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八章 软禁

姓易的2018-12-08 11:32: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杀,这个字说出口很容易,但要真正下定决心去做却是很难。

    就我看来,师爷他们跟老佛爷应该有矛盾,而且是要死要活水火不容的矛盾,我既然都提出了这种交易,他应该会答应吧?

    从某种角度来说,老佛爷其实跟我没多大的仇,但当师爷给我说了某句话的时候,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财神爷没事了。

    我现在所说的没事,并不是他没被白道的人收拾,而是没被老佛爷收拾。

    要知道,给当铺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老佛爷脾气一上来,扒了财神爷的皮都是轻的,可他现在却好好的,这其中的原因就只有一个。

    “财神爷说,老佛爷要的东西就在你这里。”师爷无奈的说道:“我今天刚从北京回来,老佛爷下了死命令,让我们当铺里的所有人都去抓你,必须要活口,目的就是为了”

    “哦。”我点点头,没什么吃惊的反应,只是问道:“我们的交易怎么样?”

    “你凭什么说你能搞定老佛爷?”师爷笑问道。

    我沉默了一下,没有答案,只能把问题推给他:“你说要怎么样你才相信?”

    “我看看啊,这样吧。”师爷的笑声很爽朗:“最近我跟四掌柜有点矛盾,他现在就在湘西,要不你去帮我办了他?”

    “四掌柜谁啊?”我皱了皱眉头。

    “棺材老爷。”

    我想了想,没立即答应下来,只是又提了一个要求:“办了他也行,只不过你也要帮我去天津拿一个东西。”

    “天津”师爷语气难办的说:“可能不太好办啊,那地方”

    听着师爷缓缓说来的消息,我脸色变了一下,强忍住没把手机砸出去,用着咬牙切齿的语气笑着:“这手段是不是太下作了?”

    “没招啊,谁叫你是世界公敌呢。”师爷凝重也不忘幽默,调侃了我一句后,他似乎也明白自己的笑话不太好笑,随即转移话题:“现在你能做的也就只有一点了。”

    “什么?”

    “逃吧。”师爷哈哈大笑着:“去了湘西帮我办了棺材老爷,之后的事情我帮你摆平,包括去天津拿你想要拿的东西。”

    老佛爷现在就在天津,而且就在海家,师爷很清楚他是去海家干什么的。

    没错,老佛爷软禁了海老爷子,并想将海东青弄回去,从他下手把我给逼出来。

    海东青不可能逃,因为他家老爷子就在老佛爷手里,如果他跑了,下场很可能是死全家。

    这话虽然难听,但却是事实。

    如果他不跑,那么海东青必然会被折磨,随后我就会被逼出来,而老佛爷就能成功的从我手里把他想要的东西拿走。

    没办法诶,海东青被折磨了,或是被剁了一只手下来,我能不去吗?

    唯一能解开这个僵局的办法,就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你大概有三天的时间办完这些事,第四天你最好就回贵阳,那时候当铺里的人刚好在贵阳到齐,可却没布置完毕,所以有漏洞,你需要做的,就是撞进这个网里。”师爷的笑声很轻:“然后按照我的计划,跟他们鱼死网破,哦不对,你这条鱼应该不会死,毕竟贵阳白道你熟,对吧?”

    “你他吗的”

    “我知道我的计划会让你很不舒服,但你舒服了,海公子就不舒服。”师爷笑着问我:“你是想救他,还是想害他?”

    “为什么要等到那时候才实施这计划”

    “因为啊。”师爷拍了拍手:“这个计划需要观众,如果没了观众,那么就算是失败了,你懂了吗?”

    我沉默着,没有搭腔。

    “听说你的女人死了?”

    我心脏猛的收缩了一下,一种本已慢慢变淡的疼痛感,又开始在我体内加剧了起来。

    情绪好像也有点不受控制了,这不是好现象。

    “我草你吗!!!她没死!!!没死!!!!”我压低了声音怒吼着:“你别咒我媳妇!!!”

    师爷在电话那头一愣,笑了笑:“都如你所说,她没死,那么你现在”

    我不想再跟他继续下去,转开了话题。

    “你这么想棺材老爷死,也不是全因为他跟你有矛盾吧?”

    师爷笑了一声,说,是的,不光如此。

    “我要砍干净老佛爷的爪牙,然后再弄死他,否则太麻烦了。”师爷的语气总算是沉稳了下来,隐隐有着后怕:“要知道诶,老佛爷可不是人啊”

    对于师爷的这话我很赞同。

    如果一个潜下海底几百米还不用呼吸的“人”都算是人,那么我们估计连个屁都算不上了。

    “给我地址,我现在就去。”

    “他现在应该是在龙山县的朝阳路十三号。”师爷仿佛是早就摸清楚棺材老爷的动向一般,充满信心的对我说:“那里不过几十个人,你去了肯定能搞定这事,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全家生儿子没"pi yan"。

    你怎么不相信老子一个原地跳能窜上月球呢?!

    “时间挺紧的诶,要是再耽误一两天,指不定他们就来贵阳跟其他人汇合了,到时候”

    “对了。”我忽然想起了一个被我自己忽略的地方,急忙问:“棺材老爷去龙山干什么?!!”

    龙山是我跟老爷子原来居住的地方,也是我们的家乡,现在八号当铺的人都要对付我,我实在想不明白棺材老爷为什么不直接来贵阳而是在龙山墨迹。

    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他去处理生意,那儿有好几家他的铺子呢。”师爷的回答总算是让我松了口气,只听他好奇的问了我一句:“易先生,你难道就不怀疑我?”

    “我为什么要怀疑你?”

    “那么你为什么要相信我?”师爷的笑声里满是好奇。

    “因为”我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你能帮我的,对不对!?”

    师爷笑了笑,说了句“祝你好运”便挂断了电话。

    我蹲了下去点了支烟,靠着脏兮兮的墙壁抽着,半响都没别的动作。

    这可能真的是命诶。

    我刚有了那个决定,正要回湘西一趟,没想到师爷给我的任务正巧就在龙山。

    这次一回去最好的结果就是一次性办了两件事,不好的结果就是死无全尸永世不得超生。

    我觉得应该赌一赌。

    “雨嘉,你会保佑我的吧?”我茫然的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忽然笑了:“别急,这几天你好好陪家里人,咱不急着见面,等你头七的最后一天,我会来接你”

    师爷让我第四天回来,多巧,第四天刚好就是雨嘉的头七。

    “怎么还不去睡觉?”

    忽然,我身旁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海东青问了我一句后便蹲了下来,陪我发着呆。

    “我得回湘西一趟。”我说道:“我想去找老爷子说说话。”

    “我陪你去。”

    “我只是想安静一下,鸟人,你不用担心我。”我低下了头,将眼里的担忧藏了个严实。

    海东青还不知道自己爷爷被软禁了,这是好消息,如果他现在知道了,那么必然就会被逼回去,然后我跟师爷的计划就失败了。

    他不能回去,回去了,很可能会死,或是

    我不可能看他受苦而不去救他,所以我只能用那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保他,哪怕他会恨我。

    “鸟人。”

    “怎么了木头?”

    “你是个好人。”我笑道:“认识你是我这辈子的荣幸。”

    “你去睡吧,我一会儿就来,记住把小安也抱进去睡,外面凉。”

    海东青嗯了一声,迷迷糊糊的点点头,进了屋子。

    等海东青走后,我拨通了张庆海的电话,让他帮我安排了一辆黑车,在大十字那边等着我直奔龙山。

    坐车过去比坐飞机好,起码我不用那么麻烦的转车,在车上睡一觉明天中午就到龙山了。

    挂断电话后,我也走进了花圈店,喊了海东青一声给他分配了任务。

    “鸟人,我想吃烤肉了,你帮我去买点呗?”

    “好。”

    见海东青出了店,门也被他随手关上,我便急匆匆的冲进了里屋,在小安好奇的目光中把物件都收拾了起来。

    鬼谷尸经。

    长生仙油。

    还阳青灯的灯座。

    这三个东西我不能丢,必须得随身带着,如果这些玩意儿丢失了,后果对于我来说那可真是不堪设想了。

    “祖师爷在上,弟子易林,今日不孝,特请祖师爷回归龙山”我跪在地上向画像中的喜神磕了三个头,随即将画像从墙上取了下来,卷起放进了行李包中,无奈装不下,只能露出了一截在外面。

    随后我又将一张写满名字名号的黄布从墙上揭下,放进了行李包中。

    其实我现在挺迂腐的,但我绝对不想破了易家的规矩,我只能这么做。

    易家可没有为了给女人报仇而擅用术法害人的事儿发生过,我不能给易家抹黑

    “小安,这几天好好陪你海哥哥,我出去几天,回来之后给你带好吃的。”我蹲在床边,揉了揉小安的脑袋。

    小安点点头,乖巧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大哥哥记住要按时回来。”

    “嗯。”我笑着点头。

    在要离开花圈店的时候,我将海东青放在桌上充电的手机拿到了手里,出门后扣下电池,直截了当的扔进了垃圾桶。

    他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现在他还不该知道海老爷子被软禁的事。

    只要过了这几天就好,能拖一段时间就拖一段时间吧

    站在街边,我拨打了张立国的电话,给他说。

    “有人要来害我,我出去躲几天,那群畜生应该不会对小安他们动手,但我放心不下。”我伸出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主要火力我已经引走了,你们多派点人去保护小安他们。”

    “你”

    没等张立国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随即关了手机。

    “雨嘉,你别急啊,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很快就能”

    戴上耳机后,我缓缓平静了下来,听着耳机里卢冠廷熟悉的歌声,我脸上渐渐有了笑容。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漂泊白云外”

    *********************************************

    后记随笔。

    2008年至2009年,那是我记忆中最为疯狂的岁月。

    我怀着仇恨,在报仇的路途中寻找着一切。

    老佛爷也是满带希望却又绝望的在寻找着一切。

    那些死复还阳的秘宝谁都还没有完全的得到。

    该活着的人却还没有被复活,该去死的人却还滋润的活着。

    也许老天爷并不是真正无情的。

    就因为我的疯狂和老佛爷的绝望。

    那些该死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了下去。

    而我们,却依旧在苟延残喘的活着。

    *********************************************

    可能这故事接下来看着会有点不适,或者是有点歇斯底里。

    但各位请相信我,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

    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