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一章 总算是回家了

姓易的2018-12-08 11:30: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四月二十日。

    晴。

    贵阳市,龙洞堡机场。

    胖叔一马当先的走出了接机口,背着手笑眯眯的跟个地主老财似的,让我们这俩苦力在后面搬行李,脸上的笑容只能用春情荡漾来形容了。

    其实这很正常,要是谁忽然弄到了一堆金砖,转手卖了一大笔钱,笑容绝逼也是这样。

    “你答应给我找虫子的,记住了啊。”

    “嗯。”

    “我不爱学习,文化程度不高,你别骗我。”

    “嗯。”

    “你他大爷多说一个字会死啊?!!”

    “好的。”

    我愤怒的瞪着海东青,海东青无辜的看着我,说真的我想杀了他以解心头之恨。

    这鸟人估计是被大殂之孽吓出后遗症了,一听我说想再偷摸下去一趟把棺材拿出来,这孙子死活都不答应,好说歹说才愿意帮我去找八足金眼虫,至于到时候能不能陪我下天云水宫就得看他心情了。

    我能自己一个人下的,虽然心里没底,但多少还是有那么点勇气,只不过勇气归勇气,装备还得找这孙子啊,他不答应我有啥办法?

    “大哥哥!!!”

    忽然间,一声熟悉的大喊传进了我耳朵里。

    随即,某个熊孩子拿着一包薯片跌跌撞撞的就跑了过来,嘿嘿笑着拽住了我的袖子。

    “吃了也不知道擦嘴,真没素质。”我无奈的蹲下身,用手擦了擦小安嘴角上的薯片渣子,左右看了看:“就你一个人来接我们?不吹牛逼咱们还是朋友。”

    小安扁了扁嘴,指着接机口外站在边上的人:“大哥哥你是不是眼神不好”

    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仔细的看了过去,只见周雨嘉正笑呵呵的靠在边上看着我犯二,见我看向了她,周雨嘉招了招手,示意让我们过去。

    “敢说我眼神不好,真是作死啊。”我很有长辈风范的把小安手里的薯片夺了过来,一边吃着一边指挥小安帮我拖行李箱,好歹这箱子也有轮子不是?叫他拖也算是锻炼身体了,又不是很累对吧。

    海东青鄙夷的看着我,伸出手帮小安拖着行李箱,那看我的眼神甭提多鄙视了。

    “来,亲爱的,让相公我抱一个。”我本想着是说亲一个的,但在这么多人看见的情况下,我还是没那脸皮说出来,只能转个弯退而求其次,把刚到嘴边的亲硬生生的换成了抱。

    周雨嘉脸红着的掐了我一下,皱了皱鼻子:“还知道回来啊?”

    “那不是忙么,以后就不忙了,天天陪你。”我笑道,对她眨了眨眼睛:“咱过几天就去西山乡的花海玩儿,叫上胖叔他们一起,怎么样?”

    周雨嘉眼睛一亮,一把握住了我的手:“真的?!”

    “废话,我骗你有啥好处。”我无奈道。

    “嘿嘿~~那么我回去就准备准备零食~~~然后再带个相机去~~~~”周雨嘉抱着我胳膊摇晃着,脸上的笑容无比可爱灿烂,忽然,她问了句:“要不然咱们租车去?像上次一样坐车过去好像太麻烦了。”

    我估算了一下人数,得出答案后就点点头:“行,反正鸟人会开车,咱们挤挤,一车就能过去。”

    胖叔,海东青,我,周雨嘉,小安,五个刚好,一车人绝逼坐得下。

    虽然胖叔的体型大了点,但租个SUV应该没问题。

    “大哥哥,我能不能带我爸爸去啊?”小安忽然拽了拽我的袖子,试探着问:“我爸爸最近在家休息呢,不怎么忙,我们能不能带他一起去?他好久都没有出去玩过了。”

    “行,那么到时候就租”

    “不用啊,我爸爸有车的,有三辆车。”小安抬头看着我,掰着手指头数着:“大哥哥你们开一辆,爸爸开一辆,我们开两辆车去就好了。”

    “这不太好吧”

    “大哥哥不想让我爸爸一起去吗?”小安看着我小声的问道。

    听见这话,我笑了笑,拍了拍小安的脑袋:“瞎说,这不是不好意思麻烦你爸爸么,回去问问你爸,如果他也想去的话咱们就一起。”

    “好!”

    六叔人还是很不错的,这段时间我们也没少聊天,虽然大多都是在电话里聊,但我还是觉得这人很实在,从来不跟人来虚的。

    因为小安的关系,一来二去,我跟六叔的距离也被拉近了不少。

    话说回来,他的口头禅跟张庆海的口头禅很相似。

    “有事招呼一声,张哥帮你解决。”这是张庆海的。

    “有事给我说一声,六哥帮你。”这是六叔的。

    (原谅称呼的混乱,因为我也很混乱,六叔自称六哥,但我叫他六叔叫习惯了,久而久之我们之间的称呼就完全混乱了)

    回到花圈店后,周雨嘉跟变戏法一样给我们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随即紧挨着我坐下,一边帮小安和我夹着菜一边问着我们这次办事的细节。

    当然,她问了一句之后,见我们囫囵吞枣支支吾吾的没说明白,也就没有继续再问,轻笑着转开了话题。

    “鸟人,明儿我去找份地图,过几天咱们出去玩,你开车。”我说道。

    海东青埋头吃着饭菜,点点头。

    “胖叔负责买菜,那些玩意儿你熟,好歹你是吃道的大行家不是?咱们到时候就烧烤,材料你看着买就行,自己掏钱。”我继续分配着任务。

    胖叔一脸笑呵呵的点头。

    “雨嘉就买零食啥的,小安呢就打酱油。”我说完便识趣的低下了头,呵呵笑着,吃着饭菜。

    见我这副反应,胖叔跟海东青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异口同声的问了句。

    “你呢(咧)?”

    “我负责最重要的任务。”我不动声色的说。

    闻言,胖叔他们追问道:“什么任务?”

    “监督你们,顺便给小安他爹打个电话,问问他的意见。”说完,我本能的一弯身子,躲过了胖叔飞来的筷子,义正言辞的说:“少在这种革命时期闹内部矛盾,要和谐知道么?”

    周雨嘉见我们闹得不亦乐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温婉的继续给我和小安夹菜。

    饭后。

    胖叔跑床上开启了挺尸模式,呼噜威震天。

    海东青则带着小安出了门,说是想去吃点宵夜,让这熊孩子给他带路。

    当时我看着还没落下的太阳久久无言,深刻的理解了吃货这两个字的含义。

    不知为何,四周忽然就安静了下来,耳朵里只剩下了哗哗的流水声和碗碟的碰撞声。

    “要帮忙吗?”我转头走到厨房,轻声问周雨嘉。

    “不用啦,你坐着休息吧,出去一趟回来肯定挺累的。”周雨嘉穿着围裙,背对着我洗着碗筷,笑着说:“再说了,你粗手粗脚的一会儿把碗摔了怎么办?”

    “摔了就摔了,再买呗。”我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十足,很有大财主大地主的风范,好歹这一去天津就收了个大红包,买碗还算是事儿吗?买几十个金碟金碗的都不是问题!

    说起来我还是挺感慨的。

    在四月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才不过十几天的样子我就收了这么多的票子。

    六百多万的支票,外加金砖转手卖掉的钱,我算是个土豪了吧?

    我自问了一句,然后有了答案,算,绝逼算。

    “对了,你哥跟我们去吗?”

    “刚打电话问了,他最近忙呢,估计去不了呢。”

    周岩这孙子真不是个东西,以前我懒得出去的时候,天天拖着我出去,躲都躲不掉,难得我有了出去玩的心思,结果这孙子竟然又天天忙,忙他大爷忙。

    我靠在椅背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周雨嘉聊着。

    “雨嘉,你毕业了准备干啥?”

    “先考上研吧,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周雨嘉笑着说,对我调皮的眨了眨眼。

    话音一落,周雨嘉又问我:“那么你以后准备干什么?继续开这个店?”

    “应该是吧,这是老爷子留给我的,我必然得继续弄下去。”我想了想,点头说道:“有时间也会接点活儿,捞点外快,也算是学雷锋了。”

    周雨嘉侧过头对我笑了笑:“对,你还是个要收钱的雷锋,属铁公鸡的。”

    我讪讪笑着,没说话。

    “以后要是我毕业了找不到工作,就来你这里帮你忙,记住给我发工资!”周雨嘉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句:“不许克扣工资不许气压我,听见了么?”

    “哪儿能啊,你来了就是老板娘,甭说工资了,我这店就是你的,连我的人都是你的。”我死皮赖脸的逗着她。

    周雨嘉脸色一红,估计是害羞了,白了我一眼后就闷着头继续洗碗,转开了话题。

    就这样。

    我一脸微笑的,用最轻松的语气聊着一切,心里的温暖无以言喻。

    周雨嘉也是如此,与我一起笑着,谈论着谁也看不清的未来。

    ****************************************************

    又有人拿我不用小黄框的事儿吐槽了,再说一遍吧,为什么我不爱用小黄框,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有强迫症不喜欢把这些字分开,我喜欢弄在一个框子里,而且这几个字用不着读者花钱,这理由够了吗?

    别再说我凑字,我谢谢了,我没那么多功夫做那些无聊的事儿。

    我是姓易的,不是别的作者,所以对我有意见的亲们,就别拿您们的眼光来评价我做的事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