什么是假的,所有的真相,都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出不同的答案而已。

    小佛爷其实是个好人,师爷是个坏人,或是他们俩都是坏的,或者都是好的。

    不管怎么说,我很久后都已经分不清他们谁好谁坏了。

    “哟,巧诶。”

    我肩膀猛的被人拍了一下,吓得我一哆嗦,急忙往前窜出几步,侧头看去。

    “吗的,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我不耐的看着小佛爷骂道,把刚从袋子里拿出的手枪放了回去。

    小佛爷笑了笑,仔细的看了看我,摇摇头:“你变了。”

    “有吗?”

    “你的眼神”小佛爷定定的看着我,笑道:“变得可怕了听说你女人”

    “你要说她死了我就弄死你。”我很平静的说道。

    我盯着小佛爷,小佛爷也在盯着我,其实说出那句话后我就有点后悔了。

    现在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一米远,打起来绝对是近战肉搏,我战斗力还不到他的一半,哦不对,这话有点高估我自己了。

    就现在来看,他完全可以满血秒杀我。

    “节哀顺变吧。”小佛爷蹲了下来,头也不抬的递了支烟给我,等我接过后,他才自己点上一支烟,很没档次的像个痞子一样蹲在马路牙子上跟我抽着。

    “她没死,我节哀个屁。”

    “谁也猜不到财神爷动手会这么快,我都不知道他安排人去贵阳了,等出了事才得这个消息。”小佛爷说着话,抽了口烟:“那时候我正巧被人开车撞了,幸亏老子闪得快,要不然真得交代在那儿。”

    一边说着,小佛爷一边指了指青紫的手臂:“差点骨头就折了。”

    “财神爷干的?”

    “应该是。”

    我低头抽着烟,感觉背上刚包扎好的伤口有了发痛的迹象,火辣辣的让人很不舒服,总想找块冰敷上去降降温,但这想法显然不现实。

    “棺材老爷到底有什么本事?”我把烟头扔到了地上,用脚踩了踩:“如果他没点本事,按照你的脾气他早就死个千八百回了。”

    “你这想法有那么一点错误。”小佛爷纠正着我:“第一,他是有点本事,但不是很有本事,如果不是我哥原来不让我下手搞死他,这孙子早就被我办了。”

    “第二,他很少出现在人前,狗东西还挺神秘的,除了开会之外我几乎没见过他。”

    “第三,老佛爷说明了要保四掌柜,而且对他很偏袒,这里面的原因我不清楚,但就我哥猜测,应该是四掌柜对老佛爷有大用。”

    我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一脸疲倦的看着小佛爷:“我有时候真闹不明白你了。”

    “怎么了?”

    “没什么。”我摇摇头,没再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因为现在可不是探讨小佛爷究竟是好是坏的时候:“你带了多少人过来?”

    “你傻逼啊?”小佛爷鄙视的看着我:“当然就我自己了,要不然得多显眼,没脑子的东西。”

    得,这估计也是他特有的脾气,办事都爱自己去办。

    该是说他自负呢,还是该说他太有自信呢,真说不明白。

    不过就从他能活到现在这一点来看,这人还是挺牛逼的。

    “走吧,咱们去把棺材老爷办了。”小佛爷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笑道。

    “谢谢你。”我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但我们不是朋友。”

    “知道,不就是因为黑子那事儿嘛,瞧你记仇的小心眼样。”小佛爷一脸的漫不经心,仿佛那事对于他来说不值一提一般,让人很是心寒。

    “你知道棺材老爷在哪儿?”

    “知道啊,他今儿早上就带着人出去卖货了。”小佛爷点点头:“然后又说他去了城东那边的坟山,好像是去”

    “你说什么?!”我瞪着眼睛喘着粗气看着小佛爷,那一刻仿佛心脏停止了跳动,随后又猛烈的抽动了起来,我只知道我需要大量的呼吸空气,剧烈的心跳让我眼前开始冒金星,四肢已经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

    他应该是没明白我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强烈,皱着眉忍住脾气回了一句:“我说,棺材老爷他们现在在城东那边的坟”

    “吗的!!!吗的!!!!”

    我不顾一切的往路边的一辆出租车狂奔过去,等小佛爷也跟上车后,司机才踩下油门直奔我所说的地方。

    我已经记不清那时候在车上是怎么过的了,总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喘不上气,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又像是过的很快,一切都很模糊。

    总而言之,在车停下来的时候,我往窗外一看,便看见了我这辈子都不想看见的一幕。

    棺材老爷你们不该这么做你们不该

    “吗的回来!他们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