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章 不对劲

姓易的2018-12-08 11:30: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朱砂被我倒入海中的时候,并没有如我想象中的沉底或是慢慢溶解,而是迅速的凝聚成了一块正正方方的石板子,犹如被胶水粘起来了一般,看起来很稳固。

    胖叔刚丢下去的西瓜也莫名其妙的浮动到了朱砂板的上面,黄色符纸迎风飘动着,如同帆船上的高帆,带着这块朱砂石板缓缓向远处游动而去。

    就在我袋子里的朱砂刚好倒完的时候,胖叔猛的吼了一嗓子。

    “倒黄土!!!让西瓜沾地气好引路!!!”

    我没敢迟疑,按照胖叔的指示将手里的布袋子扔到了一边,拿起了装着黄土的袋子,打开袋口继续往海中倾倒着。

    与先前的朱砂一般,黄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了块状。

    现在靠近我们游艇的海水,已经变成了鸡尾酒的造型,一层颜色接着一层颜色,分割得很是规整,绝对没有一点相交融合。

    带头的是西瓜朱砂号,其后则是黄土号,我估摸着一会儿白沙号也要下水了。

    “孤魂鬼,游荡郎,藏于阴,避于阳。”

    “良辰吉日,天降神堂,以阳迎阴,以阴”

    胖叔手里拿着一把贡香,动作怪异的在游艇上跳着舞,准确的说,是在做一些施法必须要有的傻逼动作。

    他现在的状态就跟东北跳大神的萨满弟子差不多意思,只不过比那个要简单许多,起码动作没那么艺术。

    “细伢子!!倒白沙!!!”

    “来了!”

    我拿着最后一个口袋,往海里扫了一眼,弄开袋口缓缓倒了下去。

    白沙号起航。

    人间大炮准备,合体!

    一级朱砂号,二级黄土号,"三--级"白沙号,走着!

    我承认我当时又傻逼的天马行空了。

    “小海,你准备下海,马上找着尸首咧!”

    这一嗓子横空出世,海东青脸色一变,急匆匆的就跑进了船舱,在三虎的帮助下弄来了一堆潜水所用的装备。

    在他穿戴着这些装备的同时,三虎也在海老爷子的吩咐下准备着电绞轮,打算一会儿等海东青下海了,把另外一头的钢绳带下去,栓在水泥桶上拉上来。

    “叔,你本事够牛逼的啊,老佛爷都没找着叔叔阿姨的尸骨,你竟然找着了。”我咂了咂嘴,顺势不动声色的拍了一记马屁。

    胖叔继续装着逼,一副想笑又强忍住笑的表情,没搭理我,很是嘲讽。

    我叼着烟把头别看,装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乐呵呵的笑着,就是不说话。

    半响后。

    “饿真滴有那么厉害?”

    我抽了口烟,缓缓吐出,继续悠闲自在的望着大海里的三阶级人间大炮。

    “那个你为撒不社(说)话?”

    “饿一社(说)话就肝儿疼,饿怕疼,还是不社咧。”我摆了摆手,操着一口标准的陕西口音,笑道:“饿去帮一手,您继续玩着,有事儿喊饿哈!”

    胖叔的表情绝对很精彩,其中柔和了矛盾,杀意,愤怒,无奈,种种。

    他不去当演员拿小金人真的太可惜了。

    “我陪你下去。”我小跑到了海东青身边,兴致勃勃的说道。

    海东青看了看我,摇摇头,没说话。

    “你一个人下去我不放心。”我皱着眉头说。

    “没事的,放心,我想自己去接我爸妈。”海东青转过头看着我,露出了一个很纯粹很干净的笑容,跟小孩子一样,没有掺杂任何别的东西。

    说真的,他越这样我越不放心,谁知道这傻逼会不会在下面出些别的状况呢?

    就在这时候我意外发现了一件事儿。

    设计潜水衣的人一定是个没有半点欣赏水平的人,通体的红配绿,真是

    “海少爷,这潜水衣还行哈?”三虎谄媚的笑着说:“这些潜水衣都是我找人订制的,连颜色都是我亲自挑的,就怕您们不喜欢。”

    海东青看着他,很认真的说,有心了,谢谢。

    三虎顿时就笑开了花。

    其实当时我想插一嘴来着,俗话不是说,红配绿,狗臭屁么?

    但想着我这段时间都还得在天津混,指不定哪天就被三虎这恼羞成怒哥们给砍死了,我还是忍住了嘴贱的冲动。

    “真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了,放心吧木头。”

    “对了,鸟人,我得给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

    “你这造型太他吗傻逼了!!哈哈哈哈!!!!”

    海东青一愣一愣的看着我指着他狂笑,沉默了一下,自个儿也笑了。

    “得了,你准备准备,一会儿听胖叔的号召吧。”我把烟头扔到了船外,靠在栏杆上,遥遥看着正缓缓减慢速度的人间大炮三合一。

    得给这孙子转移一下注意力,免得一会儿气氛沉重,把这鸟人给影响了。

    不过话说回来,海东青的造型确实挺傻逼的。

    “这次可是咱们的运气好,否则就光是找海东青父母的这差事,指不定就得弄到哪年哪月去了。”我望着海面安静的思索着。

    老佛爷他们为什么没找到海东青的父母?

    很简单,他们压根就没想出来,究竟是什么东西隐藏住了海东青父母尸首的位置?

    又是什么东西阻挡住了海东青父母的魂魄,以让他们不被人招上来?

    说句实在点的话,如果没有那老和尚的指点,恐怕胖叔也得抓瞎。

    “那老和尚究竟是谁啊我咋没听说过这种前辈高人呢”

    在中国,得道高僧多是低调到不行的人物,越是被公众所知的人,本事也就越水。

    而且咱们中国的玄学行当里有个特点,佛家的高人不叫高僧,而是叫老和尚。

    例如,云隐老和尚,成菩老和尚等等。

    据老爷子所说,整个中国有本事的和尚,跟有本事的术士道士相比起来,数量完全不等。

    如果说中国有一百个怀真本事的术士道士,那么有真本事的和尚就只有十个,甚至更少。

    毕竟佛家跟术士,道士修行的方式不一样,套句稍微现代点的话。

    术士,道士,修行的是物理攻击,而且需要一定的装备支撑,如果遇见BOSS而自己没带装备的话,那么你肯定就得扑街。

    和尚就不一样了,和尚修行的是魔法攻击,修的是心,法,佛。

    哪怕是遇见了BOSS自己没带装备,照样能搞定它,这就是有本事的和尚。

    但中国能有这本事的人屈指可数,老爷子也说不清个一二,我小时候问起这类事儿的时候,他则是说自己跟佛家的人不太熟悉没什么交往,所以还真不清楚中国有本事的和尚姓甚名谁,但肯定是有几个这种老前辈的,这点毋庸置疑,起码他听说过。

    给海老爷子提示的老和尚,很可能就是这种高人,但究竟是谁呢

    想到这里,我的思维又打了个死结,估计一时半会儿是解不开了,最终还是胖叔搭救了我,否则我还得站在那儿纠结琢磨这个问题。

    “就在西瓜滴哈(下)面。”胖叔用手指着距离游艇大概十来米远的西瓜,摇摇头说道:“别着急,检查检查潜水装备再哈气(下去)。”

    海东青点头,手微微颤抖着,似乎是在紧张。

    “没事,别怕。”我安慰道:“你是去接叔叔阿姨回家,他们二老在深海里待了这么些年,能重新回到海家是好事。”

    “我下去了,你们别担心我。”海东青咬了咬牙,从游艇的栏杆边儿越了过去,径直跳进了海中。

    只听扑通一声,海东青下水了,而那边的西瓜,也下水了。

    托着西瓜的朱砂板子还有黄土板,几乎是同时消融于水。

    它们消散速度实在是快得无法想象,就是眨个眼的功夫,巴掌厚实的板子硬是彻底消失了,只留下了水上层的雾化区供我们瞻仰它的遗容。

    海东青游泳的速度很快,而且他对于潜水这方面的东西貌似很是在行,只见他潜入水中一段距离后再冒出头来,不过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整个人却已经从原地游出了十多米。

    “你们别担心我,我没事。”海东青取下呼吸器对我们喊了一声,随即,他笑着戴上了呼吸器,愣愣的在海面上停留了半响,最终才潜入水中,融入了这片深海。

    海面上再度恢复了往日的景象。

    安静,平稳,似乎没有半点不对的迹象。

    但就是这么一片看似无辜的海域,却淹没了两个不该死的人。

    “三虎,注意钢绳收放的速度。”海老爷子脸上有些焦急,站在电绞机旁不停的来回度着步子,唉声叹气个没完:“小胖啊,小青儿这下去一趟,应该没事儿吧?”

    “抹油四(没有事),要四(是)有危险饿就不让他哈气(下去)咧。”胖叔笑着安慰道,这句话也勉强让海老爷子的心安稳了些许,不停渡步的动作也算是停了下来,跟我们一起站在护栏边望着深海,等待某一个身影从海面上冒出来。

    时间在这种时候总是流逝得很慢。

    看着游艇上的挂钟,我们心都提了起来,隐隐有点焦急。

    十分钟了,海东青还是没上来的迹象,这不是个好消息。

    “怎么回事”我心里有点不踏实,那傻鸟不会遇见危险了吧?咋现在都还没上来呢?!

    胖叔也是纳闷,但没多说话,以免惹得海老爷子焦心。

    过了一会儿,我看了看手机,紧张的说道。

    “十八分钟了。”

    胖叔皱了皱眉头。

    “不对劲,得气(去)看看。”

    **********************************************

    明天恢复两更啦,大家记住投票票啊有木有!

    (PS:因为在进行收尾,字并不是那么好码,所以更新的时间不太稳定,明天早上的更新也许会晚一些,大家别在意哈,但一定会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