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一章 病房

姓易的2018-12-08 11:32: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雪白的病房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我目光呆滞的躺在床上,看着在一旁做记录的医生,久久没有说话。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或许是我的幻觉,也可能是别的什么。

    我眼前的世界仿佛没了别的颜色,血红的让我心寒,我不知道我现在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个小时前。

    我被救了出来,不对,具体的说,应该是我们被救了出来。

    没错,胖叔活着,我活着,海东青活着,但是周雨嘉却死了。

    不过如此,还有个局外人也死了,六叔。

    腹部被人连捅了六刀后,六叔当场就没了气,而小安则碰巧逃过一劫。

    医生做完记录后关上了本子,一脸担心的安慰着我,似乎是害怕我想不开一样。

    “你的运气很不错,除去轻微脑震荡跟一些擦伤之外,没有任何问题。”

    “跟你一起送进来的人,他们”

    “医疗费用是由”

    我呆滞的看着医生,感觉只能看见他的嘴动,而不能听见声音。

    脑子里并没有先前的混乱,冷静到了极点,就跟被冰死死冻住了一样,我想不到任何东西。

    喂,易哥,周末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是啊,食堂的菜难吃死了,下次我给你带饭吧?我会做饭没骗你!

    易哥你回来了啊,先坐着休息吧,胖叔在看电视呢,饭菜马上就好了。

    不许欺负小安,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抢吃的呢?

    易哥,我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雨嘉呢?”

    我开口对那年轻医生问道。

    他看了看我,疑惑的问:“是那位去世的”

    “我问你雨嘉呢?!!!我要雨嘉!!!!你们为什么要把我们分开!!!!为什么要把我送到这里来?!!!”我疯狂的拽住了他的衣领撕扯着,手上插的管子霎时就掉了出来,剧痛并没有让我停下动作,而是让我更加的清醒。

    “她已经死了,在”

    “她没死!!!!草你吗的!!!!她没死!!!!”

    几个护士医生忽然打开门冲了进来,将我拉开,等我稍微安静了点才给我插上管子,继续输着毫无意义的液体。

    随即,那医生转身就跑了,留下几个男男女女的护士医生按住我,不让我动弹,甚至有人还提议拿束缚带将我捆住,以免伤及无辜放出去祸害人间。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见她”我如疯子一般挣扎着,眼泪早就不声不响的流了出来,混合着眼前血红的世界,我感觉双眼从来没有这么痛过。

    “我求求你们放开我快啊放开我!!!!”

    雨嘉没死,姓易的,你他吗得去找她,你必须得去找她!!!

    你知道她受伤了吗?还不快点去照顾她?!你知不知道她看不见你会生气的?!!

    “这人也是够闹腾的,咱们刚实习就遇见这种病人也算是倒霉了。”

    “听说这人连医药费都还没交呢,家属也才联系上”

    “放开他。”

    忽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推开门走了进来,站在门边看着这一场惹人发笑的闹剧。

    对吧,二十来岁的青年跟个二傻子一样在床上又哭又闹,这确实让外人觉得挺有笑点的,起码好几个医生都已经在无声的笑了。

    海东青额头上的伤疤看上去是刚被缝好,血迹斑斑的还没来得及清理,先前送他进医院的时候他应该还昏迷着,没想到现在就醒了,体质牛逼可见一斑。

    “你笑什么?”海东青走了过来,拍了拍一个看似刚大学毕业医生的肩。

    这男医生转头看了海东青一眼,上下打量了一下,皱着眉头不屑的说:“管得着么你”

    就在这时候,海东青捏着他的脖子往地上一摔,伴随着一声闷响,那医生就直接被砸在了墙角边上,惨叫声霎时就在病房里响了起来。

    “我他吗的问你,你笑什么呢?”海东青几乎没说过脏话,但在此时,他却破例了。

    男医生怒视着海东青,没有搭腔,狼狈的爬了起来就扯着嗓子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副院长就是我”

    我觉得他这句话是个病句。

    第一,副院长不可能这么年轻,由此可见他这话是假的。

    第二,副院长应该是他爹,事后我才知道这些内幕,只不过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第三,他现在的话好像不完整。

    海东青不爱说话,也不爱听人嗦,没等这男医生说完话,他很直接的拽住了他的脑袋,一下接着一下往墙上砸着:“你笑什么?我他吗问你!你笑什么?!你是不是觉得他现在很好笑?!我问你!你笑什么?!”

    在砸到第三下的时候,那人已经晕了过去,脑袋上被砸出来的血染红了雪白的墙壁,那是种很刺眼的颜色。

    “放开他,要不然我废了你们!!”海东青随即扭过来冲拉着我的人怒吼。

    众人很配合的松开了我,让我爬了起来,失魂落魄的往门外跑去。

    当我要拉开门的一瞬间,海东青拽住了我,一脸担忧的冲我说道:“你冷静点。”

    我挣扎了几下,见海东青没有松手,我转过头便大吼了起来:“你放开我!雨嘉在等我过去照顾她!松手!!!”

    “周雨嘉已经死了!你能不能冷静一点?能不能?!”

    我颤抖着看着他,又看了看那几个站在原地不敢有动作的医生护士,哆哆嗦嗦的贴着墙蹲了下去,紧紧的抱住了头。

    “雨嘉啊别扔下我啊”

    我压抑的情绪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涌出,失魂落魄的我蹲在地上,死死的抱着头痛哭失声。

    难听的哭声,在这个医院里显得那么的平常。

    见此情景,那几个医生护士架着昏迷的男医生就跑出了病房,而海东青则跟着我蹲了下来,看着我没有出声,也许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了。

    “为什么那时候是她保护我为什么死的是她”

    我嚎啕大哭到最后,忽然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出不来了,眼泪却还在不停的流着。

    心里的剧痛让我无法忍受,我需要别的来转移我的注意力,我需要

    “住手!!!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手了?!!!”海东青阻止了正拿拳头砸墙壁的我,看着我染满鲜血的双手,他忍不住怒吼了起来。

    “你能不能冷静下来她的死”

    “她的死就是因为我,知道吗?”

    “就是因为我”我泪流满面的看着海东青,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他吗这辈子活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从小就没几个人愿意跟我玩儿都他吗说我无父无母就一个孤寡老人愿意疼我愿意照顾我结果呢他死了死了啊”

    “到死的时候我都没能让他过上好日子你知道吗?!!”

    “大学的时候家里条件差我他吗到处做兼职才能勉强维持家里的开销我爷爷生病了我都没能让他去大医院看看只能去他吗的小诊所你知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但我越说,心里就越痛,窒息般的疼痛。

    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在病房里响着,依旧没有停下。

    “周雨嘉认识我五年了她也心甘情愿的照顾我五年了哪怕我有时候嫌她烦嫌她碍事她还是没真正的生气过你知道吗她还是愿意跟我在一起”

    “帮我做饭帮我看店帮我在家里打扫卫生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好”

    “我喜欢她我也想好好照顾她一辈子你知道吗我早他妈就想跟她在一起了但是我不能你知道吗我原来他妈的穷你知不知道我拿什么去照顾她就拿我那个破破烂烂的花圈店?!!”

    “现在好不容易赚钱了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但是她死了”

    我捂着脸,失声痛哭道:“但是她死了啊对我重要的人全都出事了胖叔也是昏迷不醒我这辈子除了会连累人还会什么”

    “我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人有家有普通人该有的一切”

    “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每次我在看见希望的时候老天爷都会这样对我你告诉我为什么!!!”

    “我他吗知道自己就是个滥好人!!!帮了这个帮那个!!!然后呢?!!到了最后我他吗发现我帮不了我自己!!!我原来就他吗是个废物啊!!!”

    “木头”海东青担心的看着我,正要说话,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一个我不敢去面对的人走了进来。

    周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