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一章 桶

姓易的2018-12-08 11:30: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事态看样子是超脱了胖叔的计算,在他看来,这地方是不可能有任何危险的,如果有那么一丁点的不确定因素,胖叔也不会随便放海东青下海。

    距离海东青下水已经二十分钟了,钢绳在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就停住了出线,而是稳稳的定住没有动作。

    这说明他到了指定的位置,或是忽然遇见别的情况而停下了。

    “三虎哥,您帮忙给我弄套潜水装备出来,我下去看看。”

    海老爷子有点焦急,连连说:“给我也来一套。”

    “您身子骨经不住折腾,我下去就行。”我摇摇头,心说海老爷子都这么大岁数了,要是再让他下去折腾出了点意外,我以后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鸟人。

    闻言,海老爷子也沉默了下去,估计他也明白了,自己下去纯粹就是添乱,还不如在游艇上安心待着观察形势,如果有点意外他也能接应接应我们。

    “小兄弟,你以前潜过水吗?”三虎担心的走了过来,我以为他是在担心我下水后的安危,但他下一句话就让我无奈了。

    “进了海就别害怕,一开始用呼吸器进行呼吸都不习惯,但过一会儿就好了,潜水就他吗两个字儿,简单。”三虎孜孜不倦的教导着我。

    将近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我总算是进入了全副武装的状态,不得不说这套装备穿着那是真重,弄得我浑身上下都不得劲。

    “饿就不哈气(下去)咧,得在这儿接应你们,有危险就快撤,包(不要)逞强冒充真汉子知道么。”胖叔拍了拍我的肩,我本想回他一句“我不是真汉子难道还是女的?”,但此时却没了调侃的心情。

    我点点头,缓步走到了护栏边,抬起面前可活动的护栏,深吸了一口气,猛的便纵身一跃跳进了深海之中。

    也许是天气不太好的缘故,在落水后的第一时间,我就感觉到了一种刺骨的冰冷。

    打开我额头旁的白灯后,我紧握着身边的钢绳,往下方扫了一眼,依旧没有看见海东青的身影,下方只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这里的水应该很深啊”我心里嘀咕了一句,随即,调整了一下呼吸的节奏,一个猛子便往下窜了去。

    在大海里玩潜水,跟在淡水里玩潜水感觉不太一样。

    因为只有在这种宽阔无边的海域里下潜,你才能感受到那种自心底里传来的无助,那时候你才能发现人跟大自然比较起来,真的连根毛儿都算不上。

    随着我下潜的深度变深,四周的黑暗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弄罩了我,如果不是有额头旁的防水灯给我照明,恐怕我也得抓瞎了。

    话说回来,深水跟浅水那可真是天差地别。

    在这个地段,只要不超过十米的深度,那么在海下还是能见着光的,哪怕是这种不见阳光的天气。

    可过了十米之后,四周就是一片黑暗了,除了头顶越发变弱的光线之外,其他的地方皆是黑暗。

    “这孙子跑哪儿去了”我游动的速度渐渐快了起来,虽然海水的冰冷越来越刺骨,可我还是没放慢一点速度,要知道,时间就是命。

    海东青那傻逼如果出了点意外及时支援他才是王道,慢了,指不定他就死了。

    实际上我并不清楚自己潜到了多深的地方,但我忽然间发现了一件怪事。

    海里没鱼。

    准确的说,是我下潜的这一个地段,完全没有任何生物存在的迹象,无论是鱼还是别的什么,完全都没有。

    这地方空旷得让我有点心底发凉,我不喜欢一个人独自待在黑暗里,这太他吗让人感觉不安了,总觉得会有什么意外忽然出

    我草。

    沿着钢绳往下看去,便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布满白沙的海底,此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潜到底了。

    一个孤单的身影正拽着钢绳,没有任何动作的漂浮在原地,那人空着的左手,似乎是在拉着什么东西以稳住身躯一般,不停的颤抖着。

    海东青?!!

    虽然我看不见那人的正面,但我还是能从那一身的标准装备看出来,那就是鸟人。

    在那人的身前,两个破旧且锈迹斑斑的水桶就躺在海底的沙地里。

    这两个水桶就应该是海老爷子故事里,那两个装着海东青父母尸骨的水桶了。

    桶口是对着上方的,在靠近海底之后,从我的角度可以模模糊糊的看见桶中的场景。

    按理来说水泥是无法被水溶解的,但那说的是凝固的水泥,在海老爷子说来,从浇灌水泥直到水桶被抛入海中的这段时间并不长,那么也就是代表这水泥并没彻底凝固。

    每一个水桶中,都装着一具姿势扭曲的骸骨,经过这么久的时间,他们的衣服早就烂得无影无踪了,仅剩下来的不过也就几块布片而已。

    这就是海东青的父母。

    我不知道父母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我能猜到,当一个儿子失去了父母十几年之后,再见到自己的至亲时,却发现他们已化作了两具骸骨,这种打击对于人们来说肯定是非常巨大的。

    “好像没什么危险啊”我左右观察了一下,见这附近没有任何的异象,我也稍稍安下了心,向海东青游动了过去。

    他似乎没注意到我在靠近他,只是安安静静的拉着水桶的边缘,在原地发着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半响后他才反应过来,缓缓转过头看着我。

    水底是很安静的,谁都听不到别的声音。

    看着海东青充斥着泪水跟血丝的双眼,我想张口安慰他,但这才想过来,我是在海里说不了话。

    忽然,海东青猛的拽了三下钢绳,每一下都非常的使劲,我知道这是暗号,意思是让上面的三虎开电绞机,把东西拉上去。

    也就十几秒的样子,钢绳开始被上面的电绞机收回,而躺在海底的水桶也随之被拉了上去。

    两个水桶的手把都被钢绳串联了起来,竖着并排,以极慢是速度被钢绳带上了海面,我跟双眼通红的海东青也跟在后面,一同往水面游动着。

    我无言的看着游动在我前方的海东青,心里琢磨着,一会儿上去了得怎么安慰他。

    应该是跟他熟悉了的缘故,我发现海东青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准确的说,这孙子也挺软弱的,真的。

    伴随着耳边传来声响,我们也出了水,抬头便看见了正捂着脸嚎啕大哭的海老爷子。

    胖叔与海老爷子正站在船边,他一边安慰着海老爷子,一边看向了我们。

    “上来搭把手,把小海他爹妈请上船。”

    过了好半响,我们才把这两个水桶从钢绳上解开,弄进了船里。

    三虎退了几步,站在甲板的边缘,一脸尊敬的看着那两个水桶,应该是知道桶里装的人是谁。

    “儿子啊!!!!轻澜!!!爹没脸见你们!!!我他吗没脸见你们啊!!!”

    海老爷子的表现很是让人心酸,只见他如个老疯子一般抱住了水桶,仰头嘶嚎大哭着。

    浑浊的老眼此时看起来更加浑浊,泪水自他眼眶中涌出就没停下过,嘶哑的哭声里全是让人肝肠寸断的悲痛。

    “这么些年我才把你们救上来!!!我就不是个东西!!!”海老爷子忽然大声嘶吼了一句:“儿子!!!轻澜!!!你们别丢下爹我一个人啊!!!!”

    海东青默默的跪在了两个水桶旁,表情很是呆愣,眼泪不自主的往外流淌着,双眼中的血丝越发明显。

    “爸妈”海东青终于开了口,声音很嘶哑,也很低沉:“儿子来接你们了你们快回来看看我啊”

    说着,海东青的肩膀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埋下身子用头贴在了地上,仿佛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好半天都没有动作。

    忽然之间,海东青终忍不住悲痛欲绝的大吼了起来。

    “老天爷!!!!你是不是眼睛瞎了?!!!!”

    “你为什么要带走我爸妈?!!!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