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三章 世界

姓易的2018-12-08 11:30: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他们是谁?!!”

    我疯狂的思索着:“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易哥你不要出声”

    周雨嘉的声音很虚弱,如果我不仔细听,或是这里再吵一点,我就绝对听不见她的声音。

    在这时候,高速公路上车流穿梭的声音也停了下来,随着许多刹车声响起,我能感觉到许多人都在公路边上指指点点,因为我听见了太多的声音

    “快报警啊!!!”

    “车祸了?!!怎么回事?!!快叫交警过来!!!”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响了起来,那是六叔的。

    “你们干什么呢?!!”

    “吗的,就是你个犊子开的车,叫你别急着动手别急着”说话的这个人是谁我并不知道,但他的东北口很重,绝不是贵阳的本地人。

    随着他的声音渐行渐远,几声闷响,伴随着一个小孩子的尖叫声,这个人又快步的走了回来。

    “爸爸!!!”

    “草你们吗的!!!你们谁敢下来老子就捅死谁!!!”

    “快点看看他们死没死!!你们几个犊子!!!墨迹个JB呢!!!!咱们再不赶紧办事警察就要来了!!!”

    六叔?!!难道是六叔出事了?!!

    周雨嘉紧紧的抱住了我,左手在不知不觉中就紧捂住了我的嘴,身子正好挡在了上面,外人从翻在侧面的车窗看是绝对看不见我的,只能看见

    “海家公子在前面!!!咱们摊上事了!!!”

    说话的这个人跟前面的那个人不太一样,他的声音很年轻,充满了惊慌失措的意味。

    啪的一声,他似乎被人扇了一巴掌,先前说话的人开口了。

    “他们都晕了!!!你怕个JB你怕?!!!快!!!把后座的这个女人拉出来!!!姓易的应该就在下面!!!”

    我看不见任何东西,能看见的只有黑暗,所以我只能凭感觉去感受外界的一切。

    车轻轻的颤动了几下,应该是有人爬上了顶端的位置,在从车窗往车内看着。

    周雨嘉与我都不敢动弹,安安静静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连呼吸都不敢太过明显。

    “大大哥这女人的腿被椅子压住了拽不出来啊”

    “给老子硬拽出来!怎么做事的?!!”

    “腿腿会拉断的”

    “滚开让老子来!你个没用的犊子!”说话的这人似乎是一脚把另外一个人踹了下去,然后一脚踹碎了车窗,将手伸了进来,拽住了周雨嘉的右胳膊。

    吗的!!!吗的!!!你他吗给我松开啊!!!杂碎!!!!!

    我使劲的挣扎了几下,忽然发现自己被变形的车内部死死卡主了,别说动弹,就能抬手动一动都没有办法。

    这一切都告诉了我,我只能看着,哦不对,我连看都看不见。

    周雨嘉捂住我嘴的手很紧,紧得让我无法发出一点声音,我知道她是想保护我,但是

    雨嘉我求求你松开手松开啊!!!!

    “草!这女人是醒着的!她手拽着下面的车座呢!!!”

    听见这话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恐惧。

    “我求求你们放过他我求求你们”周雨嘉虚弱的哭喊声让我心彻底的揪了起来,一种难言的剧痛,开始在我心里发芽,蔓延

    “吗的!!你给我松开!!!臭"biao zi"!!!松开!!!”

    “嘭!!嘭!!!嘭!!!”

    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后我才知道,那个男人在疯狂的用脚往下踩着周雨嘉的背。

    一下比一下重,连我都被踩得胸前发闷了起来。

    “易哥没事的别怕”

    我脸上忽然传来了一种湿润的感觉,似乎有什么液体滴在了我的脸上,等我闻到刺鼻的血腥味时,我才明白了一切。

    那是周雨嘉的血。

    “没事不要怕”

    “会没事的”

    周雨嘉也许是在安慰我,也许是在安慰她自己,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姓易的,你当时心里有怒吗?

    没有,我当时心里有的,只是绝望。

    “大哥让我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然后车颤了几下,似乎他也爬上了车侧翻向上的窗边,对那个“大哥”说道:“您看好了,对付这种情况,就得下死手,直接弄死还用得着这么费劲?”

    一边说着,他好像拿起了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了周雨嘉的后脑勺上。

    随着耳边的闷响,周雨嘉的头不受控制的往前砸了一下,撞在了我的脑门上。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我眼前渐渐出现了光线,视觉似是开始恢复了,然后我看见了我无法接受的一切。

    周雨嘉的脸侧着紧贴着我的脸,我能看见她散乱的眼神,她也许不知道先前我失明了,一如既往的对我笑着,温婉的脸庞上布满了泪痕,还有血迹。

    车窗边上站着两个黑色的人影,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散弹枪,枪托对着的是我们,大笑声一下下砸在周雨嘉的头上。

    “嘭!”

    五年前。

    我们认识了一个月后。

    周雨嘉可爱的笑着,坐在台阶上看我跟周岩打生打死,你来我往的飞脚踹得不亦乐乎。

    当时我们单挑的理由很简单,周岩跟我斗地主,输了不认账,说我是在出老千。

    吗的我是那种出老千的人?!四个王怎么是出老千了?!

    “哥,易哥说得对啊,四个王怎么是出老千了?”

    周雨嘉笑眯眯的说着,周岩顿时欲哭无泪,而我则笑得很得意。

    “雨嘉,走,易哥请你吃烤肉去。”

    “好~~”

    周雨嘉的笑声很好听,这是我当时的感觉。

    “嘭!”

    四年前。

    “易哥,昨晚上你去哪儿了?怎么发短信你不回啊?”

    “昨晚上看球去了。”

    “那么你怎么不回我短信?”

    “烦不烦啊,不就是忘记回短信了吗?!”

    “易哥你别生气”

    想想也是够混球的,因为自己喜欢的球队输了比赛,而把脾气发了在周雨嘉身上。

    她跟我没有任何亲密的关系,只是朋友。

    没错,只是朋友,但我却对她发了太多的脾气,也有过太多的不耐烦。

    “嘭!”

    三年前。

    “哟,小易子,你眼睛可别乱瞟,老子知道我妹”

    “吗的,能不能别嗦,挡着我视线了。”

    周雨嘉笑颜如花的走了过来,在我面前晃了晃手掌,笑道:“易哥,我是不是很漂亮?”

    我点点头,说,是。

    “走吧,向公园进发~~~”

    “走着~~~~”

    我大笑着,跟在了周雨嘉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有了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嘭!”

    两年前。

    “易哥,等你毕业了,我能经常去找你玩儿吗?”

    “能啊,必须能。”

    “那就好,毕业了不许学坏,知道吗?”周雨嘉小脸严肃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警告着我说:“不许去酒吧,不许去夜场,不许去”

    “知道了小祖宗,都听您的还不行么”

    闻言,周雨嘉摆出了一副长辈的笑容,摸了摸我的头,说,乖。

    “嘭!”

    一年前。

    “雨嘉诶,你要是以后嫁人了,我还真不舍得。”

    “你娶嫂子了我也不舍得啊。”

    “要不你们就凑合着过呗,多好。”

    周岩打着酒嗝说道。

    “吗的,你喝多了!”

    我脸色通红的不敢去看周雨嘉,使劲捂住了周岩的嘴,不让他继续往下说。

    “嘭!”

    周雨嘉的嘴里正往外不停流着血,眼神越来越涣散。

    我知道她现在很痛苦,但我却发现她没有在哭,而是在笑。

    雨嘉,你很害怕疼的,对吗?!

    快,你松开我,他们就会停手了!!你就不会疼了啊!!!

    “让开,吗的连枪都不会用,这他吗是用来砸的吗?!!”

    壮硕的黑影伸手夺过了那人的枪,止住了那人砸周雨嘉的动作,然后打开了保险,用枪口对准了我们。

    “易哥我知道我知道我会死但是我没想到我现在就得走了”周雨嘉虚弱无力的趴了在我身上,脸紧贴着我的脸,声音很低。

    “易哥我好舍不得你”

    我眼睛已在不知不觉中布满了血丝,绝望跟愤怒,充斥了我整个眼球。

    眼泪接连不断的从我眼眶里涌出,我没办法止住它,还有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疼?!!

    “砰!!”

    枪响了,但这不是那黑影的枪响,而是远处的枪响。

    “警察来了!!!吗的!!!”黑影怒吼着,对我们扣动了扳机,只不过在他开枪前又是一声枪响,一发子弹便毫无预兆的从他胳膊处擦过,也就导致了他这一枪打在了车门上,而没有打进车内。

    有救了!!

    雨嘉你挺住啊!!没事的!!!有人来救我们了!!!

    没等那道黑影反应过来,一阵激烈的枪响猛然就在高速路边响了起来,不少子弹都打在了车体上,而我们的运气似乎很好,在枪战中,没有一发子弹打中我们车的油箱,

    站在车门上的人也没了办法,急匆匆的叫上人就往山里狂奔着,霎时间脚步声便彻底远去。

    就在这时,周雨嘉忽然笑了一声,眼神里有了放心的意味。

    是啊,放心,她想要保护的人还好好的,有什么不放心的姓易的你他吗就是个废物!!!你就是个废物!!!!

    “易哥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雨嘉有多爱你”

    “我一直不敢跟你说这些就是就是害怕我忍不住会把一切都说出来”

    周雨嘉的笑容越来越盛,她也许是没有了继续保护我的力量,紧捂着我嘴的手掌,缓缓滑落到了一旁,她笑着问我。

    “易哥你不是想说那那三个字我其实也”

    “啊啊啊啊!!!!!!”

    我眼神散乱的看着没了声息的周雨嘉,嘴微微的张着,眼泪争先恐后的夺眶而出,心里的绞痛才让我真正的感觉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痛苦

    其实我想要将那三个字说出口来着,但是我那时才明白。

    原来人是动物,一直都是动物。

    在受伤最深的时候,发出的不是任何语言,而是本能的哀嚎。

    忽然间,周雨嘉脸上的血液沿着她温婉的眉角,缓缓流进了我的眼睛里。

    就那么些许的血,却将我眼前那个曾经美好而又充满希望的世界,染得一片血红。

    ******************************************************

    磨铁又抽抽了,无奈,以后更新时间改变一下,无论是平常还是周末,都固定在中午至下午三点左右更新吧,早上各种更新不上,郁闷。

    本卷结束,下一卷的名字比较特殊,内容也比较特殊,可以说是本书最短的一卷。

    下一卷的名字是,我姓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