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七章 变化

姓易的2018-12-08 11:32: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三天后。

    我已经反反复复的看了这个录像上百次,具体来说应该是六七百次了,我大概能记清楚。

    每看一次,我就会觉得自己变得更加冷静,情绪也渐渐变得稳定了下来。

    当看到雨嘉微笑着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已经不会再有那种歇斯底里的冲动与悲愤,也不会有那种深深的自责与悔恨了。

    那样下去我只会耽误更多的事情,伤害到更多的人。

    现在我的大脑已经开始运作起来,开始慢慢规划着接下来的路。

    小安的情绪也有好转,起码不会经常哭了。

    “回来了啊,你带这小家伙去哪儿玩了?”我把光盘从DVD机中取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专用来装光盘的袋子里,对着海东青笑问道。

    “你又哭了。”海东青看着我通红的眼圈,说道。

    我点点头笑道:“是啊,哭了,看见雨嘉那丫头在那头笑的那么灿烂,挺欣慰的。”

    小安眼睛还是红着的,看样子他先前也是哭了,回到家后直接就朝我奔了过来,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死死的拽住我袖子不撒手。

    “小安,怎么又哭了?”

    “我刚跟海哥哥去看爸爸了”

    “又去了啊。”我看了海东青一眼,摇摇头对着海东青说道:“那狗东西又给小安甩脸色了?”

    “她敢吗?”海东青反问我,说道:“要不是上次你们拉着我,我非得拆了那女的不可。”

    没错,在雨嘉去世的第二天,我就带着小安,海东青,前去参加了六叔的葬礼。

    葬礼很隆重,一群假和尚假道士在那儿念经念得不亦乐乎,而群众也纷纷表示喜闻乐见,在葬礼现场有打牌的,有打麻将的,有胡吃海喝的,还有一群坐在那儿嘻嘻哈哈唠嗑聊家常的。

    那时候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也许你活着的时候有钱有权,人也很实在,对人也很真诚,人缘好到虽然不会千呼百应,但是起码人脉很广。但当你死了之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会为你流一滴眼泪,哪怕有一个人是你自己曾经的女人,她也一样不会为你觉得难过,只会在你的遗产上指手画脚,或是在某些人面前表现得悲痛欲绝。

    说来也是悲哀,当天在场的人里,只有六个人哭了,我数得很清楚。

    一个是张立国,一个是小安,一个是我,另外的三个则是六叔公司的几个年龄大了的保安。

    很可笑吧。

    在我们六个人失声痛哭的时候,周围许多人,包括小安的外公外婆,只是在看,用那种冷漠的眼神在看,连劝都没上来劝过。

    小安的母亲更是把“金牌影帝”这个几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张立国没把目光转到她身上的时候,她跟一群中年妇女站在旁边看着我们笑着,嘴里还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当张立国看向她之后,这狗东西立马就哭了,伤痛欲绝的,还上来劝慰我们个不停。

    准确的说吧,她安慰的是张立国,而不是小安这个亲儿子。

    不说那些让人无奈的东西了,说说胖叔吧。

    胖叔重度昏迷,我估摸着他最近是醒不过来了,但他早晚会醒过来的,我相信他。

    他可是本领高强的胖叔诶,怎么可能会败给一个昏迷呢,怎么会

    “我已经托周岩帮胖叔转移病房了,现在没人能找到他。”我给海东青低声说了句:“张庆海,这个人你还记得吗?”

    “那个富豪?”

    “嗯,我亲自上门拜托他了,让他找点白道的关系,用官家的人去保护胖叔。”我点点头:“周岩,张庆海,他们都在保胖叔,现在咱叔应该是在军区医院,不会出事了。”

    “那就好。”海东青安心的松了口气。

    这几天我也跟师爷联系了,他告诉我,事实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意料。

    可能是财神爷动官家子弟惹怒了上层的缘故,这段时间八号当铺被扫的场子不下五十个,被缴获的二级文物少说有上百件,更别提那些被条子抓走判刑的人了,可以说现在的八号当铺是元气大伤。

    只不过结果却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当铺里那些掌柜的没有一个人出事,特别是财神爷,他带着一干亲信在东三省照样滋润的活着,来贵阳下我黑手的人也没有一个出事,全被那些替死鬼顶住了。

    师爷能告诉我这么多已经够给面子了,虽然没有想要帮我的举动,但我还是很感谢他。

    财神爷必须死,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他跟他的那些伙计必须死在我的手里,毕竟,我得帮雨嘉那个傻丫头报仇诶

    “别伤心了,你爸爸以后会回来看你的,小安要听话,不许哭,要是他见着小安这么不听话,他会生气的。”

    “知道了”小安点点头,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忽然,小安问了我一句:“爸爸生病了,是跟大姐姐一样生病了吗?”

    我愣了愣,点头笑着。

    “鸟人,你去睡觉吧,我陪小安聊一会儿。”

    闻言,海东青没有动作,问我:“你呢?”

    “我跟小安聊会儿,一会就去睡。”

    “有事叫我。”

    “去吧,没事儿。”

    等海东青关上房门后,我一脸疲倦的揉了揉小安的脑袋,抱着他走到了沙发边坐下,靠在靠背上,发了会儿呆。

    “其实爸爸是死了,不是生病了,对不对?”

    “大姐姐也是”

    我拍了拍他的背,示意别说了,有的话没必要再说出来。

    小安这孩子一点都不傻,反而很聪明,聪明得让我觉得有点心疼。

    “大哥哥我妈妈不要我了爸爸也不要我了以后大哥哥会不会也不要我”

    “怎么会呢?”我用下巴蹭了蹭他的脑袋:“你小子咋不跟张叔亲呢,就跟我亲,感情是看我顺眼?”

    “因为大哥哥对我好,我身边对我好的人就只有大哥哥啊。”小安很直接的回答道:“我爷爷奶奶很早很早前就去世了,大伯(张叔)对我也好,但是不怎么陪我玩”

    我笑着,目光定定的看着桌上木箱里的血衣,谁都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自己在想什么。

    被雨嘉鲜血染红的外套已经由鲜红转为暗红色,但是血腥味还是没有减轻,那种味道很刺激我的神经,每次闻到这些味道的时候我总是想

    海东青是个很了解我的人,在他发现我越来越冷静的时候,他问了我这么一句话。

    “为了你心里的仇恨,你能弄脏你的手吗?”

    我当时并没有给他答案,因为我也不知道答案,或许以后会有答案,也可能很快就有答案了。

    忽然,我问了小安一句。

    “小安,你想学大哥哥的本事吗?”

    “什么本事?”

    “湘西,五门。”

    易家在湘西地界传承了一千多年,其中大多是传给家中的直系后辈,而没有传给外拜入门的弟子。

    如果仔细想想,小安算是第二个易家里的外人,而我则算是第一个,毕竟我没有易家真正的血脉。

    此时此刻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什么狗屁只传亲属后辈不传外门弟子,我想不了那么多了。

    我需要做的,就是把易家的东西传下去,然后去做我想做的一切。

    “过段时间大哥哥要出去,小安你就回你大伯那里待着,知道吗?”

    “大哥哥不要我了吗?”小安害怕的问道。

    我摇摇头:“我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了,你乖乖在家听话,等到时候哥哥忙完了就带你出去玩。”

    既然有了决定,那就去做吧,不要犹豫,但后路一定得准备好。

    易家的传承不能断在我这里,我需要找一个人来继承这一切,之后我才可以做某些易家家规写死了绝不能去做的事。

    姓易的,为了心中的恨,你能脏了你的双手吗?

    我又一次问着自己,然后心中很突然的有了该有的答案。

    能吧,只要这一切都能变成我理想中的样子,只要这一切是我想要的,只要这一切能够平复回到以前的样子,那么脏了也就脏了吧。

    我不想再牵扯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我不想再对不起别人

    我也不想再伤害别人

    我想让我自己来完成这一切哪怕我很可能

    想着这些,我放下了小安,走到屋外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等电话接通后。

    “喂,师爷?”

    “易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们做个交易,这个交易你应该会感兴趣。”我看着桌上的血衣,眼神忽然沉寂了下去:“你给我提供一些我想要的消息,给我提供一个可以藏起来的地方,给我一些帮助,然后”

    “我帮你杀了老佛爷。”

    *******************************************

    终于到周末了,终于能好好睡觉了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