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七章 虫斗孽

姓易的2018-12-08 11:30:1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我的脑海之中,几个公式乍然闪现而出。

    五个大殂之孽的战斗力=五千。

    我加上胖叔加上海东青加上海老爷子的战斗力=五。

    如上所述,我方与大殂之孽队进行真人PK=作死。

    “我草。”

    得到答案的我心里此起彼伏,想跑路的冲动从未这么明显过,说实在的,这些大殂之孽看起来的威慑力远超过阴之孽。

    甚至九龙棺里的古尸也比不过它们,这就是数量加上体型优势的牛逼之处。

    吗的,不打我,吓都吓死我。

    “冷静冷静现在需要冷静”我哆哆嗦嗦的仰头看着那些怪物,见海东青拿着瓶子的手也在发颤,我不由得愣了一下,心说这鸟人也被吓怂了啊?

    但当我仔细看了看他表情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

    他脸上的情绪,叫做愤怒。

    也许在他看来,所谓的大殂之孽根本就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个个杀害自己二爷爷的凶手。

    “咚!!!咚!!!!咚!!!!”

    海底洞穴里的震动依旧没有停下,伴随着那些怪物猛拍洞壁的动作,一声声沉闷的巨响透过海水传入了我们耳中。

    胖叔一脸的凝重,抬头看了看那些怪物,对我们摆摆手,示意让我们别激动,得先稳住状况再后发制人。

    可事实上,后发制人这个套路明显没用,毕竟那些祖宗又不是能让咱们随便制住的主儿,一个比一个还要命,让我们咋制?

    忽然。

    距离我们最近的那只大殂之孽猛的嚎叫了一声,随即便松开了石壁,速度飞快的向我们几人游动而来。

    其余的怪物都继续趴在了洞顶上,谁都没有动作,似乎是在观望。

    “这下子咋办我草海东青你快放神兽啊”我急得脸都红了,但又无奈,在水下没办法喊出声,只能一个劲的用眼神暗示海东青,你个孙子快放宠物帮我们打头阵啊!!

    海东青冷静的看着那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大殂之孽,可能是没注意到我的暗示,手放在瓶盖上没动作,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说起来我对于八足金眼虫的印象,貌似一直都停留在“霸气侧漏之要你命三千自动寻踪导弹”的这个层面上,一出瓶盖就找BOSS单挑这是它的个性。

    牛逼,爷们,这四个字用来形容它们,完全没有一点不符的地方。

    虽说如此可我还是对虫子没多大的信心,因为我没亲眼看见它弄死任何一只大殂,不是都说了么,无图无真相啊。

    “嗡嗡”

    随着一阵蜜蜂般嗡鸣的声响,瓶盖猛的就被海东青扭开了,好几只八足金眼虫在看见瓶盖打开的时候就急匆匆的往外钻,个个都恨不得在第一时间冲出来跟大殂之孽肉搏。

    看看,这他吗就是觉悟,比我觉悟高多了,起码我没它们这胆气。

    幸亏海东青反应快,急忙扭紧了瓶盖,否则里面还得钻几只虫出来。

    虽然如此,但在那眨眨眼的功夫也有四只八足金眼虫窜了出来,瓶子里仅剩下的估计也就十二三只的样子,得省着用,要不然就扯淡了。

    嗡嗡的声响没有停下,只是随着那些虫子的远去而变得细微,直至微不可闻。

    到了现在我也没琢磨明白,那些个虫子到底是游还是在飞。

    只见这四只虫子背上的羽翼打开了些许,不停的剧烈拍打着,可它们的脚也是在飞快的划着水,带着一圈近似于白雾的泡沫往前延伸,似飞似游,牛逼上天了。

    说来也怪,八足金眼虫的羽翼也是透明的,但貌似不怕水,在水里展开羽翼也没什么异样。

    “嗡嗡嗡”

    向我们游动过来的大殂之孽是这几个冤孽中体型最夸张的一个,约莫有个六层楼高的样子,一开始跟我们的距离远,压迫力还没那么强,但等它往我们这边儿游了一段距离后

    我草,这他吗是普通人能搞定的东西吗?!

    大殂之孽的皮肤呈淡灰色,死气沉沉的看不见一点活物该有的生气,眼眶凹陷得很吓人,巨大的眼珠子从未移动过目光,一直都在死死的盯着我们,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充满了寡毒残忍的意味。

    好像还有一些血丝充斥在它的眼里,可我没怎么看清楚。

    它的手掌在与尾巴做协同动作,缓缓扇动着,指头很长,黑色的指甲诡异非常。

    离我们越近,它嚎叫的频率就越快,布满利齿的嘴大大的张开着,其中黑色的口腔与一些奇怪的粘液很让人恶心。

    或许是八足金眼虫体型太小的缘故,大殂之孽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些个小家伙跑出来了,依旧毫无畏惧的冲着我们游过来,嘴角高挂的笑容越发狰狞。

    “进来的时候有六声嚎叫,应该是六个,这里只有五个,还有一个呢”我眼神偷偷扫视着四周,心里其实已有了答案,只不过这答案太过离谱,我现在没办法确认下来。

    我相信无论是谁见到现在的情况,都会想到那四个字,螳臂当车。

    四只小虫子想挡住这么大个怪物?逗我呢?

    就在这时候,胖叔一把拽住了海东青的胳膊,又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给海老爷子使了个眼神便带着我们往身后的方向游去,以此与大殂之孽拉开距离。

    那瞬间我在胖叔眼里看见了这么一句话。

    “离那东西远点,要不然真的会死。”

    而正当我们往回游着的时候,只听一声凄厉的嚎叫猛然炸响,等我们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后,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几只八足金眼虫在与大殂之孽碰撞的时候,似是直接从大殂之孽的脸庞上打了个洞,用一种让人心里发麻的方式在大殂之孽的脸里窜动了起来。

    很奇怪的一幕霎时就出现了。

    按理来说,这些虫子的体型不大,在大殂之孽的皮肤下钻动,所能看出来的凸起部分也应该不会太夸张,可是此时此刻的情况,却不是这样。

    大殂之孽扭曲的脸部布满了一条条“筋络”,大小有成人胳膊粗细,一会凸起,一会凹陷回原状,一看就知道里面有东西在窜动。

    可能这种痛苦实在是无法忍受,哪怕是冤孽也是如此,只见大殂之孽游动的动作乍然停住,两只手掌猛的捂住了脑袋痛苦哀嚎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切恐怕都没人能想到。

    那只大殂之孽莫名其妙的举起了手掌,用指头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脸部,似乎是想把那些烦人的虫子弄出来,但事实却不如它所愿,八足金眼虫在它体内逃窜的速度快得无法想象,这冤孽再怎么弄估计都不可能把虫子弄出来。

    我们都能清楚的看见,那些凸起的“筋络”不断向大殂之孽身上的其余部分蔓延,缠绕。

    “我草这虫子太他吗牛逼了吧”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估计其他人也是如此,特别是海东青。

    在看见那些虫子如此给力之后,他的脸顿时就白了,拿着瓶子的手都是颤的,看那表情是恨不得把这瓶子丢得远远的以保自身安全。

    事后海东青才告诉我,一切都太出乎意料了。

    八足金眼虫虽然罕见,但并不是非常的难见,在盗墓这一行子里,十个盗墓的起码有一两个见过这虫子的,但人也没遇见危险啊,更别说遇见大殂之孽这种恶心的状况了。

    所有人都对八足金眼虫的印象是:懒,不爱动,无毒,不咬人。

    可就是这么一个和谐的小动物,为毛遇见大殂之孽就变成这副场景了,我想不明白,也许很多人都想不明白。

    几年后,这问题被某老大哥给我解答了,只不过那时候答案已经对我不重要了,准确的说,好像什么都对我不重要了。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此且打住,以后再提。

    大殂之孽现在不光是在挠脸,还打算挠脖子,毕竟虫子都转移阵地了,老挠个脸也不是个事儿啊。

    估计它就是这么想的,然后手指头往外一扯,一块巨大的灰色皮肤就被它自己这么撕扯了下来,留下了一堆布满绿色粘液的烂肉在脸上。

    我感觉这冤孽的智商不比人低,因为我们都清楚的看见它当时的眼神了,满是错愕。

    随之,海底巨洞里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惨嚎,而剩余的四只大殂之孽,也终于有了动作。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