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章 凶手

姓易的2018-12-08 11:32: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周岩你能不能让我多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哀求的看着他:“你就让我多陪陪她就多陪陪她一会儿好吗?!”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周岩的话冰冷刺骨,但却惊醒了我,没错,他的话让我想到了一件不可能却又能让我充满希望的事。

    复活,复活

    死复还阳

    只要找齐了东西雨嘉就能复活过来一定能!!

    “我能让她活过来!!!”我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见周岩愣了一下没回答我,我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急切的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有办法让她活过来!!!你让我试试!!!”

    姓易的,你是个术士。

    你能做到很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而且你也知道了那个秘密,你能做到的对吗?!

    我自问着自己,有了答案,却又像是没有答案。

    周岩惊疑不定的问:“你是在骗我还是真的!?”

    在周岩眼里,我就是一个通晓术数的道士(他好像分不清道士跟术士的区别),鬼他见过,诈尸他也见过,在这种时候,我说了这种话他或许会相信吧?!

    “要让她活过来,我需要时间。”我脑子从未这么清醒过,只感觉思绪无比清晰,连说起谎来也毫无破绽:“你要帮我。”

    “帮你什么?”周岩似乎没有彻底信任我,皱紧了眉头。

    “只需要两点就好,第一,不要火化雨嘉的遗身体”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我跟周岩的眼神都黯了一下,随即,我紧接着说:“第二,给我拿一张纸跟笔来,我要画符帮雨嘉保护身子,必须让她维持现在的状态,不能出现腐坏的迹象,否则就晚了。”

    周岩安静的看了我半响,点点头。

    “如果你骗我,我一定”周岩表情矛盾的看着我说道,但话说到最后却也没有说完,从随身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又拿出一支中性笔递给我:“不要骗我”

    我没说话,焦急的用黑色中性笔在纸上画着,然后撕下画好的符咒,用火机点燃。

    只听轰的一声,白纸霎时就燃烧了起来,跟被酒精浇过的纸张一般,燃烧的速度很快,眨眨眼的功夫就快烧到了我的手。

    就在这时候,我手掌往下一抓,这团火光便被我抓到了手心里,莫名其妙的就熄灭了,仅剩一手的纸灰在我手里。

    尸字一门是我们易家最拿手的东西,无论是保存尸身还是别的什么,我敢说在中国能跟易家这方面相比的术士,没有几个。

    保存尸首的符咒很简单,就如我现在所做的,完全可以保存尸身,让尸身三个月内不会出现腐烂的迹象,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就够了。

    “丫头,吃了药,就好好睡一觉。”我捏着纸灰走到了周雨嘉身边,轻手轻脚的掰开了她的嘴,将纸灰尽数倾倒了进去,然后帮她擦了一下嘴,趁周岩没注意,我偷偷的亲了她一下。

    乖啊,好好休息,易哥过段时间就来接你。

    要是你醒过来了,肯定会抓住我揍我一顿的,拿纸灰给你吃,这不是找死吗?

    雨嘉,你到时候可得下手轻点,我怕疼诶。

    “我回去准备了,记住,千万不要火化她的身子。”我假装镇定的下了车,对周岩说着,他只听见了我的话,而没注意到我的眼神。

    “凶手没抓到。”

    周岩冷不丁的说道:“跑了,有人保他们,等张叔他们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没影了。”

    “跑了?!!”我情绪再度不受控制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你说那些人都跑了?!!一个都没抓到?!!”

    “这事得等我爸来处理,你先走吧,今天你说的我记住了,但是”周岩转过了头,冷冷的说道:“姓易的,你别骗我。”

    “这是雨嘉要我给你的,我带她回家了。”

    周岩从车前面拿出了一个小木箱子,递给我后便上了车,指挥着司机开离了医院。

    我没有打开这箱子,而是在看着渐渐远去的灵车,心里说了句。

    “对不起。”

    死复还阳是真是假我不知道。

    能不能让雨嘉复活我也不知道。

    我所知道的,就是我应该去做这件事,因为一切都是我的原因,如果不是我大家也不会

    雨嘉一定能活过来!!一定能!!!

    想着,我不由自主的蹲下了身子,脑袋上被周岩砸出来的伤痕隐隐作痛,哪怕是被医生包扎了一遍,我还是能感觉到疼。

    只不过这种疼,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在意了。

    “大哥哥”

    忽然,背后传来了一声充满哭腔的声音,我身子颤了一下,没敢回过头。

    半响后,我鼓起勇气转过身子,看向了眼睛哭得通红的小安。

    “我爸爸死了!!!”小安猛的扑进了我的怀里,放声大哭着:“大哥哥!!我爸爸死了!!!”

    我呆滞的抱着小安,忽然发现,原来我对不起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太多。

    “对不起对不起”

    我好像对不起的人太多了,多到让我的道歉都显得毫无意义。

    姓易的,如果你没跟他们打交道,你没有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过,可能一切都会改变,一切都不会变得这么糟,对不对?

    老爷子晚年也不会过得那么辛苦,为了你上大学,起早贪黑的做纸扎卖花圈,甚至还得看顾客脸色说话。

    胖叔也不会重伤昏迷。

    雨嘉也不会死。

    六叔这个局外人更不可能意外身死。

    小安也不会

    “对不起小安大哥哥对不起你”我抱着小安并没有哭,而是陷入了一种失魂落魄的呆滞里,或许我从没这么后悔过,像今天这样后悔。

    小安才多大?

    他连小学都还没有毕业,父母就离婚了,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现在又没了父亲姓易的你怎么就这么扫把星呢?!!

    “小易。”

    张立国从一旁的林道走了出来,喊了我一声,看着我正抱着小安发呆,他摇摇头蹲了下来。

    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递给了我一支,他自己也点上了一支烟抽着,眼睛通红。

    六叔是张立国的堂弟,两人关系极好,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或许张立国会恨我,不是或许,应该是肯定。

    如果我的弟弟被人连累死了,我也会恨那个人,对吧?

    “这次的事情不怪你。”

    闻言,我猛的就抬起头看向了张立国,满脸的不敢相信。

    “我说了,这次的事情不怪你。”

    张立国苦笑着,眼里充斥着疲倦,穿着警服的样子似也没有了往日的威风,跟普通的中年男人一样,满是沧桑。

    话音落下的同时,张立国貌似是被烟呛着了,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眼泪霎时就流了出来。

    “听现场的人说,老六是见义勇为,结果被人弄死了。”张立国说着,忽然间,他问了我一句:“凶手是谁?”

    我愣住了。

    对啊,凶手是谁?!

    张立国肯定知道那些人是来找我的,那么也就是说,那些凶手跟我有仇或是过节,否则不可能

    “难道是”

    我好像明白什么了。

    跟我有仇的人,数来数去不就那么几个吗?

    但能弄出这么大阵势还要取我命的人,恐怕就只有那个人了,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他也没有见过我,但我们

    “我去打个电话。”我说着,站了起来,想要避开张立国跟师爷他们联系一下,但张立国抬头看看我,说,就在这儿打吧。

    我沉默了一下,没说话。

    张立国笑笑,在这儿打,没事。

    一边说着,张立国一边伸了个懒腰,腰间别着的枪格外醒目。

    六叔是他的弟弟,张立国自然很在意凶手是谁,如果我刻意去回避他,或许他也会不舒服。

    他枪里的子弹,估计很想落到某些人的身上。

    当然,那些人里不包括我,也可能包括了我,我不知道。

    拨通电话,那头响了几声,随即,师爷和善的声音在那头响了起来。

    “易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财神爷的人是不是来贵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