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章 自私

姓易的2018-12-08 11:32: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你那儿出什么事了吗?”师爷的声音很疑惑。

    我没有回答他,继续问着:“我就是问问,他的人是不是来贵阳了?”

    师爷说,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两分钟给你回过去。

    我说,好。

    “财神爷?”张立国眼神闪烁了起来,看着我问:“是八号当铺搞出来的事儿?!”

    “不知道,我在问。”我摇摇头:“等他回电话过来我才知道答案。”

    就在这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接通后,师爷的回答是。

    “财神爷安排了三四十个伙计去了贵阳,你到底”

    “他们能被白道的人收拾吗?”

    “你不知道财神爷的关系网有多大,只要他们逃到了东三省就没有人能”

    听着答案,我没等师爷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找张立国要了支烟,蹲在地上抽了起来。

    半响后。

    “张叔,你别说气话,说点现实的。”我不带希望的问道:“凶手被人保走了,你们还能抓到人吗?”

    张立国表情一僵,张口就要回答我,但我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彻底沉默了。

    “如果那些人被官家保了呢?”

    “国家肯定能”张立国欲言又止的说着,支支吾吾的看不出半点他往日的模样:“这次遭受袭击身亡的还有周局的女儿国家”

    “我回家了。”我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眼睛略微有点发红,但却没了哭的迹象。

    我总得学会坚强,对吧,雨嘉也希望看见我这样,而且只有这样才能

    “大哥哥我能不能跟你回去”小安死死的拽住了我的袖子,仰头看着我,期待的说道:“我不想在这里”

    “张叔,小安的母亲来了吗?”我蹲下身将小安抱进了怀里,把手里的小木箱子递给他让他抱着,随即站了起来,向张立国问道。

    闻言,张立国脸色一黑,也不知是骂了什么脏话,我也没听清,随后才给我说了句。

    “争遗产呢。”

    “六叔的尸体还在”

    “被小安的母亲找关系拉走了,比我来得还早,说要给老六办个风风光光的葬礼,我来这儿就只见着这个小家伙。”张立国满脸悲哀的看着小安:“狗东西连自己儿子都不要了,真他吗”

    我揉了揉小安的头发,说道:“该是这孩子的,谁都抢不走,张叔,你能搞定这事儿吗?”

    张立国点点头:“有我在,谁都抢不走他的东西。”

    “那么我先回去了,小安,你跟着张叔玩几天,乖乖的,要听话。”我拍了拍小安的脑袋,吃力的挤出笑容,说道。

    “让他跟你玩几天吧,你住的地方我已经安排了很多人看着,谁也不知道那些畜生还会不会回来找你。”张叔的话出乎我的意料,在我看来,他一定很担心小安的安危,如果小安跟着我再出了什么事,恐怕他接受不了这现实。

    “最近的事儿太多,他也该放松放松了,更何况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张立国转身离开了我们,留下了一句没有说完的话。

    “吗的他母亲连狗都不如你好好陪陪他吧让他开心点小安以后就是”

    小安以后就是孤儿了。

    多巧,怪不得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是孤儿,海东青也是没了父母,小安没了父亲,母亲更是个白眼狼,认钱不认亲的主儿。

    “大哥哥大姐姐呢”小安抱着我的脖子,头靠在我肩膀上低声问我。

    “她”我愣了愣,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笑了出来:“她生病了,得好好休息呢,等她病好了,就让她来陪小安玩儿,好吗?”

    海东青见我有了笑容,他也稍稍安心,走到路边叫了辆出租车,帮我拉开了车门。

    “站住!!!”

    身后有人在喊我们,准确的说,是在喊海东青。

    回头一看,被海东青揍了一顿的年轻医生正带着四五个保安追过来,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约莫四五十岁的样子。

    看那人一脸装逼的样子,就能猜出来,这人应该就是副院长了。

    “等我一下,大概”海东青估算了一下双方的战斗力差距:“一分钟,手伤着了,要不然还能再快点。”

    “算了,走吧。”我抱着小安上了出租车,对海东青说道。

    现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我得回去,回去看看雨嘉留给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小木箱子我已经打开看过了。

    一张光盘,一个MP3,一副耳机,还有

    “小安,这戒指好看吗?”我的手在小安眼前晃了晃,微笑着问道。

    在这一瞬间,我发现我好像变得比几个小时前成熟了,也可能是变得冷静了。

    哭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现在的我需要冷静,需要

    坚强

    听见我问他,小安扁了扁嘴,看着我无名指上的戒指点点头,说,好看。

    “废话,你大姐姐送我的能不好看么?”

    好像是三个月前吧,还是半年前,我也记不清了,我就见周雨嘉的食指上开始戴着一枚戒指。

    是很普通的戒指,表面很光滑,看不见任何的修饰,也没什么花纹。

    但听说是铂金的东西,好几千呢。

    雨嘉死哦不对雨嘉睡着的时候她手上的戒指还在这是另外一枚

    应该是情侣戒吧,这丫头可真够文艺的,还搞这些东西

    “一帮子杂碎,真想去一个个废了他们。”海东青坐在我身旁嘀咕了一句,司机看了看我们,踩下油门一溜烟就窜了出去。

    海东青今天的表现与往常不太一样,会骂脏话了,这是个好现象,说明他在向新一代三好青年靠拢。

    “小伙子们,现在的年头可别意气用事,就像刚才那情况,没必要跟他们闹啊。”司机开口笑着说:“人少打人多那不是没事找难受么,退一步海阔天空,你们也别气了。”

    海东青没吱声,我跟司机客套了两句后也安静了下来。

    “鸟人。”

    “嗯?”

    “如果白道的人搞不定那些畜生,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侧过头,看着窗外不断变换的路景,只觉得无名指上的戒指让我感觉有点不适,甚至还让我眼睛有点发酸。

    海东青笑了笑,也转过了头,看着另外一边的路景。

    “没事,有我。”

    我现在很冷静,冷静到了思维清晰,能想明白某些事了。

    死复还阳,这个肯定是真的,至少左慈成功过,但他最后却自杀死了,这一点我无法理解。

    或许是有别的原因才导致他自裁身亡,也可能是

    雨嘉能活过来,一切都好。

    “木头,你那里的材料能复活几个人?”

    “我”我愣住了,半响没回答上来。

    对了,我只能复活一个人,老爷子,周雨嘉,六叔,他们

    “想明白复活谁了吗?”

    “雨嘉。”我几近是咬着牙把这两个字挤出来的,看着一脸茫然的小安,我手掌颤抖了几下,说道:“如果以后找到了别的材料我也会”

    听着我自己的话,我都觉得我自己虚伪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长生仙油我只有一份,那么也就是说,我只能复活一个人。

    按照白云子背后图案来看,仙油一开始肯定是有三份的,只不过一份被左慈用了,一份在我手里,至于最后的一份位置暂且未知。

    如果我找到了最后的一份,我能为了小安复活六叔的,对吧,姓易的?!

    “那么老爷子怎么办”我又陷入了矛盾。

    我在矛盾的同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的本性,大多都是自私的,特别是在亲人与外人的这一点上,我无法否认。

    “小安。”

    “怎么了大哥哥?”

    “对不起”

    先复活周雨嘉,她是为我而死,我必须要复活她,哪怕我对了

    如果一切的发展真像是我想象的那样那么我是不是会变成

    “雨嘉,如果我变成了杀人犯,你还会爱我吗?”我心里喃喃道,眼里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