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九章 出海

姓易的2018-12-08 11:30: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说起来,我貌似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大海。

    原来不是在书上见过就是在电视上见过,曾几何时,我还认为世界上所有的大海都如书上所记载的一般,蓝碧幽幽,清澈见底。

    到了这儿等我亲眼看见我才明白,吗的咋就这么脏呢。

    “想看干净点的海,就得离陆地远一点,得坐船去。”海东青站在我身边说道,抬手指了指远方的几块礁石:“从那里往深海走一段儿,目的地就到了。”

    “是哪个目的地?”我低声问道。

    海东青沉默了一下,说,我爸我妈那个。

    “咱们坐啥过去啊?渔船?”我把目光放在了远处,转过话题,以免又把海东青这鸟人给弄伤心了。

    “游艇。”海东青说道。

    随之,一艘纯白色的中型游艇很配合的从远处海面急速开了过来,在看见游艇划破海水掀起浪花的同时,我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

    吗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海东青你个鸟人明明就是土豪你还来我那儿瞎混?!!这不是逗乐么!!

    “这是我爷爷前年生日别人送的,你要是喜欢,我下次也送你一个。”海东青说道,眼神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闻言,我不禁乐了:“你个鸟人平常就爱装孙子,身负土豪的牛逼血脉,你还他吗跟我蹲街上吃两块钱的炸土豆,平常还自个儿赚钱不花家里的,你是不是心理变态?”

    海东青愣了愣,严肃的说:“那不是跟我爷爷闹矛盾吗”

    “就因为他不告诉你真相呗?”我摇摇头,摆出了一副老人教育孙子的造型:“你啊,就是不懂事。”

    “其实还是自己赚钱舒服,如果钱来的太容易了,那就没有应该有的感觉了。”海东青笑着耸了耸肩:“起码我觉得在胖叔那儿赚钱比在家里收钱舒服得多。”

    海东青有受虐的倾向,我算是看出来了,要是我们双方的角色对换一下,把我弄成个土豪,那么我还会去开店天天受累?那不是贱么!

    也许是我懒吧,我喜欢的还是那种坐着数钱,想干啥干啥毫无约束的生活,最好再给我弄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光环,那就最好了。

    “有前途。”我言不由衷的夸了他一句,见那游艇上开船的人跳上了码头,我们也随即迎了上去,大包小包的往游艇上扔着。

    海老爷子拍了拍开船人的肩,笑道:“今儿我出海的事儿,外人都知道,但细节,你得烂在肚子里。”

    “老爷子您就放心吧,三虎这嘴是铁打的,绝对不会乱在外面说话,要是您发现我这嘴儿漏风了,直接撕了不商量。”开船人说话挺幽默的,三十来岁,脸上总是笑呵呵的,跟电视上说相声的演员气质差不多:“海少爷,您们先上去坐着,我现在就给您们开到目的地去。”

    上船后,海东青细声给我说了几句,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开船的这中年人。

    三虎,真名郑虎,属于海家内部成员,是天津卫这片儿水路上接货出货的负责人,按照常理来看,他这种身份的人是万万不可能亲自开船送人出海的。

    人是天天坐办公室里数钱的高等份子,能随便客串船夫送人出海?人又不是闲着没事干了。

    当然,这些威风在海老爷子面前他是不敢耍的,更没那心性去耍。

    海东青说,三虎是打心底里尊敬海老爷子,而不是去害怕海老爷子,这点就是最让海老爷子看重他的一点。

    “中国人大多奴性很重,特别是上下关系这部分,许多站在下面的人总是会无原则的接受一切,而不是动脑子,去想想自己该怎么做,怎么做得最好,或是上层老板哪里出错了,自己有什么办法能将错误挽回,再将其顺势改变一下,做到转赔为赚。”海东青复述着海老爷子当初所说的话。

    “就像我爷爷说的,有脑子又没奴性的人在公司里,大多都身居高位或是升迁很快,只有那些不爱动脑子,或是读书读傻了又奴性深重的人才会垫底。”

    由此可见,海老爷子不愧是海家家主,用人的眼光确实是牛逼,起码我想到的东西,就没有他能想到的那么多。

    我扶住了船边的栏杆,看着游艇渐渐离陆地越来越远,我心里也有了种莫名的兴奋感。

    “咱们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这还是我第一次出海,这段时间指不定就得去那天云水宫里窜一圈,想想自己能够进到那种深海古迹里吗的真激动啊!!

    现在是激动没错,但等进了天云水宫,是惊悚之后秒变怂逼,还是激动得不能自已,那就说不准了,这点我深有感触。

    “大概还得四十分钟,或者一个小时。”海东青给出了答案,与我一般扶着栏杆站着,双眼远眺水浪翻腾的渤海,似乎是在发呆。

    “鸟人。”

    “怎么了?”

    “你想你爸妈吗?”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问出了这句话。

    海东青沉默了一会,然后点点头。

    “一会儿胖叔能帮你找到的,别担心了。”我安慰道。

    这鸟人从上了船开始,眼里就有了期待,但也有些许隐隐的害怕,应该是在怕我们找不到他父母的遗骸,毕竟这么些年过去了,海老爷子找过的能人数不胜数,可确确实实是没有一个人找到过海东青的父母。

    我们能找到吧?

    我在心里问着自己,自己给出了答案。

    应该能,胖叔的本事可不是盖的。

    “对了,鸟人,我问你个事儿。”我忽然想起了一点,皱着眉头问道:“老佛爷跟你家老爷子的关系怎么样?”

    “还行吧”海东青不确定的说道。

    我奇怪的看着他:“如果还行,为毛我觉得老佛爷跟你家老爷子是水火不容的局势?”

    现在我说的其实就是我一直藏在心底的疑惑。

    这段时间我知道了海家的故事,也明白了老佛爷与海家的渊源,但我就是想不通。

    为什么老佛爷这不太操蛋的人在我们面前就是冷血无情的造型?

    甚至师爷还跟我说过,如果老佛爷发现了海家插手那事儿,恐怕海老爷子也得出事。

    这里的那事儿,自然就是长生不死的秘密了。

    当初老佛爷想过要跟海老爷子共享这个秘密,但就现在来看,老佛爷好像

    “别插手老佛爷的事,他疯了。”

    一声无奈的叹息,忽然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转头一看,正是海老爷子。

    “老爷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初他确实是想过跟我共享秘密,但后来,他又找到了我,想跟我促膝长谈,但我没搭理他。”海老爷子的表情很难形容出来,想是在感叹着什么:“最后他直接上门来找我,我躲不过去,就听他跟我说了个故事。”

    一听这话,我的好奇心立马就钻出来了,急忙问。

    “啥故事?您能给咱讲讲不?”

    “这个故事我不能说,我答应他了,烂肚子里,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千万不要插手老佛爷的事儿,否则谁都不可安生。”海老爷子指了指自己:“我没开玩笑,如果我插手了这些事,老佛爷恐怕能不顾旧情的宰了我。”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海老爷子,心说这不是在逗我们玩儿吧?

    海老爷子跟老佛爷可是过命的交情,他们的故事说都说不清,关系更是莫名其妙,要真说起这个杀字,估计他们谁都不会杀对方。

    但是老佛爷咋会这样呢?!!

    “瓜皮,过来搭把手。”胖叔扯着嗓子向我大喊着,循声一看,胖叔正对我招着手,意思是让我过去做苦力。

    “您说怎么做,我听您的。”

    “这四(是)朱砂,这四黄土,这四白沙,一会儿饿们到了目的地,你就慢慢把这些东西倒下气(去),饿念咒速度越快,你就必须倒得越快,念得慢,你就倒得慢。”胖叔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道:“先倒朱砂,破水中阴,把这一片阴海弄出一条阳线,然后”

    “到了。”开船的三虎冷不丁的喊了句。

    海东青跟海老爷子的身子几乎是同时颤抖了一下,随后,他们的表情也渐渐悲戚了起来。

    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睛,一双浑浊饱含风霜的眼睛,都在看着同一个方向。

    胖叔手里抱着一个硕大的西瓜,西瓜表面插着一根裹着符纸的筷子,只见胖叔低头扫了一眼摆放在椅子上的罗盘,猛的便将西瓜丢进了深海之中。

    “快!!倒朱砂!!!”胖叔大吼道。

    *********************************************************

    这一卷很快就结束了诶,今天稍微数了数,貌似还有二十章左右的样子,或许最近的更新会不稳定或是慢,但请大家谅解,我不想烂这一卷的尾,我想把我所能做得最好的给各位,要八十万字了,哈哈,继续努力~~~

    (PS:有人好奇我为什么不把这些话弄在小黄框里,其实原因很简单,弄在这里你们也不花钱,因为没多少字,一千字才开始算钱呢,而且我不喜欢小黄框的样式,强迫症,我喜欢在一个大框里弄完所有的字,嗯,走着~~~)