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二章 找

姓易的2018-12-08 11:30: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个放后备箱里就成,酒跟烟放六叔车里。”我站在马路边指点江山,还没等我说上两句,胖叔一瞪眼睛:“滚进气(去)坐着。”

    “您看您着什么急啊,我现在就上去,您别急眼诶。”我讪笑着,牵着周雨嘉上了车,坐到了SUV最靠后的后座,而胖叔则坐在我们前面的一排,靠着体型占据了整整一排的位置,舒坦的表情难以掩盖。

    “小易,那条路我挺熟的,我给你们带路,你们车跟着我就行。”六叔在窗边对我们说道。

    小安也许是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从今儿早上开始直到现在,这熊孩子蹦蹦跳跳的就没停下过,无论何时脸上都是充满稚气的笑容,此时他就坐在他老爸的车里,对我们不停的招着手。

    “大哥哥!我们先走了!”

    随着一阵汽车的轰鸣,只见六叔一踩油门,车便如离弦的弓箭一般“飞”了出去。

    我由衷的怀疑他原来是玩赛车的,看他这标准的起手动作,黔灵山下山道之神这称号非他莫属了。

    海东青往前扫了一眼,踩下油门,轰的一声就追了上去,跟追尾专业户似的,这一下子突进差点没撞在六叔的车屁股上。

    “哥,您慢点。”我满头冷汗的说:“要知道,你现在可没带驾照呢,别太高调了,当心交警拦你。”

    海东青无所谓的说:“没事,交警追不上我。”

    我草,感情他是想跟交警玩儿赛车了?!

    听见这话的同时,胖叔也被吓得不轻,故作镇定的咳嗽了一声,嘱咐着海东青:“饿要睡一哈(下),你包(不要)开太快闹饿睡觉,知道不?”

    “知道。”海东青点头,言简意赅,但显然是没领会胖叔的意思,油门踩得更起劲了。

    周雨嘉笑着没说话,半响后才问我:“昨天叫你买的东西买了吗?”

    “后备箱里呢,烟酒茶都有,给那老爷子送过去。”我笑着点头:“咱们就在老爷子那儿弄烧烤,跟他好好喝一顿,顺便还能让胖叔去开开眼。”

    “开撒(啥)眼?”

    我打了个冷颤急忙转头,假装刚才说话的不是我。

    胖叔耳朵很好,好得令人发指。

    这就是我不爱背着他说坏话的原因,所以我一般都是当着他面儿说的,毕竟古语有云,君子坦荡荡,小人藏鸡鸡。

    不对啊我现在好像没说他坏话啊那么我激动个毛呢?!

    “上次我跟雨嘉不是去西山乡玩儿吗?就是看向日葵花海那一次。”我缓缓说道。

    上次回来后我就没跟胖叔细说这事儿,那时候小佛爷正巧来找我办事,我哪儿来的心情给胖叔说这些故事?

    只是给他随随便便的说了些内容,但真正的主要故事,却没说给他听。

    “然后咧?”胖叔好奇的问。

    “我们在那儿看见了一个深潭,然后”

    我将那时候在西山乡的所见所闻一一说了出来,等说完这故事之后,车已经上了贵遵高速公路,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胖叔听完这故事后,脸上的凝重非常明显。

    海东青也是在好奇的听着,一边开车,一边支起耳朵听着这个难以置信的故事,当听到黑路神与白路神的时候,他插了一句嘴。

    “那东西我也见过,小时候跟我爷爷下墓,在荒地里见着过,体型很吓人。”

    “是啊,那玩意儿的体型加上造型,真不是普通冤孽能有的,跟BOSS似的。”我点点头:“所以这次我就想着咱们一起去看看,那老爷子生活过得也挺不容易的,咱就顺路帮他一把呗?”

    海东青说,好。

    “那玩意儿饿咋觉得有点耳熟咧好像在哪儿听过”胖叔一脸沉思的说道:“一到晚上就有这么多滴冤孽过气(去)听起来比阴之地还恐怖啊”

    “听起来恐怖,但实际上好像没什么害处。”我摇了摇头:“我们见着的那个老爷子,活得很滋润,没啥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我觉得那水潭真对人没什么害处,可就是吸引冤孽这一条我想不明白。”

    就在这时候,只听外面轰的一声,一道刺眼的闪电霎时就划破了天空。

    随之,倾盆大雨毫无预兆的就出现了,看得我们一个劲的纳闷。

    他娘的,我们是看着天气预报决定出门时间的,都说这几天是连着的大晴天,结果一上路就来了场大暴雨,逗乐呢?!

    “没带伞,死定了。”海东青摇头。

    “饿操咧。”胖叔无奈。

    周雨嘉叹了口气:“又是只有我带伞了”

    我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了当初第一次去西山乡的情景,那时候也是只有她带了伞,也是下了一场倾盆大雨

    “忽然觉得下雨也挺不错的。”我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在胖叔他们鄙夷的目光中,将周雨嘉揽进了怀里,让她的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笑容满面。

    “一会儿淋湿了我可不给你打伞。”周雨嘉哼哼道,话是挺狠的,但语气里的笑意却怎么都掩藏不住。

    我揉了揉她的头发,笑了笑,凑到她耳边低声问道:“媳妇。”

    “怎么了?”周雨嘉的脸红透了,貌似我只要一这样叫她,她就得脸红成这样,跟化学反应似的特有规律。

    “你为啥就不让我对你说那三个字呢。”

    “哪三个字?”周雨嘉的脑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就是我爱”

    “不许说。”

    果不其然,在关键时刻,周雨嘉又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与往常的反应一般,笑着告诉我:“以后你再说吧,现在先不要说,好吗?”

    因为被捂住了嘴,我不能出声,只能点头。

    等她松开之后,我无奈的问她:“你是不想听这三个字还是很讨厌这三个字?”

    周雨嘉没有多想,摇了摇头,咬紧了嘴唇。

    “我想听,但是我现在不能听,我怕”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雨嘉忽然停下了话头,没再往下说。

    “你怕什么?”我皱紧眉头。

    正当我要继续追问她的同时,海东青抬头看了看后视镜,疑惑的说。

    “木头,后面那辆车跟我们半天了。”

    “啥玩意儿?”

    我回头看了过去。

    此时此刻,我们的位置应该是贵遵高速公路的中段,也就是沿着久长镇出去一段的高速公路上,两边都是山,路上除了我们跟六叔他的车之外,还有三辆车。

    一辆大货车跟两辆客运的长途车。

    客运车在我们的前面,与六叔的车凑在一起,不远不近的开着。

    而那辆大型货车则是

    “鸟人快踩油门!!!!”

    “吗的!!!吗的!!!!”

    “细伢子!!!!”

    在过弯的时候,大货车忽然间加快了速度,毫无预兆的向着我们冲撞了过来。

    这一切都没有任何预兆,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天。

    那一天。

    车里的怒吼声尖叫声还有

    “轰!!!!”

    我们的车被撞之后彻底失控,直接冲破了路边的护栏,向着山坡下疯狂的滚落而去。

    在一阵天旋地转中。

    我本能的抱紧了周雨嘉,让她的整个身子都被揽在我的怀里,头则是紧贴着我的胸口。

    车辆的每一次翻滚,都会有种无法抗拒的撞击感,冲击着我的背部还有胸腔。

    胸腔里的窒息感越发强烈,我眼前忽然就黑了下去,霎时间便完全看不见任何的东西。

    “轰!!!”

    伴随着重重的一次撞击,车辆的翻滚终于停下了。

    血腥味,汽油味,充斥着我的鼻腔,我想睁开眼看看,我想看看到底是谁出事了,可我此时却已经无法看清楚任何东西,只感觉我被压在了最底部,周雨嘉则是在我的上面,我的背后就是沙地。

    “易哥”周雨嘉虚弱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就在我要回应她的时候,随着一阵脚步声,我感觉有很多人靠近了我们的车。

    “快!!!把姓易的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