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章 周岩

姓易的2018-12-08 11:32: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你出去。”周岩看着海东青,面无表情的说道。

    海东青摇摇头,也没发脾气,走到一旁给周岩让出了位置。

    周岩见此情景也没说话,拉过了椅子,坐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哆哆嗦嗦的停止了抽泣,将头深深的埋了起来,不敢多看他一眼,说真的,我是害怕了。

    “姓易的。”周岩的语气从来没有这么冰冷过,眼神很让我觉得陌生,似乎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

    我没有出声,依旧害怕的沉默着。

    “听现场的人说,那些凶手是在找你。”

    “对”我语气颤抖的说道。

    “那么你告诉我,为什么雨嘉会被活活打死。”

    周岩的声音忽然颤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他,只见周岩已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正在双眼通红的瞪着我,一字一句的问我。

    “告诉我,为什么我妹妹会被人活活打死?!!”

    “是”

    在我说话的时候,周岩站起身,毫无预兆的举起了椅子。

    海东青抓住了周岩的手,但被我叫开,现在没人有资格挡住周岩。

    是的,没人有资格阻止他。

    “姓易的!!!你他吗个杂碎!!!!你知不知道我妹妹有多喜欢你!!!!”

    伴随着脑袋一阵剧痛,血开始从我额头上的伤口往外涌出,沿着眉角往下流着,我没有任何反应,呆愣愣的蹲在地上,看着周岩。

    “草你吗的!!!你把我妹妹还给我!!!!”

    “姓易的!!!你不是说过你会好好照顾我妹吗?!!你他吗都是放屁!!!放屁!!!”

    周岩没有留手,每一下子都实实在在的砸在了我的头上,身上,力度很大,不一会儿我就听见了两声脆响,并不是我的骨头,应该是木椅子被砸烂了。

    我还是挺能抗揍的,挨了这么多下还没死,可见身子骨挺硬。

    既然这么硬,为什么周雨嘉会死?为什么当时不是我在上面?为什么打的人不是我?

    她那么怕疼,该怎么忍受?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

    我一言不发的问着自己,呆滞的看着周岩,没有答案。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想砸死你?!”周岩脸色狰狞的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死死的瞪着我:“姓易的!!你他吗个杂碎!!!”

    话音一落,他猛的将我摔到了地上,随即,周岩捂着脸蹲了下来,没有再继续动手,而是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就只有这一个妹妹啊!你知道吗?!你他吗为什么不好好护住她?!!”

    “姓易的你是不是个爷们啊?!啊?!!”

    周岩的哭声让我无颜以对,我当时并没感觉到羞愧,而是后悔。

    为什么我不在周雨嘉的上面?!

    如果我坐在那里,周雨嘉就不会出事了,她就不会死了!!

    我木然的看着周岩,与他一起流着眼泪,没有出声。

    “今天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我没敢相信。”周岩从嚎啕大哭变成了抽泣,又从抽泣变成了哽咽,半晌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烟,拿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没跟原来一样拿烟给我。

    “我一直不敢想一直麻痹自己,觉得起码还有段时候,但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忽然说走就走了,全是因为你这个杂碎,连句话都没有,明明有这个机会。”

    周岩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抽着烟,给我说着许多我不知道的东西。

    他说,周雨嘉其实从大学的时候就喜欢我了。

    他说,周雨嘉其实在去年就想跟我表白了,但怕我拒绝。

    他说,周雨嘉

    “你说什么?”我不敢相信的问着周岩,哆嗦的看着他。

    周岩看着我,把烟头扔在了地上,随即痛苦的抱着头说:“吗的!!我说她去年就被查出了胰腺癌!!!”

    胰腺癌,我听说过。

    大学的时候我们在某个讲座里,听过几位教授给我们科普这种病症。

    在癌症这一类中,胰腺癌是最难治愈也是最难发现的恶性癌,早期胰腺癌的确诊率低得让人难以相信,等到发现的时候,大多都晚了。

    这种癌症,五年的生存率不到百分之一,治愈率也是极低。

    当初我们那教授就直接说了,要是发现自己得了胰腺癌,直接等死就行。

    一般发现这种病症大多都处于中晚期,治愈率为零,医院说的那些全都是屁,起码我没见过谁能被医好,也没见过谁能医好这病,唯一能做的就是预防

    “不可能,你在骗我,胰腺癌有症状,如果雨嘉得了胰腺癌一定有症状出现,我肯定能看出来。”我自言自语似的摇着头:“黄疸这是最明显的症状,她没有,她”

    “隐性黄疸,症状不明显。”周岩低着头,说道:“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中晚期了,医生让她准备入院治疗。”

    “那你为什么不让她去”

    “化疗,放疗”周岩忽然嘶吼了起来:“我他吗也是个医生!!!哪怕我是个法医!!我也明白!!做那些治疗得有多苦!!但如果真能治好!!!我就算压着我妹去也得让她去好好看病啊!!但他吗这是胰腺癌!!你知道吗?!!”

    “难道你们就不对她负责?!!就不让她去治病?!!”我瞪着他大吼着,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我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如欲吃人的看着他。

    “姓易的!!你他吗最没资格跟我说负责这两个字!!!”周岩重重的将我推开,接下来的话让我愣住了:“你知不知道雨嘉为什么不去治病?!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杂碎!!!”

    “因为我?”我愣愣的看着他。

    周岩沉默了半晌,然后看了看我,拍了拍裤子,拉开门走出了病房。

    “我爸在外地,暂时还不知道这事,我妈让我把雨嘉带回去。”

    说着,周岩把头从门外探了进来,看着我说道:“你别跟过来,我怕我爸会一枪崩了你。”

    “我要去见她!!!”我狼狈的爬了起来,就要跟上周岩。

    但他却摇摇头,伸手拦住了我:“你滚吧,这几天你别来看她,哪怕下葬了你也别来,我不想看见你,我家人也不想看见你。”

    我清楚的看见了周岩眼里的冰冷,也许外人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但我能理解,特别是当我知道了一切后,很理解他。

    “就让我见见她吗的!!让我见见她!!!!”我冲着周岩大吼。

    周岩看着我,摇摇头说:“我说了,你没资格见她,滚吧。”

    “让木头见她一面吧。”海东青走了过来,双眼盯着周岩:“让他们见一面,很困难吗?”

    周岩冷冷的看着我们,话里话外并没有留情。

    “她是我妹妹,她被姓易的连累死了,而且”周岩话头顿了顿,缓缓道:“有很多事你们都不知道,所以别觉得我不讲情面,因为你们没资格让我跟你们讲,特别是你。”

    说着,周岩指了指我:“你就不是个东西,我不光是因为今天的事,还有”

    “周岩,不管你把不把我当兄弟,我就求你一次,让我见她一面,行吗?”

    随着咚的一声,我在周岩冰冷的目光下,跪在了地上。

    走廊上的人来来往往,都好奇的看着这一幕,不少人也在对眼神散乱的我指指点点。

    丢人吗?

    不丢人。

    我反而觉得不够,因为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我。

    海东青脸色一变就要把我拽起来,但他的手被我甩开了。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看在以往的情面上,求求你,让我见她一面”

    周岩沉默了很久,脸上的表情一直都在变换,我知道他是在矛盾。

    最后,他终于点了点头:“晚上十一点之前,我得带她回去,仅限今天一次。”

    一边说着,他一边扶起了我。

    “走吧,她在下面的车里。”周岩说道,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一会儿拿个东西给你,她说过,她什么时候走了,就叫我什么时候把那东西拿给你,我没有忘记过她说的话,所以今天我带来了。”

    “什么东西?!!”我急切的问道。

    “一切。”周岩语气又变得冰冷了下来:“所有的一切,你看完那东西就明白了。”

    *******************************************************

    有人说要把我挂在我家门口的树上话说我家外面没树啊

    PS:大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各位可以猜猜,友情提示,结局圆满,不是悲惨结局,但也不是绝对完美的结局,如本书一向的格调,现实的平淡,而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