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六章: 火烧墨

姓易的2018-12-08 10:41: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得了得了,我先送她出去,你们等我一下。”

我无奈的给胖叔他们招呼了一声,便带着周雨嘉出了门。

从小巷出去,我在马路对面帮她拦了一辆出租车,顺便把车费给了,等车开走后我才回花圈店找胖叔继续聊修仙高手在校园最新章节。

又继续往下说了半小时的样儿,我才把故事差不多说完,在听到老佛爷要找我麻烦的时候,胖叔的脸色霎时就黑了。

“八号当铺的老佛爷不是好对付的。”海东青看了我一眼,语气很平淡。

“他到底想要干撒?为了一个魂魄,至于么?”胖叔摇了摇头,显然是想不明白老佛爷想干嘛,这也是我掩去了绝书的缘故,毕竟有外人在这儿,那东西不太好说。

“赶紧滴社(说),那魂魄到底四(是)有撒不一样滴地方?”胖叔也看出来我有地方瞒着他,见周雨嘉走了,他也开了口,问起了老佛爷为难我的缘由。

我看了海东青一眼,对胖叔咧咧嘴,意思是这儿还有外人呢。

“抹四(没事),自己人。”胖叔笑呵呵的摆了摆手,听见这话,我耸耸肩走进了里屋,把老太爷的绝书拿了出来。

见到这玩意儿,海东青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就没了下文,而胖叔则兴致勃勃的拿着绝书研究了半天,我刚开始还以为他能看懂,谁知过了半响他就来了一句:“给饿翻译一哈(下),泐睢文不四(是)饿滴强项。”

我哭笑不得的把绝书拿到了手里,白了胖叔一眼,你看不懂还装个屁的高深啊?

拿着绝书看了看,我压低了声音,用着小学的朗读水平,再用着抑扬顿挫富有感情的语调,缓缓给他们翻译了起来。

“袁公?荒谬!其乃袁贼!”

“窃国大盗,独夫民贼,本就短命之相,却又想得九五之命,终不免贻笑大方。谁知袁贼命不该绝,竟自道门败类山云子处得闻死复重生之秘。”

“有此术,必为逆天改命之术,天谴必在眼前。袁贼无惧天谴,竟命山云子召集术士,寻努尔哈赤假陵,求重生之术。”

“易某妻儿在袁贼之手,无奈,唯听山云子之命,于奉天府入墓。”

“破墓一行,几近全军覆没,唯易某逃出生天,重生之秘未得。”

“此墓非凡墓,纵易某精通五门之术,若想破墓寻秘,必死无葬身之地。”

“不得秘术,袁贼必大开杀戒,妻儿危也。”

“得秘术,袁贼不死,国运危也。”

“左思右想,易某唯以命搏之,杀贼救亲,势在必行。此为绝书,望后人不忘袁贼之恶,其贼,必受千秋唾骂!”

“民国四年,奉天易青山绝书。”

听完我的翻译,胖叔直接惊呼了起来:“饿滴神啊,死复重生滴秘术,这玩意儿饿还是第一次听社(说)!”

“就是因为这玩意儿,那些孙子就把罗大海给害死了,但他们没在罗大海家里找到绝书,所以就想把罗大海的魂魄招过去,从罗大海嘴里掏消息,把这玩意儿给找到。”我晃了晃手里的绝书,胖叔叹了口气,摇摇头:“钱财宝贝易招灾,嘴(这)话可是抹油(没有)错咧执掌花都最新章节。”

海东青一直都没说话,在胖叔感叹完后,他忽然插了句嘴:“按你所说,八号当铺的人是看过这封绝书的,但他们当时是看懂了还是没看懂,这说不准。”

闻言,顿时我眼睛一亮,海东青的话可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泐睢文这玩意儿能看懂的人屈指可数,没见胖叔这种风水术士都看不懂吗?更何况是一些盗墓发家的土夫子?

而且当时看见这封绝书的人应该不是老佛爷,无论是身材还是年龄,完全都跟老佛爷对不上号。

就此而言,看见绝书的人,是八号当铺的人没错,但还真不一定能看懂泐睢文!

“既然他看不懂,八号当铺为什么还要下杀手?”我好奇的问了一句,海东青先前就跟个自闭症患者一样不爱说话,但现在一说到正点上,他的话好像比谁都多。

“八号当铺能人众多,过目不忘的“观手”也有不少。”海东青说道,见我一脸没听懂的样儿,他解释道:“观手就是负责造假的人,古玩字画,他们只要看上一会儿就能记住内容,有些记性好的观手,他们直接可以回去后临摹古玩,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很轻松的事。”

我重重的拍了拍大腿:“原来是这样!那观手把绝书临摹了,然后给老佛爷一看,他们这才动的杀心!”

“应该是。”海东青点点头,指了指绝书:“这东西没人能看懂,商家卖出去的价格肯定也很低,所以那观手才想把这玩意儿从罗大海手里买过来。”

我点点头,这玩意儿价格确实便宜,据张立国说,卖家知道这是民国的物件,一封鬼画符的书信对他而言也没什么价值,卖给罗大海的价格就是四百五。

海东青打了个哈欠,淡淡的说:“毕竟这些符号经常能在一些古墓里看见,他一看这绝书是用这些符号写的,肯定得动心思,价格又不贵,又跟一些古墓的符号有相像的地方,观手想买过来也不是很难理解的事。”

忽然,我想到了一个一直不解的地方,开口问道:“既然都临摹出来了,他们为什么还要为难罗大海?不是都知道内容了吗?”

海东青不动声色的说:“因为这些字是用火烧墨写的。”

“火烧墨?”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问道:“那啥....恕我孤陋寡闻....这火烧墨是个啥玩意儿.....”

胖叔笑着接过了话茬,给我解释起了这所谓的火烧墨。

火烧墨跟普通毛笔书写用的墨水一样,无论是颜色还是光泽,完全无二。

但就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遇火则隐,只要把纸张放在火上烤一下,纸上用火烧墨写的内容就会自动隐去,除非用水泼浇,否则再也不会现出来。

自唐朝贞观年间开始,火烧墨就在官宦权贵的手中流传了起来,大多用来书写一些密信。

在明朝洪武年间,火烧墨开始渐渐没落,也许是不易寻得火烧墨原料的缘故,这玩意儿在明朝末期就几乎绝迹。

到了清朝,连高官权贵都不一定能寻到火烧墨。

据野史记载,火烧墨最后出现的时间应该是清朝顺治年间,那是某个权贵在皇上诞辰之时,进贡给顺治帝的礼物阴阳艳医。

“你咋知道这是火烧墨写的呢?”我不解的问道,拿起绝书左看右看的研究了一会儿,还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这怎么看都跟普通墨水一样啊,难道真要我用火烧试试?

不行....要是弄错了.....把纸烧坏了咋整.....

“我曾经见过火烧墨写的信,那种火烧墨的味道跟你这封绝书墨水的味道一样,火烧墨的味道其实跟普通的墨水很像,但又有种熏香的感觉,闻多了还会呛鼻子。”海东青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子,继续说:“八号当铺的人不是傻子,他们不可能放过发财的机会,而且一般能拿火烧墨写的密信,里面大多都藏着秘密。”

“这些字都显现出来了,就算是火烧墨写的,他们拿这信有屁用?他们还不是一样知道内容?”我脑子更乱了。

火烧墨的作用就是隐藏文字,但这些字已经现出来了,八号当铺的人也都看见了,他们还有必要把罗大海弄死将绝书夺过去吗?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海东青毫无预兆的伸手就把绝书拿了过去,也没跟我们打个招呼,他直接就把胖叔的火机拿到了手里,点开火,拿着火机就在绝书的正面晃了晃,霎时我们就闻到了一股烧纸的味道。

见此情景我心都颤了。

吗的别给我弄烂了啊!这可是我们老易家的文化遗产!

我刚要伸手阻止海东青,但不经意往纸上一看,我伸手的动作立马就僵住了。

那些泐睢文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个米粒大小的黑点。

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字中字,唐朝时期常见的手段,前面的大字是用火烧墨写的,这些小字就是用普通墨水写的。”海东青把火机递给了胖叔,转手就把绝书递给了我:“你看看吧。”

我接过绝书扫了一眼,站起身走进了里屋,拿着老爷子生前看书用的放大镜走了出来。

这些黑点挺眼熟的,貌似是字,但就米粒大小,不拿放大镜我还真看不清楚。

拿着放大镜我凑近一看,心中猛的一顿,这些黑点也是泐睢文!

这些泐睢文似乎是用特殊的笔写上去的,字体很小,几乎跟米粒一般大,但用放大镜一看就能看得很清楚,没有那种挤在一团看不清的感觉。

我咧了咧嘴,看来老太爷的手段不小啊,就凭这一手,他不赶尸也能当上个微雕大师!

就是可惜老太爷没商业眼光,要是他走上了微雕这一行,再把微雕这手段传下来.....我早出国当大师去了......

没再继续瞎想,我凑上前,仔仔细细的看起了泐睢文的内容。

等我把内容差不多看完的时候,脊梁骨里都开始窜起了凉气,牙根子一个劲的打着颤,看了看手里的绝书,我冷汗直流的嘀咕道:“老太爷竟然见过那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