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九章 逃!

姓易的2018-12-08 11:30:2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事后想想,其实当时我也挺傻逼的,没什么准备就冲过去了。

    海东青这鸟人死了固然不美,但我可以好好活着等第二年给他烧纸啊,何必傻逼呼呼的冲上去玩命呢

    “这距离想跑是不可能了,水下不好找借力点,只能拼拼”我已经冲到了海东青的身后,当即就拽着他胳膊拼命往回游,本想用脚蹬一下地面增加自己游动的速度,但我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身手。

    海东青此时也醒转了过来,脸色难看的用手反拽住了我,没在意那个近在咫尺即将落在自己脑门上的爪子,使劲将我往他那儿拽。

    当时我也纳闷啊,心说鸟人啊鸟人,你想死我不反对,甚至可以帮你一把送你下去,免得你到死的时候下不了手,可你也不带这样的啊,死了还拽着我,太他吗没素质了吧?!

    就在这时候,海东青忽然往上游动了一米多的距离,艺高人胆大的用手掌抓住了大殂拍下来的爪子,借力使力往外一甩,整个人连带着我就逃离了大殂之孽的手爪下。

    与此同时,大殂的手爪也拍了下来,可已经抓空了,要是我们站在那下面让它挠一爪子,死无全尸估计都算是轻松的。

    “我我草太太他吗惊险了”我浑身冰凉的看着身后的巨爪,只感觉心跳的速度快到了从未到过的地步,距离心肌梗塞估计就一步之遥。

    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那只巨爪上的粘液,虽然我没有触碰到它的皮肤,但从看便能感觉出来,大殂之孽的灰色皮肤如同鱼的鳞甲一般,布满了滑溜溜的液体,很恶心。

    话说回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大殂之孽的指甲根本就不是指甲,准确的说,它手指头上没有指甲这个部分。

    从第二指节开始,它的整个手指就在慢慢收缩,变尖,变得渐渐发黑,最后的指尖已经变得跟锥子差不多了。

    我还在原地发愣,海东青一把拽着我就开游,海老爷子跟胖叔见我们没事也松了口气,尽是一脸后怕的转过身开始往上方游,准备绕开这玩意儿原路返回。

    被八足金眼虫钻入身子的大殂之孽有两个已经咽气了,还有一只依旧在垂死挣扎,不停的用手指扣着自己的皮肤,伴随着嚎叫便撕扯了一块肉下来,随即又继续痛苦的挠着。

    看着那些怪物的尸首在水中自然飘动,我忍不住心里有点发怵,八足金眼虫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就是有点丑,可我万万没想到这些孙子的战斗力竟然这么强悍

    一开始跟我们打照面的大殂之孽恐怕也是死成这样了,至于它的尸首,估计就在它们居住的洞穴里。

    “吗的再不跑就死定了”我一只手被海东青拽着,另外一只手不停的在水里扑腾着,我承认我现在游泳的样子有点丑,跟狗刨没两样,但这也是我今生最高的游泳水平了。

    海老爷子也与海东青一般,伸手拽住了别人,加快速度往上方游动着。

    只不过他拽错了目标拽的是胖叔,结果一来二去,想加速也没加成,反而在不断的减速,我保证当时胖叔的表情很是尴尬。

    转头一看,大殂之孽的鱼尾已落在了水底,跟在水里站着一般,安静的看着我们,嘴角的幅度越来越诡异。

    正当我们在渐渐加速的时候,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猛然在海底炸响。

    随之,我感觉有东西在吸我们,就像是

    “我草啊!!!!!”

    大殂之孽的嘴已经张开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如同蟒蛇的口腔一般,似是能随便脱臼,近一百八十度的张开巨嘴,脸颊两侧的腮不断剧烈的颤动着。

    现在它的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黑洞,边缘布满利齿的黑洞。

    如果这里的水没有杂质或是没有漂浮些奇怪的东西,恐怕我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变,但当我看见洞底沙地上漂浮的碎肉块被它吸进嘴中的时候,我就明白,我们的麻烦来了。

    “快游啊!!!!”我猛的甩脱了海东青的手,拼命游动着,眼睛里满是疯狂的意味。

    海老爷子跟胖叔距离我们不近,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异变,而海东青被我甩开之后则被我拉开了一米多的距离,发现我动作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看我,脸色霎时就难看了。

    感觉到那股吸力渐渐变强,我游动的速度也不由得慢了下来,我能感觉到我自己在被那股吸力往后拉,离那张巨嘴越来越近

    可能是很久没有运动的缘故,在这时候,我手臂的肌肉开始不停使唤了,肱三头肌似乎在不由自主的跳动着,腿部隐隐有种刺痛的感觉。

    我很想抱着腿躺在地上,不再有别的动作,就那么让抽筋的感觉逐渐消褪,但现实显然是没给我这个机会。

    我必须动,否则就是死。

    之所以要甩开海东青就是因为

    吗的他比我游得快!!!

    让他拽着,我反而不太好游,很可能一次性就得拖累死我们俩,所以我得单飞。

    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得多,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麻烦了动不了了”我睚眦欲裂的看着正把手枪拿出来的海东青,不停给他使着眼神,意思是你他吗赶紧滚,在水下面开枪威力有多大你不是不清楚,能打出两米远就算你牛逼了,更何况还是打这种怪物,纯属找死。

    此时我的右胳膊已经瘫软了下去,不停的痉挛了起来,左小腿也有抽筋的迹象,那种刺痛感我真的没办法忍受下去,如果不是在水下喊不出声,恐怕我已经抱着腿躺地上惨叫了。

    忽然,我清楚的感觉四周黑了一下,一种本能般的预感告诉我,有危险。

    事实上确实是有危险。

    大殂之孽不是吸尘器,它能活动,自然就能来追逐我们,只不过它现在的移动速度很慢,比刚开始的时候慢了太多,也许这是因为它开启了吸人模式。

    可就算它再慢,只需要一丁点的时间,一样能追上我,毕竟我与它的距离不远。

    “吗的不游了,待机而动吧。”我没再游动,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后便停了下来,任由腿上与胳膊上的肌肉剧烈的痉挛着,抬头看了正慢慢吞入我的巨嘴一眼,在看清那些闪烁着寒光的利齿后,我无奈的有了认命的感觉。

    现在没法儿跑,硬件出问题了不说,这孙子还开了大招,不死就出奇了。

    希望一会儿它吃我的时候干脆点,一口两断,别把我活吞了就行,要不然就得活生生的被怪物的胃液腐蚀消化,那绝对是种折磨。

    想归想,认命归认命,但我还是想搏一搏。

    死在这孙子手里被它吃了得多憋屈?!好歹老子也是曾经从左慈墓里成功跑出来的人啊!!

    随随便便被大殂之孽活吞了得多丢人?

    必须给它来一下狠的。

    这么想着,我把腰间的蚨匕握在了手中,准备等它闭嘴的时候给它来一刀,

    此时,胖叔他们也反应了过来,见我下半身已经被怪物吸入了嘴中,而大殂之孽也有了即将闭嘴的迹象,他们眼珠子都快红了。

    胖叔跟海老爷子第一时间就开始往回游,可惜太晚,等他们过来我都被分尸了,而离我最近的海东青则

    他挺傻逼的。

    只见海东青二话不说就急速游动了过来,此时他的速度很快,因为那怪物还在吸,可以说是顺势就过来了,很轻松的便靠近了我。

    “嘭嘭”

    枪声很闷,也很小,可以说是细不可闻。

    这两枪都准确的打在了怪物的嘴里,霎时就在怪物的口腔里开了两个窟窿,只可惜这怪物没什么反应,就跟被蚊子叮了一下似的毫无压力,压根就没觉得疼。

    怪物还在吸食,嘴也缓缓开始闭上,我估摸着我们离死不远了。

    没错,是我们,海东青这傻逼也被吸进了嘴里,与我一样用手拽住了怪物的下牙,强撑着不被大殂之孽吸进肚子里。

    “孙子诶人不是这么好吃的”我跟海东青对视了一眼,在他不抱希望的目光下,我忍着肌肉传来的剧痛抬起了手,狠狠的将蚨匕插在了怪物的牙龈里。

    那一瞬间,我听见了怪物的惨嚎,随之,我们便被这怪物直截了当的吐了出去,不对,是喷了出去。

    这孙子忽然间就将我们喷出了十来米的距离,而它则用爪子紧捂住嘴,疯狂的嚎叫着。

    照先前的情况来看,我这一刀不该对它有这么大的效果,一刀下去,伤口创面还没海东青一枪打出来的大,更何况我草!

    难道是蚨匕的作用?!

    阳煞之物可以克制大殂之孽?!不应该啊!!

    我思索的同时也没闲着,如普通死里逃生的人一样,开始疯狂的向着安全地进发,连肌肉痉挛的剧痛都被我本能的遗忘了,海东青紧随其后,胖叔跟海老爷子见我们没事也不再耽搁,急匆匆的往上方游动着。

    来的地方与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有百十来米的距离,按照我们现在的速度,大概一分钟左右能到,如果那怪物中途没追我们,那么肯定

    想到这里,我回头看了一眼,差点就被吓尿了。

    在我们游出一段距离之后,那怪物似是发怒了,鱼尾重重的一甩,整个身躯便往我们的方向游了过来,速度快得让人胆寒。

    看来阳煞之物不能克制大殂之孽,只能让它疼痛,然后发怒。

    “快游啊!!!!”我不敢再看,心里大吼着,动作再度快了几分。

    六十米!!!

    洞口距离我们就只有六十米了!!!

    吗的!!!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