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十章 生天

姓易的2018-12-08 11:30: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深海洞穴之中,有四个人打破了这片宁静,争前恐后的往洞穴顶端的出口游着,在他们身后,一只巨大的怪物正紧随其后的追着他们,鱼尾摆动之间,嚎叫声便接连不断的响了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来个摄像机,我觉得不用剪辑直接配个音就可以播了。

    “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冒着生命危险进入海底一探究竟,又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不得不放弃这次的探险,身后的巨兽,究竟是人为因素造出的怪物,还是大自然且不可抗拒而搞出来的BOSS,他们最终是会逃出这片深渊,还是囚禁于此,请看游戏CG纪录片《深渊里的逃亡》。”

    “好不容易脱离了死局现在可不能掉链子啊”我疯狂的划动着手,游动的速度由慢到快,又由快到慢,可以说是非常的不稳定。

    这也不能怪我,得看胳膊跟大腿在不在家。

    我胳膊和大腿在家的话,那就能游得快点。

    要是我胳膊跟大腿又开始抽抽了,那就是胳膊大腿不在家,我不由得就会游慢许多。

    肌肉痉挛的感觉跟肌肉拉伤的感觉比起来,那真他吗是天差地别。

    用句稍微有代入感的话来比喻。

    肌肉拉伤就是会疼得你要死不活,跟被人猛踩了一下脚似的,那感觉没说的。

    至于肌肉痉挛的感觉

    就像是女的痛经,男的被人袭击,一拳头重击了蛋蛋的感觉。

    如果看到这里的您没有以上的感觉,那就想象一下,指甲被人撬了,穿凉拖走路的时候小脚趾撞着柜子了,或是拉拉链的时候夹住脖子肉了

    此时此刻,我就是一边承受着这些痛苦,一边要死不活的向希望的田野上游动着。

    说真的。

    我想死。

    “四十米左右了快了”我剧烈的喘息着,听着自己用呼吸器喘息的声音,不由得有点心里发慌。

    或许外人感受不到我当时的感觉。

    在怪物停下嚎叫之后,整个海底洞穴里就是一片寂静,耳膜会有种沉闷的压迫感,但却听不见别的声音。

    可每当自己呼吸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呼吸声就会从自己脑子里传出来,或者说,是耳朵里面传出来。

    那种感觉没办法形容,沉闷,焦急,慌张,种种负面情绪都会让人有种崩溃的感觉。

    很久后我从朋友那儿知道了一个简单的物理实验,那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在水下我听见的呼吸声是骨传导的作用。

    (注释:声音通过头骨,颌骨也能传到听觉神经,引起听觉。科学中把声音的这种传导方式叫做骨传导,一些失去听觉的人可以利用骨传导来听声音。据说,音乐家贝多芬耳聋后,就是用牙咬住木棒的一端,另一端顶在钢琴上来听自己演奏的琴声,从而继续进行创作的。)

    事实告诉了我,不好好学习的人,一般都得被常识打击智商。

    大殂之孽游动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眨眨眼的功夫,就把距离拉近了不少,现在它跟我的距离大概是二十米左右,这距离还在拉近,要是我再不加快点速度恐怕就得被追上了,到时候被一口吞了真怨不得别人。

    胖叔身体里潜藏的游泳健将基因估计是发挥功效了,现在他游泳的速度,比海老爷子都还快上一截。

    在他后面,海老爷子也是拼命的游着,脸上全是焦急。

    我感觉他不是怕自己出事,而是害怕我们出事,毕竟我跟胖叔是局外人,为了他的家事下了天云水宫结果出事了,这多不好?

    更何况还有自己的亲孙子在后面,能不急吗?

    “就快到了!!!”

    在这时候,我抬头一看,我们所下来的真门已经可以看清,现在的距离不过二三十米,只要加把劲肯定就能过去。

    这么一想我顿时就有了种兴奋的感觉,肌肉痉挛所产生的疼痛感也消退了许多,游起泳来感觉浑身上下都有劲儿了。

    当然,在三秒钟之后,我兴奋的感觉没了,剩下的全是焦急。

    后面的大殂之孽忽然间加快了速度,几乎是眨个眼的功夫便与我们拉近了七八米的距离,它的脑袋现在就距离我不过十米远,再加快几下子我就得挺尸,真的。

    海东青往后扫了一眼,也没了慌张的神色,应该是冷静了下来。

    然后。

    他没在意我瞪了他一眼,死死的拽住了我,屁滚尿流的往前游着。

    我草,原来这孙子也被大殂之孽吓出后遗症了,见着那孙子追上来就被吓成这样。

    正在我们拼命的时候,我冷不丁的发现了一件怪事。

    或许是因为我脑子有天马行空的属性,在忙着跑路的时候,我不知是下意识还是本能的就爱往下方看,越靠近洞顶的出口,一个特殊的地方就越吸引我的目光。

    按照先前的情况来看,洞穴中有光亮的地方都是我们头灯照射的地方,在白灯照射出去的这一条线上,左右的场景也能清楚的看见,但吸引我的这个地方,却违背了我们的常识。

    那是洞壁的角落,一个很普通的地方。

    我前面在游动的时候,眼睛是往前看的,脑袋也没有偏开,所以头灯是笔直照着前方的,但我眼角的余光却清清楚楚的看见,那角落竟然有发光的迹象。

    没错,是发光,不是反光,因为我们谁都没有往那儿看,所以头灯是不可能往那儿照的,更不可能反光了。

    “那是”我把目光移了过去,微微眯着眼,仔细的看着

    半响后,我哆嗦了一下,眼里又是激动又是惊喜。

    那是一副棺材是一副巨大的青铜棺材

    天赐铜棺!!!

    感情老佛爷还真只拿走了一副棺材,给我留了一副在这儿,吗的真是得来全不费工

    哦不对,现在很费工夫,基本是别想拿走这棺材了。

    “真是倒霉了喝水都塞牙缝”我感觉后面的危险感越来越接近,心里也忍不住无奈了起来,这种感觉真是比看见钱了不能捡还要难受,照现在这情况来看,想拿走宝贝是不可能了,只能等以后找到了八足金眼虫再来拿。

    后面的哥们可不是吃素的,要是见着我们敢分神去拿宝贝,非得趁这个机会活撕了我们不可。

    跑路跑得我迷迷糊糊的,就在我精神要恍惚的时候,我忽然就看见胖叔他们停了下来,对着我猛招着手,头顶上就是我们下来的洞穴,也就是出口。

    我对他们摆摆手,往前猛的窜了一下,示意让他们先走,免得一会太挤堵在里面就逗乐了。

    动作刚放慢下来,一道清晰能感觉到的冲击感,就从我身后半米左右的地方划落了下去。

    我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差点没被吓哭出来,吗的那孙子已经追到我们身后了!!!

    胖叔也不敢耽搁,又是游又是蹭的就进了洞口,几秒后上面就伸了只手下来,将海老爷子也拽了上去。

    海东青焦急的看着我,没立即跟上去。

    “上去啊!!!我他吗能上去!!!你们注意拽我就行!!!”我用眼神告诉了他这么一句话。

    海东青咬着牙点头,紧随在海老爷子身后,敏捷的拽了一下洞顶的石块,几个闪身便窜进了上方的洞穴之中。

    我勉强让自己平静了些许,深吸了一口气,飞快的向洞口游着。

    见胖叔跟海东青已经把手伸了下来,我脸色一喜,冲过去就要拉住他们的手,可只感觉背后一黑,就跟有个巨大的黑影将身体笼罩了一样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那是我这辈子绝对不想再看见的东西。

    一张狰狞的巨脸与我不过一尺远,几乎是面贴面了,我都能感觉到它嘴里在往外吐水吸水。

    看着那双布满血丝充斥着残忍寡毒的眼睛,我没有动作,傻愣愣的呆在了原地。

    它笑着张开了巨口。

    锋利的牙齿就在我的眼前。

    我好像看见

    伴随着一阵眩晕,我被人猛拽上了顶端的洞穴里,在离开下方水域的瞬间,大殂之孽一口就咬了过来

    如果晚上一秒,我真的会死,这不是在开玩笑。

    我自己很清楚,刚才我离死亡不过一步之遥。

    “吗的吗的”我哆哆嗦嗦的看着下方用恶毒的眼睛看着我们并且疯狂撞击石洞出口的大殂之孽,几乎是屁滚尿流的就跟上了领头的胖叔,往我们所来的地方回去。

    原路返回,这是现在我最想做也是在做的事情。

    身后怪物的怒吼声震耳欲聋,但却在离我们越来越远,伴随着我们的远去,直至消失

    ****************************************

    睡过头了真是惭愧啊我先做饭去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