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三章 寻门

姓易的2018-12-08 11:30: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那天之后,我们就在海家住了下来,连续在安静沉寂的海家中住了三天,在第四天的清晨,我们才再度出海,前往天云水宫。

    海东青父母的尸骨就供奉在祠堂,这几天他都在陪着自己爸妈说话,说着自父母走后,他所经历过的一切。

    海老爷子也与海东青一般待在了祠堂,只不过他情绪恢复的速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至少他没像海东青一样老抹眼泪了。

    经过讨论,我们决定先把海二爷的尸骨找回来,再将他们一起下葬,送入海家祖坟。

    这次与我们一同下海的还有海老爷子,他可是把话说死了。

    “没事,不让我下海也行,等你们下去了,我转身就从旁边跳海跟上你们,我倒是看看谁能拦得住我这老头子。”

    海老爷子这话没有一点吹牛逼的成分,虽然他年纪大了,身子骨也没原来硬朗了,但普通人还真不是他的个儿。

    就这么说吧。

    海老爷子打我两个都富余,打胖叔能打三个,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能拦住他的人也不是没有,海东青这鸟人就足以拦住老爷子,但他负责堵住追兵,下去的可就只有我跟胖叔了,出点意外也没个帮手啊。

    最终我们思来想去还是答应了海老爷子的要求。

    毕竟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天云水宫里葬着的人,是他的亲弟弟。

    “哈气(下去)之后,饿负责帮你们找真门,然后饿”胖叔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海东青用手摇晃了一下手里装着八足金眼虫的瓶子,打断了他:“然后我带头进去,胖叔第二个,爷爷你就在第三个,木头负责断后。”

    胖叔想了想,见海东青没有动摇的意思,他也只能答应下来。

    “老爷子,咱还有二十分钟左右到您说的地方,大家都准备准备吧,一会儿你们不是要下海吗?”三虎在船舱里提醒道:“热热身,当心下去抽筋了。”

    我笑着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天云水宫,这地方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古迹。

    海家。

    老佛爷。

    整整三代人都跟这一处古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么些年过去了,从天云水宫中逃脱出来的人,要么死,要么活,并不如当初下海寻宝的人数齐全。

    “这潜水服有点紧啊,四不四尺码太小咧?”胖叔扭了扭水桶腰,孤芳自赏的叹了口气:“有大点滴么?”

    “贴身的才好,穿松了下去活动起来不方便。”海东青说道。

    我幸灾乐祸的看着胖叔的啤酒肚,顺便低头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又摆弄了几下挂着的呼吸器,心里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渤海之东,深海之中,一个古代遗迹正在冲我们招手。

    也许是男人的基因里就有爱冒险爱刺激的一部分,来之前我们心里所藏着的不踏实,恐惧甚至是万分的小心,在此时此刻都消失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难掩的兴奋。

    游艇飞快的在海面上疾驰着,感受到海风微微从脸颊拂过,我也不由得享受了起来。

    不得不说诶,今儿天气是挺好的。

    “到了。”

    三虎喊了我们一句,我身子一颤,随即就笑了起来。

    吗的能去这种古迹转悠一圈顺便为民除害叫我怎么能不激动?!

    如果没有海东青胖叔他们陪我一起下去,我估计得脚软得趴船上动弹不得,但如果是他们跟我一起下去,那么我可就不怂逼了,妥妥的战斗力爆棚啊。

    等三虎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我们身上的装备后,便带我们走到甲板边缘,抬起了护栏。

    “下去之前说两句鼓舞鼓舞士气?”我看了看船边蓝得发黑的海水,问道。

    海老爷子笑了笑:“说啥啊,走着。”

    话音一落,海老爷子便戴上了呼吸器,直截了当的跳进了深海里。

    伴随着咚的一声,胖叔也跟着跳了下去,但他很捧我的场,下水前好歹说了句:“饿们就跟哈气(下去)吃饭一个道理,轻松,愉快。”

    “胖叔是在安慰我们,让我们不那么紧张。”海东青说道。

    我嗯了一声。

    “你紧张吗?”

    “别看我腿有点颤,我是激动的。”

    “哦。”海东青回了一句:“我们一起加油,肯定能活着回来的,最多受点伤但是也”

    没等他说完我就直接一脚把他踹进了海里(注意这个踹字它蕴含了我多少名为“爽啊爽”的情感),在三虎一愣一愣的目光下,我也跳了进去。

    估计三虎还真没见谁敢这样踹海家大公子的。

    但是今儿哥就让他长长见识,他吗的,海东青这孙子说的那叫什么话?!那不是在咒我们一群人么?!

    好在我手里没刀,要不然非得一刀

    “海哥好。”

    虽然在海里说不了话,也张不开嘴,但我还是给一脸杀气的海东青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

    仿佛先前的那一脚就不是我踹的一样,我委屈的看着他,进行了自我催眠。

    三秒钟后,我确定那一脚不是我踹的,于是表情就更加的毫无畏惧,丝毫没有心虚的意味。

    海东青估计也二乎了,看我一脸这表情,他思索了一下,还是将信将疑的跟着胖叔他们往海底游了去。

    “当时我看你那表情,还以为是三虎踹的我。”事后海东青这么跟我说道:“要不是我上岸忽然忘了这事儿,估计我能直接揍三虎一顿。”

    事实告诉了我,三虎的命很好,起码没平白无故的挨揍。

    在往下游了一段距离后,我猛的看见了在我们前方不远处的海沟,如海老爷子故事里所说的场景一般,海沟的深浅无法用眼睛判断,只能潜下去之后才能摸清楚。

    “我草真黑啊”我头灯已经打开了,借着白色的灯光,我不停左右的打量着正慢慢吞食我们的海沟,忽然发现灯光在海沟里并不能传太远,起码能用灯光看清楚的地方不过四五米的样子,超出这距离就看不清了。

    海沟的石壁异常陡峭,在靠近这石壁之后,我用灯光照在上面,满脸好奇的研究着。

    石壁上有很多空空的蚌壳,螃蟹壳,还有些似水藻的东西,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不明物体,特别是活物,完全没有。

    就在这时候,我感觉胸口突然闷了起来,跟被大石块压住了一样,先前也有这种感觉但没这么明显,可现在怎么就

    海东青的头灯闪烁了两下,按照先前讨论时说的,这是在给我打信号,随之我眯着眼往下一看,只见这孙子正冲我招手呢。

    “潜水真不是人玩的。”我本来平稳的呼吸渐渐困难了起来,只感觉肺里闷得慌,眼前也有了些冒金星的迹象,脑袋也开始晕了。

    这不是好现象,吗的,早知道就不逞能下来玩命了。

    先前我还挺激动挺兴奋的,现在我才明白,一切都是我太年轻了,还是得锻炼眼力见。

    像是潜深水这种活儿一开始就交给鸟人他们多好,我负责后方支援时不时给他们加一口血啥的

    “到了。”

    我眼睛一亮,游动的速度缓缓慢了下来,连脑子里的眩晕感也霎时消退了不少。

    我们一行人距离海底大概只有一两层楼的距离,甚至这距离更短,因为我发现我头灯的白光能照着底部,还能照得很清楚。

    像海老爷子说的故事一般,海底布满了一个个深不见底的洞穴,直径两米左右,洞口的形状很是不规则。

    幸亏我不是密集恐惧症患者,否则现在绝逼就得瘫在这儿了。

    海东青的手扣住了石壁,刚好将身子稳住,眼神黯然的看着下方漫山遍野的洞穴,久久都没有动作。

    “真门是哪个啊这么多假门让人怎么找”我无奈的把目光转到了正左右扫视海底的胖叔身上,等待着他给我们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